第五章 我是魔鬼吗
一毛儿2021-08-11 16:212,023

  阴暗的天空中一头庞大的雪鹰展开六丈多长的巨翅盘旋着划过,融入苍茫的冰天雪地间转眼便消弥了踪影。

  北寞山人不时的放缓速度和张中然在雪地里疾驰,一个多时辰后他们来到北冥雪山侧面的一处密洞,触动机关,巨大的石门轰隆隆的敞开,走进去后北冥山人伸手关闭了身后的石门。

  山洞的洞顶很高也很宽阔足够两个人并行,洞壁上间隔放着一些燃着的油灯,通道里的光线足够明亮,奇怪的是空气里闻不到一丝的烟气味。

  他们前行了六里后,又踏上一条通向地下的一百多级石阶。走到台阶尽头眼前豁然一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然洞府,这里宛如是一个世外桃园的所在。

  洞俯顶部有自然的光线从岩缝中透出,照亮了整个内部小世界,温暖湿润的新鲜空气中似有细微清亮的银丝穿过。

  首先闯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长圆形湖泊,水池长有三十多丈,宽也的二十多丈,湖中心生有大片的翠绿荷叶,每片叶子都足有半丈宽。开着小盆般大小的粉红色荷花,拳头大小的荷包随风摇曳,散出淡淡的清香。

  水中有不知名的大鱼自由自在的游动,头尖尾宽,生有巨眼。颜色有黑有金黄,小的尺许长,大的有二丈多长。

  湖的后面是两座近二十多丈高的山峰,山顶有淡淡的云雾萦绕。山峰上有银瀑垂落,如丝似雾晶莹剔透的水花汇成河流。山上和谷间树木茂盛,花草青翠欲滴,蜂飞蝶舞,充满了生机。

  山峰前的平地上盖有茅草屋,左右各有四五间,屋前栽种着碧绿浓密的竹林和一大片繁盛的药田。

  在竹林和药田边有一个木质的红柱茅草顶宽敞楼亭,里面摆有石桌、石凳,楼亭下有蜿蜒清澈的河水穿过,一路咆哮着灌入湛蓝的湖水里。

  “哎呀,这是神仙住的地方啊。”张中然环顾四周,大口地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叹,空气里灵气浓郁,使人呼吸畅快舒服,没想到地下也会有这种的世外仙境。

  “张兄过誉了。”北冥山人微微一笑。

  张中然四下里张望,不知道怎么才能到达湖水的对面,湖面上隐隐有法阵威压传出形成阻隔。

  北寞山人伸手一点,一条五彩神虹横跨在湖面。

  他们登上匹练来到山下的茅屋前,“你们住这四间吧,这里以前是客房。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去给孩子煮点药粥。”北寞山人把背上的大包拎下进了屋里。

  “多谢大哥。”

  张中然走进茅屋,每个房间里都有整套的生活用具,这里虽然不经常住人,但也都打扫的很干净。

  他把背上的孩子解下来轻轻放到床上,打开棉包看见里的孩子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安慰的笑容,这个小家伙正睡得香甜,黑白的小脸上并没有往常因痛苦而堆起的皱褶,小小的眉头也很是舒展呢。

  “呲”他疼得倒吸了口冷气,刚才一激动竟忘记断裂的右臂,不小心在床边给撞了下。

  “呵呵,看样子那药丸有效果。”他记起北寞山人给他吃的药丸,心里顿时燃起了希望,心情更加开朗起来。

  张中然起身换了件干净的布衣,又把带来的物品规整摆放好。

  “这是我给孩子熬的药粥,你给他喝下去吧。”北寞山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粥走了进来,看了眼他的断臂后又道: “算了还是我来吧,你的手不太方便。吃完饭我再给他仔细检查检查,也好预先做个准备。”

  “没关系,我能喂他。”

  “自家人不用客气,你去叫醒他吧。”

  张中然走到床前把孩子叫了起来,北寞山人端着碗也来到床前,他笑眯眯的瞅着躺在床上的孩子。

  “你叫尧慕尘对吧?我是北寞山人,你的头还痛吗?”

  尧慕尘有些困难地眨动着大眼看着眼前的老人,竟然微弱地裂开小嘴笑了。

  “大哥,他会笑了!哈哈,老天爷啊,我家小主终于会笑了啊!”张中然的眼里迸出了泪花,他痴狂的一会傻笑一会又叫嚷着,像是着了疯魔,这是他一年多来第一次看到小主的笑容。

  北寞山人回身对张中然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山人爷爷,我的头现在不疼了,好舒服呀。”尧慕尘黑白小脸上露出了很满足的神情。

  “好孩子,现在把药粥吃了,以后咱一起努力医治,我保证你的头以后不会再那么疼了。”北寞山人微笑着看着他,端着药粥坐到旁边。

  “山人爷爷,我是魔鬼吗?”

  “魔鬼?”

  “大哥,是有极个别人背地里乱讲,给这个孩子听到了。唉!”

  “哈哈,爷爷也想当你这样的魔鬼呢!尧慕尘你是天下最难得的阴阳体。 未来的你一定会横扫天下!不过前提是你必须配合我先治好病,这其中的痛苦可不是常人能受得住的,你可行?”北寞山人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一字一顿地吐出。

  “山人爷爷,我不怕疼,慕尘不想死!也不怕死!”尧慕尘怎能忘记自己躺在漆黑死寂的棺木里靠着棺木滴落的水珠维持生命,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痛苦和绝望。

  如果不是上天为他劈开了坟墓,只怕自己永远再也活不过来。虽然他的年纪幼小,在经历过死亡的伤痛后,心智早已成熟。

  “好,那就从现在开始。”北寞山人用小木勺舀着粥喂他吃了下去,那粥的味道实在是不太好,苦涩难咽,却叫他吃得香甜无比。

  这期间张中然已经做好了他们的饭,吃过晚饭。两人重新来到尧慕尘的床边,躺在床上的尧慕尘看见他们,小脸上绽放出一个微弱的笑容来。

  北寞山人从头到脚仔细地检查了他全身所有的经脉,神色变得凝重。

  “他中了融骨断魂散,这种毒药蚀骨的剧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一般人短则几天长也不会超过半个月,就会随着全身骨头的破碎而败血消亡,这孩子居然挺到了现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界神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