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相思局·红尘梦了(八)
肖沙冰2020-01-16 14:223,052

  我这个人行事向来果决,认准了的事绝不拖延。况且敖真的病体也由不得我拖延。在跟大师兄摸清底之后第二日,我就找了个敖清下凡探望敖真的时辰偷偷地溜出了宫。

  出乎我预料的是,我在宫门口看见了华遥的身影。我不想与他正面相对,就默默躲在一旁,看他向五玄宫内走。

  他进宫门时有些犹疑,仿佛很惊奇没人过来拦他似的。

  看他这模样,再结合之前听到的风声一想,我便知道是敖清次次替我将他挡在宫外。我不由又是一叹——其实想到要离开敖清,甚至可能从此仙妖殊途,我心中也不是没有难过,但是想想这样既能免他伤心,又能免得我越陷越深不可自拔,我又觉得,这或许是我们最好的结果了。

  就这么结束,也没什么不好吧。

  这么想着,我咬了咬牙孤身向三重天去。

  我很快就抵达了三重天。只见那里零落地散步着几个宫邸,大抵也是像五玄宫这般无足轻重的门派。此刻正是正午,大多数人都在宫中打坐静修,无暇出来走动,这片云层一片寂静。

  我在高处四下张望,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禁地”——在三重天之东并无任何宫邸分布,只有孤零零的一扇高耸的大门挡住人视线。那大门由玄铜制成,边框处以白银镶上窃曲纹,门身从上到下雕着祥云,门环亦为铜制,似乎鲜少打开,上面并无磨亮的痕迹,只有绿色的锈蚀。此门并未上锁,是两个仙人在左右把守,那两人看装扮并非天将,只是寻常的天兵罢了。

  我思忖片刻,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用明目决一瞧,正发现他们在打盹儿。我信手捏了借来的两个瞌睡虫朝他们吹过去,很快他们便歪在一起,睡得不省人事。

  确定他们已然睡熟,我大着胆子走到了那门跟前。

  想来命轮的开启若是只为了体内携带着他人部分元神的人来转动复活,其实很少会用得到,这禁地的守护的确不必如何上心,我只轻轻一推,那玄铜门便开了缝。我留了心眼,先透过门缝向里望,只见里头是一片很大的界域,四周迷雾惨白,阴森且沉闷。有条小径从门口通向最里面的高台,而那高台隐隐泛着白光,上方浮着数行金色符文,符文中央正是一个青色的玉轮。它应当就是命轮了。我朝里丢了东西,确定没有机关,便就着那窄窄的门缝溜了进去。

  门在我身后缓缓合上,而我深吸了一口气。我这辈子都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闯入天庭的禁地,幸而我前些日子同敖清在一起险境经历得多,才不致就此乱了阵脚。

  一定不会被发现的。我这样在心中默念着,朝命轮走去。

  我停在高台之下,端详那些符文包围之中的青玉轮。

  那东西的确十分有灵性,我只看着,便逐渐觉得微微目眩,气息不稳,眉心轻轻地跳动起来,有股力量在体内乱窜。

  此时金色的符文开始旋转。我知道这是因为命轮与我体内蕴藏的力量互相感应的缘故。

  我腾空,迟疑着向它伸出手,心悸的感觉却愈来愈明显。

  好似有什么在诱惑,又有什么阻拦……来自内心的战栗仿佛在告诉我,一旦我触到了那冰凉的玉轮,就会瞬时陷入万劫不复。

  我缩手,犹豫了片刻,却又想到若再不下手便有可能被发现,到时候……我咬牙,猛地将手贴上了面前剔透的青玉。

  就在我触到它的一刹那,命轮上青光大作,并逐渐旋动起来。

  金色的符文在我四周旋转,青金两色不断在我眼前交错轮换,令本就晕眩的我更加难受,吐纳也难以控制。

  我什么也看不清楚了,只觉得有力量源源不断地从掌心涌出来,随着命轮的转动逐渐集结,化为红色的光芒一点点凝聚。

  四周因命轮的旋动生出凉凉的风,带动我的头发衣裾不停飘扬。

  不知过了多久,青光盛到近乎妖异鬼魅的程度之时,面前红色的光芒中脱胎出一个愈来愈大的身影。

  是孟晚。我无力地眯着眼,终于松了口气——我救活她了。

  我眼见着孟晚的肉身重聚了起来。绝色容颜,轻红流云水袖,尚是我几月前头一次见她的样子,只是此刻她的眼还紧闭。

  我紧张地等待一切完成。

  就这样,又过了半盏茶的时辰,面前的人长睫终于微微颤了颤。我张眼,欣喜方涌上心头,却听见开门的声音。

  呼吸顿时一窒,随即脑子变得空白,只有一个念头来回回荡——我被发现了。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来。我几乎还没来得及思考,就感到手腕被人拉住,并狠狠一扯。

  我本已乱了阵脚,当下猝不及防地被这么一拽,手立马脱离了命轮,身子亦被拉着往那人身边去。好在孟晚已然睁开了眼,此刻命轮一停,她便虚弱地摔在了地上。

  周围的光芒已然散去,我同那人落地,迷乱中抬头,惊惧之感一扫而空——是敖清。

  他紧紧拧着眉头,一俟我们站稳就恶狠狠质问:“你不要命了么?!”

  我缩了缩身子,支吾着答:“我、我、我想好了后果的……再说……不是没人发现吗……”

  敖清的眉却拧得更紧了,他松开我,面色冷峻地转向一旁捂着胸口挣扎起身的孟晚,按着怒气道:“妖孽,你好大的胆子。”

  孟晚虚弱地牵起了唇角:“怎么,七殿下第一日认识我么?”

  眼见敖清攥了攥拳头,就要对她动手,我连忙挡在孟晚面前,急急道:“你快走!若被天兵发现,不会有好下场!”

  孟晚也不再啰嗦,趁着我阻住敖清的时候迅速化为一道红光,向门口划去了。

  而敖清垂首看我,怒不可遏的模样:“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心虚地垂了垂眼:“我知道啊……大不了就被贬下凡间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贬下凡间?”而敖清冷笑,“违逆天道,你以为天规就会这样轻饶你?好,就为了那个道貌岸然的小人,你可当真什么都不顾了。”

  “啊?”我一惊,“师、师兄明明说……”

  “上次有人只碰了命轮一下就被贬谪下凡,可你要做的是什么?你以命轮逆转天命,一旦事成,轻则押入天牢受刑数百年,重则抽仙骨堕入百世苦果轮回,何况你救的还是个被天宫处置的妖精,”敖清斥责我,“你就这么蠢么?!”

  我脑子一轰,手指亦冰凉起来,半晌才艰涩地发声:“那、那我们快走,不要被抓住就……”

  “不被抓住?命轮一旦运转,天庭的人必定会察觉,查出是谁更是易如反掌,你能逃到哪里去?”

  我懵了。

  看我被吓呆,敖清似乎意识到他的语气太激烈,又拧了拧眉头微平怒气:“幸而我及时赶到,没让你这呆子真得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抬了抬眼,皱眉:“没有得逞是什么意思?”孟晚不是已然好端端地出去了么?

  “命轮并未完全逆转,你给她的不过半月寿命罢了。虽然罪责轻,但你已然触犯天规,不知要受如何处置。”

  我只给了她半月寿命。并且我终究还犯了天规。我心头涌起一种莫名的委屈——我当真就这样没用,什么事都做不成么?

  这种异样的挫败感让我只想哭。我茫然地看着那恢复原状的玉轮,咬着嘴唇才不致让自己哽咽出声。

  “现在才晓得后悔么?”敖清却不罢休,冷冷道,“你说,华遥究竟对你施了什么迷魂法术,竟让你痴心至此?还是你就真的蠢到看不清孰真孰假,甘心将自己赔作他人嫁衣裳?”

  看不清的究竟是谁?在你眼中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人?我看着面前熟悉的脸,触到他眼中交缠的情绪,这句话却又吞了下去。

  我昂头,重重反问他:“你凭什么说我蠢?凭什么拿你的标准来衡量我?你认定对的事我不必这样以为,我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认定值得的事,”我咬牙,“即便我自找麻烦又与你有何干系,你为何管我?”

  “为何?”敖清怒极,直视着我的眼睛,不假思索地答道,“因为我……”说道这里他却停住,挥袖转身道,“因为我受了你父王嘱托!”

  心中某个地方有希望熄灭。

  “那就不必了,”我倔劲上来,只知道说狠话,“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父王问起,只当我咎由自取!”

  说罢,我头也不回地向那迷蒙的雾中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