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你到底是谁
十桑2020-01-15 21:003,259

  次日将我从睡梦中唤醒的不再是小白的轻声细语,而是喧嚣的吵闹声。

  许是昨夜里饮了酒,头昏沉的厉害,我睁了睁沉重的眼皮,全身酸痛的厉害,这才发现我与小白昨夜竟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不胜酒力是意料之中,未曾想小白竟也醉了一宿,平日里总是小白梳洗完毕后温柔将我唤醒,今日同他一道醒来,只觉得他睡眼惺忪的模样格外迷人。

  昨夜,我们成亲了呢,成亲后的早上应该要做些什么?

  替小白更衣?

  可昨夜里我们不曾就寝。

  我陷入旖旎的思绪中,羞窘的垂下了头,用余光不住的偷瞄着他。

  “有人来了。”

  小白的声音仍带着刚刚苏醒的沙哑,倏地坐直身子。

  “唔?”我有些回不过神,只能迷惑的抬头看着小白,却见他眉心紧蹙,起身一把哪过悬挂的佩剑,动作利索,一气呵成。

  “我去外面看看,你好好待在房里,莫要害怕,我一会便回来。”

  小白沉着的嘱咐完我,便携剑出了门。

  屏息凝神似乎可以听见纷至沓来的马蹄声,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便蹑手蹑脚的跟在他的身后。

  数十人策马而来,在小白面前停下,为首的人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说不出的趾高气昂,道:“木子萧,原来你躲在这深山老林里,倒叫我们一番好找,若不是前些日子你入了城,还不晓得什么时候才会有你的消息。”

  前些日子入了城?是指小白上次小山采购食物?

  这些人到底是谁?

  我忐忑不安,却又敢上前,小白嘱咐过我不要出门,若是看见我,他会生气的吧?

  然而小白却是一言不发。

  “我家大人说了,你害死我家小姐,你若给不出个交代,定要将你千刀万剐,以慰小姐在天之灵!”

  原来这些人是云家小姐父亲派来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白的身子竟颤了颤,复而冷笑道:“交代?你家小姐之死可与你家大人脱不了干系,若要告慰亡灵,你家大人只怕是首当其冲。”

  “你——”为首的人被小白的话噎住,随即气急败坏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这平城可是云家的地盘,容不得你放肆。识相的便立刻束手就擒,我家大人心善指不定留你一条全尸。”

  “荒谬,心善之人何至逼死自己骨肉。”

  “你——”为首的人气极,竟扬手将马鞭朝小白挥过来。

  我的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却见小白徒手抓住马鞭,一手执剑,不怒自威。

  “木子萧,我家姑爷可是大将军之子,追究起来定灭你全门,哦——我倒忘了,你不过一介没爹没娘无人要的孤儿,灭了你也就……”

  此人尚在马背上得意洋洋的说着,下一瞬便被小白扬手一扯马鞭,狠狠摔下马背。

  我忍不住在心里替小白叫好,这人说话实在是讨厌,小白若不出手,我都想要出门教训他了!

  那人被摔了个猝不及防,一时站不起身来,恶狠狠对其他人道:“还看着做什么?!给我宰了他!”

  “是!”

  云家的人一拥而上,将小白团团包围,扬起小白大红的衣袂,朝下的剑终于被提起。

  不好!

  我唯恐小白会受伤,也顾不得出去小白会不会生气,提起嫁衣的裙摆便想要跑过去。

  可我刚刚提起步伐,几位青衣人便从天而降,云家人吃了一惊,便停了动作看了过去,大喝道:“来者何人?!”

  然而青衣人却是恭敬的朝小白俯身,道:“属下来迟,望少主恕罪,如此低贱之人,不应脏了少主的手。”

  语罢,动作迅速的攻向云家人,动作快狠,招招之命。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凡人之间的厮杀,只能怔怔的看着,然而小白却是分外淡定的立在原处,仿佛周边的打闹与他无关,风扬起尘土,又卷起他的衣摆,他墨发红衣,美得像是一副笔墨浓稠的画。

  他就这样朝我看过来。

  是生气了吗?生气我不听他的话,没有待在屋子里跑出来了吗?

  为什么,他的目光这样的冰冷,冰冷得让我害怕。

  我不知道这场厮杀是何时结束的,小白的眼神将我钉在原地无法动弹,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厚。

  青衣人训练有素自然不是云家人所能匹极的,刀光剑影后云家人倒了一地。

  “少主。”青衣人排列有序的在小白身后跪下,恭敬道:“一月之期已过,望少主速速与我等归去。”

  小白依旧是远远的看着我,道:“我尚有些事情未处理,你们去前边的林子侯我,待我处理完毕,即来与你们会和。”

  青衣人闻言立即离去。

  小白刚刚话里的意思是要离开这片林子同那些青衣人走了吗?

  他就这样朝我走来,一手提剑,眸光冰冷,清俊的面容再不复往日的温柔。

  “小白……”我怯怯的唤他。

  他停下步子,隔着几米的距离看我。

  这样面无表情的的小白让我有些心慌,只能讨好的看着他:“小白,你是不是怪我跟出来了?是我错了,你罚我吧,你不要生气,我只是担心你会有危险……”

  这些日子的相处,小白从不曾对我冷眼,原来他生起气来竟是这般的骇人。

  “够了。”小白不耐的打断,眸光似箭,“到此为止,说吧,你到底是谁,假扮水蓉待在我的身边又有何目的?”

  我震惊的睁大眼眸,道:“你……都知道了?”

  我本无意隐瞒,最最开始的时候,每每想说时,总会被小白的话题引开,而后来我越来越意识到他所有的温柔都不过来自于我那张同云家小姐如出一辙的脸,久而久之,我便渐渐不敢说了。

  我泄了气,越发的忐忑不安,问道:“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开始便知道,你与水蓉性情天差地别,而她,从不会唤我‘小白’。”

  一开始就知道?

  我心中涌上莫名的惊喜,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那些温柔与宠爱,有那么一些些是给予我的呢?

  我扯了扯唇角,想要自己笑得自然好看点,“呐,小白,你是不是,也是喜欢我的?”

  他却对我的问题置若罔闻,口吻越发冰冷,“在我动手之前,你最好回答我的问题。”

  明明昨夜里我们才成了亲,明明昨夜还是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我的心像被抛掷在冰天雪地里,倔强的维持着唇角的弧度,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喜欢过我吗?哪怕只是一点点。”

  “…………”

  “只要你回答我,我马上就告诉你我到底是谁。”

  这场沉默的对峙,就在我快败下阵来时,小白终于开了口,“从未。”

  这两个字冰冷刺骨,我的心如暴雨突至,我忽然就委屈得不能自已,不管不顾道:“不可能,你骗我,我们昨夜拜堂成亲了,竟然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云水蓉,你若没有一点喜欢我,你怎么会娶我?”

  小白墨色的眼眸里却未见一星半点的不忍,淡淡道:“这些日子的相处,昨夜的婚礼,我不过是想要圆一场梦,如今,梦醒了。”

  小白声线清冷,煞是迷人好听,原来,没有了云家小姐的光环,温润如小白,亦可以这般的伤人。

  为了可以触到他,我费尽心思让离陌教我术法,为了同他成亲,那么多个夜晚我穿针引线缝制嫁衣,却换来一句冰冷的“梦醒”。

  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我只能倚在一旁的大树上,他一身喜服红得刺眼,我喉咙干涩,道:“我叫夜筝,我是你的琴,我化成云家小姐,不过是想留在你的身边。”

  “一派胡言!”小白倏地提剑,直直指向我,“你若再信口雌黄,休怪我不客气!”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舌尖发苦,只觉得言语是那般的苍白无力,“你信我,可好?”

  然而小白的回答是将剑利落的刺进我的左肩。

  我下意识的垂首,怔怔的看着剑,那剑出于名家,剑身光滑剔透,那光芒刺得我的双眼生疼。

  不久前他携了这剑出门,初衷是为了保护我,却不曾想,这一剑,竟是刺向我。

  下一瞬,小白将剑拔出,下移至我的左胸,神情冷漠,残忍道:“若再有一句假话,下一剑,我会刺向这里。”

  小白明明还未刺下去,为何我竟觉得胸口已经隐隐作疼,我一瞬不眨的看着小白,拉扯开左肩的衣服,苦笑,道:“你看,小白,我没有骗你,我是你的琴,凡人的剑是伤不到我。”

  小白震惊的睁大眼眸。

  我默念着师父教与我的术语,变回自己原来的样子,“小白,现下,你信了吗?”

  小白颤了颤,竟直接扔下剑,道了声‘荒唐’转身离去。

  我蓦地想起榕树婆婆说的话,她说凡人对妖类向来执有偏见,只怕到时候我会后悔爱上过这个人。

  小白大抵不会知道,他的剑留不下伤口,可是,我却疼得撕心裂肺。

  我虽然疼,却不后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