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李晖2017-01-11 16:473,403

  谢天赐定了定神,他决定先发制人,大声招呼着:

  “牛叔,我们在这里。”

  管家牛二带着一群人赶紧找了过来。

  这么多人来寻她,疏影一下子懵了。

  谢天赐上次跟大家搭话:“没事了,没事了。我听到阿婆说韩小姐不见了,就赶紧出来找,没来得及告诉大家。韩小姐还是想回上海,可是刚出镇子就迷路了,误闯到上山差点遇上狼,慌不择路就掉到山沟里去了,幸亏跟在后面把她救上来,不然可要出大事了。”

  “这还不算出大事啊?夫人啊,您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这些下人可都得挨板子。”牛二严肃地说,他突然发现疏影身上的血迹,“哎呀,夫人,您受伤了?”

  疏影惊恐地看着谢天赐。

  “是我是我,是我在救韩小姐时受点伤。”谢天赐表示出一脸的歉意。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叫大夫?大少爷,平白无故出了这么一番事,您让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牛二赶紧招呼人去找大夫。

  谢天赐咳嗽了一声,将牛二拉到一旁,低声说:“这事最好不要张扬,传出去谢家很没有面子,也别告诉我爹了,免得大家都挨罚。”

  牛二点点头,挥手高喊:“大家听着,赶紧送夫人和大少爷回去休息,小声点,别搞得跟游行似的。”

  大家拥着天赐和疏影往回走。谢天赐擦了擦头上渗出的汗,偷舒了一口气。

  一旁的牛二暗中观察了几秒谢天赐,疑惑地回头望了望黑洞洞的山林,露出狐疑的目光……

  “大少爷,管家请您去劝劝新夫人,她死活不肯换衣,也不许人进她的房间。”阿婆来到谢天赐的门前。

  “好,我这就去。这样,你们都去各自准备吧,半个时辰后上路。” 谢天赐皱了皱眉,

  “阿婆,麻烦您去厨房给韩小姐弄些清淡的白粥来。”

  阿婆答应着离开。

  天赐推开门,迎面一个枕头飞过来。

  “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

  天赐走近床边,看见疏影依旧穿着昨夜的装束卷缩在床角。

  “疏影,是我。”

  “我的手……洗不干净……” 疏影顿时哭起来。

  天赐拉起她的手:“很干净,你看白白净净的。”

  “你没看见?全是血,你看……这儿……这儿……还有这儿……”

  “疏影,你这样不行,你必须振作起来。”

  “你让我怎么振作?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都是你害的,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没有你我怎么会到这样的地方来,又怎么会发现这样的事,我……我怎么会杀人呢……”疏影疯狂地捶打着天赐。

  天赐一把捂住疏影的嘴巴。

  “嘘——轻点,疏影,我知道我欠你的很多,以后我做牛做马地还你,可昨晚发生的事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就是天塌下来也要守住这个秘密,这是为你好。”

  疏影瞪大着眼睛望着他。

  “遭遇这种事,没人会相信你还会是清白的,这里不是大上海,如果一个女人失去的贞洁,就会被鄙视被嘲笑一辈子,生不如死。”

  “可昨晚的事就像噩梦一样缠着我,甩都甩不掉……我怎么就背负了一条人命呢?这太重了,我背不起啊……”

  “背不起也得背。赶紧收拾收拾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谢天赐长出了一口气,张了张嘴没再说话,转身出去了。

  谢炳炎要续弦这件事对谢若雪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爹要娶亲,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作为女儿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可是她就是气不过,父亲为什么非要娶一个只比她大两岁的女人,这不明着让人看笑话嘛。她是谢家的长女,她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她三番五次地捣鬼,先是把地址故意写错,后来又找人装作流氓劫持疏影,在疏影进了谢家的门后,处处找茬。一招不成又生一计。

  疏影歪在床边,心不在焉地翻书,可她一页也读不下去,干脆熄了灯,躺在床上,双手垫在头下,望着黑漆漆的天棚发呆。

  寂静的夜晚,风声格外的大,把窗户吹得“吱吱”作响。突然一阵大风吹开了窗户,桌上的一摞纸张被灌进来的风得四处飘落。疏影起身将台灯打开,伸手想要去关窗,突然听到幔帘后面传出女子嘤嘤轻啼声,幽怨而空洞。

  “又何必装神弄鬼呢?谢小姐,你能不能别再整我了?如果你真的能把我赶走,我还铁了心配合你,可是……我的去留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疏影坐在床边,无奈地苦笑。

  没想到,女子哭声越发凄凉。

  “要不你就出来,我们俩好好聊聊。我也是迫不得已,不然……谁愿意去嫁给一个老头,谁愿意读了那么些年书最后一无所用,谁愿意背井离乡任人欺负……不愿意又能怎么样?父母早逝,寄人篱下,也只能任凭别人摆布了……”

  女人哭声停止。

  “你……还在吗?” 疏影轻轻地问。

  帷幔里一点声音没有,疏影疑惑地过去。突然,帷幔后面飘出一个蒙着白头纱的人,在月光下很是渗人。

  “谢小姐,给彼此一个清静,算我求你了行吗?”说着,疏影一把扯去“人形”的白纱,突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是血污的脸,疏影惊叫了一声,顿时瘫倒地上。

  “血污人形”逼近疏影,惊吓的疏影眼前再次出现日本浪人满脸是血,扑向她的样子,疏影抱住头,歇斯底里地大叫。

  下人们听到声响,赶紧敲门:太太,太太,怎么了您?

  疏影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惨叫着。下人看这情形,只得把门撞开。

  可是房间内,除了疏影和满屋翻滚的白纸,什么都没有。

  新夫人见鬼的消息瞬间传遍了谢府,各个房间的陆续亮灯。院里、走廊上,下人们匆匆跑过。

  谢炳炎听闻疏影撞见了鬼后,马上起身赶了过来。看到疏影躺在床上,双眼无神,一副游离状态,整个人毫无声息。不由地心疼,赶紧吩咐人找大夫。

  若雪躲在柱子后面,不屑地说:“不怕鬼魂?真能装。”

  这时,两个小丫头跑过,被若雪叫住。

  “二小姐,新太太发癔症了。”丫头汇报。

  “下午还打我呢,怎么这会儿就发癔症了?该不会我亲娘来教训她了吧?”

  说完,若雪哼着小曲,走开。

  两个小丫面面相觑

  “听说那间屋子原先是大太太的书房。”

  “咦,别说了,好吓人的。”

  郎中把完脉,对床边围着谢炳炎、牛二、天赐和一些佣人交代:“放下帐子让夫人休息吧,不要再惊扰她了。”

  谢炳炎问:“严重吗?什么时候能好过来?”

  郎中:“谢老爷不要过于担心夫人是受到惊恐而导致六神混乱,我开些药给她压压惊。夫人年轻身体好,调理几日会有改观。”

  谢炳炎松了口气,招呼仆人送先生出门。

  谢炳炎在房间里踱着步,嘴里嘀咕着:“谁吓得?转脸对候着的小翠说,太太晚上吃什么了?见什么人了?”

  小翠慌忙说:“太太晚饭什么都没吃。之后……太太……”

  谢天赐赶紧接口说:“太太散步顺便去了我那儿,借了两本书,当时牛叔也在场。”

  谢炳炎拿起书翻了翻,书里并没有写鬼怪的东西。突然他愣了愣,问道:“小雪,小雪在哪儿?”

  牛二回:“二小姐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她的腿跪肿了。”

  “天赐啊,喜帖都发出去了吗?看来得改期了,拖后几天吧。”

  “是的,爹,我明天就给各家送道歉帖去。”

  “老爷,我已经安排佣人陪护太太了,您回去休息吧。”

  “也好,都各自回去吧。”

  牛二刚出门没走多远,见几个下人扎堆议论着。

  “说不定真是故去的大太太,怕自己女儿儿子被人欺负。”

  “是啊是啊,我听小翠说,之前隐隐约约听见太太在说话,像是自言自语。”

  “我听人说大太太以前最喜欢在这屋里读书画画的,要是大太太真回来了,这婚还怎么成啊?”

  “阿弥陀佛,千万别吓我。”

  突然他们发现牛二站在旁边,两人吓得赶紧溜走。

  牛二思忖着今晚的情况。

  谢炳炎从疏影的屋里离开后,没有回房睡觉,他打算去看看女儿,听牛二说她跪了一天了,他这个当爹的哪里还睡得着。没想到这孩子赌气,不开门。

  谢炳炎就假装离开,刚转过身走了两步,就听见门“咯噔”一声,他暗笑,这个孩子的脾性,他这个当爹的最清楚不过了。

  谢炳炎进屋,坐在床边看着假睡的小雪。

  若雪眼皮一直在抖动,终于闭不住了,一跳坐起。

  若雪:“你干吗呢?一直盯着人家。”

  谢炳炎:“跟爹闹了一天了,不打算跟爹说个对不起吗?”

  若雪噘着嘴说:“我又没错。听说那个女人发癔症了?你不陪她来我这里干吗?噢,我知道了,你是来看看我是不是加害她的凶手?现在看见了,我什么也没干。”

  谢炳炎不理她,将把若雪裤腿拉开,看着两膝盖乌青,心疼地抱怨:“你这丫头,跟你亲爹耍什么犟驴脾气呢?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娘呢?”

  若雪得意地说:“女儿像爸爸。”

  谢炳炎点点若雪额头:“我就是太放纵你了。好了,赶紧休息吧。”

继续阅读: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丽人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