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邈康出场 不是自杀
吟落沁2016-12-16 01:434,902

  打车到林平的家里时,林平的家已经被警察圈围了,林央顿住脚步,没有闻朗仁的允许,她根本不可能进去,看看周围的警察,林央眼尖的发现了一个还算是比较熟的人。

  “陆子豪!”

  正在疏散人群的陆子豪,听到这一声叫声,转过身来就看到林央背站在不远处,冲他招着手,拉过几个警察说道“你们先顶着”就朝林央跑去。

  “你怎么来了?”陆子豪疑惑的问,林央扬扬手机说道“叶大美女告诉我林平死了,怎么回事?”

  虽然昨天是第一次见到林央,但是后者给陆子豪的感觉就是,不能把她看成一个小姑娘,再加上闻朗仁和叶文婧的态度,陆子豪就毫不保留的将整件事情告诉了林央。

  原来,闻朗仁在下达追捕令后,他们还没走出警局,负责通讯的警察,就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他儿子死了,她叫张梅…

  当警察到达的时候,林平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床上,紧闭双目,面无表情,脸色也苍白不已,桌子上那杯喝了一半的开水,已经冷却。

  张梅扑倒在地上,放声大哭,哭声里不像上次那样虚伪假意,声音里夹杂着说不出的悲痛和慌张,虽然她很不讨喜,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当场的警察看向她,都心生怜悯,死了丈夫又死了儿子…

  听完陆子豪的话,林央往房子里看看问道“叶文婧呢?检查出来是怎么死的了吗?”

  “食用了大量安眠药,就是这个,队长才推测是自杀的”

  不可能吧…虽然自己的父亲被她妈害死了,但是林平应该不会那么脆弱,想到轻生吧。

  正当林央想事情的时候,不经意的抬头间,便看到两道虚幻的影子从林平家里走了出来,揉揉眼睛,那两道身影更加清楚了,一个身着黑色斗篷,带着宽大的帽子,身体高大,另一个眼神茫然的毫无焦点的正是林平。

  两人已经走出了林平家所在的小巷里,林央尾随而上,陆子豪看到行动异常的林央,就大喊到“林央!你干嘛去?队长在里面呢!”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风声“这丫头,搞什么鬼呢!”嘟囔了一声,就走到一边继续自己的工作。

  追随两个人影离去的林央,心里奇怪的很,他们两个明明慢慢吞吞的好像散步一样的速度,为什么自己卯足了劲跑,还是和前者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追到一个没人的胡同里,那个黑袍的男人才悠悠停下,旁边的林平也跟着停了下来,林央扶着墙呼哧着,心里暗骂自己的体力真差!

  “跟着我干嘛?”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林央一顿,抬头看着那道背影,这声音虚无缥缈的,就像是从远古时代悠久传来一样,平缓无韵,好像有一种魔力,能够吸引人顺着他的话回答。

  “可以明天再将他渡魂吗?”毫无征兆的,林央喃喃出口,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黑影出神,那黑影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离她的不远处,挺拔的背部和宽厚的肩膀,都彰显着对方对于林央来说,是一个不好惹的对手。

  那男人哦了一声,然后毫不在意的反问道“为什么?”

  “呃”林央回过神后,掐了自己一把,刚刚好像被什么东西迷惑了一样,摇摇头,重新面对那个黑衣人,一时语塞,憋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们死神不是还负责帮鬼了怨吗?他肯定有怨!”

  话音一转,看向林平,可是后者双眼空洞身形飘忽不定的哪里像鬼,这让林央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暗自琢磨,要是对方不答应,她能够有几成的几率从他手上抢夺林平,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林央气馁的耷拉下肩膀,两个人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战斗体好不好,她只有挨打的份。

  “鬼吗?”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嘲讽,对,就是嘲讽,林央听的一清二楚,虽然心里很是不爽,但是林央理智的没有跟他硬碰硬,深吸一口气“我需要查出他的死因,所以,能把他借给我一天吗?一天就好”

  “可以”预料之外,那个叫不出名字的死神竟然就这么答应了,随后抬起手,那双手没有带手套,露出了修长指段分明的大手,白皙细腻,若不是手掌宽大男人的特征明显,林央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女人的手。

  随后做了一个让人费解的动作,随着他的食指轻轻抬起,就有无数条形,类似于老照片一样的黑白底片凭空出现,上面模糊不清的人影就像是记录着林平一生的记忆片段一样,在半空中飞舞跳动着,形成一团巨大的花,交叉在一起,却不显得混乱,尽数飞入林平的额头,直至消失,不过有一点林央不明白,为什么桀罗谏溪无论是在渡魂还是了怨的时候都有黑雾出现,而眼前的这位却没有。

  就在这时,林平的身体出现了变化,开始渐渐的有实质性,最后虚无不真实的影子也聚拢为人体,林央惊奇的看着这一切,桀罗谏溪怎么没有告诉过他,死神还有这种作用。

  随着林平的变化,那双空洞的眼睛也渐渐有了焦距,眼神里充满了盲目和无知,但是浑身却散发着无比阴冷的气息,这个变化让林央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林平还是那个彬彬有礼的林平吗?虽然眼神让人提不起恐惧,可是那散发的一股子阴寒之气,让林央忍不住搓搓胳膊。

  那个男人开口了“一天,东道场墓园”说完,转身面对林央,然而这个动作对于林央来说无用,在她眼里还是一身通黑,越过林央,就这么不带一片云彩的离去,林央回过神,冲他的背影说道“谢谢啦!你叫什么名字啊?”

  “邈康”低喃了一声,这语气不知道是在回答林央还是在陈述一件事情,说完这句话,就慢吞吞的离开了小巷。

  “邈康…”林央轻声念出口,没有想到邈康就这么大方的将林平借给他,这让林央警惕心加强,心里暗道:以前也没听说过这个叫邈康的啊?他为什么帮我?不会是有什么目的吧?目的?呵呵…林央别傻了,你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拥有右眼鬼瞳的人类,人家会有什么目的可图?

  不去想这件事,反正现在林平在她手上,她不是等于知道了整件事的过程?歪头看着黑的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的双眼,林央闭起眼睛,再度睁眼之时,瞳孔已经变了颜色…

  时间回到昨晚六点半。

  离开墓地的林平,并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一家网吧准备玩通宵,在电脑上盲目的点了好长时间,身边尽是嘈杂的声音,提不起兴趣,无奈,在八点多的时候林平就回到了家,那个时候他手里拿着一个酒瓶,一直都不胜酒力的他,那晚不知道为什么喝了三瓶都没有一点醉意,不是说借酒消愁吗?没听说难过的人酒量可以提高啊?

  回到家里,一身酒味,躺在床上,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房外的猫叫声响起,给寂静的黑夜倒添诡异,林平起身下床,在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瓶安眠药,林平容易失眠,所以张梅就给他备了安眠药,三片药下去,林平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他的记忆仅仅如此,让林央无从下手,轻叹一声,走过去对着懵懂无知的林平道“算是帮你了,走吧!”

  在陆子豪的带领下,林央顺利到达林平的房间里,里面有五个警察,其中包括了闻朗仁,叶文婧带着一双白色手套,捏着林平的双颚左右观看,口腔里除了一块红色的小肉肉外,还有一些已经被确定为是安眠药的纯白色浓渣外,再无其他发现。

  闻朗仁拿着桌子上的安眠药瓶仔细闻了闻是安眠药没错,林央走过去抱着胸道“大叔有没有发现什么啊?”

  没有料到林央会来,闻朗仁惊异的转过身,就看到林央那身标志性的运动服,蹙眉问道“你怎么来了?叶文婧告诉你的?”最后一句肯定的说。

  耸耸肩,林央看向那个认真无比的叶文婧点点头,闻朗仁也没追究,把安眠药瓶子放在证物袋里道“林平是在昨晚吃了大量的安眠药才去世,算得上是自杀”

  “只吃了三片就会死吗?”林央皱眉不解的问。

  听到她的话,闻朗仁一顿,反问一句“谁告诉你他吃了三片的?”

  “不…不是吗?”林平的最后记忆里,明明就是三片,这点他是不会错的。

  重新拿出药瓶,打开将瓶口对向林央,里面只剩下用完的药粉,这个结果让林央心里一跳,就想直接去拿药瓶,被闻朗仁及时挡住了,从口袋里拿出手套,递给她,这才将药瓶给她。

  “有人动了它”林央肯定的说道,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林平身边的鬼魂,走到叶文婧身边拍拍她“喂,大姐!有什么发现吗?”

  “除了口腔里残留的药物残渣外,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摇摇头,叶文婧无奈的说道“只有将尸体移到警察局解剖了它,我才能够确定死因”

  “不行!这是我儿子,你们不能带他去警局,我要带他回老家安葬!”听到叶文婧的话,张梅情绪激动的从地上爬起来,扑到林平身上,声音尖锐的吼道。

  叶文婧头疼的看看林央,摇摇头,身为鬼魂的林平,摊开双手,低头疑惑的看着穿过自己的张梅,在接触到张梅的脸时,那双懵懂的眼睛开始发生了变化,从疑惑到暴虐,仅仅一瞬间的事,张开手就朝张梅扑去。

  林央心道不妙,人类虽然看不到鬼魂,可是已经被邈康实质化的林平是可以接触到指定的人的,看着林平离张梅越来越近,林央顾不得和叶文婧说话,一个箭步挡在张梅面前,双手交叉着紧闭眼睛,等着林平的攻击,倒抽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没有预想中的撞击感。

  林央睁开一只眼睛,除了闻朗仁疑惑的眼神,和叶文婧白痴的眼神,再没有别人。

  “呃…”一个趋势,林央身子就向前倒去,这特么的什么情况?林央在心里狂吼,好心没好报,就应该让林平挠死你!就在快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眼疾手快的闻朗仁及时接住,站稳后,身后就传来张梅的声音“你干嘛!赶紧走开!还有你们,都滚!滚!”

  闻朗仁放开林央,站直身子,抬手招招后面站着的郭鑫宇,后者拿出文件在张梅面前晃了晃说道“我们警方已经查明,林建国一案你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在跟我到警察局一趟吧!”

  “你说什么?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污蔑,不要以为你们是警察就可以冤枉好人!林建国是我丈夫!是我丈夫啊!我怎么可能害死他!”张梅放开林平,虽然大声反驳着,但是躲闪的眼神,已经透露出了她的心虚。

  郭鑫宇冷哼一声,身后就有两个警察过去拉张梅,前者道“有什么事去警察局说吧!带走!”

  两个警察拉扯着张梅,后者挣扎着嚎叫“你们!你们这些挨千刀的警察!冤枉好人!我…我要告你们…告你们污蔑…”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没有底气。

  郭鑫宇嘲讽的摇摇头,对闻朗仁敬礼道“老大!我先回警局了!”张梅的受审环节由郭鑫宇负责,闻朗仁点点头“等邓霖雨那小子有消息了,你们分开同时审问,记得带上耳机!”

  “是!”

  把烦人搅和事的张梅弄走,房间里瞬间安静了许多,走近林央,闻朗仁道“小丫头,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是三片呢?”

  “安眠药一般就算是最多不也就是三片吗?”林央随便扯了一个理由,糊弄闻朗仁,这个时候叶文婧开口了“就是因为正常食用量和林平的口腔食用不符,所以,浪人才推断他是自杀的,估计是嫌跳楼太惨吧,才选择这种安逸死。”

  翻了个白眼,林央反问道“你觉得一个成年人的承受能力有那么小吗?”

  耸耸肩,叶文婧走向屋外,招手过来剩余的两个警察道“还是先把尸体运回警局吧,我有一个有待认证的疑点,只有解剖了他才能肯定。”

  两名警察将尸体抬了出去,叶文婧在后面小心提醒着“慢点,别给我碰坏了!”随后也跟了出去。

  房间里只留林央和闻朗仁干瞪眼,林央拉紧手套,走近门口看了看,锁上没有撬锁的痕迹,说明是凶手是熟人,有钥匙,这个时候林央脑海里,突然闪过张华庭的样子,双眼一眯。

  叶文婧说林平口腔里残留的是液体,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凶手一直潜伏在林平家里,等到林平服药熟睡后,又将大量安眠药碾碎冲散,在灌入林平嘴里,可是,虽然是熟睡,那林平也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吧…

  想到这里,林央快步走出林平的家,闻朗仁紧跟其后,想看看林央又有什么发现,林央走到离林平家最近的一个垃圾桶里,埋头也顾不得里面的恶臭,就这么倒腾了起来。

  闻朗仁轻轻捂着鼻子,拍拍她“小丫头,你干嘛呢?”

  “我怀疑林平是在服用安眠药入睡后,被人又灌了一次药”

  这句话让闻朗仁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他也不相信林平会自杀,难道真的如林央所说,有人谋害林平?

  这时,闻朗仁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邓霖雨的电话。

  “老大!我在张华庭家没有搜出来普拉洛尔,倒是搜出别的!”那边隐隐传来张华庭的怒吼声。

  看了一眼还在与垃圾桶奋战的林央,将手机扬声器打开问道“发现了什么?”

  “一根注射器,里面还有黄色的液体残留,还有一个倒三角的过滤槽,里面有白色残渣!”

  林央身子一顿,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阴影处的林平,后者的暴虐早已没有,取而代之的是纯纯的天真无邪,微微一笑,喃喃道“该结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