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子夜歌·尘缘千丈(一)
肖沙冰2020-01-16 14:162,506

  救了我的榆树精名为玄虚子,已经在这东海畔立了整整四千年。它修炼的时间长,又十分诚心,日行一善积功德,本也应该到了飞升的时候,却迟迟未有契机,故而只能一直半妖半仙地守着这片山水。

  一百年前元烈夫妇要独霸,不少人来怂恿他与他们争夺一番,气氛还紧张了好一阵子。可玄虚子一心修仙,但凡有人来投,都好言谢绝,反劝他们归服赤灵宫,少些生灵涂炭。故而这些年赤灵宫一直不曾找他的麻烦,有时他从他们手中救下一些妖精,他们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玄虚子生得鹤发童颜,慈眉善目,说话做事都缓慢,不温不火的模样。他将我拉回树干内他自己的居所当中,也不多话,就静静地将我放好,然后给我疗伤。我本来就精疲力竭,见他仙风道骨,不像坏人,便由他摆布了。

  他就这么默默地为我调顺了气息,又为我恢复方才所失的元气。

  大概过了有半个时辰,才开口问:“可感觉好些了?”

  听见这话,我方从恍惚中回了神,舔了舔嘴唇说:“还疼得很。”我身上被赤焰天网灼伤的地方好似燃着一团火,令我几乎动弹不得。

  他皱了皱眉,说道:“这……我也没办法。”

  “……好吧。”

  这便是我们第一次对话。这个人似乎有种魔力,叫你没办法将他当成陌生人看待,一开始便能相处得十分自然。接下来我向他道谢过后,便躺在他的藤椅上,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很快就摸清了他的底细。

  我也一五一十地将我的遭遇与他讲了一通,问他对赤灵宫此次叛乱有何想法。

  玄虚子想了一会儿,说道:“昨日我去龙宫与龙王下棋,龙王并无出兵的意思。一则天庭未曾下诏,二则这赤灵宫虽嚣张,终究成不了什么气候——若非狐族妖王懒得理会偏远海畔之事,哪里有他们称霸的份儿?”他叹了口气,又道,“我说这两日赤灵宫如何还有了些像模像样的意思,原来是七太子。”

  “就是他!”提起敖清,我不由咬牙切齿,“他先是上天害了孟晚,激起赤灵宫怨气,再顺势下凡这么一帮,意图谋反篡位,狼子野心可见一斑!待我伤好了,一定要到钧天帝所告他一状!”

  玄虚子却仍旧十分淡定,只宽和一笑:“还是先养伤罢。”

  “再拖下去那群妖怪要打上天庭了!”

  “没那么快。”

  看来这榆树果真是个慢性子,连三界动乱这等事都能悠闲处之。但以我自己的力量又实在不足以再上天或去东海龙宫,只得叹了口气,叮嘱他:“若你近日再去东海龙宫,一定要告诉龙王他的好儿子都做了些什么!”

  玄虚子一边为我捣着疗伤的药,一边摇头笑了笑,也不说答不答应。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七太子虽顽劣,根性却并不坏。”

  不坏?!我差点一口血吐在他脸上。可这时候我已无力再和他争辩,只能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玄虚子见状,笑吟吟向我眉心敖清点过的地方瞧了一眼:“若他真要害你,岂会给你上这血印?”

  “血印?”我摸了摸眉间,不解地问道,“这是哪门子的封印?”

  玄虚子没有答我。良久,他面色严肃了些,突然对我道:“小公主,我看着晚儿长大,她性子偏激,却亦是个可怜人,你莫要怨她。”

  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才明白他说的大约是孟晚。

  她打我那下我真的无所谓,可就冲着她玩弄华遥仙君感情,我得记恨一辈子。我这样想着,勉强答了句“嗯”,又抬眼:“这么说来,你知道她的往事了?”

  “若公主想知道,这些日子,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

  这些日子?我皱了皱眉,想反驳,身上的伤却痛起来。我看了看那些被赤焰天网灼伤的地方,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点下了头。

  *

  五百年前,东海畔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那个春天,有鸾族的一个小妖修成了人形。那小红鸾生得明眸皓齿,俏得令人不敢多看一眼,不知多少妖族少年因此春心萌动,争相同她接近,只为博得佳人一次回眸。方修成人的小妖却不谙世事,对谁的示爱都一笑置之。

  那年真是风调雨顺的一年,小红鸾的诞生自然也成了一件锦上添花的事。人人都喜欢她,人人都想多看她几眼。可这小红鸾却总是钝钝的,从不明白自己有怎样的美貌,也不知道这美貌将带给她什么。

  闲时小红鸾会在老榆树玄虚子的树荫下打坐,仰起头静静地看着树叶间洒落的阳光,而后问身后的人:“玄虚子,你说,阳光来处是什么地方?”

  玄虚子回答那是天界,是神仙的住所。

  “那海浪来处又是什么地方?”

  “是龙宫,是海神的居处。”

  小红鸾不说话了,玄虚子便问她:“小鸟儿,你也想去天上做神仙吗?”

  她摇摇头:“我在天上飞惯了,觉得很无趣,我想去海里瞧瞧,我也想去人间。”

  最终小红鸾也没有去人间,但是人间来找了她。这是后来玄虚子听众人说的,那年春天,有个清秀而削瘦的书生来到了海畔,无意间在小红鸾修行的地方歇脚,她从玄虚子处回来的时候,他正闭目养神。小红鸾朝他走过去,直到她停在他面前,他才猛地睁开眼睛。随即就红了脸。

  小红鸾撞上他的目光,笑了起来。那年春天海畔风景读好,小红鸾的住所花红柳绿,草长莺飞,和煦的风一次次地在四周摇荡,将花草香和海洋的气息揉进人们的发梢衣角,书生一袭白衣胜雪,乌黑的头发被风吹扬,双眼清澈明亮如同深井。

  小红鸾久久地同他对望,觉得心中似乎有一窍顿开,可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书生开了口,问:“你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

  他便笑了:“哪有没有名字的人呢?”

  “你又叫什么?”

  “我叫……子鱼。”

  小红鸾在心中默念了几遍他的名字,说记住了。两人于是谈天说地,直到夜晚降临,书生不得不离开,只留下了两句诗:

  飘絮已尽送早春,朱颜无凋入晚晴。

  小红鸾心下欢喜,又想着他那句“哪有没有名字的人”,便择了个带“子”字的姓,再从这诗中择字,自名曰孟晚。

  彼时东海畔谁人不知有个朱颜无凋的孟晚,眸如星海,眉似远黛,艳绝一时。就连鸾族的小太子,也因此偷偷出宫,只为了见一见这个众人口中的妙人儿。孟晚清晨在树林中采露,树妖们便一夜不眠积攒灵气;她傍晚在山洞中打坐,方圆几里的灵物都为她屏息寂静。她受了这些恩惠,便笑盈盈地柔声一句“多谢”,改日便以自己酿的醇酒报答。

  那年的孟晚,尚是一张无落点墨的宣纸。

  谁也没有想到,在四百年后,她会成为整个东海畔的灾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