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朱锁锁病重
飞天猴子侠2021-01-27 18:382,705

  朱锁锁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她躺在病床上,没有了年轻时候作为方圆十几里地最漂亮的那朵花的气质,苍白而干瘦。

  医院苍白的床单被罩,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让她无比厌恶。可是身体上的疾病,却让她只能躺在这里,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人生索然无味。

  手背上扎着针,乳白色的营养液滴答滴答的往身体里滴进去,滴答滴答的液体,好像是朱锁锁的生命正在一点一滴的流逝。这种病,最折磨人的不适身体上的不适,而是心理上知道自己一点点的恶化,而无能为力的恐慌。

  屋子里很安静,以朱锁锁现在的身价,她完全住得起单间病房。可是越是安静,她越是难过,不禁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在她这一辈子里,光辉过,灿烂过,美丽过,也多姿多彩过。

  这些好看而光鲜的皮毛下面,朱锁锁知道,自己始终隐藏着一根跳动的,蓬勃的血脉。那就是……

  还没等她想完,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一张她看了大半辈子的脸出现在病房门口,穿着一如以前的温婉干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蒋南孙。

  “锁锁,今天感觉怎么样了?”蒋南孙把手里的保温盒放下,坐到朱锁锁病床的边上,“医生说今天你已经能进点流食了,给你煮了点白粥。”

  朱锁锁抬起眼,看向蒋南孙。她因为过度消瘦,眼睛大的吓人。一双眸子里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灵动。“谢谢你,南孙。这么多年过去了,最后陪在我身边的还是只有你。”

  蒋南孙伸手摸了摸朱锁锁的额头,她因为化疗,原本一头光亮的长发已经掉落的所剩无几。“你别瞎想了,宏祖不过是带着孩子出国去了。再说孩子出国发展,不是你也同意的吗。别乱想了。”

  “你知道的,我和谢宏祖的感情早就已经所剩无几。如今也不过是为了孩子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和平。他在外头有人,我早就知道了。”朱锁锁看着蒋南孙,对方也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纪,但是还保养得宜,王永正对她很好,朱锁锁这些知道。她抬起那只枯瘦的手,抓住蒋南孙的手,“南孙,有你这个闺蜜,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

  可是朱锁锁知道,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满足于将蒋南孙当做于闺蜜。蒋南孙于她,到底是什么呢?朱锁锁想起了高中时代,和蒋南孙穿着校服,在校园里吹风的日子,想起了青年时住到蒋南孙家里那些年的日子。

  蒋南孙,如果真的是个男孙,朱锁锁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嫁给其他人,更不会让蒋南孙嫁给王永正。

  “你胡说什么呢。”蒋南孙微笑着看着她,眼底却带着深深的痛苦。刚刚进来病房时候,朱锁锁的主治医生叫住她,告诉她朱锁锁的病情恶化的很快。这次化疗对她的效果并不大,全身淋巴结都已经转移了,也许活不过这个五月。“你会好起来的,锁锁,我还等着你和我一起退休,我们一起去旅游,一起去遍天涯海角呢。我也不给孩子带孙子,也不带王永正,就咱俩,像小时候一样。”

  朱锁锁笑了一下,闭上眼睛。点点头,“嗯,好的,南孙,你等我。”眼泪却顺着眼角滴落在洁白的枕套上。

  蒋南孙给朱锁锁把病床遥控的半抬了起来,“锁锁,喝点粥吧,你这么久没吃东西,嘴巴馋了吧?”

  “嗯。”朱锁锁脸色苍白,嘴唇也皲裂。前几天呕血,医生让她禁食了几天。“等过几天,你就做更好吃的给我,我好喜欢吃你做的东西。”

  她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蒋南孙已经不记得自己做大小姐的时候是什么滋味儿了。自从她父亲把家里的东西都嚯嚯光了以后,她就开始洗手作羹汤,嫁给王永正做了个普通人。

  曾经那么讨厌的小提琴,如今拿起来也觉得感慨万分。

  蒋南孙端着白粥坐在床边,舀了一勺,“锁锁,你慢点吃,我喂你。”她细心的将粥吹温了,喂到朱锁锁嘴里。

  朱锁锁咧着嘴,微笑了一下,将粥吃了下去。其实蒋南孙在医生那边听到的话,朱锁锁自己早就知道了。她认识这边的主任,很多病情主治医生不用去通知谢宏祖,朱锁锁都自己做主。

  她细细的咀嚼着嘴里的粥米,眼睛看向窗外。窗外五光十色的春光透进来,照在病房的桌面上。

  “南孙,这是我陪你度过的最后一个五月了。”朱锁锁看着蒋南孙,淡淡的说。

  蒋南孙终于忍不住了,放下碗,用手遮着眼睛,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你知道了?”

  “嗯,我早就知道了。”朱锁锁拿下蒋南孙的手,“南孙,别难过,我相信我们下辈子还是有机会再见面的。”

  说着,嘴里涌出大量的鲜血。在洁白的床褥和病号服上,涌出一朵朵红花。

  蒋南孙方寸大乱,看着朱锁锁无比痛苦的样子,她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伸手按着床头的呼叫铃,“医生,医生,快来救命啊!”

  很快,医生护士推着各种仪器冲了进来。一个脸圆圆的小护士将蒋南孙扶出了病房。

  蒋南孙痛苦的蹲在医院走廊上,她少年时期,父母教育的淑女作风让她很少能做出这种动作。可是这会儿朱锁锁的情况让她崩溃,她撑着脑袋,将头发痛苦的拨到脑后,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锁锁,锁锁。你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啊。锁锁,没有你我怎么办。”蒋南孙以为这几个月朱锁锁的病情已经让她做好了随时会失去这个好闺蜜的准备,可是等到事到临头,却发现自己根本接受不了。

  蒋南孙掏出手机,想要给王永正打个电话,手却抖得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候,房间里朱锁锁的眼睛望着房顶。明明是洁白的房顶,却一片血红。她的瞳孔渐渐涣散,心头一个声音一直在低声叹,南孙,南孙,如果有下辈子,我肯定会再和你一起过这几十年,南孙,南孙!

  一阵黑暗以后,朱锁锁是被自己的喊声惊醒的。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屋子里的黑暗让她一时接受不了。她摸索着,打开灯,却看到的不适医院,是一个自己熟悉的屋子。这是,自己一直寄宿的舅舅家!

  怎么会是这里,自己不应该是在医院?朱锁锁扑腾着翻下了床,扑到镜子前面。镜子里映照出来的是一张年轻的脸,这是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镜子里的美女也揉着自己的脸颊,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动静有点大,正好舅妈起夜上厕所,经过朱锁锁门前,敲了敲门,“锁锁啊,你这么晚还不睡觉开着灯做什么啦?费电的哦,早点睡啊。”

  朱锁锁有点懵,她自从那年因为叶谨言的司机那件事情搬出去以后,就几乎没再听过舅妈的声音了。她呆呆的回了一句,“哦。”

  舅妈嘴里嘟嘟着“小丫头片子,大半夜不睡觉,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一边挠着头发,踩着拖鞋走远了。

  朱锁锁这回是真的相信了,自己穿越了,回到了自己……

  她翻了一下手机,回到了自己二十四岁这一年。这不是碰到叶谨言司机的那一年吗?也是她和南孙人生中间的转折点。

  这一年南孙遇见了王永正,而自己也遇见了谢宏祖。这一年南孙家里遇见了大变动,而自己也在这一年进了叶谨言的公司,做了个小职员。

  她撑着脑门,激动地嘴唇颤抖。上天居然真的给了她这么一个重生的机会,南孙,上天是安排我来找你的吗?是让我重新活一次,重新和你再走过那几十年吗?南孙,南孙。

  朱锁锁手指颤抖的去摸电话,她迫不及待的想给蒋南孙打电话,想听听年轻时候的蒋南孙的声音。可是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她将手机放回去,关了灯,躺倒在床上,心跳的扑咚扑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金岁月:缘来诗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金岁月:缘来诗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