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再见林建国
吟落沁2018-03-22 12:334,680

  从张华庭家跑出去的林平,情绪非常激动,一路狂奔,路上好几次都差点被车撞到,几次惊险后,林平跑到了一片墓园,穿梭在一个个墓碑之间,直到一个新墓地才停了下来。

  注视着上面的黑白照片,许久,久到他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两滴眼泪低落在墓碑之上,林平才缓缓的跪了下去,低着头低声哭泣,这些天心里的酸楚和仇恨都被一下子释放,两行泪决堤一般的划过他的脸颊,鼻子,嘴巴…

  紧握拳头狠狠的捶在泥土上,哭声越来越大,直到整个墓园里都是他的回声,林平赴跪着一步一步挪到墓碑边,抬起头抚摸着上面的照片,这张照片还是林平给他照的,笑的很灿烂呢,应该是因为自己儿子亲自执照吧。

  “爸,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办法帮你报仇!”林平哽咽着对着照片道歉,一直摇头“她是我妈,我不想亲手把她送进监狱,可是,我恨她!你告诉我…告诉我该怎么做好不好?”

  一阵凉风吹过,墓前的花圈瑟瑟抖动,好像是在回应林平一般,在哭声下整个墓园都显得比以前更加萧条,悲哀了。

  守墓人从小房子里拄着半人多高的拐杖,蹒跚的走了出来,脸上的褶皱都可以和包子褶相比了,松弛的皮肤耷拉在脸颊上,眯着浑浊不堪的眼睛,费了好大的劲才看清林平,同时也看清了他身边两个虚浮不定的影子,叹了口气转身走回房子,念叨着“这就是原因啊?怪不得你不跟邈康走呢,现在人看到了,也该去了吧…”

  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林平竟然趴在墓碑上熟睡了,他做了梦,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一个很美好的梦,因为他梦到了沉睡在棺椁里的林建国,他还是那么的笨拙,那么的粗心。

  那是一个纯白色的世界,里面放着同样是白色的沙发和一张桌子,林建国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朝他笑着招手,让他坐下,本来已经消失的泪水再一次忍不住的爆发,这个大男孩一生中的所有泪水都给了他的父亲,扑到林建国的怀里,林平摸向他的胡子,是真的呢,能摸到不是幻觉啊!

  用手拨开林平,看着犹如孩子一般的林平,林建国的眼睛通红,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哭,不能在儿子面前丢脸,擦擦他的泪开口道“男子汉大丈夫的,哭什么?丢人现眼!”

  “爸,你告诉我,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好吗?”林平终于找到了人倾诉,而且还是自己的爸爸,不免有些情绪激动。

  林建国微微一笑,反而很是释然的说道“顺其自然就好,你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那些警察会替你做好一切的,你说了,在心里反而会起一道坎,爸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女人毕竟是你妈,你也不忍心作为一个儿子的身份去揭发她,所以就交给警察吧!”

  这番话,让林平心里没了疙瘩,而且林建国的语气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心里的难过愤怒和仇恨,在这一刻都化为乌有,难得的跟林建国开起了玩笑“爸,这么多天不见,你还变成论语圣人了,说话都变味了”

  “这还要多亏你,没事就在家里念书,爸在死前的一刻可是记起了从出生到现在的每一件事,还有你整天写的论文,没这点本事,我还怎么当你爸?”气氛放松了下来,整个空间里都充斥着两父子的笑声。

  过了一会儿,林建国紧紧盯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平啊,我该走了,别因为爸爸就放弃学业,爸爸最希望的就是看到你完成学业”

  点点头,林平的眼泪已经干涸,冲林建国笑笑保证道“放心吧,爸,我会一个最好的成绩毕业的!”

  “嗯”深深的看了林平一眼,在林平的梦里,这个空间连带着林建国都越来越模糊,飘忽不定,林平伸手想要去抓,却徒劳无功,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建国消失,心里说不出的苦涩,可是他答应过父亲,强忍着泪水,林平悠悠转醒。

  站起来,看着墓碑上的憨厚男人,林平微微一笑,转身离去,他心里的疙瘩已经解开了,心里没了那些情绪,一脸轻松的离开墓园。

  这个时候,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从墓碑后面走向前,抬手轻轻搭在一直注视着林平离去的影子,突然手中黑气弥漫,吞噬着林建国,这让后者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舍,可是这又有什么用?能让他跟儿子在见一次,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不是吗?

  转身,消失一半的身子显得很不真实,林建国冲黑衣男子感激的笑笑,接着消失在空气中,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样,除了墓碑上的照片能说明他的确在这个世界存活过。

  做完这些,那男子也凭空消失了…

  回到学校的林央,直接去了教室,杨沛白两人已经回来了,今天的王浅黎已经脱去了连衣裙,换上了一件粉色的运动装,还有高高扎起的马尾,整个人充满了青春活跃,看到林央过来,杨沛白激动拉她做到位置上说道“你可算是来了,你去哪了?我告诉你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好不好?”

  “悉听尊便”你都这样了,我能拒接吗?林央不以为然的说道。

  “计算机系的宫景繁把不重时间的比赛项目全都报了一遍,天哪!他肯定是运动奇才,不行了不行了,又帅又有魅力,他以后就是我的专属男神了!”杨沛白眼神冒着泡泡,一脸崇拜的说着她从别人口的小道消息。

  林央心里很是疑惑,按照宫景繁的性子,这种在他眼里属于赤裸裸无聊的比赛,他一个都不会想的,为什么会报这么多?真是让人费解。

  王浅黎扛扛林央,努努嘴说道“杨沛白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从知道到现在都已经傻笑半个多小时了”

  偷偷看一眼杨沛白,低头指指脑袋对林央说道“是不是这有问题啊?”

  点点头,林央表情严肃的赞同着。

  “过还有三天就是运动会了,怎么样?准备好了吗?”林央歪着头问道。

  说起这个,王浅黎就立马焉了,摇摇头“早上跑步没跑多长时间,我就觉得快死了,别说第一名了,能超过最后一名我就觉得满意了”

  嗤笑着摇摇头,林央说道“参加比赛就已经很好了,跑到最后一名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央这句安慰的话让王浅黎心里一暖,瞪着大眼就扑进林央的怀里,在她的胸前龚来拱去的,让林央嫌弃的一把推开“滚蛋!”

  撇撇嘴,王浅黎一脸委屈,这个时候一直注意这边情况的杜天,狗腿的搬着椅子挪了过来,神秘兮兮的说“浅黎啊,我也报了比赛,五百米接力”

  后者往后退了退了,想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杜天“你有病啊!报什么比赛了啊,吃饱了撑着了?”

  “不是为了陪你吗?咱们两个好歹也有个照应,不是吗?”笑嘻嘻的看着王浅黎。

  林央听到这句话,打了个哆嗦,搓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往墙边靠了靠,她要远离这两个恶心人的家伙。

  王浅黎亦是如此,吞了口口水,冲杜天干笑了两声说道“赶紧回你的位置吧,一会老师该过来了!”

  话音一落,营养老师就踩着她那十二厘的高跟,噔噔的走了进来…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林央就被王浅黎栖栖索索的起床声给惊起了,睡意全无,看着天花板愣神…

  而在同一时间,闻朗仁躺在床上正睡得香着呢,一阵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摸到手机,接听后也不管对方是谁就是一阵发泄“大早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你特么谁啊?”

  duang~一瞬间闻朗仁就从床上掉到了地上。

  “大早上的,有病啊!老子还要睡觉呢!”

  闻朗仁的起床气也被这一脚驱散了,裹着被子在地上用幽怨的小眼神看着趴在床上又陷入沉睡的妻子,最终无奈的从被子里出来,走到阳台。

  “队…队长,任务完成了,张梅在前段时间给林建国买了份保险,现在已经生效了”邓霖雨自然听到了,陆小凤的那一声咆哮,心想:队长媳妇真彪悍,连队长都敢踹…

  警察局里,一众警察东倒西歪的站成一排,还有的人,警服都没有穿戴好,一顶警帽还戴反了,全部都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闻朗仁拍拍手,粗狂的吼道“都醒醒!看看你们!怎么当警察的!”

  这纯属是把自己没有睡够的火气发到别人身上,被这么一吼,众人都睡意全无,瞪大眼睛看着闻朗仁,那位帽子戴反的警察打了一个哈欠,不满的嘟囔着“当警察也要睡觉的啊…”

  寂静的大厅里,他的声音尤为突出,闻朗仁犀利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所有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畏畏缩缩的小声道“没…没什么!”

  “哼”冷哼了一声,看了看时间,六点二十一…坐在椅子上等待邓霖雨和陆子豪,两人最好能给老子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要不然,哼…

  两人先后到警局后,陆子豪扔在桌子上一本文件夹,那是他昨天晚上连夜整理出来的,双手撑着桌子说道“经过调查,八月十九号张华庭在他家附近的一个大药房里买了普拉洛尔,这是买药记录”

  说完这些,邀功似的看向闻朗仁,后者选择了无视,妈的大早上的给老子叫起来,看在案子的份上没找你算账就行了,还想干嘛?

  这个时候,同样抱着一本文件夹的邓霖雨一屁股推开陆子豪,拉拉领带,双手模仿陆子豪撑着桌子,还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干咳了几声。

  这让闻朗仁忍不住抓起前者的文件夹朝他身上砸去“特么的,有话快说!”

  稳稳的接住,邓霖雨咧开嘴,露出大白牙道“老大,别急嘛,让我也感受一下领导发话是什么样的感觉”

  接着就看到闻朗仁在桌子上找着什么东西,邓霖雨将文件夹放下问道“老大,你在找什么呢?”

  “找能让你感受到骨折的东西…”

  “那个,老大,我们谈谈正事吧,林建国死前不久的八月四号,张梅给他买了保险,保险现在已经生效了,一共赔偿了张梅二十五万,这一切林建国一直到死都不得而知”

  “说完了?”闻朗仁抱着胸,靠在椅子上,一脸玩味的问道两人,两人站直身子点点头。

  “哼”冷哼了一声,闻朗仁双手一招,冲着那群虎视眈眈的警察说道“给老子打!”

  “唉!唉队长,你们要干嘛,我们任务完成了唉”陆子豪后退到墙角,不安的问道,回答他的只有一顿狂揍。

  “我去,郭鑫宇!你也过来,打人不打脸,别接触到老子的底线啊”

  还有底线?还敢自称老子?特么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破相!让你打扰老子休息,让你装?7?2…

  两声惨叫,接连不绝的响彻在整个警察局里,早起锻炼路过的大爷大娘,听着大老远就能听到惨叫声,都纷纷摇摇头“现在的警察啊…真狠,大早上的都开始动刑了,瞧这叫的,不掉层皮恐怕也差不多了”

  那小老头赞同的点点头。

  “我?7?2,郭鑫宇!老子跟你没完!说好了不打脸的…啊!救命啊,老大我错了!啊…我不该这啊…么早叫你们起床的…”

  邓霖雨满大厅的跑,警帽也不知道被哪个混蛋给弄掉了,一个警察笑的一脸奸诈的拽着他的辫子,惹得后者呲牙咧嘴的“杨子桐,我老邓待你不薄啊”

  “队长交代,我也没办法,邓哥你就忍忍吧,一会儿就过去了”

  另一边的陆子豪也是如此,满大厅的躲避,终究是躲不过一群人的围猎,三支小队今天到了一支,但是也有八个人,可想而知两个人的下场有多惨。

  郭鑫宇发泄完毕,屁颠屁颠的跑到闻朗仁身边问道“老大,我们接下来要干嘛?”

  放下手上的资料,闻朗仁从怀里掏出手铐,勾起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逮捕!”

  2015年8月26日,天气晴朗…

  上午九点左右,正在上课的林央,收到了叶文婧的短信,短短一句话,就让林央下课后果断的选择了逃学。

  “林平死了,目前推断是自杀”

  佚名采访段…

  坤海市东南区分部,上午六点五十三分,在这个充满正义史杰的地方,上演了一场警局前所未有的打架斗殴事件,单方面的持强凌弱,以多欺少,受害人是两名警察,一个叫邓霖雨,另一个叫陆子豪,接下来,由记者佚名采访一下,这个令人怜悯的两人人民的守护神…

  “太心寒了,我们明明任务完成了,老大还让人打我们,身为警察,不以身作则竟然在警局这个神圣的地方公然殴打警察,这是袭警啊!赤裸裸的袭警啊…”

  看来受害人邓霖雨,情绪有些不稳定,我们还是来看看陆子豪有什么想要吐槽的。

  “你现在最想在谁的身上,将自己承受的一切都讨回来?”

  “作者…”

  “给老子打!”

  “噗~”这年头当警察要挨打,说实话也要挨打?我不要当警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