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院回忆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7:322,200

  话说到这个程度,乔华自然也知道其中的缘故了。

  想来并非是林实不知情,相反,其中的缘由他定是知道的很清楚,但这件事情必然严重,所以五陵学府才压下来,宁愿连封了三个院子,也不愿让事情被别人探知。

  乔华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深儿去外面租个宅子,他向来独立也喜欢清净,一个人倒也自在。”

  林实闻言笑着站起了身,“这样就再好不过了,本就是学府的缘故才会让学生奔波寻住处,穆府台心内多有歉意,所以每位受牵连的学子送与五两纹银,以示府台的心意。”

  五两纹银可谓不少了,本来以为自家要出全部银子来租宅子,如果学府添了这些银子,倒也让人欣喜了。

  乔华讶异之余很是欣喜,却也推脱道:“穆府台有心,果然不愧是广为称赞的穆善人,只是我们家境尚可,出了这些事情也不能怨穆府台,所以这银子我先为谢过,却还是不收了。”

  林实从袖袋里掏出五两银子放在了桌面上,“您实在是客气了,穆府台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更加心内难安,所以这银子无论如何还请您收下。”

  乔华这才收着了银子,连连道谢:“如此还烦请您替我向府台表示谢意,这银子我就收下了。”

  林实颌首:“这个自然,我还有别家需要去慰问,所以不便多留,就先告退了。”

  说着轻轻拱手,转身向外走去。

  乔华跟着说着客气话,将人送出了门外。

  直到看着那看似殷弱的挺拔身躯上了马车,乔华心内还是一阵的唏嘘不止,记得那时候,林实的名气不小,家世也好,祖上曾经出翰林院的太子太傅,那可真是万人仰望而不可及。

  只是再有名望的家世也会有荣耀和衰退,渐渐的,林家就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虽说还有个林嵩礼在京城当个四品官员,可是京城那样卧虎藏龙的地方,只怕四品官员实在不够看。

  原先林实那样的有才名,还在醉饮居里遇见了当时的五皇子如今的勤王,勤王对其一见如故,大加赞赏,可惜他却连当年的秋试都没有参加,往后,就更没有了。

  当然,这些不过也是坊间传言,真实已经不可追究,但也够让人感叹了。

  乔木深正在房间着手收拾着东西,每年学府都会给四个小假,用来让学子回家探望父母,阖家团圆。还有两日便要回去宿读,有些东西,现在就要开始准备妥当了。

  衣裳之类倒是不多,只是他的那些书籍是不可丢弃的,有很多都是要带去。

  乔华急匆匆的走进了乔木深的房间,便看到挽起衣袖的乔木深正将一摞书籍放在桌边一个打开了箱盖的大柳木箱子里,书桌上还散放着许多书本,有些已经分放整齐。

  乔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怎么是你自己在收拾东西,这活计本身就不是男人干的,叫你母亲来给你收拾吧!”

  看来到的人是乔华,乔木深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轻轻笑道:“哪里有什么男人女人的活计之分,母亲对于这些书籍不是很清楚,还是我自己收拾来的方便。”

  乔华摆摆手,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与他多做讨论,只是向他说明了林实的来意,末了说道:“看来学府里还是有些见不得光的秘密,不论好坏咱们也是探知不得,这样说来租个宅子倒也是好事,你觉得呢?”

  乔木深跟着点了点头,“租宅子倒也自在些,这样我就在今天把东西收拾妥当,明日去租宅子。”

  乔华看着有些手无缚鸡之力样子的乔木深,难得的温声问道:“县城和家里还是不一样,地方杂乱,各式各样的人都有,租宅子选地就十分的重要,以免周围遇到的都是鱼龙混杂的人,明日我陪你去吧?”

  乔木深却轻声拒绝了,“不用了父亲,我在县城已经读了这些年的书了,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以后若是去参加秋试还是要自己去,如今刚好是历练了。”

  乔华略微一想便同意了,只是还是少有的叮嘱道:“那你自己要小心。”

  乔木深点头应着。

  又坐了一会儿乔华就离开了。反倒是乔木深脸色有异的抬起了头,不由的想起了上次自己彻夜读书有些头痛,便在夜色下顺着学府里的小路漫无目的的走着。

  学府里都是男人所以不必忌讳会在夜色里冲突了哪家小姐丫鬟,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府里的东院,隐隐约约听到了说话声和星星点点微弱的火光从高高的墙院上透露出来。

  疑惑之下,乔木深从被木棉花树遮挡住的偏门轻轻推开一角,还未进去的脚就这样顿住了。

  只见东院用来乘凉盖上石板的一口井旁,正有一个男人在烧着纸钱,他低垂着脑袋看不清楚面容,只是身着了月蓝色的蜀锦衣裳,那衣袖上细细纹着的是互相拉扯缠绕的攀枝,他弯着腰身双手捂着脸看起来很是痛苦,口中呜咽着只能听到‘妙儿,妙儿’。

  乔木深虽然很是惊讶,却也知道这时候不去打扰最好,便掩了偏门悄无声息的回了房间。

  第二天留意了一下,并没有听到那些住在东院的学生说起这件事,旁敲侧击的问了问,竟然无人知晓。

  他还特意去了那口井前仔细看了看,并未见到纸灰的痕迹,收拾的这般干净想必是不想让旁人知道。

  这样过了几日,乔木深留意着向门前啃烧饼的左护卫问了起来,“左护卫,你在五陵学府待了好多年了吧?”

  那左护卫放下了手中的烧饼,用手胡乱的擦了擦嘴,得意道:“那可不,我自小便在学府里长大,在这里待了十三年呢!”

  乔木深满意的点了点头,复而问道:“那样就好,我前几日无聊寻了几本乡野怪谈看了看,里面说很多学府都是建在荒坟上,因而总是出现些怪事,不知咱们学府有没有怪事啊?”

  左护卫嘻嘻的笑了起来,烧饼也顾不上吃了,乐呵呵的问道:“原来你也喜欢看些话本啊!这点我们倒是很像,我也看过许多,的确是说很多学府建在坟地上,而后便经常奇怪的出人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