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李晖2017-01-11 16:473,097

  韩连生和苏娇妹挤到疏影身旁,苏娇妹上下打量了一番韩疏影,见她虽然衣冠不整,但看起来并无大碍,这才喜上眉梢:“疏影,你回来我们就放心了,担心死叔叔和婶婶了。”

  韩疏影心里冷笑着,脸上却毫无表情。心里暗讽:你担心的是我吗,是你们的煤矿吧。

  此时,谢家人那边也乱成了一锅粥。新娘子在大婚之日失踪,可不是小事。找新娘子的人已经派出去了。突然,有人惊喜地喊道:“新娘子回来了!”

  谢天赐第一个来到韩疏影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上下打量着她:“疏影,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那些坏人……没有欺负你吧?疏影,你吓死我了……不知是那个混蛋抄录的信,居然把地址写错了。谢天谢地,只要你没事就好。”

  疏影突然照着天赐脸上就是一记耳光,大家都愣着了。

  疏影咬牙切齿地说:“谢天赐,你就这么想当我儿子?好,你有种出卖我,就别怕我和你慢慢算总账。”

  谢天赐一脸羞愧,不敢正视疏影。

  愤怒的疏影终于体力不支,一头昏倒过去。

  天赐赶紧抱起她,大叫:“马车——快把马车赶过来——”

  夜色中,小镇街头空无一人,打更声隐约传来。悦福客栈门口,一伙计将灯笼点亮挂上……

  疏影坐在凳上,一个阿婆正在帮她处理脚上的血泡。

  疏影轻哼一声,咬牙挺着。

  阿婆跟疏影寒暄了几句,然后拿出几件红衣,衣服上面放着一枚平安玉:“夫人,明天一早我们换上这套衣裳,新人就要喜庆些。(拿起平安玉)还有,老爷交代接上您就把这个给您戴上,戴上就是谢家人了。”

  说着,阿婆将平安玉给疏影戴上。

  “这是什么?”

  “谢家的平安玉,能辟邪消灾、开运化煞。”

  疏影反感地要取下。

  阿婆连忙制止了疏影:“千万别,这种古玉是很有灵气的,戴上再取下就不吉利了。这可是贴身之物,能保佑夫人多子多福。”她说着将玉放入疏影衣内。

  疏影无奈地叹气。

  谢天赐坐在客栈门口的角落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闷酒。

  原本,他以为,只要假以时日,韩疏影早晚会答应嫁给他,做他的新娘子。可是——

  “天赐,你看,这个女孩子的眼睛,像不像你娘?”想想疏影白天那怨恨的眼神,谢天赐痛苦得要死。没错,爹说得没错,疏影的眼睛像极了娘,爹爱极了这双眼,他也爱极了这双眼。

  他知道,让疏影嫁给同自己父亲一样年纪的男人是残酷的,对疏影是不公平的,然而,为他自己也好,为疏影也好,(删掉)他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这个女子是我所爱的,她和我才是般配的一对。”

  他心有不甘,他心有怨怼,他强咽下这不甘和怨恨。他心存侥幸地想:以韩疏影的性子,肯定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可是,没想到,韩疏影竟然同意了。

  他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看到疏影的屋子里亮着灯。他来到窗前,伸手想敲窗,却又忍住了。如今,这个女人不再是他的同窗,而是他的继母。他怕被人看见引来非议。

  这时候,他听到屋内脚步声,好像有人要出门了。谢天赐急忙躲到了竹丛后面。却看见韩疏影推门出来,见四下无人,便径直出了客栈。谢天赐悄悄跟了上去,一直跟到一间酒铺前。

  “谁?”韩疏影发现后面有人跟踪,本能地问了一声。

  “是我。”谢天赐一伸手把疏影拉进了墙角的暗影里。

  “你在跟踪我?”疏影一把推开谢天赐。

  “疏影,我知道恨我,你打我骂我都可以,要是再不解气捅我几刀都行。”

  “谢天赐,你太高估自己了,我不是恨你,是厌恶你,厌恶你们全家。”

  “疏影,照片是我爹偶然在我房间里看到的,他说,你长得像我娘,这才……我也没有办法,没有人敢违逆他。而且,我也想不到,你会真的答应。”

  “我韩疏影没爹没妈,只能任人宰割。连谢家大少爷都不敢违逆的人,我有什么胆量说不。”

  “疏影,我对不起你。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三年前,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这你是知道的,我向你表白过,可是你拒绝了我。要是你当初答应了我,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

  “父子喜欢同一个女人?你不觉得太可笑吗?你娶不到手的女人就让你爹娶。所以,你就把我出卖给了你的父亲。好一个家风淳厚父慈子孝。”

  “疏影,你不要这么说。在外人眼里,我是谢家大少爷不假,可我自己却非常清楚,我不过是谢丙炎养的一条狗,一个哈巴狗。”谢天赐咬牙切齿地吐出“哈巴狗”三个字,表情非常痛苦。

  谢天赐的这番话让韩疏影愣住了。

  “疏影,有个秘密憋在我心里好久了。我是谢丙炎的养子。后来,老家伙有了亲生儿女,也就不把我当亲儿子看待了。疏影,虽然我没办法救你,但你相信我,用不了几年,谢家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

  “谢天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不稀罕你们谢家的一切,更不稀罕你!”

  “韩疏影,你听着,你是我的,我谢天赐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得到。”说着,谢天赐一把撰住韩疏影的手,强行把她拉到了胡同里。

  “疏影,老家伙不行了,你嫁给他也不过徒有夫妻之名,但我们可以做个有实无名的夫妻。将来,你再给我生个一儿半女,这样,谢家就是我们的了。你知道谢家的产业有多大吗?”

  “谢天赐,你疯了,你比我想象的还卑鄙,你太可怕了。”韩疏影用力推开她。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只知道,是老家伙不义在先,他明知道我也喜欢你,可还是要娶你,让你做我的后妈,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谢天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子重重地压在疏影的身上,令她动弹不得。

  “谢天赐,放开我!听见没有,不然我就喊人了……”疏影死命挣扎,右脚得了一个空当儿,便狠狠踢了他一脚,同时,谢天赐脸上也重重挨了一巴掌。

  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韩疏影的背影,谢天赐摸着火辣的脸,痛苦地蹲下去,低声呻吟。

  疏影一个人跑到山脚下,发现自己彻底迷路了。

  突然,迎面来了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看疏影顿时就两眼放光,那人顿时来了精神,满嘴胡言乱语地喊着,轻浮地就要去拉疏影。

  疏影吓得慌不择路,向山里跑去。

  那人紧追其后……

  疏影惊慌失措地跑着,回头发现人不见踪影了,松了口气,往回走。

  突然,他从草丛里窜出,一下将疏影扑到。

  疏影挣扎着大呼“救命——”,结果被他一把捂住嘴巴。

  疏影拼死抵抗,两人扭打成一团,最终疏影还是弱势。

  浪人撕开疏影的衣衫……

  疏影羞辱地满眼含泪,却又无法叫喊……

  突然,疏影挣扎之极,摸到了那人的腰刀。

  疏影抽出腰刀,向他捅去,正中那人的肚子。

  突然起来的一刀让那个男人疼得捂着肚子只嚎嚎。疏影趁机想跑,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脚踝,怎么踹也踹不开。

  疏影筋疲力尽,那人大叫着再次扑上疏影,掐住疏影的脖子,眼看疏影就要窒息。

  突然,那人头顶连挨了几块闷石,顿时两眼凸鼓,血流如注。

  疏影回过神来,看清是谢天赐,忍不住大哭起来,语无伦次地说。

  “怎么会这样……我用刀捅他了……他死了吗?我好害怕……我不想杀他的……”

  “别怕,我看看……我去看看……” 谢天赐也压着惊慌。

  谢天赐来到浪人面前,试试鼻息,顿时瘫软,他连滚带爬地回到疏影面前。

  “他死了,他死了。”

  疏影一下子就慌神了,她拉着谢天赐,发疯般地摇晃着他。

  “等等,等等,让我想想,看样子他是个日本浪人,又是个酒鬼,本来就行踪不定,我们把他推到山沟 ……就不会有人知道……” 谢天赐迅速地转动着脑子。

  “我不敢……我害怕。”疏影蜷缩在一旁瑟瑟发抖地说。

  “我来,你等着我。”天赐将尸体拖到山边,推了下去,心虚地安慰疏影,也是安慰自己,“没事了,处理完,就算以后有人发现也不会想到是我们干的。”

  这时,突然山下传来喧闹声,隐约看见灯笼把在晃动着……

  天赐不由地喊了一声:“坏了。”

继续阅读: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丽人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