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祭
温雪幻蕾2017-02-23 20:073,734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武家曲折迂回的巷道里飘起了种种传言。

  约儿听到传言是在一个午后。这天,家里的婆子们聚在阴凉下缝被子,她跟几个小孩穿着单衣在席子上玩。她喜欢听老人说话。

  元爽妻刘氏的陪房胡婆子突然说:“你们听说过吗,看一个人的肚脐就知道他父母是什么样,姊妹有几个!”其他婆子正要说她胡扯,她叫过约儿说:“二小姐,一看你的肚脐,就知道你只有女姊妹。有哥哥或弟弟的人,肚脐都是一个鼓起来的小包。”

  约儿听了,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肚脐,又看了看另外一个孩子的肚脐,发现胡婆子说得果然没错。

  胡婆子见她信了,又说:“还有啊,你娘当初生你的时候年纪太大,所以你的肚脐才没有鼓起来;要是你娘年轻的时候生你,你也会有一个小包一样的肚脐。”

  约儿狐疑地看着她,又看了看其他神情诡异的婆子们。胡婆子笑着说:“唉,其实这是因为你娘快五十岁才生你的缘故。一般女人家都是十五六岁就当娘,最晚也晚不过二十几岁啊!你娘晚了有三十年——要是她早生了孩子,只怕孙子也比你大了!”

  其他婆子也跟着附和说:“是啊,不知道夫人她怎么会这么晚才嫁给老爷,这么晚生下小姐。”说着,都她们好像得了天大的便宜,相互望着吃吃地笑。

  约儿看着她们,知道这不是好话,可是她也弄不清她们在说什么,就一句话不说,起身靸鞋跑开了。

  到了她们住的院子,她轻轻推门进去,发现母亲正在领着顺儿和真儿一起抄经。真儿一见她回来了,就对杨氏说:“娘,快叫约儿替我吧,我手都酸了——她字写得好,爹不是说,约儿写的字可以拿出去卖钱吗?”

  杨氏笑了笑说:“偷懒就说偷懒,不必说这一篇话!”真儿听了,立刻跑得没了影。杨氏说:“约儿,你也过来抄吧。我答应慧远师傅要抄八十一卷经。”约儿坐在真儿的位置上,认真地抄写起来。

  那时正是暑热天气,门窗都大开着,四周也不见一丝风。顺儿不一会儿犯困了,杨氏就叫她先去睡一会儿。

  约儿抄完几篇经文,就问母亲:“娘,你为什么那么晚才生我们啊?”

  杨氏一愣,随即笑着说:“因为我嫁给你爹很晚啊。”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嫁给我爹呢?”约儿问。

  “因为我认识你爹就晚啊!”杨氏说。

  “那在遇见我爹之前,没有别人想娶你吗?”约儿问。

  杨氏听了这话,手不禁一抖,一粒墨汁落在纸上,倏忽间变成一块大大的墨迹。她轻轻说:“可惜了,就差三个字就写完了……”说着,她放下笔,开始整理已经抄完的经文。

  “娘……”约儿追问道,“有吗?”

  杨氏瞪了她一眼说:“你这个孩子!净问些莫名其妙的话!”

  “怎么莫名其妙?她们说女人十五岁就可以当娘,为什么你是那么晚才生我?”约儿说,她看出母亲在敷衍她。

  “她们?是谁?”杨氏惊讶地问。

  约儿没想跟母亲说刚才的事,胡乱说:“就是那天我问胡婆,她说的。”

  杨氏听了,平静了一点,咕哝了一句:“这些话怎么能对孩子说呢……”

  约儿也放松下来,换了一副笑脸,依旧追问:“娘,你年轻时那么好看,到外祖父家里提亲的人一定很多吧?”

  杨氏听了,只是笑而不答。

  不过,她不肯说的话,后来有人替她说了。

  那是武家秋祭的日子。那天,合族男人要去祖坟祭扫,说是“请”祖先回家,而女人们则要准备好丰盛的祭品,献给“回家”的祖先享用。

  杨氏带着约儿三人一早便到了厨房。一家的女人们都在那里忙着准备献祭用的点心糕饼和菜肴。杨氏其实对厨艺和女红并不擅长,但是,无论如何,这样的日子,她也要亲自帮忙。

  岂料,她一进门,胡婆子就笑着说:“夫人,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杨氏说:“我来帮忙做供品。”

  胡婆子连连摆手:“夫人,我们都知道您不喜欢做这些,所以就让我们做好了。”

  杨氏脸上讪讪的,就说:“我厨艺的确不佳,不过,这是祭祖的日子,无论做得好坏,尽一份心意还是后辈们应该做的。”她说着,就挽起袖子,洗了手,过去帮忙。元庆妻赵氏却一把拦住她:“二娘还是别动手了!家里人手也够了,您就别跟着忙活了。”

  杨氏当她是客气,就说:“都是一家子人,你怎么这么见外呢?”

  然而,赵氏仍要阻拦,一旁的刘氏也过来阻拦。杨氏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们。秦氏犹豫了一会儿,走过来,拉着她去了花厅。约儿等人要跟着,秦氏说:“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秦氏和杨氏走了好一会儿,约儿三姐妹就站在家祠门口等。几个年幼的男孩在人群里跑来跑去,不时得意洋洋地看她们一眼。

  秦氏和杨氏终于回来了,杨氏红着眼睛,是哭过了。秦氏有些心虚地看了约儿三姐妹一眼,就继续进厨房忙碌去了。杨氏站在外面出了一会儿神,转身对约儿三姐妹说:“我们先回去吧。”

  顺儿扶着母亲要走,约儿和真儿却固执地站在那里。约儿问:“为什么我们要走?”

  满厨房的女人都看着她。杨氏勉强笑着说:“这里人手够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可是,我要给爹做点心!”约儿说。

  真儿立即跟着附和:“我也要给爹做供品!”

  杨氏走过来拖起她们两个就走,边走边说:“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她们正推推搡搡的,武士让领着全族的男人回来了。他看了看杨氏,问:“这是怎么了?”

  杨氏勉强一笑:“没事,二哥,她们耍小性子……”

  “我没有!”约儿喊起来。

  杨氏看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但约儿仿佛没看见,她甩开母亲的手,跑到武士让的面前说:“二伯,我们要做供品,她们不让。”

  武士让一听,看了看厨房里的女人们,又扭头看了看元庆和元爽,沉默了很久,才说:“顺儿她娘,顺儿,约儿,真儿,今年要不你们就不要做了。其实有一份心意比什么都要紧,对吗?”

  杨氏擦着眼泪,强作笑颜:“是,我都明白,二哥。”

  但是约儿和真儿还是不明白。她们一听,一屁股坐在地上哭起来,谁劝都不听。

  武士让看了看约儿说:“约儿,我刚去请武家的祖宗们回来,你爹也在里面,你这么哭,他们生气要走了!”

  约儿听了,擦着眼泪看着男人们抬着的祭祀用的纸房子。

  武士让说:“祖宗们难得回家一次,你要撵他们走吗?”

  约儿问:“为什么不让我们做供品?”

  武士让为难地看着她。

  约儿执着地看着他说:“你告诉我,我就不哭了。”

  武士让犹豫着,长叹了一口气。一旁的武元爽不耐烦了,气冲冲地说:“我爹跟我娘一起请回来了,家里的祖宗也都不认得你们,你们做什么供品?供了他们也不会吃!”

  约儿听了,如同遭到雷击,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群男人,又回头看了看厨房里正幸灾乐祸看着她的女人们,流着泪的脸上竟然露出笑容:“哦,原来是这样,哈哈……”

  所有的人都被她吓了一跳。

  顺儿忙过来,拉着她回到母亲身边。

  约儿用袖子擦干眼泪,拉起母亲的手说:“娘,走,我们走。”

  那天的祭祖,约儿怎么也不肯去。杨氏带着顺儿和真儿去了,武元庆和武元爽不让她们进祠堂。

  杨氏说:“秋祭只要是至亲骨肉,都可以来祭拜,哪有男女之说?”

  “那可能是你家的规矩,我们武家的规矩是只有男人可以进祠堂。”武元爽无礼地回答。

  武元庆有些不忍,就对杨氏说:“请您谅解我们的苦衷!”

  最终,杨氏带着女儿只得在院中遥拜祠堂中的灵位。

  当夜,武家全族聚集在祠堂前的院中,架起火烛,满院铺满苇席,放上矮桌,大家围坐在一起聚餐——祭祖的供品被认为是受到祖先祝福的,所以一定要全族人分吃。那样的场面,真是热闹温馨。只有杨氏母女坐在最偏远的角落,安静地看着别人对饮,相互品评食物,谈笑风生。没有人注意到她们的存在。没有人跟她们交谈。

  宴席过半,女人们正要起身散去,突然,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约儿举着一支火把走了进来。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都惊讶地看着她。

  约儿接着火光找到母亲,走到她们身边,笑着说:“我们是一家人,你们是一家人,为什么要坐在一起?”

  她的话如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湖中,顿时引起一阵议论声。

  武元庆起身,端着酒杯走过来,敬给杨氏:“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您不要怪罪。”

  杨氏刚要去接酒杯,约儿挥手将酒杯打了出去。

  元庆和其他人都愣住了。

  约儿看着他,冷笑一声:“何必这么假惺惺?”

  元庆尴尬地站在那里,杨氏忙说:“约儿,你胡说什么?”

  “母亲,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们当我们是一家人吗?是吗?你们跟我们,唯一都认识的人是武士彟,可是他已经死了!哼,不要再装模作样,明明不喜欢我们,还要装作很亲,那样真叫我恶心!”

  杨氏和顺儿去拉她,她挥起火把把她们挡开。她冲着祠堂大声喊起来:“爹,你在里面吗?你真的回来了吗?你出来看看吧,你家里都是些什么人!你为武家创下金银满仓,门楣生辉,可是,他们是怎么对待你的弱妻幼 女!”

  这时,元爽领着两个仆人冲过来,一把把她摁到在地上,火把落在苇席上,立刻燃烧起来。

  周围的人们慌忙起身扑火。这时,有人突然发现后院冒出了通红的火光,大喊起来:“木料库起火了!”大家一听,都吃了一惊。

  武元爽震惊地看着约儿说:“你,你竟然在家里放火?”

  “不是我。”约儿咬着牙回答。

  “不是你还有谁?你不是点着火把进来的?”元爽不听她辩解。

  约儿看了看他,轻蔑地笑了。

  众人顾不得追问下去,急忙冲出院子往木料库方向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