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吴真2017-03-21 11:071,786

  裴得机:“嘁,一群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看的,要说好看,还得是------。”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吴长策:“怎么着,就这一会的功夫你还去对女性耍流氓了,时间倒也宽敞,可你出去是干嘛去了,你这可真是,怎么说呢,哎呀,就没有词能诉说一下我的愤慨吗。”

  马跑:“不要脸。”

  马叫:“无耻。”

  吴长策:“关键时候也就这俩词了。”

  裴得机:“你们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未遂啊,也就是远距离看了看。”

  吴长策:“看也不行啊,在哪看的。”

  张德茂:“女性难道也上街了,她们凭什么,不矜持,太不矜持。”

  裴得机:“说起来也是个意外,我这一路往东走去,走了也不知道多远了,还真看到一片山,我不得上去看看吗,爬到半山腰我就听到有水声,于是我当即决定先去看看这水到底有没有鱼,这关系到我们以后的娱乐休闲生活以及我的午饭。”

  吴长策:“这倒也应该,读个书钓个鱼,读完书烤个鱼,生活不也就是这样嘛。”

  裴得机:“走过去才发现水里有人,洗澡呢,看特征应该是女人,我也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毕竟咱没见过心有好奇呀。”

  张德茂:“我看未必,没见过好奇,见过的就不好奇吗,就说我吧,媳妇都走了好几年了。”忽然面色一变:“我不也就是苦撑着吗,好奇也不能随便看啊。”

  裴得机:“情不自禁,当时就觉得身体发热鼻子喷火,我这正上着火呢,控制也控制不住,要不是她们提醒,我还得再愣会,可她们提醒的方式一点也不友善,毫不客气地对我以流氓相称,我正热血沸腾呢,那受得了这个,就说咱这涵养,都这样了也没和她们动手,她们人也多点。我就在岸上和她们理论加解释,她们一点不听,还骂得更狠了,我知道她们是觉得自己吃亏了,我对她们说实在不行,我脱了让她们看过来,把这亏补回来,她们还矫情着不同意,我还不愿意呢,我也没看她们多少,豁出自个的全部给她们陪还不行吗。”

  吴长策:“你这是陪吗,你这是找事啊。”

  张德茂:“结果呢。”

  裴得机:“结果她们喊救命,你说就这点事她们就喊救命,我虽然占着理,可她们这么矫情也不行啊,我只能躲着了,躲也不行,她们不罢休,一人抄着根棍子就追我来了,更可气的是,还派人回村喊人去了,这是要对我赶尽杀绝啊,我只能翻过山,绕道回来了,一绕就绕到张大哥那边去了,那一片山啊,别说人累个半死,马也吃不消啊,真合适我们去,住烦了稍微挪挪就能接着住,可惜一时不慎和本地人结下仇了,他们现在没准还在山里翻找我呢。”

  吴长策:“你说你可真是的,就因为看人家洗个澡,耽误我们的大事。”

  裴得机:“我这不行了,你们二位怎么样啊。”

  张德茂:“你也见了,西边那山比个馒头也没大哪去,从底下看上去头都不用抬。”

  吴长策:“北边也不行,可能是因为我走得太远了,那边吧,冷,冻得我啊,身体僵硬还一步三抖,能活着回来真是不容易。”

  张德茂:“你这衣服怎么了,走得时候不还成块的吗,被冻成了一堆布条了。”

  吴长策:“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马叫:“不就是被狗咬的。”

  吴长策:“那也是狼狗,狼一般的狗,也可能是狗一般的狼,个头如虎豹,声音如鬼叫,还是成群的,我奋力与之一战,左突右杀,那可真叫个,如入无人之境,直杀的,它们都不再咬我,才扬长而去。”

  张德茂:“你这还不如我呢,咱裸奔---,可惜没全裸,这光辉事迹差点意思,老马他们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去拆人家的酒楼了吧。”

  裴得机:“他倒是想,人家连门都不让他进,他想拆都没地方下手去。”

  吴长策:“这天也不早了,人也不少了,晚饭是不是该准备着了。”

  裴得机:“准备什么呀准备,连个米粒都找不出来了。”

  吴长策:“那也不能就这么放弃了,我的胃不能答应啊,该努力还得努力,我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下肚的。”

  吴长策说着走向厨房,迎面碰到正走进来的李翠丽,手里挎着个篮子,吴长策:“看看,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啊,疾风知劲草,挨饿识丽嫂,嫂子唉,你回来的太及时了。”眼睛看向篮子:“都准备了什么吃的。”

  李翠丽:“忙活了一天,也就找到点野菜,幸亏有些野菜不甘寂寞急着出来见见天日,一群人等着呢,到处都是耳目下手还快,能不被分尸的都算造化,我没这么狠,手下留情不斩尽杀绝,等过两天我再去光顾它们。”

  吴长策:“野菜也挺好,就是少点鸡蛋,整个蛋花野菜汤这晚饭也将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的退隐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