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因为爱也有分贝
小江2021-04-23 11:023,936

  1。

  这可能将永远会是一个无声的世界,这里缺少分贝,但从不缺少爱。

  2。

  这是一个在报社工作的记者朋友向我讲述的真实故事,故事源于他的一次采访经历。他是做民生新闻的,主要做关注城镇农村困难家庭的专题。他在2013年的时候曾到河北的一个县城做关于听障儿童的专访,专访的对象是一家民办听障儿童辅导中心和一个听障儿童家庭。

  那是2013年冬天,在早晨呼啸的寒风中,朋友坐上了从北京西站发往邢台的火车,到了邢台之后,连饭都顾不上吃,就到附近的长途汽车站转车去邢台下属的一个偏远县城。他先是到了当地民办的听障儿童辅导中心,其实所谓民办,就是当地三五个学习相关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后没有选择去大城市发展,而是回到了当地从事教育相关工作。在得知这一片十里八乡听障儿童特别多以后,就租了间民宅,成立了一个公益性质的听障儿童辅导中心,基本都是靠工作以外的生活时间去打理。

  好多有听障儿童的家庭闻讯后,都带着孩子前来做培训辅导。虽然不能像专业机构有完善的治疗体系,但是对于大多农民出身的贫困家庭来说,这已经算是他们抱有希望的地方了。在这里辅导的主要还是这几个大学生,他们也是专业使然,所以还是有一些成效的。由于人越来越多,事迹也被传开了,当地县政府和老百姓们都募捐筹钱,使之一个由三五人组织的公益机构,变成了一个不收费的民办辅导中心。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进步就是他们有了一定的资金辅助,可以请到省内外相关专家常来这里问诊。

  因为朋友是从北京来的报社记者,当地得知后特别重视,朋友刚到辅导中心门口,就发现辅导中心的负责人带着很多孩子和家长,在门口已经等候多时。待朋友走近,其中一个小女孩儿微笑着向朋友摆手,含混不清地对朋友说话。朋友认出来了这孩子,来之前看过采访备案,这就是他采访完辅导中心,要去采访的一个听障儿童家庭的孩子。她家有两个孩子都是听障儿童,姐弟俩,面前这个是姐姐,病情比较严重,名字叫小玮航。

  朋友半蹲下来,与小玮航面面相觑地笑着。朋友仔细看着小玮航的口型,小女孩儿其实一直在重复三个字“欢迎你”。这让朋友感动得不得了,当时就潸然泪下了。随之朋友用双手摆出个心形,小玮航特别懂事,边微笑着边用小手给朋友擦眼泪,含混地说着:“叔叔,不哭!”

  现场好多人见此景都哭得稀里哗啦。就算时隔这么久,朋友因为我要写此篇文字,在咖啡馆向我讲述的时候,情绪仍然是激动不已。

  3。

  在辅导中心的采访是中心负责人安排好的流程,负责人先是带着朋友在辅导中心逛了一圈儿,这是一个民宅大院改造的,有三间平房,每间房子都有东西两个屋子。

  除了一间是专门做诊治和办公用的房子,其余两间都是活动教室。因为听障儿童的最佳治疗时机为七岁之前,基本都是在上幼儿园的阶段,所以两间房子基本是按幼儿园的样子装饰的,非常温馨。墙壁上有很多儿童画,都是这些小天使的画作。

  紧接着在活动教室,辅导中心的孩子们为朋友准备了几个节目。第一个节目是舞蹈,由四个平均年龄六岁左右的小女孩儿表演,这其中就有给朋友擦眼泪的小玮航。舞蹈伴奏乐是《天竺少女》,孩子们跳得非常好,动作一点儿不逊于专业舞蹈演员。负责人介绍,其实这么一个简单的舞蹈,学起来都是特别不容易的。由于有听障问题,根本无法识别伴奏乐的拍子,孩子们是照着老师下载到电脑里的视频的节奏跳的。这其中小玮航最努力,基本上老师报视频中的几分几秒,小玮航可以马上现场做出视频中的动作。

  接下来是几个男孩子的T台走秀,个个都有型男范儿,在朋友看来都有成为时下最火的少年组合TFBOYS的潜质。在走秀部分完成后,伴奏乐直接变成鸟叔的《江南style》。方才跳《天竺少女》的女孩子推着朋友跑回台上,与男孩子们合兵一处,一起欢乐地跳起了骑马舞。朋友后来告诉我,当时的情景会成为他一辈子最珍贵的回忆。

  最后一个节目是一个叫胖胖的小男孩儿朗诵诗歌,是一首现代诗,这首诗是这儿的负责人写的。负责人三十多岁,上大学的时候也是个文学青年,从小就喜欢读诗写诗,在大学的时候还成立过诗社。

  胖胖虽然也有听障问题,较之其他孩子并不算特别严重,负责人告诉朋友,孩子来这儿快三个月了,进步非常明显。念诗对听障儿童来说其实是非常难的课题。所以负责人让这个孩子念,也是给这些听障儿童的家长们以信心。这首诗具体的每一句,朋友现在已经记不住了,但是他犹记最后两句:“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学会了说话,却用一辈子也学不会闭嘴。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就保持着沉默,却用每天的乐观写了一辈子的诗。”

  4。

  节目表演之后,除了小玮航家庭等着朋友忙完辅导中心这边的采访任务后,去她们家采访以外,其余的家庭都已散去。

  朋友对负责人进行了一个短暂的专访,专访之后,他安排朋友听一节辅导课。辅导老师是从石家庄请来的专业老师,而学生则是刚刚读过诗的胖胖。教室是一间只刷了水泥的很空旷的屋子,除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屋子里几乎没有大件东西。负责人告诉朋友,这样可以保证屋子的回音效果好,有助于提高培训课程的效果。

  老师先念了一段顺口溜:“小胖胖,真棒棒。答对,老师请你吃糖糖。来,跟我一起读!”

  胖胖乐呵呵地跟着读:“胖胖!”

  “棒棒!”

  胖胖明显感觉有些困难,但还是努力跟着老师的口型复述:“棒棒。”

  “来,继续,糖糖!”

  胖胖胸有成竹地跟着复述道“糖糖”,说罢,很鸡贼地抢走了老师桌前的棒棒糖,然后自个儿笑开了。

  老师讲解道:“这只是上课预热,接下来才到了正式的治疗矫正阶段。”

  老师拿了一个小汤勺撑开胖胖的嘴,让胖胖反复地“啊,啊,啊”,有点儿类似我们看口腔科的时候,牙医总这么搞我们。朋友觉得挺残忍、挺不科学的,要张口阻止,坐在朋友旁边的负责人则示意朋友不要打断老师上课,继续看下去。接着,老师拿出汤勺按在胖胖的舌头上,然后让胖胖不断重复读老师教的词汇。比如,“一个、高的、哥哥、头发”等,负责人告诉朋友,这个叫“压舌板正音训练”。

  负责人给朋友很多卡片,卡片上都是不同的拼音或者词汇。原来不是专业的看不出来,孩子日常学习相关的简单词汇,所有的口型全部都不一样。老师要做的就是教会孩子怎么正确地发音,对于较严重的听障儿童,还可以行之有效地与手语结合在一起教学。其实干这行的人都知道,把孩子们教育成健康人的听音说话能力是绝无可能的了。但最起码,让身边的人更为准确地听明白一些常用词汇,这样能更好地照顾孩子,比如孩子病了,知道是哪儿病了,而不是干着急发愁。

  压舌板正音训练做了快半小时,休息十分钟后,进入课程的下半段。胖胖背对着老师,老师拿来一些金属制的锅碗瓢盆,打击发声,让其转身辨识。再之后是对节奏的训练,老师以不同频率、不同次数打击同一个东西,频率一般不超过三秒、次数一般不超过五次,然后让其转身重新模拟一遍。

  这个环节的最后才是最难的,就是背对着听老师读拼音,然后转身在桌子上找卡片。拼音是按组来培训的,如“u、i、ui”“e、i、ei”“an、en、in、un”等。胖胖很优秀,回答的基本都对了,速度也很快。

  讲课的老师说:“胖胖的进步确实很明显,一般正式训练半年能到这个阶段都算快的。如果这个阶段训练得好,起码与同病情的孩子比较,上升不只是一个台阶的问题。”

  5。

  在结束辅导中心的采访任务后,朋友抱着小玮航,跟随着她的母亲去她们家做客。小玮航似乎与朋友很投缘,主动要求朋友抱她,并且一路捏着朋友的脸撒娇。朋友一度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脸太老,让小玮航找到了父爱的感觉。但是小玮航缺少父爱倒的确是事实,她的爸爸是个农民工,常年出门打工,只有春节的时候才会回来。

  当朋友到了小玮航的家的时候,着实震惊了,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她家是当地重点帮扶的贫困户。小玮航的母亲告诉朋友,小玮航还有个小她三岁的弟弟也是听障儿童,家里还有小玮航年近八十的瘫痪奶奶。而小玮航的死鬼爹,虽然常年在外打工,却几乎不给家里钱,每年春节回来时的钱也是杯水车薪,少之又少。

  而家里除了当地政府和乡亲们的帮助,基本常年靠后院几亩地的白菜充饥。虽然不至于食不果腹,但基本也是常年吃不到多少油水,小玮航和弟弟都营养不良、骨瘦如柴的,两个孩子唯一的营养品就是辅导中心老师们给买的豆粉。

  正当朋友通过聊天的形式,对小玮航的母亲进行采访时,小玮航正在翻箱倒柜地找她的学习机。小玮航的母亲告诉朋友,那是一年前培训中心负责人送她的生日礼物,不过都被她玩得旧得不成样子了。是母亲偷偷藏起来的,一来怕她玩坏了,二来是舍不得充电的电费。在小玮航的一再央求和朋友的说情下,她的母亲才同意找出来给她玩。这让朋友看着心情特别沉重,很不落忍!

  这时小玮航凑到朋友的面前,把耳机递给朋友让他听,朋友戴上耳机一听,原来是轻音乐《风居住的街道》。小玮航把嘴靠近朋友的耳边,虽然含混不清,但一字一顿地说到足以让朋友听懂。小玮航大概的意思是:她特别喜欢这个曲子,培训中心的负责人告诉她,这是一首来自日本的曲子。负责人说他去过日本,那里有一种粉色的樱花,特别特别漂亮,她很想看看是什么样子。

  朋友被小玮航内心纯净的世界所感动,朋友答应小玮航,等转年春天带她去北京玩儿。北京有一个玉渊潭公园,也能看到樱花。小玮航听到之后特别开心,坚持要和朋友拉钩钩,这样她才相信。

  朋友忍不住又哭了,小玮航依旧为其擦拭着眼泪,并且天真灿烂地吃力地说着:“谁再哭,谁是小狗。”

  6。

  在离开返京之前,朋友对负责人讲,回去跟主编谈一下,争取把此次采访推到头条,让这个社会更多的人关注听障儿童,负责人当时激动得不得了。

  其实朋友是理解负责人为什么这么激动的,在我们中国,很多类型病的弱势群体,他们内心最大的愿望,不是你给他们捐助多少钱,而是这个社会给予他们多少应有的尊重,而构成这种尊重最基本的元素就是关注与了解。

  朋友告诉负责人,新闻稿的主标题还没想好,他想写一句暖心话作为标题,请负责人指教一二。负责人想了想,说:“那就用这句吧——‘因为爱也有分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让你喜欢这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让你喜欢这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