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真的都结束了吗
冥渊2020-11-28 21:541,935

  池铁城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了,房间昏暗的光线使他很快适应了这里,而窗子外面的阳光洒入房间,却找不到他身上。

  他想看看这个房间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全身的力量消失殆尽,无法移动一分一毫。紧接着,全身的剧烈疼痛却好似毒蛇缠绕着他。

  他全身开始颤抖起来。池铁城想要抵抗这种疼痛,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地落下来。紧接着他又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窗子外面的月亮已经高挂。身上的疼痛也减轻不少。右眼前的头发也已经被人梳了上去。

  池铁城第一次感到眼前的世界是多么明朗。微微转动眼珠观察这个房间。他发现一个穿着布衣的小僧正在旁边打坐。口干舌燥的池铁城用力喊出几个字。

  “水……我要……水。”

  那人听见了,站在原地呆了不久,疯似地跑出门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年轻人带来一个老和尚。他熟练地给池铁城把脉,闭目良久,睁开的那一瞬间眼眶周围爬满了皱纹,他笑了。

  “你醒了?”

  池铁城警惕地盯着他不作回答。

  老和尚转过头去对小僧说:“无念,快去打点水给施主喝,烧点热水给施主擦擦身子。”

  无念恭敬地鞠了一躬,走了出去。

  老和尚又对着池铁城说:“你能活过来真是命大福大,伤的这么重,还在河水里泡了那么久,竟然活过来了。”

  池铁城的心一直悬着虽然周围夜深人静,树叶的沙沙声闯入耳朵,不像城中。但十多年杀手生涯的经验告诉他他不能掉以轻心

  但他发现,他已经不能动了,即使有危险也只能束手就擒

  池铁城叹了口气:“这……这是……哪,我怎么……来这……这的?”

  “阿弥陀佛。寒舍入衡寺,唯有我师徒二人,施主大可放心。”老和尚介绍道

  “老僧法号净樊。施主沿着河流一直飘到这来,被老僧发现,让无念小徒带你上山。这些天,我找了很多草药尽力救治您。不曾想菩萨保佑,竟大发慈悲将您的命留了下来……”

  池铁城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姓命竟然被两个和尚救了下来。他闭上眼睛回忆到,回忆顿时如同滔滔江水翻涌入脑海里。

  “苏文谦……他射爆了我身上的炸弹,还救下了秦雪……我摔下去了……可他们都以为我死了……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他们绝对没想到我是假死!”池铁城得意地睁开眼睛,却看见净樊澄澈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你叫池铁城,是吗?”净樊的话将池铁城的得意瞬间浇灭的一干二净。

  池铁城僵硬的问:“你怎么知道的?”他又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敌军派来的人。

  “您不必慌张,无念前两日进入松江购买蜡油,曾看见公报写到‘水母组头号杀手池铁城已被我军科长苏文谦击毙……’而您的长相也和通缉令上长的相似……”

  池铁城的心好像被击中了一样,他的脸抽搐了一下。

  池铁城不明白:“那您为什么还救我?”

  净樊望着窗外,他的眼里仿佛装下了星辰大海,世间万物。

  “因为我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人心中的善良。”净樊又盯着池铁城“你的心已经被仇恨、杀戮所笼罩。可我依然看得见你心中的善良,它并没有被磨灭干净。”

  池铁城觉得很可笑:“众人皆说我是杀人狂魔,徒弟也因此背叛了我……”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越来越疼,说不下去了。

  净樊又笑了:“这就是你的善良,不是吗。我猜你之所以做出这么多疯狂的的事,就是害怕失去他们吧。”

  池铁城侧过身子,不敢面对净樊。

  “因为害怕,因而疯狂。苦海无边,你只是想挣扎。”

  “我就是喜欢杀人!行了吧!我讨厌任何人,我只在乎实力……咳……咳咳。”

  净樊摇了摇头:“你的手上沾了太多鲜血,这是不可否认的,也是坚决不能回避的。但你有何曾关心过你背后的伤口?”

  “你毁掉了别人多少,你自己也就失去了多少。直到最后,你一无所有。”

  “你一无所有”

  这句话像魔咒一般,在池铁城脑子里回旋。他怔住了。

  净樊准备退出去:“施主当好好思索自己的前半段人生苦短。明日一早,净樊会再次登门。”

  木门关上,瞬间宁静再次回归。

  池铁城很惊讶于净樊对自己的了解。

  是的,杀手生涯从没有带给他一丝安全感、成就感和真的荣誉感。他只是对自己的职业已经麻木。这么多年来,没有亲人,没有家庭,没有温暖。

  他已经陷入自己的冷酷,自己所谓的人生定式中。

  当他知道苏文谦死去,他是又多么痛心;当他再次与紫苏相遇,又何尝不激动;当他得知小雪是她女儿,他真的没有心动过吗?当他看见单棱为他挡住北筏想要弑师的那一枪,他有何曾没有想过,即使肩膀中枪也必须把她拉上来。

  但他意识到,他做的一切,已经毁掉了解放他的机会。他一次次伤害苏文谦旁边的人;他欺骗了秦紫苏,也没有好好照顾她们母女,还骗她,为了杀死她父亲;他打破了小雪的梦,对父亲的梦,还试图伤害她,利用她做人质。

  更让池铁城难过的是单棱。他为了自己逃脱放弃了单棱,单棱为了自己能击杀秦鹤年宁愿和敌人同归于尽,而自己却只知道问秦鹤年死了没有。

  自池铁城遇见单棱,他从没有对单棱笑一笑,甚至他明白,单棱是喜欢他的。

  他后悔,自己没有早点醒悟彻底这一切。

  但是,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池铁城想着想着,睡着了。

  他的眼旁,一颗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瞄准之暗流重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瞄准之暗流重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