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在下定竭尽所能查出事情真相
十桑2020-01-15 21:013,425

  有了小白的应允我只觉得圆满欢喜,虽然自我有了精魂起我便没有离开过这个林子,可只要是待在小白身边,去哪里都可以。

  那群青衣人应是等了许久了,一听到声响便立刻迎上来,急切道:“少主,我叫历兴,负责接少主回碧青宫,时候不早,我们速速启程吧。”

  碧青宫又是个什么地方?小白的家?

  我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人,厉兴侧眸对上我的目光,随即疑惑的问道:“少主,这位姑娘是……?”

  我是谁?

  我看向小白,想要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会说我是他的琴,他是我的主人?又或者说我只是他的婢女?

  小白淡淡答道:“这是我义妹,夜筝。”

  义妹?是像阿七和阿九那样吗?

  厉兴张了张唇似是有些为难,道:“少主,是属下没有仔细弄清楚情况,以为少主是独自一人在这竹林里,是以只备了一匹马……”

  我瞅了瞅一旁的五匹马,唯恐小白会因为少了一匹马而改变我苦苦求来的机会,忙道:“小白,我可以和你共乘吗?我不会骑马……”

  小白倒是信守承诺不随意反悔的人,微微颔首,足尖一点,轻松利落的上了马背。

  一直以来小白多是儒雅温润的形象,这拉住缰绳坐着马背上的样子竟生出几分威风凛凛来,我一时看晃了神。

  小白坐在马背上,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朝我伸过来,道:“上马吧,等到了邬城再去换一辆马车。”

  我小跑着过去,拉住小白的手上了马背,小心翼翼靠着他宽厚的背,就这样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等到了邬城时已是临近傍晚,好几个时辰在马背上颠簸,这会下了马不仅腰酸背痛,腿亦软的站不住脚。

  好在一入了邬城厉兴便在我们用膳的间隙去换好了马车,然后禀告道:“少主,出了邬城再行半个时辰有个小镇,为了赶路就委屈少主下榻了。”

  到底是为何一定要这样速速的赶回碧青宫?

  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却又怕惹得小白烦躁一个都不敢开口询问,我不介意赶路,我只担心小白会太过疲乏。

  而小白的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可未曾想进城容易出城难,邬城城门口站着大批的官差,拦下了我们的马车。

  “诸位请回吧,衙门办案,五日前邬城李家惨遭灭门,大人怀疑凶手尚在城内,事情没有查清楚前谁也不许出城。”

  “只许进不许出,你们这样办案未免太过蛮横了,我们今日才入了城,难不成我们会是凶手?”

  厉兴说得真好,若不是我在马车里我真想给他赞同的鼓掌,小白都这样不辞辛劳的赶路了,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万一他们查案效率不高,岂不要耽误小白许久的时间。

  官兵嗤了一声,道:“你说你们今日才进城,便是今日才进城?可有人给你们证明?什么都听由你们的一面之词,还需要我们官府做什么?”

  “区区一个官差态度竟然如此嚣张,今日我非……”

  马车外厉兴等人似乎同官差起了些摩擦,就在这时小白伸手撩开了车帘,唤道:“厉兴。”

  厉兴应声骑马俯身凑到车帘子前,“少主有何吩咐?”

  “勿生事端,不必与之争执,反正天色已暗便在邬城歇息吧。”

  小白口吻极淡,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厉兴看了眼城门,旋即颔首称“是”。

  于是马车一转,开始寻找客栈入住。

  邬城算得上是个繁华的大城,暮色四合,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依旧不见少,坐在马车里也依旧可以听见外面的喧哗。

  原来这便是人间,较之竹林确实要热闹太多。

  在马车上的时间小白并不与我交流,只是阖眼正襟危坐,直到马车停下方才睁开眼来。

  我跟着小白下了马车,刚想环顾四周打量打量,小白长腿一迈,已同厉兴等人入了客栈,我赶忙跟上去。

  自我幻化成云家小姐以来,是日日夜夜同小白待在一起的,而今日一切都被揭穿,今晚他定是不会同我一道入睡了。

  思及如此我心里便是一阵阵的失落,连带着脚步都变得有些沉重。

  一入了客栈便有店小二热情的迎上来,笑道:“几位是住店还是用膳?”

  厉兴答道:“可还有上等的厢房?”

  闻言,不远处的店掌柜一脸歉然道:“真不好意思,甭说是上等的厢房了,就是连杂物间也都是满了。”

  厉兴似是唯恐小白会有丝毫的不悦,忙道:“少主,你同夜筝姑娘在这稍等片刻,我去其他地方问问。”

  厉兴话音刚落,掌柜便道:“不用去了,这邬城上上下下所有的客栈可全都住满了。几位是刚来的邬城吧?前些日子是邬城一年一度舞狮节,许多外地人来了邬城,原本全城倒是热热闹闹的,谁知道李家怎么的就遭了个灭门惨案,现在官府查案封了城,这些人也没来得及出城,哪家客栈都是住满了的。”

  “几位可是武林中人?认识李大侠的吧?”说到这里店掌柜一脸惋惜,叹息道:“李大侠侠义心肠,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英雄好汉,实在不像是会招惹什么仇家的样子,怎么就遇到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一家老小一夜之间就这么没了,真是好人没好报,不知道这凶手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心肠,若是给官府逮到了,定是要千刀万剐的!”

  这话题顿时吸引了整个厅堂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时之间叽叽喳喳便这么聊开了。

  一位长满络腮胡子的大汉不屑的“嗤”了一声,道:“你觉得官府能做什么?这朝廷向来不干涉武林中事,李大侠一家被灭门,其公道自当由张盟主来主持,可真不凑巧,偏偏张盟主这个时候又不知道跑到哪个地方访友去了,他儿子张鸣剑年纪轻轻的,只怕一时半会处理不好这件事。”

  “诶,此言差矣。”旁边桌的人似是对络腮胡子大汉说的有些不赞同,反驳道:“张少侠虽然年纪轻轻,但极有胆识与魄力,毕竟虎父无犬子嘛。”

  可此话一出,全场便沸腾起来,有人道:“哼,若是当真如你所说,我们至于现在还困在这邬城?都过去五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我看此事还是得等张盟主回来方能处理解决。”

  眼见着他们就要吵起来了,我拉了拉小白的衣袖,想要唤他离开这里,却难得的见小白一副倾听的神色。

  无论如何在我印象里,小白都实在不像是一个会对其他人吵架感兴趣的人。

  “小白?”我试探着出声,“我们走吗?”

  小白收回目光,停顿了片刻,微微颔首,正欲转身朝门外走,而这时客栈里那些争执不下的客人突然道:“我看这事定是那碧青宫做的,碧青宫行事素来毒辣,又不是什么名门正派……”

  此人尚未说完,厉兴瞬间掏出飞镖直接射到说话人的桌子上,厉声道:“再胡说八道休怪我不客气!”

  那人一时被吓得不轻,只是吃惊的看向我们。

  碧青宫?

  我这才反应过来,虽然我无法肯定小白跟碧青宫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碧青宫的人唤小白‘少主’,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我至少可以肯定小白与碧青宫不是敌对关系。

  刚刚那人那样说碧青宫,不就等同于骂了小白吗?我只恨自己不如厉兴反应灵敏,一时气道,怒道:“你就是在乱说,碧青宫——”

  而下一瞬,小白骨节分明的手便扣住了我的手腕,阻止我继续说下去。

  被吓的人此刻也已缓过神来,道:“我在说碧青宫,你们这般激动做什么?莫非你们就是碧青宫的人?随便说说便要出手杀人,啧啧啧,碧青宫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心狠手辣啊!”

  许是之前厉兴的飞镖起到了一定的震摄作用,其余人并没有帮腔,只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们。

  厉兴的身手我早上便见识过了,在收拾云家人时确实动作果断没有不忍。

  在厉兴等人有所动作之前,小白微微抬手拦住,嗓音低沉,道:“勿生事端。”

  而那些客人见状便嚣张了起来,好几个人都站起了身子。

  气氛顿时便紧张了起来。

  “还请各位大侠看在我父亲的面上都冷静一下,万事以和为贵。”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随后便见一身材颀长的男子着一身湖蓝色的劲衣而入,面上是和煦的笑容。

  店掌柜忙笑着迎道:“原来是张少侠,有失远迎,可是要用餐?”

  “不了,我只是恰巧路过罢了。”男子朝在场的人握拳作揖,随后道:“李世伯之事是否为碧青宫所为尚未定论,还请各位稍安勿躁,勿听信些风言风语,在下定竭尽所能查出事情的真相。”

  就是嘛,这个人还算是讲道理,不像那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就乱冤枉人。

  男子说完便侧身朝小白友好的笑了笑,道:“在下张鸣剑,不知少侠如何称呼?不过我见你的穿着打扮倒像个读书人,或许称你一声‘公子’更合适,邬城的客栈是满了,但张府还是有几间空房的,江湖人不拘小节,公子不介意的话就暂且去我那住下吧。”

  我一边听他说着一边看着他,只觉得此人当真是慈眉善目,菩萨心肠啊!

  余光中厉兴踌躇的动了动身子,似是对张鸣剑的提议不太赞同。

  然而小白一身素白的衣裳,长身玉立,清俊的面容上是若三月春风的笑容,道:“甚好,如此便谢过张少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