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相思局·红尘梦了(六)
肖沙冰2020-01-16 14:222,684

  我在第二天的晨光中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猩红的瞳。我眨了眨眼,便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床上,而床边坐着一副想把我碎尸万段的模样的大师兄。

  我费力地想了想,却只能模糊记得自己饮干了一整壶酒后走在路上。我这是……醉了吧?我敲了敲脑袋,无力道:“大师兄。”

  “师你个头,”大师兄骂道,“你还有脸叫我?”

  我起身,巴巴地盯着他问:“我、我怎么在……”

  “好意思问!”他狠敲一记我的头,控诉道,“半夜来砸老子的门,边嚎‘大师兄’边砸,一进了门就哭,问什么什么不答,说什么什么不听,还赖着死活不走,整夜不得消停,我跟你有仇吗?!”

  “我……”我想起昨夜敖清说的话,又是一阵委屈,刚瘪了瘪嘴就被怒吼打断——

  “再敢哭把你脑袋拧下来!”

  我一下子收了声,抽搭了一下,这才艰难地开口向他讲述:“昨夜我伤心是因为……华遥是骗我的。他这些天对我这么好,是因为那只红鸾将自己部分元神打入了我体内,他想……”

  “想让你去闯禁地,转命轮?”大师兄挑眉。

  我点点头。

  “此话当真?”他似乎也一时接受不了这事。

  “是真的。”我又想了想先前在凡间的种种,断定敖清不会骗我。

  大师兄皱了皱眉头,忿然拍床,啐道:“还是道貌岸然的一殿之主,什么东西。”

  我则默默地抱着膝盖坐在他床上,半晌才问:“昨天晚上,我哭得有那么惨吗?”为何才一夜过去,现在再想起华遥这个人,竟已然没有那种失望痛心之感,只觉得像是从一场梦中醒来,向往与失望一同消去。如今前些日子心上笼着的疑云消散,虽然真相残酷,却反而轻松不少。反正我这人涉世未深,没见过世面,更从未领教人家心机,脑子还不聪明,叫人骗一骗也是寻常事。

  没想到原本对那人的丝丝念想断去,其实也没有多么苦痛。只是可叹我洛湘绵延百年的第一段感情竟这样就消逝了去,还落得这样可笑。

  “惨么,”这边大师兄咂咂嘴回答,转而又道,“其实还好,只是稍微吵了点儿。你这么对我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师父训你两句,你不照样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他顿了顿,说,“话说回来,我总觉得自从你此次回来之后,对华遥就跟从前不太一样。”

  我怔了怔,问:“哪儿不一样了?”

  “说不清。只是感觉似乎没原先那般用心了,”他思索着答道,“你看你现在碰上这种事,也没有伤心欲绝,寻死觅活不是?”

  想想也是。我思忖着,翻身下床略作整理,郁郁地坐在桌前给自己斟茶:“前段日子总觉得,得以走近他的确令我激动,他的示好也次次使我欢喜,可是……”我终于将一直藏着的感受坦白说出,“真的与他相处时间一长便觉得厌倦。总是在新奇与厌倦中游走,着实有些累。”

  “你有没有听过……”大师兄坐在我对面,就要摆开讲道理的架势。

  “收起你的破比方吧,有话直说。”

  “好,”大师兄咳了咳,分析道,“华遥于你,可能只是脑中美好的想象。说白了你喜欢的只是自己心中的幻影,等到你接近他,看见他真正的样子,发现他与你心中并不相同,幻想泯灭,那‘喜欢’的感觉自然便消失咯。”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若有所思地喃喃:“就像有些人,你接近之后,会发现他其实比你心中想的又好得多,所以会渐渐喜欢上他……是一个道理吧。”

  “谁?”大师兄准确地从中嗅出了某种味道。

  谁?我这才回神,有些无措道:“什么谁不谁,我不是顺着你说么?”说罢,我躲开他目光,埋头喝了一口茶。

  “莫不是七……”

  我的心紧了紧,险些被茶呛住:“你你你不要乱说啊!”

  可大师兄热情丝毫未减:“果真是七师弟!好啊你洛湘,我早就看出你们……”

  七师兄?哪儿跟哪儿?我有些慌乱地想道,脑海中却浮现另一张脸。这样想着,我感到脸有些发烫,急忙站起,狠狠说了句:“乱嚼舌根,当心变哑巴。”便转身,快步走出门去。

  *

  我自然是没再去青华殿。一来我不再对华遥抱有幻想,二来,我虽说表面上拿得起放得下,可我也不是铁石心肠,想起他难免会难过,只不过不表现出来罢了。

  不过,用大师兄的话来说,我还是深深地陷入了矫情期。

  我开始看一些大师兄口中的凡间酸词,看完了就眯着眼临窗迎风远眺,口中还喃喃念着那些句子,自觉也是历过沧桑,受过情伤之人。五玄宫真是个无情之地,十八个师兄竟无一对此怜悯,反而对我大肆嘲笑,后来看烦了,直接放话,再这么恶心人,见一次打一次。

  后来七师兄也不知道听大师兄说了什么,逮着机会就在我面前晃悠——

  “小师妹,你是不是眼睛酸?”

  “……”

  “小师妹,你看啥呐?”

  “……”

  “小师妹,眼睛睁不开要去找医神呀!”

  “你给我,滚。”

  我于是怀着世上无知音的惆怅结束了我的凭栏远望,开始做他们比较能接受的事,比如作画鼓筝聊抒情意。

  午后,我在院落之中鼓筝。

  乐声回荡在五玄宫内,这原本是师父最爱的时分。此刻我听着弦音绕耳,平静,却又有难言的颓丧。

  不知为何,自从从凡间回来,我就再也无法享受这份安宁。我和着沉沉的乐曲向四周望,恍然觉得又回到了多年前的井底。其实从井里来到天宫,也并非真挣脱了什么束缚罢,不过是换一个地方过着无所见,无所为的陈陈相因的生活。

  先前还有华遥让我日思夜想神魂颠倒,可现在,我已经受不了这死寂的日子了。

  为什么不能做一些大胆的事?我不可抑制地这样想。

  离开的小火苗在我脑子里乱窜。当然对宫中人的不舍亦不是没有,奇怪的是,有那么一个人,于我却是挽顾与推离兼具。

  敖清。每当想起这人就有种奇怪的心绪涌上心头,一半忧愁一半喜悦。我曾努力地分辨这种熟悉的感受,终于有一次像被惊雷劈中——这感觉和当时中了迷魂术之后一模一样。我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脑子里只有那夜敖清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

  “洛湘,你喜欢我。”

  那一瞬间,我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再不跑就完了。

  喜欢上华遥就算了,竟然喜欢上了敖清?华遥可以让我单相思百年,可敖清保不准儿就让我单恋到他妻妾成群了!那种玩世不恭的风流胚哪是我这种未经世事的人招惹得起,想要他动心更是痴心妄想。

  再说了,即便奇迹发生,我真能和他在一起,谁又能分得清他真心假意,专一与否,到时候岂不是比现在更凄惨?

  总之,喜欢敖清绝不是聪明的行为。这种时候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把这势头掐死在摇篮中。

  我这么暗暗下着决心,心中的不舍反而愈演愈烈,手上力道也加重了些。

  欲将心事付瑶琴,弦断有谁听。

  在我的筝声烈到扰民的边缘时,身侧忽而传来一声幽幽的七弦琴泛音,恰好与我愈来愈高的曲调合住,又缓缓将我快失控的弦音拉向柔和。

  我回眼一看,正是敖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