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李晖2017-01-11 16:493,397

  1936的夏天。<p>  一辆黑色的老式福特车,停在了兰福镇。谢家的大小姐韩疏影,一脸漠然地坐在车里,眼球都没有转动一下。叔叔韩连生砰地一声打开车门,下了车,左看看,右看看,满脸疑惑:这是哪里?烈日炙烤着他,他头上厚厚的头油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p>  婶婶苏娇妹随后也钻出车子,大概车子坐久了,脚有些麻,一个站立不稳,高跟鞋差点崴了脚,韩连生急忙扶住她:“哎呀,姑奶奶,当心点。这什么破地方啊,连我们上海乡下的乡下都比不上。”<p>  苏娇妹掐了一下韩连生,小声的说:“嘘——可别让她听见了。”二人迅速向车内望了一眼端坐在车里的韩疏影,眼前一切仿佛与她无关似的,别说是兰福镇,就算这里是地狱,也无所谓了。<p>  “有没有搞错,是不是这里?”苏娇妹把丈夫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p>  韩连生掏出一封信指着上面的地址说:“看看,上面明明写着第三个路口,路牌下。”<p>  他们不知道,此时,在半山腰,有几个人正透过茂密的树叶观察着他们。<p>  “二小姐,是不是他们?”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正压低声音问着旁边的一个妙龄女子。她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衣着考究,俨然一副家闺秀的样子。只是一脸的任性和娇蛮。<p>  “没错,就是他们。我在信上动了手脚。还愣着干吗?等我请你们吃耳光呢?”<p>  “您……您还没说拿那个女的怎么办?”<p>  她举起手中的刀,刀光在她脸上晃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在她脸上给我划上几刀,谢家也不是什么破烂货都要的。”<p>  两个家丁面面相觑。<p>  “快去,办好了领赏,办砸了挖个坑把自个诛埋了。”说完,她狠狠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头,扭头扬长而去,留下两个不知所措的家丁。要知道,山下车中坐着的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破烂货”,她是苏北大亨谢丙炎即将迎娶的续弦夫人。可是,更让他们为难的是,让他们给韩疏影“破相”的,正是谢丙炎的宝贝千金谢若雪。<p>  此时,山下的韩连生对着空无一人的路口,一脸烦躁。苏娇妹则煽动着手绢,翘首张望着。<p>  “都什么时候了,谢家连个鬼影子都不露。就算是娶续弦,可我们家疏影好歹也是黄花大闺女,总不能这么草率吧?”他招呼一旁抽烟的司机:“走了,我们回去。”<p>  苏娇妹拉住韩连生的衣服:“嘘,拿到合同,屁股都是面孔。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你侄女的心给说活了,我跟你没完。”<p>  听了妻子的话,韩连生来到车边,立刻换上一副肉麻的笑脸,对着车里韩疏影说道:“疏影,不要担心,谢家一定是有事耽误了,谢家那么大的产业,肯定很忙的。“<p>  韩疏影将头扭向一边。韩家真的不要她就好了。<p>  韩连生整了整衣服和头发,说到合同,他马上怂了。<p>  正等得不耐烦之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蒙面人,将他们夫妻二人围住,几把亮闪闪的匕首对着他们,韩连生吓坏了,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们……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相比之下,苏娇妹倒镇静许多:“不要乱来……不要乱来,我们是兰福镇谢家的亲家,谢炳炎知道吗?他在这一带很有势力的。”她从挎包里掏出一把银元:“要钱?这里有的,给给,就当是大家的辛苦钱……”<p>  领头的蒙面男子一把抢过她的挎包:“去你妈的,这点小钱就打发了兄弟们?兄弟们,把车上的东西统统搬下来。”<p>  其中一个蒙面人早就冲到汽车前面,打开后车门。但汽车里空无一人,原本坐在车里的韩疏影已不见踪影。<p>  韩疏影不知道这群人是冲着她来的,但在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这是逃跑的好机会,她内心只有一个声音:不能嫁,不能嫁。我要逃!<p>  几个蒙面人很快就发现了她,纵马追了上来。韩疏影甩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赤脚跑进了树林。几个蒙面人也跳下马,紧随而至。惊慌之中,韩疏影一脚踏空,摔进一个很深的树坑里。<p>  “怪了,怎么一闪就不见人影了?”<p>  “哥,真要在要在她脸上划几刀?我怕……谢老爷……”<p>  “先抓到人再说。二小姐也不是好惹的,恐怕我们不照办,她就会在我们脸上划几刀。”<p>  韩疏影屏住呼吸,紧张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暗想,这几个人竟是冲自己来的,他们说的谢老爷应该就是谢丙炎。那他们口中的二小姐是谁?这个二小姐为什么要对付自己呢?<p>  “看,那边有动静。”韩疏影等了一会儿,估计蒙面人已经走远了,这才从树坑里爬上来,向相反的方向跑去。却一个不小心,被突出的树根绊例。几个蒙面人听到声音,又折了回来。<p>  韩疏影顾不上检查脚上的伤痛,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树林,然而,令她绝望的是,眼前,横着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没有桥,也见不到摆渡的船。阳光照在河面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韩疏影一下子瘫坐在河边。<p>  身后传来追赶者的叫嚣声。<p>  “厉老师,你看对岸,有一片彼岸花!”<p>  河滩上,几个学生打扮的人围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嘻闹着。<p>  “哎呀,戏服跑了!”一个女生大喊,那个被叫作厉老师的男子急忙伸手去抓随水漂流的戏服,不想脚下一滑,整个人也扑倒在河水里。好在河水并不深,只是搞了一身水。学生们哄堂大笑。<p>  师生闹作一团,丝毫没有察觉跌撞而至的韩疏影已经爬进了他们身后装戏服用的木箱里。<p>  “厉老师,我去把晒干的戏服收起来。”一个女学生看到一部分戏服已经干了,河面上吹来的风随时都有把戏服吹走的危险,于是,便动手收拾起来。<p>  “厉老师,我们演出队真的要去上海?”<p>  “是啊,宣传抗日救亡总不能老躲在这山沟里吧,我们就是要走进大城市,去唤醒更多的同胞。”<p>  “太好了。大上海,一定很繁华吧……”<p>  “去了你就知道了。”<p>  “去那边看看!“<p>  “厉老师,你听。”<p>  厉老师和他的学生们还没反应过来,几个蒙面人已经冲了过来。<p>  “喂!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跑过来?”为首的蒙面人冲着厉老师大声喊道。厉老师慢慢整理着衣箱,一言不发。<p>  “喂喂——叫你呢,耳朵聋了?”<p>  “你爹妈没有教过你什么是礼貌吗?哪天有空来我的文明班,我可以教你。”<p>  “他是天水镇厉家大少爷。”旁边有人扯了扯他的衣服,悄声说道。<p>  为首的蒙面男子口气马上软下来:“对不住对不住,没认出是厉少爷。”<p>  厉少爷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顾自打开箱子,打算把叠好的几件衣服放进去,却发现箱子里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正惊恐地望着他。两人四目相对,厉文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不动声色地把衣服放进箱子。<p>  “你们要找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一身红色团花旗袍,梳着若兰式盘头?”躲在箱子里的韩疏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p>  “没错。厉大少爷看到她往哪里跑了?”<p>  厉少爷往西指了指。<p>  看着蒙面人走远,厉少爷长出一口气:“出来吧,人走远了。”<p>  韩疏影从箱子里站起来,厉少爷伸手去扶,她一闪,拒绝了他的搀扶。<p>  厉少爷笑了笑。<p>  “你不是本地人吧。女孩子孤身一人出门是很危险的。”<p>  韩疏影映着河水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随即便朝着蒙面人追赶的反方向走去。<p>  “这个人怎么这样,别人救了她,连一句谢谢也不说就走了。”<p>  厉文轩在后面喊:“你要去哪里?我们可以送你一程。”<p>  是啊,我要去哪里?韩疏影站住了。回上海?上海又在哪里?回谢家?谢家又在哪里?更何况,上海也好,谢家也好,也不过是前途未卜的虎穴狼窝。<p>  一个人想要前行,就需要一个目标,无论这个目标是对还是错。毕竟,有了目标,人才有活下去的动力。她的目标又在哪里?<p>  她问了厉文轩去上海的方向,却拒绝了厉文轩送她走的好意。临走,厉文轩硬塞给她两个大洋。<p>  厉文轩的笑容很温暖。韩疏影心想。<p>  刚才他的学生说,他们要去上海演出,跟着他们,她就可以回到上海。她可以就此隐姓埋名,脱离叔叔婶婶的监控,脱离谢家人的逼婚。<p>  她是被叔叔婶婶用三船煤的代价卖给了谢家。谢老爷原配夫人十年前因病去世。而她,是谢家大公子谢天赐的同班同学。有一天,谢天赐突然带着聘礼上门提亲,但夫婿不是谢天赐,而是谢家的老爷谢丙炎。要嫁给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她韩疏影没疯也没傻,当然不可能答应。<p>  “婶婶知道你委屈,可这时局一天比一天乱,政府为了备战,把全上海的煤炭都控制了,没有煤船行就得垮掉。疏影啊,东旭船行可是你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可不能毁在我们手上。”婶婶的话没错,没有煤,父亲一手创建的船行就会毁于一旦。为了这个船行,父亲积劳成疾,在她十岁时就撒手人寰,是叔叔婶婶把她养大,虽然婶婶待她刻薄,毕竟,也有养育之恩。<p>  疏影停着脚步,满目苍凉地环视四周。她叹气,擦干眼泪,转过头往回走……

继续阅读: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丽人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