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阶宝箱
东耳一丁2021-04-27 17:392,701

  陈慕并不是一个残忍弑杀的冷血杀手,即使他现在知道了每杀一位玩家,只要占据了对方的修真洞府,就能收获一个宝箱,他依然没有从中趁机渔利、出去大杀四方的别样心思。

  可能是他刚穿越不久,一些观念还无法及时转变过来,做不来这种完全损人利己的事情。

  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任人欺负。

  假如别人要拿他祭旗的话,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必以雷霆手段轰之,一如刚才的那两位作死的玩家。

  这便是如今陈慕的心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毫不留情。

  只是能够像他一般,可以有自保手段的人,只是一小部分的受众。

  大部分的人,碌碌无为,真要是遇到别人用强的,根本没法抵抗。

  想到这里,陈慕只能长叹一口气。

  就算他不主动将这个秘密公诸于众的话,纸也是包不住火的,这种“玄机”终究会被宣扬出去。

  到时候,整个局面将变成什么样,根本不是他一个小人物能掌控得了的。

  以后的事情,以致于别人家的事情,其实与他的关系不大。

  只要他自己不违本心,踏踏实实地提升实力,不要被人欺负了就好。

  明白了这一点,原本陈慕郁结的心,缓缓被舒展开了。

  “提取宝箱。”

  他对着系统里的提示点了点头,直接将那两件一阶宝箱取了出来。

  至于提示后一句说的集满十个,换取二阶宝箱,则是被他选择性忽视掉了。

  以他现阶段的情况来说,想要集满十个,就还得再灭杀八位玩家才行。

  他又不是杀人狂,主动砍杀别人的事,还真的做不到。

  若真要等到反杀别人的话,这得凑到何年何月。

  而且,别人的手段随着时间推移,肯定越来越让人难以预料。

  说不定就能从宝箱中开出什么保命的东西出来,要是放着宝山不要,不巧又被人打杀了,那不得很冤枉的。

  所以,还是及时获取一些手段,来得实在一些。

  “叮,白色钥匙一把。”

  “叮,洗髓丹一枚。”

  两个一阶宝箱消失后,陈慕的手上多出了一个玉瓶和一把白色钥匙。

  玉瓶中的洗髓丹,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提升肉身和体质的。

  它能提升的效果因人而异,总体来说,还算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至于另一把的白色钥匙,陈慕反倒有点迷糊了,以他目前碰到的宝箱来看,只要拿到就可以轻易打开,根本不需要什么钥匙。

  难道说,它的作用是开启某种宝箱的关键,只是他还没碰到而已。

  不过,既然是宝箱开出来的东西,那就暂时收着好了,以后总会用得着的。

  陈慕并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非得把事情都弄清楚了才肯罢休,他随后便将这件事情放下了。

  总的来说,他这次是遭遇了无妄之灾,除了损失掉一位杂役王三江之外,其实算是发了一笔小财。

  单单那两张灵符中的随便一张,就能换取另一位杂役了。

  不过,陈慕思索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暂时先不用雇佣了。

  倒不是他怕别人再一次找上门来,确实是没这个必要了。

  虽然说,洞府升级为一阶之后,杂役的类型又多出了三种,不过皆不合陈慕所用。

  按照他的安排,目前他需要的要么是培育灵草的灵植师,要么是可以开炉炼丹的炼丹师,不过这二种职业的杂役需得二阶洞府才会出现。

  到那个时候,那些杂役就是身具灵根,可以开始修行的修士了,与眼下的这些泥腿子有了天壤之别。

  反正陈慕暂时不需要杂役帮忙处理杂事了,像是寻找山野浆果一类的自己也能胜任。

  再者说,他上次服用的正品辟谷丹,也还能再撑十天左右,再加上前段时间王三江采摘回来又晒干的果脯,也能再撑好几天,倒也不会为这件事情再劳心劳力了。

  趁着这段时间,他还是抓紧服用洗髓丹,赶紧突破至炼气二重天来得要紧一些。

  不过,在闭关之前,陈慕还打算将手中的两张灵符拿去交易区换取一些目前能用的修行资源。

  谁让他身上有符剑和三角符旗傍身,那两张灵符多少有一些多余了。

  在翻找合用物品期间,陈慕顺势将那些一阶灵草种在了药园里。

  他刚才粗略地看了一下蕴灵丹丹方,发现自己还缺少了一味辅药之外,竟然都集齐了丹方所需的灵药。

  不过,那些灵药的药龄远远不足炼丹所需,倒也还要再多等一段时间的。

  到时候,他若是还未能将洞府升级为二阶,只能是另外想其他办法了。

  经过半个时辰的多方比较,一件一阶上品的防御法袍进入了陈慕的视野。

  只是这件法袍只余下胸口那部分而已,其他部位都已经损毁了。

  那件法袍的拥有者是一位名叫“月下宝华”的玩家,从对方选用的头像来看,好像还是位女玩家。

  她看起来似乎很焦急,因为她想用这件东西换到一件攻击玉符。

  只是这件法袍实在是残破得厉害,别看它品级高,还有一些防护力,但它真的顶不了多少用处。

  陈慕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发了一句话过去:“一张品相不错的灵符,换吗?”

  此时,霍芸纱正盯守在一处妖兽巢穴外面,一看到有人私聊,马上点出聊天界面。

  不过,当她看到对方仅仅只是想用一张灵符就打发了,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回道:“什么样的灵符?太差劲的就不要白忙活了。”

  这半天时间里,她已经打发了好几个想捡便宜的,哪里还有好脸色。

  在她眼中,别看这一小半法袍残片的面积不大,它的防护力并不低的。

  至少她当初顶着这一件无意中捡到的残缺法袍,还反杀了一头未成年的一阶妖兽。

  只是那一仗之后,这件法袍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了。如今,要不是它现在就能护住一颗脑袋而已,她还舍不得交易出去呢。

  陈慕并不在意对方的冷冰冰,若是这笔交易能成的话,就算是两张灵符都拿出去也值得的。

  不过,既然是做生意,那就要讨价还价,谁的东西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他思索了一下,就把那张请神灵符发过去给对方看。

  哪知道霍芸纱看了一下,说道:“还有没有其他灵符?”

  她毕竟是女孩子,身体素质相对弱一些,顶多只能发挥出灵符百分之六七十的威力。

  若是有其他灵符辅助的话,倒也可以勉强一试的。

  陈慕不疑有它,顺势将另外一张灵藤木符也发了过去。

  没想到,对方直接回道:“你这两张灵符一块儿给我吧,我再给你搭上一枚黄芽丹,如何?”

  以现如今修行资源的贫乏,能够同时拿出两张灵符的确实不多了。

  霍芸纱不想再等下去了,为了能促成这单生意,咬了咬牙,还顺势搭上了一枚黄芽丹。

  “可。”陈慕很干脆地同意了。

  与炼气后期才能食用的蕴灵丹不同,黄芽丹内的灵气较少,主要是供炼气三重天以下的修士炼化的。

  这种黄芽丹是月下宝花杀掉那只一阶妖兽才爆出来的,总共只有五枚。

  她只炼化了三枚,就顺利突破至炼气二重天。

  若不是她想要陈慕手中的那两张灵符,再去踩好线的一处妖兽窝碰一碰运气,她还真的舍不得这一枚丹药。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陈慕看重的哪里是这枚丹药,他更在意的明显是那件一阶上品防御法袍。

  只要他能将法袍残片拿到手,就可以得到一件防御法器,而且还是一阶上品的。

  防御类法器本来就极为稀少,更何况这件品质还这么高。

  有它傍身的话,再加上符剑和符阵一攻击一辅助,他的战力瞬间能往上翻两番。

  到时候,他就可以去清剿离他洞府近一些的那些一阶妖兽了。

  他早就看它们不爽了,要不是自己身上缺少防护手段,早就杀过去了。

  卧榻之下,岂容妖兽酣睡。

  既然他的洞府就在左近,还是要将这些不利因素全都清除掉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一座修真洞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一座修真洞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