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子夜歌·尘缘千丈(二)
肖沙冰2020-01-16 14:162,279

  孟晚修成人形的第二年,东海龙宫起了些风波。说是九太子敖真不知怎地染上风寒,病情一发不可收拾,才四百岁的年纪,竟有了天人五衰的迹象,一头乌发尽数变白,怕是命不久矣。

  这敖真一生下来就是个病秧子。他命格与什么犯着冲,故而一直灾病不断,身子孱弱。当年龙王为了保他性命,曾试图将他送到西天求佛。可我佛如来见了那苍白少年,却未发慈悲之心,合掌曰:这小龙还有尘缘未了,六根不净,非入佛门之时。

  龙王只得又将他带了回去好生保护,好不容易让他过了四百岁。可那时也不知为何竟会无故害病,竟至性命垂危。

  眼见着敖真身子日渐虚弱,龙王四处求医,终于觅得一个仙卦师,指点道此非灾病,乃命劫。此劫唯一的解法是找到一个命中注定的妖物的内丹,只要敖真将其服下,今后便再无灾病,可保余生安稳。

  这妖物,便是孟晚。

  龙王一声令下,虾兵蟹将便上了海岸,轻而易举地将孟晚带回了龙宫。这方修成人形的小妖哪里见过这般声势,不敢反抗,也不敢开口询问,只静默着随两个威武的仙兵入了东海,见了龟丞相才埋头拜下:“不知小妖犯了何等规法,要龙宫出手处置?”

  玄虚子向来与龙王交好,那时他正在龙宫借宿躲避天劫,方出门就撞见这一幕。他步子一顿,没有上前招呼,只隐了身看事态如何发展。

  龟丞相背影顿了顿,良久才道:“姑娘,你并无过错之处,只是生了条贵命,故而龙宫将你请来享些日子福。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孟晚虽然不谙世事,却难得十分聪明。听了这话,她没有像旁人一样恨不得跪地谢恩,反垂眸,脸色微微冷下来:“谢过仙君好意,只是孟晚一介卑贱小妖,恐怕无福消受大恩。”

  “此乃龙王旨意,并无收回之理,”龟丞相于是摆摆手,说道,“带孟姑娘下去,好生伺候罢。”

  说罢,虾兵再不管孟晚反抗,将她向厢房拉去。

  看着那袅娜的背影走远,任见惯了世事变迁的丞相也不由叹息一声:

  “可惜了这般好容色。”

  玄虚子敛眉,心中五味杂陈。

  龙王虽铁了心要取孟晚的内丹,仙家的做派却也要保全。服了不知多少贴灵药,九太子的病况好歹有所好转,撑个几月还是足够,在这期间,龙宫便将这妖精当成头等功臣款待着。不论是奇珍异宝还是山珍海味,都予取予求。

  孟晚却未曾碰过那些被送来的东西一下,日日只一句话:你们放我走。

  只是语气从一开始的强硬磨成了后来的乞求。

  玄虚子对此都看在眼里。他一直知道此事来龙去脉,可自知毫无置喙资格,便只能强令自己静心修习,不多管闲事。

  可孟晚毕竟是他瞧着长大的,这样半月,眼见着龙王那边已经在准备取内丹事宜,玄虚子还是没能沉得住气,想着哪怕无力相助,做些什么也总是无愧于心。

  这样想着,他冒险在深夜去寻了九太子敖真。

  敖真常年缠绵病榻,被龙宫的人当成一颗易碎的琉璃珠子重重守卫着。自生下来,除了那趟西天之行,他连龙宫都未曾出过。兄弟们一开始还疼惜他,后来他身子孱弱不便有人打扰,也就逐渐生疏了。只有生性好玩的七太子还会施计骗走御医,不顾阻拦带给他些四处搜刮的小玩意,讲讲外出见闻,有空便为他抚琴。可七太子常年四处云游,在龙宫的时日少之又少,他不在的日子,他也只有整日与经书为伴,日子清静得像一潭望得见底的泉水。

  玄虚子清楚,若想孟晚保命,只有求他这一条路了。

  可当他立在那玉床前,看着其上睡得安稳的孱弱白发少年,这一句话还是未能说得出口。

  若说孟晚才修成人形,不曾经过世间冷暖便要被夺去性命是残忍,那么这小龙,他与孟晚年纪相仿,一生却连半点自由都不曾得到就要孤赴黄泉,又算什么呢?

  玄虚子没了主意,静静站了半晌,长叹一声欲转身离去,却在方要踏步之时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玄虚子?”

  他脚步一顿,只好回身行了个拜礼:“小妖冲撞九殿下。”

  敖真咳了两声,坐起身来,温声道:“无妨。玄虚子来此可有要事?”

  玄虚子实在不知如何开口,只好信口诌了个由头,敷衍了两句就要告别,却再次被唤住:“玄虚子,我方才做了个好梦,现下却睡不着了,你若有闲,留下来陪陪我可好?”这话说得小心翼翼,竟带着恳求。

  “自然。”这语气令玄虚子心生感慨,他在他床前的椅子上落座,问道,“殿下做了什么好梦,可否说与老身听听?”

  于是敖真颔首,苍白的面孔上有了些笑意:“七哥告诉我,东海之外世界广博,有美景,美味,更有美人,美景悦目,美味悦舌,美人悦心。为求美景可游历,为求美味可寻访,可美人却可遇而不可求。我梦见……我遇到的那个,令我心悦之人,”他似回想起什么般,一双星目熠熠生辉,转而说道,“玄虚子,父王说我的病很快便能痊愈,到时候,我便去找她。”

  玄虚子听着这话有些心酸,片刻却又觉得不对,转了转眼道:“九殿下遇到了心悦之人?”

  “就在去年,我……”敖真这么答着,却意识到说漏了嘴,一下子噤了声。

  怪不得会无缘无故害病,竟虚弱至性命险些不保,原来他竟私自溜出龙宫。玄虚子敛了敛眉,想起他这一场任性却要孟晚来承担后果,不由又是一声长叹。

  敖真沉默片刻,却认真且坚定地说道:“这下场我自个儿料想过的。能出去那么一场,遇上那样一个人,我便是死,此生也绝无遗憾,”转眼他面上又有了干净的笑意,“幸而天地怜我,不消几日,我便可同七哥一样,去云游四海,看许多美景,见想见之人了。”

  玄虚子并不接话,只垂眸问道:“那殿下可知道,能让殿下痊愈的是何物?”

  “说是一帖南海进贡的灵药?”

  玄虚子斟酌半晌,终于一字一顿发了声:“是一个妖精的内丹,整整修炼了四百年才成的内丹。”

  抬眼便见那张苍白的脸上神情怔忡片刻,眼底的光一下子熄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