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端午
温雪幻蕾2019-04-04 17:203,347

  约儿在当天夜里醒了过来。将近两天没吃没喝,她一睁开眼就嚷饿。杨氏忙叫人热了饭菜上来,她坐起来吃了两大碗饭菜。武士彟和杨氏在旁观察了半天,发觉她全然就像一个刚睡醒的人一样,这才放下心来。

  吃饭的时候,真儿一个劲儿地问她话。

  “姐姐,你睡了两天觉,做梦了吗?”

  “做了。”

  “那都梦见什么了?”

  “梦见我在爬树,就是那棵樱桃树,我一边爬,它一边长高,我怎么也爬不到树顶上。所以我就爬呀爬呀……爬着爬着,我一回头,发现我爬到了天上,身边飘着那么大的云彩,还有仙鹤飞过。”

  真儿瞪大眼睛,问:“真的?”

  武士彟、杨氏和顺儿也觉得稀奇,屏气听她继续往下说。

  约儿看了看他们,扑哧一声喷了真儿一脸饭。大家这才知道她在说笑话。

  真儿擦干净脸,说:“姐姐,你醒得晚了,小哥哥走了,他什么都会玩。”

  约儿看了看空下来的床,好奇地问母亲:“娘,我怎么不在自己房里却搬到这里来了?”

  武士彟和杨氏对视了一眼,杨氏道:“你一直昏睡,那个孩子又摔伤了,都在一处,我照顾起来不是方便一些吗?”

  约儿认真回忆了一会儿,却只想起那天午后刺眼的日光还有一个模糊的向她伸开双手的人影。她自言自语地说:“真是可惜,应该当面感谢他才是。”

  武士彟说:“听说,你还在集市上为难过那孩子。”

  约儿听了,双眼仍是茫然:“怎么回事,忘记他长得什么样子了。我只记得一个戴斗笠的人,他看出我不是男孩。”

  武士彟和杨氏惊讶地看着她。

  杨氏担心地问:“那你还记得那天都干什么了吗?”

  “我去跟爹买心药了,回来的路上看见那个戴斗笠的人,回家后被娘骂了一顿,然后我把心药煮好给爹送到了官署,后来碰到一群孩子,我们就一起打架、摘樱桃了。我就是从那里摔下来的。”约儿说。她还隐约记得父亲和母亲坐在院中聊天的情形,但是,她没说。

  杨氏和武士彟放了心,约儿至少没有得忘症,把什么事都忘了。

  吃过饭,真儿要拉约儿出去玩,约儿躺了两天也浑身痒痒。两人正要跑出去,杨氏拉住约儿,对真儿说:“真儿,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我有话跟姐姐说。”

  真儿不情愿地出去了。约儿好奇地看着母亲,母亲拉她坐下,正色道:“约儿,你已经是大人了,知道吗?”

  约儿懵懂地看着她。

  “你身上沾的血……”杨氏说。

  “啊!对了,我到底是哪里受伤了?”她浑身动来动去,却没有感觉哪里痛,“是救我的孩子受伤了吗?”

  “你就不能安静地听我说完话吗?”杨氏忍不住提高了嗓门。

  约儿立刻闭紧嘴巴。

  杨氏看了看她,气瞬时消散:“你没受伤,那个孩子也没有。血是你身子里流出来的……你已经是大姑娘了……”

  约儿愣愣地看着母亲。

  杨氏叹了一口气:“你没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变化吗?”

  约儿听了,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内 裤里有些异样,她伸手摸了摸,发现那里不知何时缠了很多层布。她的双 乳在慢慢长大,其他地方也在变化。她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好像做错了事又被人当场识破。

  “可是,为什么会流血?”她低声问。

  “女孩都会这样,以后每个月也都会流一次。”杨氏说,“每次流血的时候,不能吃冷食,不能喝冷水,也不要碰冰凉的东西,也不要出去乱跑乱跳,不然会留下病根,到了年纪大了,就会生病。”

  约儿显得失落,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问:“男孩也这样吗?”

  杨氏无奈:“男孩不会。不是都说男女有别嘛,小时候看上去差不多,但是到了十几岁就会长得不一样——男孩将来会成为父亲,女孩会成为母亲,他们在一起生活,生育孩子。你是女孩,知道吗?”

  约儿听了,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杨氏抱着她,轻轻抚着她的背,说:“你哭什么啊?”

  约儿趴在母亲怀里哭到再也没有眼泪了才收声。杨氏抱着她,说:“做女孩也没什么不好,要紧的是将来找个对你好的夫君。如果能那样,也很好。”

  约儿听了,将头埋进母亲的怀疑,一声不吭。

  杨氏说:“当年怀你的时候,都以为是男孩呢,我预先准备的也都是男孩的衣裳,等到生下来一看,发现是个女孩。”

  “为什么你不把我生成男孩?”约儿在母亲怀里问。

  杨氏听了,又好气又好笑:“这是我能决定的?我要是能决定就好了,我也想要个儿子啊。”

  约儿又有半天没有说话,杨氏以为她睡了,轻轻碰了碰她,只听她咕咕哝哝地说:“这该怎么办,我还跟孙典打赌将来要比谁的胡子长得长呢……”

  隔了一天就是端午节。按照惯例,武士彟与荆州都督府同僚携家眷一起至江边,与城里的百姓一起赛龙舟、吃粽子,共度佳节。

  武士彟与同僚及男孩子们都去了江边,城里的男子就要在那里竞舟。女眷都留在江边扎起的庐帐里,悠闲地吃着点心,远远看男人们赛龙舟。

  约儿第一次跟女眷们留在庐帐里。那天,她第一次穿上了像顺儿、真儿一样漂亮的锦缎衣服,戴上了贵重的首饰,坐在母亲的身边,接受几位夫人的赞美,有礼貌地回答她们的提问。

  长史孙大人的儿子孙典跟几个男孩走进庐帐,问杨氏道:“夫人,你家约儿怎么不来?我们也有一条船,想叫她一起去划船呢。”

  大家听了,都笑起来。杨氏指了指约儿说:“你看,她不是在这里?”

  男孩们看着约儿,都觉得稀奇。孙典惊讶地说:“你怎么穿成这样?”约儿羞得红了脸。

  孙夫人说:“约儿本来就是女孩,以后不跟你们这些野小子一起玩了。”

  孙典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带着男孩们走了。

  约儿着急地起身说:“娘,就让我去江边上看看吧。”

  杨氏拉住她:“我就知道你坐不住。你耐心等一会儿,等赛完龙舟,你们女孩儿一起去荡秋千。”

  正说着,江边传来一阵隆隆的鼓声。武士彟亲自擂响战鼓,江中一排龙舟瞬时如轻快的竹叶一样漂离江边,竞相冲向前方。

  真儿和约儿站起来,焦急地看着江中的战况。约儿以前都是站在父亲的身边观战,这一次只能远观,心里感到空落落的。她和真儿大声呼喊着父亲,然而人声鼎沸中,父亲却没有听到。她们就那样远远地看着父亲的背影。

  赛舟很快胜负分晓,杨氏与众夫人带着女孩们到了江边不远的林间。林中高大的树上,都垂着长长的秋千架,女孩们各自去占秋千。顺儿、真儿和约儿跑到一架秋千下,顺儿抱真儿坐到秋千上,然后跟约儿一起用力地摇起绳子。真儿兴奋不已,咯咯的笑声如成串的珠子般随秋千摇曳。

  真儿下来后,换了约儿上去。她双脚一跳,站在了秋千上。

  顺儿说:“你坐下。”

  约儿不肯。顺儿还要说话,真儿已经开始摇绳,顺儿也只得摇起绳来。

  约儿站在秋千上,高高地飞起,只觉得腋下生风,衣袋飘摇,几日来积淀在体内的滞重之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只剩下一个轻灵的壳,可以随风无限飞升。她仰头望着天上的太阳,阳光无遮无拦地照在身上,每一次飞起就像逐日而去,在最高处,她的身体似乎与日同高。恍惚间,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哪里呢?她想了想,却没有想起来。

  真儿和顺儿站在身下,身材都变得短小滑稽。约儿笑着对下面喊:“再摇得高一点!”

  话音一落,她便飞得更高了。她冷不防吓得叫起来,随即却又哈哈大笑起来。

  “姐姐,你今天下不来了!”落下的时候,真儿一边摇绳一边威胁她说。

  “好啊!”她笑着说,“你把我推到天上去才好呢。”

  顺儿和真儿也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迎着日光太久了,她的眼前不时跳出一个个黑黑的圆点,她喊道:“好了,我累了,别摇了。”

  真儿一听,摇得更加卖力了。顺儿抬头看了看她,说:“真儿,姐姐要下来,别摇了。”

  真儿听了,笑着说:“好吧,我也累了,这次就放过你。”

  正在这时,赵伯匆匆跑过来,神色慌张地向杨氏说:“夫人,大人在江边晕倒了!”

  杨氏看了一眼江边,回头招手说:“顺儿,快带着妹妹们跟我来!”说着,便先跟着赵伯匆匆走了。

  顺儿和真儿一听,顾不得约儿,匆匆去追赶母亲。约儿仍在秋千架上,刚才的大力摇晃使得她一时无法落地。

  “姐姐!真儿!等等我!”约儿喊道。然而,顺儿和真儿好像没有听见,一路往江边跑去。约儿低头看着脚下,秋千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恰好秋千荡到低处,她一闭眼狠心跳了下来。站得麻木的双腿在落地的一刻扑通跪下,身子随之前倾,她重重地扑倒在地上。然而,她顾不得痛疼,一骨碌爬起来,一路向江边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