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奸情 嫌疑人锁定
吟落沁2016-12-16 01:434,954

  市医院里,主楼的灰白色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绿油油的一大片,掩盖着医院死亡的气息,那些微小的触角紧紧的贴合在水泥和白灰的混合体上,就像是那些微小的人类想要紧紧攥住他们的生命,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消失流逝…

  最高层的会议室里,气氛紧张,整个房间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两个将近四十的男人相对而坐,都这么直直的盯着对方,会议桌成为了两人的楚河汉界,会议室虽然静的出奇,但是两人眼睛里刀光剑影,战争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触发。

  “队…队长,该办案了吧!”与闻朗仁并排坐着的警察,僵硬的开口道。

  王利伟轻哼一声,别开了视线,闻朗仁无奈的摇摇头,打开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向前者问道“死者是什么时候入院的?”

  先前过来的警察已经告诉了王利伟案件的事了,王利伟大发了9一通脾气,在自己的医院竟然能发生这种事情,而且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张梅还带着人多次过来闹事,让医院的名誉大损,这让王利伟怎么能不生气?

  “上个月二十六号入的院,二十八号去世的”王利伟如实回答,虽然他和闻朗仁有矛盾,但是这可是关乎着他的医院,所以语气也没有刚见闻朗仁时那么蛮横。

  点点头,闻朗仁提笔记了下来,又问道“除了医生和护士还有病人家属,还有别的人接触过病人吗?”王利伟想了想摇摇头。

  “病人死后你们有没有做过赔偿?”

  “有,在张梅第一次闹腾之后,我们医院就赔偿了她十万,因为她丈夫的死不是我们医院护士医生的事,所以那十万也就算是为了不让他们继续闹下去”王利伟从怀里拿出一张收据,张梅手里也有一张。

  记下这些后,闻朗仁突然发现他没有什么可问的了,监控录像也让人去调查了,他只需要坐等就行。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又回到了最初了的安静,那个小警察受不了这股压抑的气氛,站起来向闻朗仁请示“队长,我想去帮助小郭查看监控!”

  摆摆手,小警察小跑着出去了。

  “你就没什么对我说的吗?”王利伟一脸臭屁的问着闻朗仁,后者淡淡的看着他说道“该问的都已经问过了,没什么可说的了”

  闻朗仁的话让王利伟情急之下,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俯视着闻朗仁质问道“你不觉得要跟我道歉吗?六年都过去了,你就没有一点悔悟之心吗?”

  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闻朗仁在心里想着,也缓缓站了起来,跟他平视道“几年都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初我向你招揽,你为什么不顾我们的兄弟情,而去选择一个小小的警察,这些你到现在都没有觉得一点对不起我吗?”

  这句话更让人误会,说的跟闻朗仁背叛他选择了另一个人一样,接触到闻朗仁的视线,王利伟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不妥,尴尬的移开视线。

  闻朗仁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略带沧桑“就算没有我的加入,这些年你的成绩摆在这呢,这所医院在你的手下不还是被你打理的风起云生的”

  “那你呢?在警局里混了这么长时间,也就只能做到一个小队长这种地位吗?”王利伟冷哼,向他挖苦到。

  后者摇摇头,很严肃的纠正到“是大队长,不是小队长!我手下有三支小队,所以我是大队长!”

  这句话让低气压的气氛,缓解了许多,王利伟嗤笑着学着他的样子摇摇头“你还是一样,一点都不适合说玩笑话”

  耸耸肩,闻朗仁拿起桌子上的警帽,规规整整的戴好,转身之际对王利伟说道“你也是老样子,除了脸上长了些细纹,脾气还是那么倔!”

  摸摸脸,没有细纹啊?他怎么摸不到,拿出白大褂兜里镜子,左右看了看还是没有,正要质问闻朗仁,就见后者已经走到了门口,扬声问道“你去哪?”

  “办案!我现在没工夫跟你瞎扯淡,我们的事以后再说”随着就是一声关门声。

  王利伟撇撇嘴,走到对面将椅子拉进桌子下,背着双手慢吞吞的跟了出去。

  医院警卫室里,四个人围在一个笔记本前专注的看着,四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画面,就怕错过一件微小的事,过了好久,郭鑫宇才关上笔记本,从里面拿出U盘,一脸失望的对三人摇摇头。

  王利伟冷哼了一声,直起腰板,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阴阳怪气道“你们这一‘大队’也没那么厉害吗!”

  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闻朗仁渡着步子来回走着分析道“监控里只有四个人接触过林建国,张梅林平还有医生和护士,你确定你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问题吗?”后面这句话是说给王利伟听的。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医院的医生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的,你就别往这上面想了”闻言,王利伟勃然大怒,反驳着他。

  闻朗仁轻哼一声,不去理他,而是对着郭鑫宇说道“你给邓霖雨打个电话,问问他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嗯”郭鑫宇拿出手机,拨通了邓霖雨的电话,后者正在询问林建国的街坊邻居,手机也被他调成了静音,郭鑫宇的电话就这么被他晾在了一边。

  连续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郭鑫宇抬头看向闻朗仁,摇摇头,后者眉头轻皱,说道“这小子怎么回事?这都是第几次了,手机不接电话要它干嘛…”

  “玩游戏聊扣扣…”王利伟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

  闻朗仁现在非常不愿意跟他说话,于是坐在一旁等着邓霖雨的消息,可是王利伟却叨叨了没完。

  “唉,浪人啊,我说你这一个大队靠不靠谱啊,别凶手没找到,倒是把我的医院给搭进去了…”大队两个字故意咬字特别重,让人听着讽刺味十足。

  …闻朗仁还是一副听不到的样子。

  在林建国家的附近,邓霖雨换上了便装,一件白色的体恤,一条牛仔的九分裤,邓霖雨今年二十三岁,过完年刚过来任职,与郭鑫宇在警局里算是最佳拍档,两人都是能力突出的人,也是闻朗仁的重点培养对象,他们两个人不属于三个小队,此时的邓霖雨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哦…对了,忘记说了,他业余喜欢音乐,所以在头发后面留了一大撮长发,上班的时候就隐藏在帽子里,不上班就被他光明正大的炫耀了出来。

  “大妈,你是说林建国夫妇平时经常闹矛盾吗?你能给我说说你知道的都有那几次吗?”拿着笔,邓霖雨手法飞快的在本子上记录着,她的对面是一个挎着一个菜篮子的老太太,那老太太一直盯着他的后面的小辫子看,心里想着这小伙子到底是不是警察啊,现在都这样吗?

  “大妈,唉!大妈”低头记录着,说了半天都不见对方出声,邓霖雨拿手在老太太眼前晃了晃,后者才回过神来说到“年纪大了,容易走神,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啊…”

  邓霖雨甩了一下那根辫子,跟老太太唠起了闲磕“大妈唉,你说我这辫子好看不?”

  “唉,你这小伙子啊,可不正经,这个啊要是搁我们那个年代,是要被抓的,你啊,一个小警察干嘛非得留长头发啊,跟个小姑娘一样,你啊…”

  “那个,大妈,我们还是来说说林建国一家人吧”这老太太唠叨起来就是一个没完,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事,邓霖雨一身汗,打断她继续说正事。

  那老太太被人打断了话匣子,一脸的不高兴,瞪着眼教育着他“你这小警察,我老太太说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插话,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想当年老太太也是后勤兵,你…”

  深吸一口气,邓霖雨偷偷将音乐打开,耳上的蓝牙耳机就隔绝了老太太的声音,看完老太太的话,见对方的嘴型不动了,这才将音乐关闭,对老太太道歉“大妈对不起啊,我是一个新警察,有冒犯你的地方你就多担待一点,我…”

  “你看看你,说话都不会说,跟老太太说话为什么不用敬语呢?你这样的…唉,小警察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没礼貌…”

  消失在拐角处的邓霖雨,靠着墙呼吸着,老太太都这么啰嗦吗?看看本子上的记录,已经询问过六七个人了,这些应该够了吧,拿出手机就想给闻朗仁打电话,手机上的未接电话都有十几条,这个时候,郭鑫宇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那边的郭鑫宇将手机递给闻朗仁点点头。

  后者接过电话就是对邓霖雨一阵臭骂“你在干嘛呢?要手机接电话,你怎么不摔了它!你是一个警察!不知道事很多吗?”

  郭鑫宇在一旁捂嘴偷笑,看着邓霖雨挨骂真爽。

  邓霖雨在电话那边,把手机拉远耳朵,然后弱弱的说了一句“队长,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后者这才消气,问道“怎么个情况?”

  “死者跟他的老婆也就是张梅,关系很不好,感情在很久之前就破裂了,但是因为林平的原因一直都没有离婚,而且张梅和林平的舅舅张华庭有过不正常的接触,听他们的邻居说,林平的舅舅不是亲舅舅,是张梅八杆子打不着的表哥,他们还有人看见林建国死前的有一天,张梅和张华庭在小巷子里,呃…亲热…”

  闻朗仁正在听着邓霖雨的报告,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的备注正是送林央回学校后脱离大部队的陆子豪,闻朗仁果断的就给挂了。

  通过邓霖雨的调查,还有排除了医院方面的问题,闻朗仁觉得张梅和张华庭有很大的作案动机,林建国去世前不久才发现两人暧昧不清的关系,殊不知两个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了,巷口的事情他亲眼看见了,回家还跟张梅大发了一通脾气,要和她离婚,可是张梅却死活不同意,离家几天后,在林建国病发的时候出现在了医院里,随后第二天林建国就在医院里去世了。

  闻朗仁又问了林平的情况,后者说林平在学校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可是他爸的死让他深受打击,这些天也都是一个人窝在家里,也没去学校,他的大学生活恐怕会就这样到头了。

  点点头,又让邓霖雨查了有关张梅两人最近的异常情况,挂了电话,闻朗仁这才拨回陆子豪的电话,不等对方说话就命令到“查一下张梅和张华庭的买药记录,重点放在他们住宿周围的小药店上”

  说完就挂了电话,陆子豪在另一边开着警车很是兴奋,一踩油门,警车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去。

  做完这些,闻朗仁就带着郭鑫宇和那个小警察离开了医院,离开前告诉了王利伟这件案子结束后,他们两个就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他们的事,后者也正想如此。

  而此时在张华庭的小房子里,两人坐在一张桌子周围,张梅担惊受怕道“表哥,你说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坐牢啊?”

  “别瞎想,你是林建国的老婆,警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而且医院也都证明了他是病例死亡的,你就别担心了”张华庭墩着个脸,让张梅不要多想,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担心,尤其是在看到林平的反应后,知道他已经开始怀疑到他们了。

  想到这里,张华庭就不悦的对张梅说道“你也真是的,我都说了药的事不用你管,你还非得不听我的话让林平去搜,你是不是猪脑子啊,让你儿子怀疑上,你满意了?”

  “怎么就赖我了,我不是也想替你分分担子吗?现在又怪起我来了,再说了林平那是我儿子,怀疑怎么了?就算是他知道,也不会把我供出去的,他都死了爸了,我可是他的亲妈啊!”一听这话,张梅就不乐意了,扯着嗓子对张华庭喊道。

  后者冷哼了一声,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不说这件事了,保险公司赔钱了吗?”

  “正要跟你说这事呢,我今天去了,他们把钱已经打到你给我的那张卡上了,一共二十五万呢,以后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说到这事,张梅就心情激动,加上医院赔偿的十万,一共三十多万,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能不激动吗。

  听到这话,张华庭也露出了笑容,拉着张梅的手说道“辛苦你了,现在这林建国也死了,我们也没有后顾之忧了,等过几天风头过了,我们就结婚”

  要说这张华庭对张梅倒是真心的,半大辈子都没有娶妻,本来想着一辈子就这样过了,自己的情人也有人养着,又不用自己花钱,何乐而不为呢?要不是被林建国发现了要离婚,他们两个也不会做的这么绝,要怪啊,就怪林建国那天回家的不是时候…

  张梅想起了自己那优秀的儿子,不由得眉头紧皱“林平知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接受你”

  “这又有什么?结婚是咱俩的事,他也快大学毕业了,毕业后就不是你管的了,别想那么多了,你只要安心的当你的张太太就行”说着,那粗糙的大手就不安生了起来,摸向张梅的脸。

  这两个人都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从哪来的激情,一声关灯,随着拉下的窗帘,房间里渐渐陷入灰暗,一片黑暗遮盖住这肮脏不堪的羞人画面…

  他们不知道的是,窗帘的后面,透过窗户有一个人影窝着身子,看着里面的一切,紧紧攥住拳头,指甲陷入皮肤里,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然而就算是指甲镶入肉体的痛感也不能冲散主人的滔天怒气,捡起地上的一个大石头,毫不犹豫的就砸向窗户,一声惊呼,里面没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一阵怒骂,那人看着晃动的窗帘,转身就跑,拉开窗帘后,张华庭一张脸极速的变化着。

  张梅拉着半敞的衣服,看着跑远的背影怔怔的呢喃道“林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