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小白,我怕
十桑2020-01-15 21:013,264

  我在李府盘旋了许久,别说什么鬼影人影,就是连个旁的生物我都没有瞧到。

  书到用时方恨少,修为要用时方恨不够多。

  许是因为官府还在查案的原因,府里的格局器物似乎还保留着之前打斗的痕迹,偌大的府院,没有丝毫的人气,透着森冷的气息。

  凶手该对李大侠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这上上下下几十条人命怎么下得去手呢,更何况昨日听客栈里的那些人说的,似乎李大侠是江湖上人人称赞的大好人,这样的人却遭遇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当真令人叹惋。

  “李大侠,你在吗?”我不气馁的开始了第十三遍叫唤,“你若是在的话便出来见我一面,告诉我谁是杀你的凶手,我家小白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然而回答我的仍然只有我自己的呼吸声。

  幸亏小白没有跟来,若他知晓我探查鬼魂便是在这里扯着嗓子的干嚎,定会发觉我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小妖,说不定会像阿七一样的嫌弃我。

  离陌不在,阿九不在,我抬头看着天空中的皓月,巨大的沮丧感快要将自己淹没。

  就在我第三十次大喊无果后我放弃了这种徒劳无功挣扎,灰扑扑的回了张府。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焦虑得走来走去,也不知道小白现在睡没睡,又是否在满心期待的等待着我带给他好消息,一想到这里我便焦虑的不行,我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实在不敢现在便去告诉小白我什么都没有探查到。

  要不还是明日再告诉他吧……

  可是当我躺在床上,一颗心惴惴不安,几度辗转就是无法入睡。

  是的,我在害怕,害怕小白不需要我,害怕找不到留在他身边的理由,就像我初初遇到离陌时,正是因为我需要他教我术法,才会百折不饶死死缠着他,而当我学会了,不论离陌如何威逼利诱,我都不再愿意同他走了。

  如今我处在这样的位置,将心比心,方知之前自己有多伤离陌的心。

  日后再见到离陌我定会好好道歉,对他再真心实意一些。

  啊——

  睡不着呀,阿九不在,再没有人同我聊心事给我出主意了,对了,也不知道欧阳雪睡了没有,我可以去找她呀!

  欧阳雪将整个张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定是聪慧之人,说不定能解决我的烦恼,张鸣剑一直在调查李府被灭门一案,说不定她也知道一些消息呢。

  我眼神一亮,倏地从床上翻身而起,把最后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欧阳雪身上,打开门,一路小跑着朝欧阳雪的房间走去。

  远远的便瞧见欧阳雪的房间还亮着灯,我心里越发的欣喜,太好了,她还没有睡觉呢。

  可是再走近一些便听到张鸣剑的声音,透着怒气,道:“雪儿,你不要再闹了,行不行?!”

  我顿时停住了步子,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脑门,我真是笨呀,欧阳雪同张鸣剑早就成亲了,自然会睡在一间房间里,除了昨日一道用了晚膳,我也没有同张鸣剑接触过,不知道他是不是同欧阳雪一般平易近人好说话呢。

  “我闹?”欧阳雪的声线带着轻颤,道:“张鸣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爹爹?那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怎么做得出来?!”

  爹爹?武林盟主张震天吗?

  他们在吵什么,我究竟该进去劝一劝还是该离开任由他们?

  我原本是来求助,没想到撞到两夫妻闹口角,也真是尴尬,我非舌灿莲花之辈,进去劝架指不定会弄巧成拙。

  正当我欲转身离开之时房内又传来张鸣剑的声音,“你这么大声是想弄得人尽皆知吗?若是给木子萧等人听见了你只会坏了我的好事!”

  听到小白的名字我顿时敏感起来,为什么我们知道了会坏了他的好事,难道他们争吵的原因同我们有关?张鸣剑刚刚的语气可不算友好,与昨日他留我们住下的口吻有着极大的反差。

  我忍不住停下步子竖耳倾听,房间里二人的声音压低下来,我听不真切便又小心翼翼的靠前,俯身将耳朵贴在门上。

  张鸣剑道:“我的好雪儿,我知道你不忍心看见爹现在这样,难道你就忍心让爹一掌劈死我吗?”

  “你是爹唯一的儿子,爹不可能这样对你的,这次是你错了,你快些去将爹放出来,好生道个歉,爹会原谅你的……”

  我的天啊,原来张震天不是去寻访故友了,而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关起来了!

  “你怎么就是想不明白呢?雪儿,像爹那样迂腐固执的人是不可能原谅我的,他同李世伯交情甚好,什么都听他的,胜过于我这个儿子,爹怎么可能会原谅我?”

  “张鸣剑,我突然觉得你好陌生,你还是当初我嫁的那个人吗?就算你同李世伯不和你怎么能下毒灭他全门?你做错了事情不认错也就罢了,如今还一错再错,将自己的亲生父亲关押!”

  “我是错了,可如今我除了将错就错还有什么别的办法?那姓李的便光明磊落了吗?我好不容易劝的爹有一丝松动,谁知道那姓李的要爹不要听我的,还同爹说我心术不正,不能胜任盟主之位,我看分明就是他想要当这武林盟主!”

  “你——”

  “雪儿,你也不想看着你相公我去死吧?我知道这回我错了,可是成大事者万不可妇人之仁,我做这一切也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未来,我想要成为值得你骄傲的夫君。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切不可将爹的事情说出去,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等我做了武林盟主,日后我做什么一定都会同你商量。”

  “哎,我原谅你又有什么用,重要的是爹肯不肯原谅你,就算爹原谅你了,李世伯灭门之事你要如何脱身,李世伯德高望重,武林各门派不可能息事宁人。还有,你做了这事为何还留外人住在府上,你就不怕被他们发现吗?”

  “这正是我想的解决的办法,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敢肯定木子萧等人是碧青宫的人,碧青宫在武林的名声向来不好,若将这灭门之罪安在碧青宫头上想必也不会有人怀疑,我只需要制造些罪证,再通知官府的人拿下他们……”

  听到这里我已经是头皮发麻全身发凉,我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心隔肚皮’,枉我昨天自见张鸣剑起便以为他是个慈眉善目的好人,未想到他竟然如此的阴险歹毒。

  他竟然想要害小白!

  不可以,我要马上去告诉小白。

  思及如此我立刻站直身子想要离去,却不小心碰到了门,下一刻便听到张鸣剑厉声道:“谁在外面?”

  吓得我心跳顿时停止了跳动,残留的一丝理智让我迅速念着着术语,在张鸣剑打开门的瞬间化作一只小猫。

  我仰着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朝一身戾气的张鸣剑喵呜了两声。

  “这府里的下人是怎么做事的,怎么会有野猫进来。”说罢朝我挥了挥手,将我驱赶开来。

  欧阳雪拉住了他的手,道:“算了,别生气,不是人就好。”

  我巴不得离此人远远的,便立马一个跳跃,朝院子外跑去。

  我以前总觉得离陌可怕,动不动便说要杀了谁谁,现在想来当真是我阅历浅薄,张鸣剑这种佛口蛇心的人不知道要比离陌可怕多少倍。

  我一路狂奔,也不管现在小白是否睡了,只想着马上告诉他这一切,我虽然不知晓鬼魂之事,但现下也算是误打误撞完成了小白交代的事情。

  幸运的是小白房里还亮着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我,我一跃跳上了半开的窗户,然后气喘吁吁的落了地,看见小白我便安心多了。

  小白一手执卷,正借着烛火看书,听见声响后朝窗户这边看来,眉心微蹙,试探的唤道:“夜筝?”

  我这才发觉我一路仓皇逃离,也没来得及变回人形,忙念着术法变了回来。

  小白似乎已经坦然接受我非凡人的事实,目光平静,放下书卷,询问道:“你查到了?”

  “天啊小白,那个张鸣剑好可怕!”我在小白身边坐下,平复着自己的心情,顺了顺逻辑,方道:“李府灭门是他做的!好像他爹也知道,然后他就把他爹给关起来了,他留我们住在这里根本就不是好心的,他知道我们是碧青宫的,他想要嫁祸给我们!”

  相比起我的惊诧小白却是镇定万分,徐徐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小白,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他们都说人心险恶,果然……”

  “嘘——”未等我说完小白伸出修长的食指抵住薄唇,示意我噤声,旋即压低声音道:“有人过来了。”

  不会是张鸣剑发现了我然后追过来了吧?!

  他对自己父亲都能下得了手,定是不会对我们手下留情的!

  我反射性的一把抱住了小白,想要埋入他温暖宽厚的怀抱里,弱弱道:“小白,我怕。”

  被我抱住的身子蓦地僵住,在小白推开我之前我主动松开了他,扯了扯唇角,笑眯了双眼,遮住满眸的失望,道:“就算我怕,我也会保护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