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别离苦
温雪幻蕾2017-02-23 20:073,781

  大嫂和二嫂家娘家的几个年轻女孩突然都到武家来串门。大嫂家来的是她姐姐的小女儿慧儿和弟弟的长女瑶娘,二嫂家来的是姐姐的女儿烟儿和表妹的女儿秀儿。她们都比顺儿还大几岁。

  约儿听到家里几个老道的婆子咬舌头,知道两个嫂子是要做媒。她们极力让自己娘家的女孩跟郭孝慎他们一起玩,却支使她和顺儿、真儿去忙别的事。约儿心里就不乐意。她看准了女孩们都喜欢围着萧凌和郭孝慎,就对真儿说:“你看看,我不跟你抢,慧儿瑶娘烟儿和秀儿也会跟你抢!你要想办法抢回你的小女婿,不然,他就要跟她们中的一个拜堂成亲了!”

  真儿吓得脸都白了。

  约儿说完,径直走到萧凌面前,轻轻推开慧儿和烟儿,说:“萧凌,你跟我来!”

  萧凌一愣,不过还是跟她走了。反正慧儿和烟儿在他面前也让他心烦。

  约儿领着萧凌走出院子时,她看到了坐在花厅望风的两个嫂子脸上的惊诧、气愤、嫉妒纠结的表情,在心里吹起口哨。

  他们一直走到别院的墙下。萧凌忍不住叫住她:“你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约儿其实只想惹嫂子们生气,并没有话要对他说,当下只好没话找话说“那天你对我姐姐无礼,我还没跟你算账!别以为你病了,就可以混过去!”

  萧凌一听,涨红了脸。他们几个从长安一路过来,有时候会这样调 戏少女。他们觉得那么做会显得更有魄力,更像一个男人。不过,他们定下规矩不欺侮良民,所以并未做出过火的事。

  “如果你喜欢顺儿,那就要娶她。”约儿说。

  萧凌吓得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咳嗽了几声才算好。他看了约儿一会儿,突然冷笑:“为了攀上名门贵族,你们真是不顾颜面啊!呼啦啦来这一院子人就够叫人难堪的,你还特意来说这话!我对你姐姐失礼是我不对,但没想到你会拿这个要挟我。”

  他的神情高傲而充满蔑视,约儿被狠狠刺痛。她登时火冒三丈,指着他说:“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这么了不起!”

  萧凌哼了一声,也不回答,转身就要走。

  约儿气呼呼地说:“你放一百个心,旁人我不敢说,我家里的三个没人想攀你家那根朽烂的高枝!”

  萧凌一听这话,也动了气:“你给我再说一遍!”

  约儿笑着说:“再说一遍又如何?你有什么可骄傲的?就是因为是那个什么兰陵萧氏?哈哈,真是太可笑了,那就是一个姓而已,算得了什么?”

  萧凌冷冷地说:“齐梁两朝皇帝,当朝宰相门第,这是我的家门。你出身寒门小户,自然不会知道这些!”

  “哦,”约儿正在想怎么惹他生气,听了这话,立刻说,“前朝还是皇帝,本朝就是宰相,那不是一代不如一代?看你这个样子,应该连宰相也当不上了,那么,你们家那么显赫的门庭,岂不是一代不如一代?”

  萧凌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握着长剑,心想她要是男孩,他立刻跟她打一场!然而,她只是个丫头,他忍住气,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平静下来:“花开也有花落时,一个家族当然也有起落变化。我的家门可以上溯千年,其间的兴衰变迁岂是你们能理解的?何况,对世家而言,最重要的是也不是当权专位或者富甲天下,一代代传下来的种性、品质比什么都重要。”

  后来,许多年后,约儿回忆起,她第一次因为出身和门第受到侮辱就是这一天,让她难堪的,就是萧凌。不过,当时,不谙世事的她还有勇气跟他对吵。

  这时,他们听到了一阵孩童的哭嚎声,似乎有人打架了。——那断然是武家的孩子们。约儿的气焰一下子低矮了很多——他们就是这么不给她长脸。

  萧凌笑了笑说:“你还小,所以也许你听不懂。不过,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家门对你有多重要。那不是你们用钱可以买来的,也是你凭自己努力得不到的——当然,也不是单靠无畏的勇气可以弥补的。”

  约儿无言以对。萧凌转身要走,约儿突然说:“那么,我们打赌好吗?”

  萧凌看着她,她继续说道:“我们就比将来谁更有出息好吗?我的爷爷不如你爷爷,但我的父亲也许已经跟你的父亲官职相当,那么你和我,谁会更厉害呢?”

  萧凌打量了一下她,笑起来:“可惜你不是男孩,否则我真的很想跟你比。你,再过四五年也就出嫁了,我们怎么比呢?难道是跟你的丈夫比?”

  约儿一听,丧气地低下头。她是女孩,不能为官,不能继承家业……她总是忘记这一点。

  萧凌一个人回了屋。

  约儿回到院子里,发现真儿和郭孝慎不见了,大嫂和二嫂家的女孩们百无聊赖地坐着互相聊天。顺儿跟贺兰安石坐在一处聊天。贺兰一见约儿,立刻起身走开,似乎有点儿怕她。

  约儿问起真儿,顺儿说,真儿突然不舒服,郭孝慎送她回去休息了。约儿听了,忍不住偷着乐:真儿看上去闷闷的,其实心眼多着呢。她看了看姐姐说:“我刚才去找萧凌给你出气了。”

  顺儿一愣,随即说:“出什么气?”

  约儿说:“谁让他对你那么轻浮的?”

  顺儿红了脸,低声说:“算了算了,已经过去的事!再说你让他受了一场惊,也算两下抵了,你干嘛还要去惹是生非?”

  约儿恍然大悟地说:“是啊,我害他病了呢!”

  顺儿想了想,又问:“你们说什么了?”

  约儿说:“我们吵了一架。”

  顺儿问:“为什么?”

  约儿说:“不为什么。”她想了想,凑到顺儿的耳朵上,说:“姐姐,其实萧凌也不算太坏,你觉得呢?”

  顺儿看着她,没反应过来。约儿突然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说:“我是说,如果你能嫁给他,我也觉得放心了。”

  顺儿看着她,扑哧一声笑起来:“你老老实实的罢!我们才多大?要好好陪着娘在这个家里过日子呢!”

  约儿说:“那也可以先定亲啊。”

  顺儿叹了口气说:“我要等你和真儿都嫁了人,我才嫁。否则就留下娘一个人,可怎么过呢?”

  长安到文水的距离,最快的马往返也要十天。

  郭孝慎等人到武家的第十天夜里,两骑快马进了武家。来人一位是年轻的骑士,另一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脸上,是与萧凌相似的孤傲神情,看着武家的一切,无论人、房子、陈设,眉头都锁得紧紧的,眼神中透着蔑视。

  “真是……让我们公子受苦了!”他摇着头说。杨氏进门,他一见她,不觉一愣。

  杨氏听到了他的话,笑着说:“寒门陋室,让大人见笑。小公子正在后院玩,大人快跟我去见他吧。”

  男人听了,气昂昂地出了门。杨氏跟出去给他带路。快到后院时,男人突然说:“武夫人,别来无恙啊……”

  杨氏笑了笑说:“恕妇人眼拙,请问您是……”

  男人笑着说:“不能怪您,当年我不过是萧老爷的书童。”

  杨氏一愣,没有说话。

  男人轻轻一笑:“小人说的是萧瑀大人。”

  杨氏勉强一笑:“萧大人是我家故旧,萧大人安好?”

  男人说:“托您吉言,萧大人官运畅达,身体也健旺,跟夫人育有两子三女,家门也算兴盛。”

  杨氏说:“真是太好了。请您替我向萧大人问候。”

  “好,我一定转达。”男人说,他沉默了一刻,突然说,“不过,您的近况我该怎么向大人转告呢?”

  杨氏想了想,说:“我的事,值得让人知道的,萧大人或许已有听闻;至于其他的,实属杨氏私事,不便告知。”

  男人沉吟不语。杨氏挑灯引他向前去。他们进了后院,萧凌他们正在提灯赛蟋蟀,十几个孩子撅着屁股围在地上。

  男人辨认出萧凌,快步走过去,低声说:“公子,老仆这时才来,让你受苦了。”

  萧凌玩得正在兴头上,猛听到他说话,抬头一看,立刻起身站好:“年伯,你来了。”

  男人拉着他上下仔细看过,终于确认萧凌完好无损,松了一口气:“公子,您要出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家里为了找您都乱了套了!你看,现在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萧凌听了,有些尴尬。尤其在蔑视他的约儿面前。年伯还要说话,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年伯,天晚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再玩一会儿也去休息。”

  年伯看了看这一帮孩子,只得跟着杨氏先去了客房休息。

  萧凌重新跟大家一起玩,他刚趴下,约儿的蟋蟀正好打败了他的。约儿得意地说:“看吧,娇气的家伙怎么可能赢呢!”

  萧凌却没有反驳她。他知道,明天他就要走了。

  离别的时刻到底还是到来了。不打不相识的孩子们这时都依依不舍。

  武家派了两辆马车前去送行。杨氏打点好给各家的礼物,给郭孝慎的格外加了一份,感谢他的大哥对顺儿的搭救之恩。

  孩子们眼泪汪汪地道别。真儿拉着郭孝慎哭得格外大声。萧凌有些窘,便早早坐上了车。然而,马车迟迟不走,他又有些坐不住。恰好约儿从车外路过,他连忙掀起帘子,叫住她,从身上摘下一块玉佩交给她:“这块玉佩请交给您的母亲。我说过要认她做祖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她收下。”约儿接过来,看了看玉佩,又看了看他说:“你认我娘做祖母?那么,我就是你的姑姑了!”

  萧凌气恼地看着她。约儿一笑,说:“我看你快哭了,所以想逗你笑笑罢了,你当真了?嘁,我娘会随便认孙儿,可是我可不是随便给人当姑姑的!”

  萧凌果真被逗笑了。他笑着说:“就会耍嘴皮子!对了,等你长大了,就到长安来吧,你可以来找我。”

  约儿听到“长安”两字已经无限向往:“好啊,我问问我娘什么时候带我去。我是在长安出生的呢,可是我一点也不记得那里是什么样子了。”

  萧凌说:“到时候你去了,就住我家好了,让我也当一回东道——你这次怎么待我的,我也会怎么待你。”

  约儿吐了吐舌头:“你这是请我去呢,还是叫我别去?”

  两个人都笑起来。这十天来明着暗着的较量这一刻全部终了。

  马车开动了。孩子们相互挥手道别。约儿站在母亲身边,只觉心里空落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