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家隔阂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22,218

  言家夫妇听闻此言,便立刻大张旗鼓的为儿子寻一门命数硬的妻子。

  只说,不在乎出身高门还是小户,只要面貌端正,身体健康,身世清白,品德良好,就可以前来试试。

  命数最硬的那位女子,便可乘八抬大轿风风光光的嫁入言家当夫人。

  还在偏门设了房舍,请了人坐镇,每个有意前来的人都可拿着生辰八字前来测。

  这下子临安可就如同炸了锅了。

  那言家是何等的家世,旁人莫说是嫁入为妻为妾,就是每逢言家买丫鬟都有不少人塞钱找关系将女儿送进去,为的不就是言家的家风和背景,希望能粘上点关系。

  现在只要符合上面的这些条件,就可以嫁入言家当正妻,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儿啊!

  一瞬间整个临安都慌慌张张的为适婚的女儿测生辰八字去了。

  什么?言小公子身子不大好?

  这可真的没人担心,言小公子看出生时让人就说他活不了,结果不还是过了这些年。

  再说,嫁入言家为的也不是言小公子,为的不过是这个名头罢了,若是日后言小公子果真撒手西去,那自己也是言家的少夫人,照样吃香的喝辣的,过的舒心。

  所以,那段时间言家可真是热闹极了。

  这样的好机会,让一心想要嫁入世家的乔锦动了心,本来她还颇有些嫌弃言微尘的身子不大好,可后来见同村的女孩一个不落的都测命数去了,自己也就坐不住了,生怕有人先被定了下来。

  她下定了决心乔华也懒得管她,直说让赵氏带着她去测命数,成不成就看她的命了。

  可谁知竟像是老天爷也作对一般,那乔锦的命数却是一点也不硬。

  看到这样的命数,气的乔锦撕了帕子扑倒了床上呜咽着哭了起来,这样好的机会,她竟然也无缘了,怎能不让她难过之余又忿恨。

  由着她闹了几日后,乔锦倒也消停了,乔华刚刚松了一口气,她就做了一件事情。

  原来,乔锦难过之余也不忘打听,光是本村里就有好几个姑娘比她的命数硬,更别说别处了。

  眼看着这样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就要被旁人夺去,头脑发热的乔锦竟然想出了一个歪点子,想要拿了别人的八字去测,她想了想还是先拿了乔木深的命数前去测,结果,乔木深的命数还真是头一份,那先生看了这命数也是惊讶,忙禀告了言夫人,还特地备了份。

  言夫人也是万分高兴,立刻差遣丫鬟前来乔家,说是想要见见乔锦。

  赵氏诚惶诚恐的收了牌子,却是一片雾水。

  自家女儿的命数是她带去测的,明明不是硬朗啊?怎么今日却收到了言夫人的邀约?

  张氏不懂其中的猫腻不代表乔华看不出来,待到丫鬟离了家,立刻就冲乔锦发作了起来。

  严词厉色下,乔锦断断续续的将来由讲了出来,当时乔华就跌倒在了椅子上。

  他可不是乔锦,以为自己的这点小把戏能够骗得了言家,每个人的生辰八字在府衙里都是有记录的,那言家稍稍一问就能知道个透,乔家这样骗言家,可不是自讨苦吃,那言小公子若是再有个头疼脑热的,通通都会推到乔家来,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更何况这乔锦还是拿了乔木深的命数去,到时候还不被别人当做是乔家一起瞒天过海,到时候动辄手脚发难,只怕乔木深的前程也就此毁了。

  乔木深是乔家最被看好的孩子,怎么能因为乔锦的一个愚蠢举动毁了。

  想到这儿,气的乔华心肝都是疼的,狠狠的给了乔锦一巴掌。

  乔锦哪里顾得上这些,眼见着言夫人递的牌子过来,事情都要成了,绝不能现在回头,便又开始哭闹起来,直说怪乔华和赵氏给她生了个这样不好的命数。

  事到如今也是没有办法,乔华也只好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只期望言家不知情。

  再说赵氏应邀带着乔锦前往言府,言夫人坐在高座眉目温和的问着些问题,乔锦难得聪明了一回,只是轻声细语的回着,看起来很是规矩。

  末了,还邀了她们前往院子里赏花,说是赏花,不过是让她们隔着帘子远远的看上言微尘一眼罢了。

  只不过这一眼,乔锦果然看上了言微尘,只说他坐在亭子里,锦衣玉冠,十分俊美。

  这样一说和,到了午后乔锦离开时,言夫人还打赏了不少好东西。

  都是些精美珍贵的布匹,颜色好看的脂粉和首饰。

  乔锦兴奋的脸都涨红了,回去后得意洋洋的对乔华说道自己的好计谋,等她嫁入言家必然不会忘记娘家种种。

  乔华对她很是厌烦,只摆摆手让她回到屋子里,没事不要出来转悠。

  即使言夫人看起来很满意两家的亲事,言家也没有发难,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可是乔华还是隐隐的觉得不会如此顺利,满心的担忧。

  果然,事实上证明,乔华的担忧还真是对的,乔家没有等来言家前来提亲,反而等来了言微尘的一封亲笔书信。

  本来乔锦听说是言微尘的亲笔书信,脸涨了通红,一副小女儿姿态就要接过书信回房,但是乔华却嗅到了不一样的意味。

  他接过书信就打开了来,结果,差点跌倒了椅子上,言微尘的意思很明确,他知晓乔家的蒙骗,所以断然不会娶乔锦这样的女子,他只是要娶个命数硬的,乔木深的命数的确万里挑一,若是将乔木深嫁与他为妻,他自欣然接受。

  书信飘落在地,乔华的脸色煞白,偏偏乔锦还不敢置信的大声哭闹了起来,气的乔华又给了她一巴掌,将她关了禁闭。

  回过头来就看向了自始至终一直坐在椅子上未曾动身的乔木深。

  乔木深依旧是那个姿势,仿佛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知情。

  乔华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下很有可能真的惹到了言家,怕就怕他们会借此对乔木深发难,趁机断了他的仕途。

  乔木深并非没有感觉,相反他的耳尖和脸都红了起来,衣袖内的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

  没有那么难以接受,自从知道乔锦这样做了之后,他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