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相思局·红尘梦了(四)
肖沙冰2020-01-16 14:221,735

  我这个人肚子里向来是存不住话的。况且自从那日师兄开导我过后,我再与华遥相处,脑中便时时萦绕着“替代之物”这四个字,就连看着华遥正常的模样也觉得十分怜悯。终于有一日我耐不住,在我们再次无话可谈时率先向华遥开了口:“你开心么?”

  “什么?”华遥怔了一怔。

  “我是说,”我捏了捏拳头,终于下定决心提起孟晚,“上次斩妖台一见你尚是伤心欲绝,这才一月过去,这些日子,你真的开心么?”

  华遥愣住了。他沉默片刻,以试探的语气问我:“你……为何要这样问?”

  “师父说伤疤要晾着方能好,若你一味地将它藏起,虽得一时伤痛缓解,可却无法痊愈了,”我话出了口,索性将一切挑明,“我知道你失了心中所爱很难过,所以才急着找个人来替代,可是虽然我不介意,你自己便能骗过自己的心么?”

  华遥站起身来,缓步走到窗前,背对着我负手而立。

  “我、我并非在指责你,”我也起身走过去,声音愈来愈小,“只是希望你能好受些,毕竟你难过……我也是舍不得的。”

  “洛湘,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华遥突然这样问道。

  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神情,却感到他的语气沉闷。

  “你是……”我一时语塞。

  “呵,”华遥轻轻笑了一声,双手扶着窗棂,声音低下来,“若伤疤揭开了便能好,那倒痛快极了。不必再将从前错事一遍遍追悔,又不必守着一缕执念违尽本心,更不必在明知……”说到这里,他停住了。

  我默然等着他的下文,却只听他叹了口气。

  “我亦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了。”

  看着华遥这模样,我心里觉得很难过,偏偏宽慰的话又说不出,只好眼巴巴地盯着那背影瞧。这场景仿佛又回到了那日的斩妖台。

  一思及此,他温柔抚着我发顶的模样连同他孑然伫立的画面就一齐灌进我的脑海。

  我脑袋一热,突然上前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既已成过去,再追悔也是无益,即便真的错了,也只是用情至深,何必自责如此?……况且想成为怎样的人,是往后的日子说了算,不是从前的不是吗?你、你……我……总之,你不要难过!”

  华遥的身子明显一僵,又随着我的话而放松下来。此时,我的胸口已若擂鼓了。

  “洛湘。”华遥似叹息般说道,而后他竟回身来将我纳入怀中。他身上的清香霎时将我笼罩。

  我低着头不敢望他,只觉得自己身子紧张得僵硬。

  “总归要将旧日过失弥补才能前行。我自身如是,我们之间更是如此。”

  不知为何,这声音落入我耳中,却又是平素的温和与不真实。我怔了怔,想,弥补旧日过失?孟晚已然殒命,他欠她的如何还得了?这样一来,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希望呢?

  这时华遥叹了口气,说道:“不谈也罢,陪我饮酒吧。”

  “好。”

  再与华遥对酌,他收起了寻常时温柔的模样,只皱着眉头心事重重。许是心情欠佳的缘故,几杯酒下肚,他已然微醺。

  天色沉了下来,而华遥摇着杯子瞧我,目光迷离。

  “你说的对,这些日子以来,我的确不开心,只是不得不遮掩罢了,这样说出来,的确好得多。”

  我心中松了口气,答道:“那就好,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我一定尽我所能为你分忧。”

  “不是为我,”华遥放下了杯子,一手撑着额头,仿佛醉中呢喃,“是为了我们。我想将旧日情债还清,想同你在一起……”说着,他抓住了我的手。

  听那最后一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我不由呼吸一窒。人说酒后吐真言,这话平素华遥的确不会直说,可现在……我心绪纷杂,被他握住的手灼热得不知如何是好。

  “那……可是我、我……可以做什么?”

  “你可以……”闻言,华遥却又像是忽而清醒过来,“不行,”他自语一句,兀地站起身,说道,“是我胡言乱语。”

  “可是……”我摸不着头脑。他在遮掩什么呢?

  华遥却揉了揉额角,转过身去:“天色已晚,你回去吧。”

  他到底有什么话不能说?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在原地立了一阵子也想不出结果,只得安顿了句“那你好好休息吧。”便准备离开。

  “洛湘,我……我明日还想见到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却听见身后传来这样一句话。

  这话带来的悸动令我狐疑的心思几乎一扫而空。我不自觉地扬起唇角,方才的疑惑暂时抛到了脑后。

  经过这件事,我与他的距离好像已拉近许多了。这样想着,我点头答了句“好”,抱着棋盘轻快地朝外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