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实名举报
幽谷飞香2020-08-29 21:392,598

  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也好不容易盼到了周末。花影和薛斌约着十点一起出去逛逛,并且吃午饭。

  花影下楼有点早,她想着先去小区门口的快递店里,拿个快递,再等薛斌。

  拿了快递,花影在小区门口一边的藤椅上坐着,享受着惬意的阳光。却见赵校长陪着三个穿着整齐的三个人从小区大门口进来。他们一边低低交谈着什么,一边不时抬头看看每栋楼上标的楼号。一行四人都是神情凝重,赵校长更是没了往日里的笑容,眉头紧紧皱蹙在一起。

  花影有些紧张,凭直觉,就能感到情况不对,眼见领导们越走越近,花影“腾”地站了起来。站起来就更显眼了,赵校长看到她了,一改平常的慈祥和蔼,只是问她:“花影老师,小区8号楼怎么走?”

  花影机械的指了指:“往前,到头,左拐就是。”

  赵校长说了句,谢谢,一行人便径直往前走了。

  花影有些太惊讶,闹不清状况。

  “该不是哪个老师病了吧?出了什么意外?”花影自己胡乱猜测着。

  “嗨!想什么呢?”薛斌故意吓她一跳。

  花影把刚才的事讲给他听。

  薛斌说,肯定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出事了,说不定是被查出来什么。这个小区离你们学校很近,不排除有的老师在家开个辅导班什么的情况。

  薛斌是警察,他习惯连同周围环境一起考虑进去,这是他习惯的固定化思考问题的模式。

  “辅导就辅导呗,都是为了成绩。”花影倒不抵触,“也是凭劳动所得。”

  “话不是这样讲,这样对那些家里条件差的孩子哪里公平,而且也不排除有以盈利为目的的。”

  “也是,但身处复杂的人事关系中,总有亲戚、朋友,这也是我们唯一能给身边人的帮助了,我们就这点价值了!”

  “亲戚朋友应该另当别论,我听说很多地方都要求老师们进行免费辅导的备案,这就是一种自我保护。”

  “那还不错,你像我吧,我不会在课堂上打破该有的公平,但是,若有需要,好朋友的孩子还是觉得推不出去的。”

  “也是,人情往来,中国人自古如此。”

  “好在,我还年轻,关系还不复杂。”花影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但愿你一直简单,就会一直快乐!不过,这个老师肯定得罪人了!”薛斌又淡淡地说。

  “会是谁呢?”花影也不知道自己想知道的是,倒霉的同事是谁,还是举报的人是谁。

  花影只是感慨,做教师不易。有事的时候,别人折腾自己,没事的时候,自己折腾自己,还真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呢。

  但是她还是宁愿相信,大家只是为了取得好成绩,为了取得好成绩而后评上优秀,评上优秀而后评职称呀!

  “走吧走吧!别想了……”薛斌说。

  “好,买衣服去!”

  “你是说,让我陪你买衣服吗?”薛斌有点受宠若惊。

  花影眨眨眼睛,说,是呀。

  来到服装超市,薛斌才发现花影要买的是男装,他更惊讶了。

  “什么状况?”

  “好看吗?”

  “有点小吧?我得180呢!”

  花影笑得前仰后合:“合着,你以为是给你买的吗?”

  “不然呢!”

  “给小飞和孙老师儿子的!”

  “哦哦,是该庆祝小飞痊愈并且顺利进入初中呢!”薛斌为自己的一厢情愿红了脸。

  “周一我得送到小学去,给到孙老师儿子的班主任手里,让她转交给孩子。一直不知道那孩子跟着老人家过得好不好……”

  “你真好……”薛斌低低的说。

  “嗯,那就好!”

  花影忙着选衣服,没有听清楚薛斌的话。

  “什么?”薛斌听得云里雾里,总觉得搭不上调。

  “你刚才不是说‘一定好吗?’”

  “哦,我没……”薛斌刚想否定说花影听错了,又一想说,“对,他们一定过得都好,放心吧!”

  买完衣服,薛斌送花影回公寓。

  刚进门,就听子炎咋咋呼呼地喊她:“出事了,出事了!”

  “咋啦?”花影放下包,换下鞋。

  “初三郑老师被实名举报,说他从事有偿家教呢!”

  “我们小区那个郑老师吗?”

  “对呀!就是我们小区的,听说上午纪委和局领导,校领导都来了,直接堵在家里了呢!”

  “哦!”

  原来如此。花影心里想,上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你怎么都不惊讶呢?有人告诉你啦?”子炎诧异地问。

  “那倒没有,不过,我碰巧看到校长来我们小区了……你咋知道的?”花影问。

  “咳,海滨城这么小,这都传开了,这会儿怕是满学校老师们都知道了……我这是听隋意法律圈的朋友说的呢!”

  “也真是可惜了,不知道会怎么处理,现在风头正紧……”

  “那眼下我们是不能知道的,实名举报呀,又赶上这档口,肯定要抓典型的。”

  “算了,别瞎操心了,还好我们都是最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没人惦记。”

  局领导办公室里正紧锣密鼓的研究着处理方案。

  局长拍着桌子,严肃的说:“三令五申,怎么就是顶风上呢?大家都说说,怎么处理?”

  下边支支吾吾,避重就轻,捡着擦边球先打一通,不往重点上靠,都且察言观色着。

  倒不是说大家不用心,大家很用心的想看看局长的态度。

  毕竟都是圈子里的,又是老教师,奉献了半辈子,谁也不希望他晚节不保。

  “必须严肃处理!”局长最后拍案了,“你们连夜拿出方案来!我明天就要看到!”

  大家看到了局长的态度,只好说:“是,局长。”

  局长离开了,临走说:“你们也不用看我,纪委都知道了,明天开会纪委会派人列席,没办法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第二天已经是给郑老师机会了。相必这一晚上,得干很多事。

  第二天,赵校长来了,郑老师也到场了,郑老师极力申辩,说是无偿辅导。纪委列席人员拒不接受这一说法。郑老师说,可以让家长出示书面证明材料,纪委工作人员说,现在为确保公正,不能再让你与家长进行沟通,调查工作要由我们接手。

  郑老师很郁闷,却也无奈。

  赵校长也无能为力。

  毕竟是实名举报。

  一番调查下来,郑老师的有偿家教到底被认定,坐实了。

  纪委的人可不是吃素的。

  周一一早,学校召开全体教职工会议,公布处理结果:

  一是,职称工资由一级教师七级岗降到一级教师九级岗,合并薪级工资降两级。

  二是,年度考核师德判定为不合格,取消上一年度考核优。

  三是,学校要立刻组织全校教师,进行深刻自查,写出自查报告,并责成全体教师,签订拒绝有偿家教承诺书。

  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郑老师刚刚公示通过的优秀,就此泡汤。

  宁芯说:“郑老师正在评高级的紧要关头,这一下,估计到退休也是无望了。”

  “可不是……”花影说,“没办法,这就是竞争的残酷,你需要评高级,别人也一样需要呀,这时候一定要谨慎小心,不能犯错误……”

  “嗯,也是,跟你那么傻,能把优秀让出去的,也是没谁了!”

  “我比较满足于作为一个无公害的存在,不挡任何人的路,还是这样比较好……”

  “可不是,就我们这智商,穿越到古代后宫估计都活不过一集!”

  “呵呵!你能活,我是活不了……”花影笑道。

  举报者谁?到底还是众说纷纭。

  有的猜测是家长,有的猜测是学生,有的猜测是邻居,有的猜测是同年级组的同事,虽然最终也没有人知道,但同事与同事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加微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线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线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