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师尊收徒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3,082

  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弟子附和道。

  木北不语,也不抬眼看他们,只是不停地将地上快要干死的小鱼儿拾起来,又往前走几步,扔进碧亭湖的湖水里。

  原来,正是因为这连日的干旱,碧亭湖的湖水锐减。

  原本靠近岸边的几处小坑小洼,早就被烈日蒸干了水分。

  只留下坑洼里,濒临干死的小鱼儿。

  放眼望去,碧亭湖的四周,这种小坑小洼多的数不胜数。

  干死的小鱼翻着鱼肚白,密密麻麻,多的如暗夜里满天的星斗。

  每年这个时候,碧亭湖里的鱼少不得要干死些,大家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但今年貌似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酷热难耐些,湖水面积锐减最多,鱼儿自然死的也比往常多得多。

  蓝牧看着堤岸下,唯一挽着裤腿袖子,忙得不亦乐乎的小弟子,一时之间,心头涌上一层暖暖的怪异之感。

  “哼哼,大师兄,我看今年入阶弟子中的魁首就是个傻子。”

  那个尖嘴猴腮弟子的继续说道。

  “可不是嘛,那日他非要拜在天璇长老门下,都说了人家长老不收徒,还一根筋。”

  大师兄瞥了一眼木北,又道:“混到现在还是个入门弟子,连个师尊都没有。”

  说完大师兄一脸鄙夷的大笑了起来,其余弟子也跟着笑得前仰后合。

  不知为何,蓝牧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他不轻不重的咳嗽了一声。

  那个大师兄一回头,吓的将那后半声的笑生硬的塞回了嗓子眼里。

  他面色惊惶道:“天……天璇长老!”

  其余弟子被他这一声叫唤,吓得也止住了声,赶忙转身对蓝牧行弟子之礼。

  蓝牧轻摇手中的桃花扇,倒也没有刻意刁难他们。

  而是不轻不重道:“天快黑了,不要在外过多逗留。”

  听到这话,弟子们如蒙大赦,连忙对天璇长老作揖告辞,一溜烟儿的逃跑了。

  待众弟子走远,蓝牧这才低头去看堤岸下的木北。

  木北还没从方才的茫然中回过神来,天璇长老这是在帮他解围吗?

  “仙……仙尊……”木北木然道。

  他手里还拿着一条翻着白肚,张着嘴巴,艰难呼吸的小鱼儿。

  “这些鱼,你一个人,捡的完吗?”蓝牧放缓颜色问道。

  木北听到他这话,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小鱼儿道:“大概是捡不完的,不过只要多努力一点,那不就可以救更多的小鱼吗?”

  说完他将手里的鱼儿奋力一抛,那鱼在夕阳的余晖中呈现一条美丽的弧线,落入碧绿的胡水里。

  蓝牧看着他满身的泥泞,有一瞬间犹疑,但还是问道:“你做这些,谁在乎呢?”

  木北听到他这话,动作明显一僵,抬起头,孩子明亮的双眸里有东西在闪闪发亮。

  他道:“仙尊,这条小鱼它在乎啊。”

  是啊,别人或许不在乎,但是这条小鱼一定很在乎。

  蓝牧彻底无话可说了。

  过了许久,他才转身往回走去,边走边道:“天晚了,早点回去吧。”

  “是,恭送仙尊。”

  木北目送着那个飘然出尘的身影走出老远,才回过神来,继续将那一条条小鱼儿抛进湖里。

  夜晚,蓝牧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木北那张满是憨傻的笑脸。

  突然想到,要不我再收一个徒弟?

  但这个想法很快便被他自己否决了。

  天璇长老身兼重任,确实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调教弟子身上。

  收聂怀香为徒,也仅是因为事出有因。

  蓝牧再一次在心底坚定了一下不收徒的信念。

  这样的日子不疾不徐的慢慢向前流淌,最近上修届仿佛太平了不少。

  就连锁魂塔都没有往日闹腾了,蓝牧便趁着这段闲暇时光认真钻研起上古卷轴来。

  某日,他正在藏书阁认真翻阅,突然听到外头风急火燎的一阵哭喊。

  “出事啦!出事啦!”

  “灵尘师弟从树上掉下来啦!”

  离藏书阁最近的是天权长老的演武场,只不过天权长老最近下山云游去了,还没有回来。

  他的首席大弟子便带着那些新入门的小弟子,来到这片场地上训练。

  但是在训练的时候,一个毫无根基的小弟子一不小心从松树上掉了下来,当场口吐鲜血。

  这可吓坏了周围一群弟子。

  蓝牧从藏书阁里走了出来,手执桃花扇,从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群弟子一看见天璇长老,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立马扑上前道:“天璇长老,快救救灵尘师弟吧!”

  蓝牧在一群弟子的簇拥中走上前去,伸手探了探地上昏迷不醒弟子的脉搏。

  然后输送了一些灵力在那弟子的身上,暂时护住了他的心脉。

  遂才开口道:“这名小弟子的五脏六腑均已震碎,我虽用灵力暂且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恐怕……”

  说着他摇了摇头。

  见他如此,其余弟子立马哭天抢地的喊道:“这可怎么办啊?仙尊,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师弟。”

  蓝牧叹了口气:“方法确实有,只不过……”

  “仙尊,只不过什么?”众弟子嚷嚷道,“有什么方法你快说啊!”

  蓝牧顿了一下,才又道:“蓬莱仙岛产出的奇萌果有起死回生之效,可以救他性命。”

  话一说完,大家立马垂下了头。

  这蓬莱仙岛远在千里之外,就算有灵力高强者能够御剑日行千里,但恐怕也不是那四条巨蟒的对手。

  传言在奇萌果树的四周,守护着四条巨蟒,那四条巨蟒灵力深厚,凶残无比。

  还专门以奇萌果树为中心,设了一个蛇阵,谁若不小心闯入蛇阵中,恐怕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更不要说去抢果子了。

  一时之间,方才还嚷嚷着救灵尘师弟的众弟子们,均不敢言。

  蓝牧站起身道:“你们好生照看这位弟子,我去去就回。”

  众弟子一看天璇长老要去蓬莱仙岛,均是捏了一把冷汗。

  也不知以长老的修为,能不能敌得过那四条巨蟒?

  “等一下,仙尊!”

  突然人群之中爆发一个稚嫩的声音,木北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仙尊说的可是这种果子?”

  说着他将一个玲珑剔透的白果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

  蓝牧定睛一看,果然就是那极为难得的奇萌果。

  猛然记起,今年三月初的拜师盛典上,尊主将儒风派里蓬莱岛主相送的那唯一一枚奇萌果做为奖励,赐给了木北。

  他原以为木北拿了奇萌果肯定早就服用了,可没想到他竟然留到了现在。

  “你还留着?”蓝牧目露惊喜的问道。

  “嗯。”

  木北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听闻这果子珍贵,我没舍得吃……”

  蓝牧听了这话,心中酸涩不知是何种滋味,他又问:“那你愿意拿它去救你这位师弟吗?”

  木北立马将那奇萌果呈上,说道:“当然愿意!”

  “这果子如果让我吃了,顶多能增长灵力,但是如果让给灵尘师弟,却可以救他一命,哪个更划算,不是一目了然吗?”

  话虽这么说没错,但是世间能有几个人愿意放弃增长自己的修为灵力,而去救他人呢?

  蓝牧深深的望了木北一眼,接过了他手里的果子。

  生死攸关面前,容不得他多想,蓝牧径直将这枚奇萌果用灵力融化,喂入灵尘弟子的口中。

  果然,不一会儿,灵尘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

  “灵尘师弟醒了!”

  众弟子欢腾不已,天权长老的首席大弟子已经忍不住飙出了热泪。

  木北站在人群外,欣然不已的望着众人。

  第二日清晨,蓝牧下山时,老远便看见山道上那个勤勤恳恳打扫的小身影。

  见他走来,那弟子慌忙躲进一旁的灌木丛里。

  “出来吧。”

  蓝牧将双手背在身后,肃然说道。

  那个小弟子慢吞吞的从草木里走了出来,嗫嚅道:“仙尊……”

  蓝牧早就料到,这些日子绿水桃源的杂事都是他所做,只是他却不敢再让天璇长老看见。

  蓝牧伸出一只手,探向他的眉心,测了测他的灵力值。

  问道:“黄堇诀习过了吗?”

  木北不知他为何意,但还是赶忙回道:“回仙尊,正在学,不过……弟子愚钝,还没有堪破……”

  能在入阶弟子中夺到魁首,绝不可能用愚钝来形容。

  恐怕至今没堪破,是因为没有人指导的缘故。

  蓝牧敛了神色,冷淡的开口道:“明日,跟怀香一起来演武场吧。”

  木北瞬间睁大了眼睛,茫然而又惊喜的盯着蓝牧道:“仙尊,你是说,我可以和怀香师姐一起跟你修行吗?”

  “嗯,”蓝牧点了点头,随即笑道:“还叫仙尊吗?”

  木北呆呆的望着天璇长老风华绝代的笑容,愣了好半晌。

  才终于反应过来,一下子跪在了面前的山阶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道:“多谢师尊!”

  蓝牧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孩子额前柔软的头发,才转身大步朝山下走去。

  让蓝牧始料未及的是,他刚收新弟子的第三天便接到了委派。

  “浔阳镇最近莫名暴毙好几名成年男子,镇上人心惶惶,也不知是何因?”

  尊主聂锦程摇头叹气道。

  “那我现在就去查看查看。”

  蓝牧听闻这话,收起手中轻摇的桃花扇,起身就往外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