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十桑2020-01-15 21:003,220

  “啊——”

  我惊呼出声。

  小白闻声讶然的回过头来,道:“怎么了,水蓉?”

  我这才缓过神来,明白小白是见不到离陌他们的,忙摇了摇头,解释道:“没什么没什么,你快去换衣服呀。”

  庆幸的是小白没有细究下去,只是微微颔首,然后走入卧室更衣。

  这突发的状况也未能减轻我见到离陌的震惊与慌乱,我如果对离陌视若空气,离陌定会不悦的吧?可我若与离陌说话,小白如果听到会不会被我吓到,以为我定是不正常了,在自言自语的吧?

  这下到底该如何是好?

  我踌躇不安,而离陌散发出来的气压似乎越来越沉重,我只好求助的看着他浅红的眼眸,祈求他不要生气,祈求他能明白我此刻内心的挣扎。

  我一直觉得离陌的心思分外难以揣摩,每每我将他往坏处想时,他总会不经意间做出些让我感动的事情,例如之前用精元救我,在云林教我术法;可每每我对他改观,想要靠近他时,他又总会无情的泯灭我的念头,例如在云林莫名其妙十分生气的与我断了师徒关系。

  我真真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却没有想到他此时此刻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在我祈求的眼神下,扬手一挥,小白便静止不动了。

  我松了口气,不用再在担心小白听见我与离陌说话的声音而受到惊吓和要不要同离陌说话之间犹豫纠结了。

  “谢谢——”我鼓起勇气朝离陌开了口,却又在称呼上犯了难,想到他在云林同我说的那些话,还是规规矩矩的唤了声:“殿下。”

  离陌唇边逸出一声冷笑,嘲讽道:“不是都说师恩重如山么,怎么,这才刚学会了点皮毛,便吝啬得一句‘师父’也不叫了?”

  离陌这冰冷的语气听起来委实是有些骇人,我再次听到熟悉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离陌却看也不看一眼,薄唇微启,“滚。”

  我只恨自己没有勇气呵斥离陌,只能歉然的看着帮我忙活了一下午的小伙伴们被离陌吓得四散逃开,阿九更是慌乱的不行,圆溜溜的眼睛里掺杂对离陌的惧意和对我的担忧,一直在原地踱步,好不焦虑。

  我朝她无碍的笑笑,示意她速速离去,离陌凶狠的一面我不是没有见过,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牵连到阿九。

  直到阿九他们全部离去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离陌刚刚说的话。

  他这是在责怪我不唤他‘师父’吗?可那日在云林他同我说的话还言犹在耳,要同我断绝师徒关系的人明明是他啊。

  可离陌对我的耐心似乎已经消失殆尽,他倏地上前,一把捏住我的下巴,目光尖锐的扫视我的脸庞,道:“真丑。”

  丑?

  我这张脸丑?

  这怎么可能,云家小姐的容貌就算不能说是宛若九天仙女,但也绝对称得上是国色天香,何至于用‘丑’来形容?

  我不敢在言语上反驳离陌,只能睁着眼睛,表达我的愤慨。

  可离陌似乎对我的沉默分外的不满,捏住我下巴的手毫不留情的加重,说出来的话亦越发的尖锐刺人,“你那么费尽心思的让我收你为徒,教你变身的术法,就是为了变成这个样子?就是为了当别人的替身?夜筝,你是不是道行太浅,还来不及长脑子?”

  “是啊,我就是没有长脑子!”下巴被捏得生疼,我真是受够了离陌的喜怒无常与莫名其妙,“我要是长了脑子就不会想不通你到底想怎么样了,之前与我断绝师徒关系的人是你,现在数落我不讲师徒道义,不唤你‘师父’的人也是你,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离陌怒极反笑,“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不赖,我不过是叫你日后好自为之,何曾说过要与你断绝师徒关系了?”

  “师父还肯认我这个徒弟,夜筝自然是求之不得。”我向后仰了头,想把自己的下巴从离陌的手里解救出来,“师父,好疼。”

  离陌的眸色微缓,松开了捏住我下巴的手,颀长的身子仍旧透着不悦的气息,道:“你倒是接着说说,你怎么要沦落到当别人替身的地步?”

  “我并不觉得我在当别人的替身,我还是我。”

  “哦?我倒记不得你原来竟是长这般模样了。”

  “容貌不过是外在,重要的是内在,我依旧是夜筝。”

  “我刚才可看得分明,那凡人唤你‘水蓉’你并未否认,你所谓的内在重要,就是将自己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没有、我……”

  我张了张唇,最终还是无力辩驳,亦不知该从何说起。

  云家小姐同小白之间的感情那般的刻骨铭心,我不知道离陌是否愿意听我讲述,更加不确定离陌是否能理解小白与云家小姐,以及我对小白的情感。

  离陌垂头,目光落在我大红的嫁衣上,怔怔的看了许久,好半天才开口道:“夜筝,你还有什么好辩驳?”

  一直不愿意承认的真相就这样被离陌揭开,我叹了口气,终于选择面对现实,“是的,我顶着云家小姐的容貌,我在小白唤我‘水蓉’的时候不否认,我确实在当云家小姐的替身,可是那又怎么样?虽然也会觉得难过失落,可是,只要可以留在小白的身边,我就会觉得幸福满足了。”

  “他在乎的人根本不是你,你谈何幸福?”

  离陌的话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刺向我的心脏,我扯了扯唇角,笑眯了眼,道:“师父,你不知道云家小姐死后小白有多伤心,活得就像是行尸走肉般,这段日子我虽然冒充着云家小姐,可是小白却要开心快乐了很多。只要小白觉得幸福,我便幸福。”

  离陌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似是要看穿我的灵魂,道:“那个人有什么好?你这样爱他。”

  这个问题也委实令我困扰。

  “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这样是不是就是爱,我只是,无法看着他难过。”

  自我有了精魂那日开始,小白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便无可取代。

  离陌没有再说话。

  这样的沉寂我只觉得尴尬,余光可以瞧见小白静立不动的身子,若是离陌不出现,此刻小白应该已经换我衣服与我拜堂了吧?

  思及如此,我便开口道:“师父今日因何而来?”

  就算在云林他并没有要同我断了师徒关系,那日也实属不欢而散,我亦向他表述过自己不想再学其他的术法,那么他此番是因何而来呢?”

  离陌并不看我,只是微仰着下巴,闭上了双眼,道:“那日你问我,为何每次你提及那凡人我都会生气,那时我自己亦想不清楚缘由,今日终于想了个分明。”

  “所以师父是过来告诉我缘由的?”我有些半信半疑,“那是什么缘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太过昏暗令我恍惚中产生了些错觉,我竟觉得离陌的身子颤了颤,胸膛剧烈的起伏,似是……有些悲伤?

  旋即离陌便睁开眼来,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意味深长的看向我,道:“告不告诉你已经不再重要,你总有一日会知晓的。”

  “哦。”不告诉我便不告诉我呗。

  “夜筝,我再问你一句,你当真不想同我一起修行了?”

  “嗯。”

  今夜过后,我便是小白的妻子,虽然不能肯定一定能做好,但我会努力去做一个合格的凡人的妻子,为他洗衣做饭,照顾他的衣食住行,这一辈子再不与他分离。

  离陌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眼底却依旧一片冰冷,他朝桌子略一扬手,视线里便出现了一个白玉酒壶。

  “如此良辰自然该配备美酒,这一壶酒就当是为师送你的成亲礼。”

  离陌竟然给我送成亲礼,我真真是受宠若惊,忙谢道:“谢谢师父,只可惜小白是凡人,不然我一定和小白同你磕头,榕树婆婆说,凡人成亲是要拜高堂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我应该给你磕头。”

  虽然这话不无讨好离陌的意思,语罢,我还是俯身想要恭恭敬敬的给离陌磕个头。

  谁知我刚刚俯身,离陌便伸手拦住了我,我一抬头才发现他整张脸都黑了,冷冷道:“不用给我磕头,我可不是你的高堂。”

  献殷勤被拒绝我只觉得窘迫,离陌向后退了几步,已是离去之姿。

  “夜筝,凡人的生命不过短短数十载,于你我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日后,他若气数将尽,你想要修行大可来寻我。”

  话音刚落离陌的身影便消失在我的眼前,惟留下一脸怅然的我。

  短短数十载啊,真可笑,我还未曾拥有就开始担心失去了。

  这一夜,小白待我比往日更要温柔,那双眸色的眼眸蒙上一层迷离的水雾,他唇角带笑,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仿若整个世界惟剩下我一人。

  我们喝了离陌送的酒,许是第一次饮酒,酒量太浅,不过两杯,我便不胜酒力沉沉睡去。

  新婚夜,那些旖旎的期待一并微醺入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念夜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