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极昼午夜2021-03-07 17:523,383

  在舒辞子笙头疼脚疼肝疼胃疼哪哪都疼疼了一路之后,她们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小柳镇虽是座小城,却也算的上繁华。路上人来人往,沿街两边商铺簇立,各种店铺如酒肆、首饰铺、裁缝铺、食坊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而小柳镇也并不辜负它的名字,随处可见秀颀挺拔的柳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

  不过……当舒辞子笙环视四周时,却并没有看见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有什么神色紧张、面露恐惧的人……消息没有传开吗?

  委托此次任务的是小柳镇的富商刘氏,不得不说这刘家真不愧是富商,光是宅子的大门便是说不出的“奢华”。两个姑娘看着红漆金环的近三人高的大门,再仰头望向写着“刘府”这两个金边大字的镀金牌匾,真的是……那叫一个“金光闪闪”。

  两人非常默契的抬手遮眼,真是要瞎了……

  黎桃:“我有种恨不得现在就自剜双目的冲动……”舒辞子笙表示我完全能理解你。

  但是不管怎样,任务该做还得做。她们跟看门的门卫报上了身份与来意。那些门卫全是一副萎靡不振,却强作无事的模样,听到她们的话,全露出了一副“救星来了”的表情。

  “两位请稍等!”其中一个人丢下了这句话然后就十分夸张地狂奔进府——“少爷!少爷!仙门来人了!”

  舒辞子笙偏头对黎桃小声道:“等会儿进去后,你尽量别说话,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别露出什么表情。”黎桃不懂她想干什么,但还是点头了。

  刘府已经有人跑了出来,连忙把两个人给请了进去。

  在大厅前的院子里,黎桃忍不住说道:“真不愧是富商,连家里种的柳树都这么大……”

  她们面前的,是一棵巨大的柳树,巨大到什么程度?光是树干便要十几个人才能合抱,而整棵树比房屋还高出了两倍有余。这棵柳树秀颀挺拔,枝繁叶茂,可以想象到平时被照料的极好。

  “是啊,真是有意思。”舒辞子笙看着这棵柳树,嘴上这么说,眼神却是难言的诡异。她突然感觉到一股奇怪的视线,转头一看,在远处的回廊上一个年轻的姑娘躲在柱子后盯着她们看。

  当她被发现后,她立刻慌慌张张的跑走了。问了下才知道那个姑娘是刘家的小姐。这刘小姐干吗要躲着偷看来客?

  在大厅里,见到了刘家公子,也就是刘家现在做主的人,是个年轻人,至多不过二十。当他看到来人是两个年龄只有十几岁的姑娘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两位……就是来除邪的仙师吗?”神色带着明显的轻视与不信任。

  他那表情让黎桃有些火大,不过舒辞子笙的一番话却让她立刻傻眼了。“是,但准确来说我们只是随行的弟子,与我们一起来的前辈让我们先来了解情况。”

  黎桃:……胡说什么呢这是?

  但舒辞子笙说话时的表情十分认真,让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在胡扯,黎桃表示她自己都差点儿要信了,而那位刘公子是真的信了,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便把所有事情详细道来。

  事情得从一个月前开始说起。

  那一日清晨,刘府的家仆们和往常一样开始洒扫庭院。刘府后院里有口水井,当他们去水井里打水时,扔下去的水桶不仅仅是溅起了水花还有一种砸到了某样东西的感觉,可又不像是井壁,有个好奇心强的往里瞧了一眼,看到的,竟是一具浮尸。

  几人尖叫起来,引来了一群围观人,很快便有人认出了那是府里的一个马夫。众人一开始还觉得是飞贼盗窃,而他正好撞见然后被杀人灭口,可以全府上下仔细找了一圈都没少什么,也没找着什么类似的线索。

  可是这事儿却还没完,往后一个月里,宅子里开始接二连三的出人命。

  短短的一个月内,接连死了十四人。全府上下都很恐慌,想尽办法却毫无作用。而且就在咋天清晨,出现了第十五个,是这刘宅的管事,同时,也是死状最恐怖的一个,也是因此才打定主意上仙门求助。

  说到这时,那刘公子面色铁青,难掩恶心与恐惧。黎桃忍不住猜道:“清晨?不会尸体就是在你房门前被发现的吧?”刘公子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看来猜的没跑了。

  “尸体你们放在哪?我们先去看看。”

  “在义庄,我这就让人带你们去。”刘公子挥了挥手,一个小厮走了过来,“两位,请跟我来。”

  黎桃站起来,道:“好嘞,交给我们了。”说完,便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舒辞子笙一直没说话,等到黎桃先一步离开时,她甚至连动都没动。刘公子觉得奇怪,但这时她却突然笑了起来,对他说了句完全无关的话。

  “那棵柳树,可真是极好。”

  “诶?”刘公子愣了一下,看向那个笑得一脸纯良的小姑娘,心里不知为何有点儿发毛,“是,是吗?”

  “是啊,我可从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事,”女孩笑得灿烂,“它可有些年头了吧?至少,也有三十年了?那树可真是你家的‘福星’呢。”

  她知道什么?!女孩意有所指的话让刘公子一惊,差点儿就脱口而出。舒辞子笙仔细观察着他,从他的反应中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告辞。”

  一转身,舒辞子笙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看来,这事儿有的折腾了。舒辞子笙快步跟上黎桃。

  路上,黎桃问道:“你之前瞎扯什么?”

  “年长的总是比年轻的厉害有经验,很多人都会这么想,你看我们俩哪个像高人?如果不信任便不会配合,也就不会说实话,所以就先唬他们一下。”不过,他们还是隐瞒了什么。

  黎桃自言自语:“这会是什么东西呢?妖物?鬼类?还是……魔族?”但想了想,又否定了,“呃……魔族应该不太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偏远的地方,又不是边境,要真是魔族,那我可真是‘撞大运’了……”

  “应该是鬼类。”舒辞子笙打断了她的嘀嘀咕咕。

  “诶?为什么是鬼,而不是妖物?妖也蛮记仇的吧?”

  舒辞子笙解答道:“妖族是中立派,不太可能向人族出手,而且妖一般是不会出现在城镇等人口众多的地方。”

  那带路的小厮内牛满面,心里直说道,两位,你们可以别说了吗?你们鬼啊妖啊什么的说个不停,我好害怕ಥ_ಥ。

  说着,几人已到了义庄门口,那小厮留在了门口,舒辞子笙与黎桃两人进了屋内。

  屋子不算小,但很简陋,里面摆着二十张停放还未入棺的尸体的长木桌,而其中有十几张桌子上面都摆着尸体,这大概是这屋子有史以来最“充实”的时候了。

  黎桃先行揭开了一块白布,然后,一阵反胃,连忙又盖上,决定还是先看别的吧。

  忙活了老半天,黎桃:“这邪祟一个月害了十五人性命,足见凶残,可十五人死法皆不一样,就比如这几个,”她指向几个己经腐烂很多的,“这是最早的几具尸体,是全尸,四肢躯干都很完整,且都是瞬间毙命,估计死之前连是谁杀的他们都不知道。”她又指向另外几个,“这些就惨多了,如果把他们比做小孩子的木头玩具,他们已经被拆的差不多了。”

  最后,她指着她之前揭开的第一个也是现在唯一还被白布盖着的,说道:“那个大概就是那管事了,我看不下去,劝你也别看……”还没说完,舒辞子笙已经把白布揭开了,黎桃傻眼了,她刚刚没听她说吗?

  但舒辞子笙什么反应都没有,她把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尸体的尸体仔细看了一遍,向黎桃问道:“你猜猜看,他为什么会是这副模样?”

  黎桃背过身,完全不想看那尸体:“我哪知道?”

  “如果那厉鬼不是变态的话,那么便是格外恨了,越是仇恨,越不会让其死的那么容易,就越要折磨。”说着,舒辞子笙此刻的神情变得莫名的有些阴郁。

  但黎桃并未发现,舒辞子笙又说道:“另外,从顺序与职位来看,那厉鬼的目标是从外院到内院,从家仆到管事,如果没猜错的话,它的下一个目标,便是主人家了。”

  黎桃总结道:“邪崇最是记仇,这些人都是刘宅的,说明它是专门盯着刘宅,那么按理说,应该是刘府的人全部惨死,目前看来它是有这个本事的,但却不是这样,说明它是只盯着这些人,说明他们之前是有关联的,并不是随机性的下手,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要是它还要下手的话,我们可以提前做准备,说不定还能顺藤摸瓜。”

  “另外,你注意到了没?出了这么大个事,外面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这种事为什么要瞒成这样?刘家肯定有问题!”黎桃越说越兴奋。

  舒辞子笙:“准备吧。”

  “诶?准备什么?”

  “顺藤摸瓜。”

  深夜,黎桃百无聊赖的坐在刘府主屋的屋顶上。以主屋为中心四周布上了阵法,这种斥灵类阵法可以感应到靠近的一切魂体,并在一定程度上阻挡,而且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在主屋内外都贴上了驱邪符,只要屋子里的人别自个作死跑出来,那就不会有事。

  舒辞子笙人呢?哦,她说什么那刘公子肯定不会想见到她,而且刘家还有位小姐,说不定邪祟的目标其实是那位小姐,于是就留下黎桃一个人自己去找那刘小姐了。

  除了走之前拍了拍黎桃的背让她加油以外,什么话都没说,连个建议或提醒都没有。加油,加油个鬼!居然留她一个人!可恶!黎桃气的不停的骂,她可是从天黑等到现在了啊。

  可这时,随着阵法运转的灵流在某个方位产生了强烈的波动,也就是说,有东西在靠近!

  来了!黎桃瞬间来了精神。她站起来,长剑出鞘,目光笔直的射向那个方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