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鹿族
逗号包饺子2021-08-15 18:432,287

  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月沉歌深知自己本就不擅长这些有关交际的事,寻香有一点没说错,自己有时候还挺呆的,更何况自己反应迟钝,看上去,可能是有那么点呆呆的感觉?

  迎面师兄走过来,月沉歌整理好思绪向师兄问了个好。

  师兄凤辞远温柔笑道:“那小姑娘怎么样了。”

  “还能怎样,误闯的,送走了呗。也是奇怪,北宸宫最近真是怪事连连。”

  “连连?还有其他闯入者?”

  “哦,我是说最近不是访客也多吗,今天又闯进来一个。平时北宸宫不挺安静的吗。”

  “如今的北宸宫太过热闹,吵得很,平时的北宸宫我倒是觉得又过于冷清了,要不是师妹你过来,成天就是我跟师尊两个人,师尊又一天说不到十句话,那时候的北宸宫真当是冷冷清清。”

  “哈哈哈,我还挺喜欢安安静静的。”

  “其实,我觉得师妹在的时候,又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是最好的。”

  “不过这个师妹我是感觉好丢脸哦。” 月沉歌又笑起来:“比起师兄,天资可差远了。”

  “你这话说的。” 凤辞远摇摇头,眼底闪过无奈的神色:“师妹天资聪颖,谁敢说师妹差。”

  月沉歌辞别师兄回到窑庐捡起地上的琉璃盏碎片,心都在滴血,好不容易这么多天的成果啊,就出来这一个,结果还碎了。

   

  神鹿族的天月林城中,寻夜之面色凝重,命令寻香面壁思过去了。

  寻香委委屈屈对着墙,忍着豆大的泪珠子。

  寻夜之却丝毫没有平日里慈爱的模样:“你仔细说说,到底怎么闯进的北宸宫?”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寻香扭头大大的委屈,谁知父亲把她头扭到了墙那边,背后传来父亲冰冷的声音:“面壁!”

  “我就是无意中尝试神鹿族传送阵,谁知道遇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通道,也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但我感觉到那里一片祥和瑞气,我就去了。谁知道刚去就发现了一个灰扑扑的还炸毛的小丫头,她做的那琉璃盏是真的漂亮,我就夸了一句,她自己吓得碎了琉璃盏,这可不能怪我啊。”

  “你说的灰扑扑,还炸……”寻夜之咳嗽了两声:“你说的那位小神君是送你到门口的吗?”

  “就是她呢。”

  也对,北宸宫也就三个人,自己也是糊涂了,云尘尊上前些日子发善心收了个小废物进北宸宫,可不就只能是她了。可是也不怪自己惊讶,琉璃盏作为制药重要一步,多少仙君百来年也没成功制出一个,这个传闻中的废物小徒弟凭借着十几年的修为和这阵子的教导,居然就烧出琉璃盏来了?

  这个时候他也没太多兴趣去研究这个无名氏。继续问道:“之后呢。”

  “她可凶了,送我去见云尘尊上,不过尊上倒是没说什么。”

  偷瞅着父亲脸色阴下来,寻香立刻道:“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仙门魔界两方中的各势力都对云尘尊上盯得紧,我知道尊上肯定以为我是鹿族探子。还特意让他那徒弟带我转转来这,我转什么啊,我肯定是赶紧回来,我想你们啦。不过那小丫头似乎什么都没看出来一样,就是个小呆子一样,还真要带我去转转呢。”

  “探子?”寻夜之冷哼一声:“你也能做探子?你那点小本事,哪怕和那个无名氏比起来都差得多。”

  不过被谁利用的到说不准啊,不过怎么问都像是女儿自己闯进去的,这倒也奇怪,香儿那点小本事他这个当父亲的还不知道,她在神鹿族年轻一辈中确实算不错,但哪能和北宸宫的力量想比。

  此刻窑炉中的小呆子,无名氏,小废物完全不知道,这阵子,关于她的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放在任何一个地方她都不可能这么消息闭塞,偏偏她在北宸宫,这么个最北最冷最偏远的地方,北宸宫的主人又是那样更加冰冷的存在,自然没什么人来,哪怕这阵子人流多一点,也算不得多。

  更糟糕的是她又不喜欢出去,自打进北宸宫那一天,她也就没出去过。这导致她完全听不到外界的议论。

  月沉歌甚至觉得研究草药丹药这件苦事是件极其美好的事,虽然知识全是陌生的,但极其有趣,和在实验室的快乐一模一样,还不需要写实验报告这种让人头疼的事,这种实验简直太快乐了。

  而且甚至连云尘都惊讶与她对北宸宫的维护,他们可能不知道这里已经被月沉歌当做实验室一般绝妙的地方了,她当然百般维护。

  偌大的北宸宫除了一方宫殿,还有云深处,有着数不清的山峰;新月湖底下的奇珍也是做药的好材料,冰原裂缝中气息着难见的耐寒动物,这些在凤辞远一个人在的时候肯定是忙不过来的,而月沉歌就两眼放光的将这一大片地方照料的好好的,哪怕修为远低于师兄,却能将这一片灵物照料得井井有条。云尘特意划了几片田圃给她,让她格外注意着。

  月沉歌这天发现天星草和秋仙草种在一起能快速成长,有相互辅助之妙,正在小心求证着,师兄传话来说是师尊今天教新的修炼心法,让她赶紧去主殿别迟了。

  兰花的香气幽幽冷香飘在身侧,月沉歌只觉得心神都经过了一片清泠的山泉洗涤,暗暗觉得今日师尊点的熏香非同寻常,嗅觉异常灵敏的月沉歌已经在暗自扒香谱了。似乎有桂香,陈皮香,还有一点点藿灵木的辣味,主香料应该是一种兰花,只是什么品种的还没猜出来。

  体内仙力在心法引导下已经慢慢循环了一遍。

  师兄学得快,已经学会了,心法虽然不难,但无奈她懂得总是特别慢,此时不敢怠慢,只慢慢循环等到能掌控为止。

  师兄应该是已经被尊上准许去自己修炼了。

  云尘尊上名声很大,人也清冷,不过外人很少有知道他教学极为随和,甚至看起来有些随便。他教习上并不严守规则,会了便可以不用继续听。

  月沉歌也不知道练了多久终于掌握了心法。云尘也没对此说什么,只淡淡道:“学会了便可以自由去修习了,继续巩固也可以。”

  月沉歌只想在这继续待一会巩固所学,似乎这熏香对心法的修习极好。

  “尊上,这香有名字吗?”

  “独遗。”

  “我能带一点回去看看吗?”

  “全带走也无妨。”

  云尘说着便出去了。月沉歌小心打开香炉,不过也不知道是哪步不对,还是被呛了一脸灰,取了一点香放在储物戒指里后立刻盖上香炉赶紧走了。

  “师妹,怎么这么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嗯?”月沉歌还在想药田的事,抬起脸看到凤辞远拿着剑一脸汗走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月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月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