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感情的事强求不得
十桑2020-01-15 21:013,207

  无论是赶路还是留在邬城,是住在客栈还是住在张鸣剑府上,我都不在意,然而厉兴对此却颇有微词。

  张鸣剑已上了马,厉兴压低声音道:“少主,碧青宫素来不同武林各派打交道,住到张府怕是有些不妥,何况我们还要赶路,若是宫主知道……”

  “我自有我的思量。”小白已抬脚上了马车,面上是一派云淡风轻,淡淡道:“我答应同你们回碧青宫看一看,并非是认同了我与碧青宫的关系,你若是对我不服,大可离去。”

  语罢,他侧眸看了我一眼,道:“夜筝,你不上车么?”

  “当然上!”一听到小白低沉好听的声音唤我的名字,我便心花怒放,赶忙上了马车,讨好的笑道:“你在哪我在哪嘛。”

  小白已在马车里坐定,不置可否的看了我一眼,随即放柔了语气,道:“日后若再碰到之前的状况,切记不要再冲动莽撞,若是伤了人对你的修行不利,我虽不太了解但也知道你们修行是要积功德的。”

  小白言下之意是怕我会伤害凡人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呀,之前不过是以为那人在骂小白而激动了一些罢了,我心里委屈,但更害怕被他误会,忙解释道:“我真的没有要伤害那些人,小白,我不是像青蛇那样的妖怪,我从来没有伤过人的。”

  况且,我哪来的本事伤人,除了一个变身的术法,我再不会其他。

  “我信你,我亦不想你被人伤。”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我所有的委屈顿时烟消云散,仿若跌进了蜜罐里,笑容再也无法抑制,“你是在关心我啊,没有关系的,我说过的,凡人的武器伤不到我,所有你不要担心啦。”

  小白点了点,移开了目光。

  这简短的交谈让我觉得同小白的距离似乎又近了一点,于是得寸进尺的朝他的位置慢慢移了些许,问道:“小白,你同那碧青宫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为什么厉兴他们叫你‘少主’呢?”

  小白扬了扬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眼眸里满满都是自嘲,道:“我尚未弄清楚明白,又要如何告诉你。”

  再问下去会使他难过么?

  小白除了失去了云家小姐之外有着怎么样的过往呢,他为何总是独身一人?

  我只恨自己成形的太晚,错过了他的那些过往。

  踌躇间马车已到了张府。

  之前在林子里总有妖怪同我说人心险恶难测,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的,否则张鸣剑也不会将我们带回家还热情的招待我们,或许这便是江湖人的豪爽与义气。

  刚入了大厅便见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迎过来,“相公,你可算是回来了,饭菜还在厨房热着呢……”话未说完视线落在我们身上,笑着问道:“这几位是……?”

  “这几位赶路经过邬城,客栈全部住满了,我便留他们在家里先住下,你等等去安排几间空房。”张鸣剑侧身站立,朝我们介绍道:“这是我娘子,欧阳雪。”

  “几位用过晚膳了吗?不如我叫厨房再做几道菜,你们同相公一道吃些吧,正好我叫人去收拾收拾房间。”

  “劳烦夫人了。”小白有礼的作揖,道:“在下木子萧,这是义妹夜筝。”

  我不曾同凡人女子打过交道,正想着是否要效仿小白的样子作揖,欧阳雪已经亲昵的拉过了我的手,笑道:“我正愁府上没有个姐姐妹妹同我说说悄悄话呢,夜筝若是不介意以后便唤我‘雪儿姐’吧。”

  我也还未同凡人交过朋友呢,甚好甚好。

  张鸣剑十分健谈,席间与小白相谈甚欢,倒不像是初见,仿若故友。

  席间欧阳雪一直同我亲密交谈,餐后还同我挽了手亲自带我去客房。

  直至我到了房间里方才得知今晚我不仅不能同小白睡在一间屋子,甚至还同他隔了好几个房间,自从学成了变身的术法后,我夜夜都是同小白睡在一起的,现下没了小白心里一阵空落落的。

  许是我的表情让欧阳雪产生了误会,道:“怎么了?瞧你的表情不太欢喜,是不喜欢这间房吗?”

  “不是。”我对欧阳雪十分有好感,故不打算隐瞒,答道:“我就是有些失落,今晚不能和小白睡在一起了。”

  “小白?”欧阳雪目光疑惑,随即惊讶的睁眸,道:“夜筝,你说的小白该不会就是‘木公子’吧?你要同他睡在一起?”

  “嗯,今日之前我们都是睡在一起的。”说到这里我眸光暗了暗,“不过从今天开始他应该不会再同意我和他睡在一起吧。”

  只有云家小姐才有和他同榻而眠的资格。

  “等等……容我先消化消化,你同木公子不是义兄义妹吗?”

  我点头,不明白她为何这样诧异。

  “你喜欢他?你们成亲了?”

  我想要点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想到他早上说的话越发沮丧起来,“他不喜欢我,他心里只有云家小姐。”

  “我明白了。”欧阳雪叹了口气,一手拉过我的手,另一手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安慰道:“夜筝,感情的事强求不得,你是个好姑娘,日后定会遇到个真心爱你的人,你莫要难过了,虽然我们江湖儿女不像平常人家那么讲究繁文缛节,可是日后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可不能再同木公子睡在一起了,除非他日你们成亲了,明白吗?”

  我有些似懂非懂,但越发体会到了成亲的重要性,可惜我昨夜明明同小白拜过堂了,如今一切都不作数了。

  “你赶了一天的路还是早些休息的好,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我明日再来看你。”

  “嗯,谢谢雪儿姐。”

  -

  我怎么都想不到第二日清早最先来寻我的竟然不是欧阳雪而是小白。

  “夜筝,醒了吗?”

  小白低沉的嗓音隔着房门传来,我倏地我从床上坐起,一边回答着醒了,一边下床去给他开门。

  我欣喜的打开门,颇有些受宠若惊,“小白,你找我呀?”

  然而在看到我时,小白却侧过身子,移开了目光,轻咳了一声,道:“先将衣服穿好吧,当心着凉。”

  “哦。”我乖乖应着,又转身回房去穿衣服。

  直至我穿好外衣小白方才走了进来,动作优雅的落座。

  “夜筝,我过来找你是有一事相求。”

  “什么求不求的,无论是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你要你开口我一定会去做的!”我在小白对面坐下,瞬也不瞬的看着他,以显示我言语中的坚决,“是什么事情呀?”

  “李家被灭门一案若迟迟没有结论我们只怕也不便出这邬城,你既是琴妖应该知晓鬼怪之事,今夜你能否去李府一趟?若能寻到亡人的魂魄,凶手是谁自然也就明了,也可证明此事非碧青宫所为。”

  小白说的句句在理,可是……我不过是一刚刚有了精魂的琴,若不是离陌送与我那几百年道行,我只怕不晓得要多少年才能修成人形。

  鬼怪之事其实我一无所知,要是离陌在便好了,以他的能力,就算是要去阴曹地府寻个人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可我应该怎么跟小白说呢,若是知道我毫无能力,什么忙也帮不上,他会不会又不要我了?

  失去了云家小姐的光环,我若没有个一星半点的能力,要如何待在他身边?

  见我久久没有回答,小白眉目中有失望之色,道:“你若觉得为难我再寻其他法子便是,你就当我刚刚未曾说过吧。”

  “不是的不是的!”我连连摆手,唯恐小白误会我,激动得站起身来,“我没有觉得为难,我只是刚刚醒来反应迟钝,我今天晚上就去李府,你等我消息便好!”

  然小白依旧是一脸淡定,并没有多少的情绪起伏,嘱咐道:“此事切记不可让任何人知晓,你行事小心些,莫要人发现你非凡人。”

  能有机会帮到小白我便觉得欢喜了,只望自己成功完成小白交待的事情,“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人发现的。”

  小白这才满意的颔首,道:“不早了,你去洗漱洗漱,我们一道去用早膳吧。”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小白,昨日那个持剑向我,冷冰冰的人一定不是真的他。

  可我有多欢喜便有多忧愁,我着实是不知道该如何寻找鬼魂,晚上去李府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小白的忙,现下我在邬城,也联系不到离陌和阿九他们,除了去李府碰碰运气实在没有别的法子。

  而且若是李府鬼魂并不友好,我可没有把握能打得过他们。

  我心里装了事整个白日里都有些心不在焉,欧阳雪陪了我一日,直至晚膳后我回房她才离去。

  谨记着小白嘱咐我的话,我默念着术法化作一只小麻雀朝李府飞去。

  老天保佑,望我能寻到惨死的李大侠,望我能顺利完成小白交代的任务。

  我不住的给自己打气,更加用力的扇了扇翅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