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相思局·红尘梦了(七)
肖沙冰2020-01-16 14:222,199

  我回眼一看,正是敖清。他不知何时坐在了离我不远处。此刻那人一袭不染纤尘的素色衣裳,正微微侧了头,挺直着背拨动琴弦,暮光将他微微笼了起来,形成一个极美好的侧影。那副他向来宝贝的浮桐琴正悬在他面前,在他修长的手指下淌出潺湲的琴声。

  我心中一动,指尖也颤了颤,目光却始终移不开。

  都说闻七太子抚琴此生无憾,能与他合一曲又作何讲?且虽说在凡间时我听他弹过不少次琴,可没有一次像是现在这般,专心为我而奏的。

  “我很好看?”这时敖清似乎发现我分神,轻声说道。

  这家伙太阳穴一定长了眼睛。我转过头去,专心鼓筝了。

  有琴技高的人相和就是不一样,这曲琴筝和鸣几乎弹出了我人生的最高境界,清越与圆润,空灵与低沉,高低急缓,我们配合得半分不错,曲声相缠,婉转回还不休。

  这一刻天地仿佛十分空旷,只有我们两个。

  敖清的琴声时而安然时而沉郁,仿佛极尽温柔,却有什么难以启齿,而我不想以曲调迫他将这层难言的朦胧揭开。

  听说善琴之人不必说话,他们只用琴音便可互诉衷肠,曲折心思尽看透。

  我这样想着,心中忽而一紧,手也不由地缩了回去。

  敖清淡淡觑我一眼,不紧不慢地将这曲收住。

  “嘶,手指被划了一下。”我甩着手掩饰。其实我是不想刚才的心思被这家伙轻易读了去,虽然我看上他已是事实,可若被他发现岂不是太没面子?

  “本来和得不错,”敖清挥手收了琴,“偏有人笨手笨脚。”他瞧我一眼,赶在我反驳之前道:“不过你弹得还中听。”

  “哼,那当然,”我于是抬了抬下巴,“被我带的,你也比之前好听多了。”

  “哦?”

  “以前某人爱在美人面前卖弄指法,指尖动作变化诡谲迅速,难免失了从容。虽说世间无人能奏出这般难度,可意韵不足。这次才算得上不负虚名。”

  “你……”敖清微微勾唇,“你也不算太笨。”

  我本来就不笨!我瞪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敖真要去了。”沉默片刻,敖清忽然这样说道。

  我一愣。我自然知道他说的“去”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半月前就告诉了我敖真状况,可如今真听到这消息,我还是惊愕难掩。

  再看敖清,只见他微微垂眼,看不出神色。上次他说死亦未必不好,可他……终究是难过的吧。

  “什么时候的事?”我小心翼翼地问。

  “他体质孱弱,又在丹渊囚禁太久,出来不到几日便第三次天人五衰。我同师父炼好了续命的仙丹,可他默然静坐,什么也不理会,”敖清顿了顿,缓缓道,“他既铁了心要随她去,我亦不会逼迫他什么,或许于他而言这才是最好的选择。最多五日,一切便结束了。”

  我不忍想。这世间的事难道尽是悲剧收尾?这般死死伤伤未免太过惨烈。

  不知为何脑中尽是玄虚子口中那人颤抖流泪的模样,少年绝望啜泣萦绕耳边:“为何我不能活下来,不能陪在她身旁?为何我不能……”

  为何偏偏他不能?

  “我能不能去见见他?”

  “不必多事相劝了,”敖清似乎洞察我心思一般,淡淡道,“有什么蠢想法也尽早收起。”

  “放心吧,能解脱是好事,我也只想送他一送,”我起身,叹道,“就当是替孟晚见他最后一面罢。”

  敖清这才叹了口气,道:“也好。”

  *

  我与敖真见了一面。在凡间的洞府中,他静静坐着,和在丹渊时一个样。我轻轻坐在他面前,与他相对很久很久。

  我抱膝瞧着面前苍白的人,好像又回到那个漫长的梦境。

  有水滴从穴顶滴下,清脆的声音响在耳边。

  后来想起,我一句话也没有对他说,可是在一片宁静之中,我想了太多太多。

  我问自己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止男女之情,还有父母之情,手足之情,甚至对于陌生之人的悲悯。

  凡间有那么一种人叫做“侠”,我在话本儿里读过。他们都是性情中人,他们过的是我最爱的日子——敢爱敢恨,果决勇敢,可以为免心上人苦痛孤注一掷,又可以为救他人于危难挺身犯险,过着自在而大胆的日子。那才是真正的生活。

  如果华遥真要我去转命轮,我会不会去?如果需要我这么做的是敖清呢?我如是想。

  敖清显然不明白我心意。他见我自从凡间回来就精神恍惚,果断地为我找出了继七师兄之后又一疑似心上人:“我说洛湘,你该不是对我九弟动了心吧?”

  “证据何在?”

  “在梦中他明显胜华遥一筹,你对他也一直……”敖清摇着头道。

  我无语瞪他一眼。梦里胜过华遥的人是谁?我一直想缓他伤痛的又是谁?还自诩聪明,这个也看不出?还是……只是不想明说。

  当然这些话我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华遥早已教会我,不可能的事不要抱有期望。

  夜里,我偷偷拿了敖清的好酒去找大师兄,闲扯了一会儿,故意聊到闯禁地的事。

  我问他,“若我真去闯了那地方,转了命轮,会是如何下场?”

  师兄想了想,答:“其实也没那样严重,三重天的禁地罢了,闯入也就……杖罚?最多夺一百年修为,运气好的不被发现也有。只是转这命轮嘛,只要不被抓现行就无事,若是被当场逮住,听说会严重些,贬官,逐出天庭,谪入凡间,都是有的。总之伤及不了性命。唉,你宽宽心,华遥再怎么说,也不会对你如此绝情。”

  贬官,逐出天庭……我心中动了动。这么说来,若我去转命轮被发现,惩罚便是被赶回井底,顶多也不过被夺了龙神的封号,在凡间与妖怪们为伍,倒乐得自在了。

  “想什么呢?”大师兄见我失神,敲了敲我的头。

  我连忙回过神来,抿酒掩饰:“哼,我就说,我这么招人喜欢,华遥怎么舍得害我。”

  大师兄深深地叹了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