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切皆因缘
冥渊2021-01-02 22:592,567

  “施主,你的腿,老僧真的是无力回天了。”净樊摇了摇头,捏了捏手中的佛珠。

  “无妨,能留下这条命,您已经尽力了”池铁城摇了摇头。现在的一切,都没昨天晚上净樊对他说的话震撼人心。

  这已经是一个月后,池铁城可以稍微活动活动了。但他发现,自己的左腿完全使不上劲。

  他回想起爆炸的一瞬间。虽然他解开了炸弹,但是就在从左腿滑落的一瞬间,苏文谦的子弹击中了他。

  “施主?施主?”

  “嗯?”池铁城缓过神来。他也惊讶于自己的神经竟然放松了如此之久。这是他以前完全不敢想象的。

  毕竟一旦放松,他就可能被瞄准

  “施主,这是无念为你找到的一根比较粗的木棍,您暂时就靠这个走路吧。”净樊把木棍递了上来。

  池铁城僵硬地接过,站起来走了两下。

  虽然一开始很顺手,但不到五分钟,池铁城就感觉到吃力了。

  “您得好好练习啊。”净樊嘱咐道。“您决定了吗?”

  “决定什么?”池铁城很疑惑,自己答应他什么了?

  “留在入衡寺,出家为僧。”净樊似乎很吃惊“您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池铁城很恼火,他还没有说呐!但面对救命恩人,他提不起愤怒来。

  “我不想……留在这里。”

  净樊的眼睛闪烁了一下。“那您?”

  话音未落,无念的声音从山脚下传来。

  “师父!师父!师父!”无念的声音特别急促。他的背上背着草药篓,胸前还抱着什么。

  “何事大惊小怪?”净樊望着自己平时平淡如水的徒弟。但当他看见无念抱着的东西,也溢出了惊讶的神色。

  池铁城走过去看。只见无念的怀中裹着一个幼小的男婴。但是脸上苍白,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连呼吸所带来胸腔的起伏都看不见了。

  “快!快抱进屋子里面”,净樊大叫到,并侧身让出通道。

  池铁城也慌乱地让开了。不仅仅是无念的匆忙。他竟然有一丝对生命的陌生!

  无念将孩子放在池铁城的床铺上,解下包裹孩子的旧布,放在火炉上烘烤。而他用池铁城的被子紧紧裹住孩子,不停地揉搓着孩子的小手。

  池铁城跟着净樊一瘸一拐地走进屋子,顺带将门带上了。他盯着眼前的小家伙,心里十分紧张和害怕。

  “无念为什么这么慌张?”池铁城不解。虽然仅仅和净樊师徒生活了一个月。但他可以看出来,无念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慌乱。

  净樊转动了几下佛珠。叹了口气然后悄悄地说:

  “不瞒您说,无念是我从遗留战场上面带回来的。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只有一岁大。而他的母亲,为了抵住进攻,被人活活打死,而他的哥哥,死前也紧紧抱着他,背后的伤口呀……”

  净樊不愿说下去,只是闭着眼,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

  一晚上。无念一直趴在小孩子旁边。睡着了

  第二天,无念是被鸡鸣惊醒的。他急忙搓了搓手,然后用手探着孩子的体温。

  所幸,有了那么一丝温暖。无念终于放心下来,沉沉睡去

  可池铁城睡不着啊!从前,生命只有从他手里流逝的份,但今天,他却为了拯救生命而感到害怕紧张!

  他作为一个杀手,枪林弹雨、勾心斗角都走过来了。

  奸诈凶恶,背信弃义的人他也都见过

  他,一个杀手,为什么会为了个陌生的小孩子,而感到紧张害怕?!

  中午,净樊叫醒无念和只微眯了一会的池铁城。

  ”无念,你打算怎么办”净樊问无念的意见。“你该做一次决定了。”

  “师父,我们普渡众生,决不能让一个生命在我眼前流逝 。”无念拜了拜师父,发表意见。

  “施主你呢?”净樊转过头来。问她

  “我?”这个问句不知是在怀疑净樊还是在嘲讽自己。“我从来就没有救过生命。呵,我无权做主。”

  净樊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施主,您应该做主这件事。这将是你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转折点?”池铁城摸不清净樊的意思。但他不得不信。

  “我……同意?”池铁城顿了一下说

  净樊又转过头对无念。“无念,你拯救了一条生命,也算积蓄功德了。那么就由你来取名字吧”

  无念本想拒绝,但净樊一直深沉地盯着他。也就作罢。

  “这孩子是我从河里救上来的,唔……释渊如何?”

  净樊点了点头,笑了笑:“好名字啊。”他看了眼池铁城。

  “他姓池。叫池释渊”净樊郑重其事地说。

  池铁城好似受了一个霹雳,他摇了摇手。“这这这?怎么可以呢?”

  净樊抓住他的手:“我说过,他是你人生的转折点。”

  六年后——1955年

  “爹!听净樊爷爷说,你是个很厉害的狙击手!”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正在椅子上晒太阳的池铁城身后传来。

  “净樊爷爷他净瞎说”池铁城慵懒地翻了个身“别听他瞎说,你的功课做完了吗?”

  “做完了!”池释渊的好奇心并没有被打消掉“爹!你就叫我打枪吧!你看”

  池铁城转头一瞥。顿时紧张了一下。那是一把狙击枪!

  “释渊,你哪里来的?!”

  “我从一个山洞里捡到的啊?”释渊天真无邪地说。

  “给我”

  池铁城接过枪,瞄准了一下,又检查了一番。“这是真枪啊……”他嘟囔着说。接着他看着池释渊。“带我去那个山洞,快!”

  “可是爹!你的腿……”

  “现在没有比这件事更值得我担心的了,走!”

  到了山洞,池释渊揭开山洞向下垂直生长的藤蔓,点了火把。再向前走。一个诺大的军火库展示在池铁城面前。

  “就是这里了!爹”池释渊很疑惑,就这些枪,有什么奇怪的。

  池铁城探索了一圈,用力揭开了一张蒙着灰尘的布。

  无数子弹补给映入眼帘。

  池铁城惊呆了,这里竟然还隐藏着一个国民党的军火库!

  他埋下头,心中的难过又涌上心头。

  而池释渊很天真地在山洞里跑着。

  “释渊。”

  池释渊停了下来“怎么了,爹?”

  “你想学打枪是吗?”

  “当然了,可……”池释渊抱着期望,但不免被一层担忧包裹着。

  “来吧,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成为一个狙击手的天赋。池铁城开始返回。

  回到小屋,池铁城找了一把叉子,以及几颗橡子,一把弹弓。他把叉子直立起来去,撇弯了其中一个分支。

  “释渊,你试试将橡子射出经过缝隙。”

  池释渊打开弹弓,很轻松地射了过去

  池铁城深吸一口气“那么,将橡子停在缝隙上呢?”

  池释渊开始尝试,但无论如何,他要么打过头,要么就是连叉子都没有挨到

  “爹!你这出的什么题目!”池释渊尝试了十几下,开始抱怨。

  “如果射不中就算了吧。”池铁城准备回屋,他深知没人能就几个小时就可以做到。秦雪不也练习了好几天吗?得了得了……

  紧接着,一颗橡子射了出去,但不同的是,他没有听见橡子掉落的声音。

  难道……

  “耶!我打中了!我打中了!爹,你看啊!”池释渊开心地大叫起来。

  池铁城不可思议地盯着那一枚橡子,它正稳稳当当地停在缝隙中。

  一个九岁小孩都练习了好几天,可眼前叫他爹的六岁小孩却练习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做到了!

  他颤抖着走向池释渊。“释渊!你天生就是当狙击手的料啊!”他拂过池释渊的脸。

  “现在我可以学习打枪了吗?”池释渊一脸无邪地问

  “可以……当然可以啊!”

  “从今天开始,我就会教你!完完本本地教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瞄准之暗流重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瞄准之暗流重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