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赤灵乱·万妖朝尊(二)
肖沙冰2020-01-16 14:162,734

  我咬着一根青草缩在墙角颓废了整整一天。

  我听说过有些功力能将自己的记忆打入别人体内,大约孟晚那时候穷途末路,用错了招式也说不定。想来敖清点在我额上的那东西定是能帮助我窥探这些记忆,所以我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奇怪的梦。

  原来还很想知道这些事,现在真的看到了却一点也不好受。

  虽然没有什么立场吃醋,但想想华遥舍命助那女人渡劫的画面,我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在冒着酸气。而且她也太不知好歹,华遥仙君都已经为她一个妖精做到这般地步,她竟还执意离开他。

  亏华遥还为她打我!

  几个花花草草试图劝解,可一概被我怨妇状的念叨弄得不胜其烦,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

  这么过了一天,到了夜里,我怎么都不想再合眼,便在她们睡着之后腾空扒着那扇小窗户向外看。

  这窗户正对着赤灵宫兵卒的训练场,无人时我试着缩骨变形,试图从那里钻出去,却无一次成功。

  这些鸾鸟旁的不怎么样,囚禁人的本事却真不一般,只是寻常的监牢,关住我这种法力中等的仙子也足够了。听小菊花说,赤灵宫最上等的那监牢,叫什么穹朱天狱的,一旦进去,就算是东海龙王也逃不出来。我透过窗户仰望,的确能看到赤灵宫背后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塔,塔尖隐约泛着红光。也不知道里面囚禁着的到底是哪个倒霉蛋。

  思及此,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心想天狱也好,普通监牢也罢,不都是要被囚禁?我这境地又有何分别?

  敖清将我这个仙子骗来,无非是想向元烈表明他不惜与天庭决裂的决心,万幸我还是个龙族公主,日后可能有被拿来用作要挟,否则就可能不单单是被囚禁了,元烈要求他将我当场击杀都有可能。

  只是也不知道这赤灵宫到底有多强,最后又会怎样用我?其实我知道即便拿我来要挟别人用途也不大,除了师父和父王母后,哪个神仙还屑于保我?而师父在天庭只是一介闲职,而父王……只盼他们不要太早发现父王这个井龙王也是闲职才好。

  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窗户外面突然传来了些响动。我抬眼,便瞧见一只金色的小鸟由远及近飞到我面前。那鸟儿身长约一掌,头大身子小,长相十分可爱,它的喙尖长,走近了我才发现它竟还长着六根龙一般的胡须,奇异得很。

  它落在我身前,不待我开口问,便一本正经地出了声:“小龙女,本大人来救你出去。”说这话时,它声音是清脆的童声。

  我失笑。叫我小龙女?自称本大人?救我出去?人形都还没修成,就不能有点鸟类的自觉么?

  “救我?你是哪来的小妖精?”我歪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它。

  “放肆!本大人乃龙鸟!”那鸟像模像样地瞪了瞪眼,胡须颤动,声音因为激动而更加可爱。还不待我反应,它自己先恨恨地说了句:“天杀的这声音……”

  我忍着笑,扬眉道:“本公主可从未听过龙鸟这种妖精。你这小东西真的能救我出去?怎么救?”

  “无知稚子!”那自称龙鸟的鸟儿气急败坏地扑了两下翅膀,想说什么却忍下来的模样。

  它朝我翻了个白眼,终于决定不和我一般见识,细声细气地说了句:“看着我。”

  我依言瞧向了它圆圆的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我眼前极快地闪过一道金光,龙鸟施法太快,我甚至一点感觉也没有,再回神之时,就已经站在了流光皎洁的院落当中。

  夜风凉爽,花香拂面。

  这变故实在来得太快。我愣愣地站在原地,怔了片刻,吞了口口水,才定睛望向龙鸟。

  它悬在我面前,略带得意地看着我。

  “那个你你你到底是谁?为何救我?!”我站在这空旷的地方,一时间百感交集,连跑也忘了,语无伦次地向龙鸟发问。

  龙鸟又翻了个白眼:“呆子,你有空等追兵,本大人可没空同你闲扯!”

  经它一说,我这才想起当下大计是逃跑,连忙点下头,拱手说句:“那我走了,救命之恩来生再报!”说罢,便一跃起身,飞快地朝着远离这鬼地方的方向飞去。

  我在夜空中没命地向前飞奔,这时本应有死里逃生的如释重负,我却是什么也来不及想,脑子里只萦绕着一个念头——快回到天界,再也不蹚浑水!

  师父常说,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也会容易失去。果然,几乎是在越过那道红色的宫墙的瞬间,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喧响。我心下一沉,却没敢回头,索性化为龙形踩着云层急速向天庭攀去。

  却见一层火红的光从身后追了上来。不是一束,是整整一层,严丝合缝地覆盖在了云层上。我一惊,可是想要收住动作已来不及,只能猛地掉头,身子与尾巴整个与那层赤焰天网撞上,还贴着那炽烫的东西擦了过去,一时间浑身都火辣辣的疼。

  我掉头的瞬间,才明白自己身处怎样的境况当中——

  满眼的红。一个身着盔甲的魁梧将军为首,身后不知多少个小喽啰齐齐向我这边行进,行进速度之快令我咋舌。这些追兵腾云驾雾,眼见着就要将我包围。我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惨叫了一声“父王母后师父大师兄救我啊——”便一头朝着地面杵了下去。

  那队人马未料到我会俯冲,一时应对不及。

  趁着这时机,我连忙忍着身上的灼痛朝东海飞去,惨叫也一声连着一声,试图引出龙宫的人出来相救。

  怎奈我本已筋疲力尽,方才又受了灼伤,纵然我拼尽全力也难在片刻间抵达东海海域。而此时那群人已经反应过来,重整旗鼓又向我奔驰而来,不消片刻就已经与我咫尺之遥,几乎能触及我的龙尾。

  整个东海畔都回荡着我的凄厉的龙啸。

  我一边向前冲,一边还要拼命地摆着尾巴免得被他们抓住,狼狈而滑稽的模样可想而知。

  在他们愈来愈近,再次在我面前布下天网之时,我觉得我要哭了。

  正当我绝望地合眼之际,却听见前方传来一阵极大声的窸窣,面前的热气兀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树叶的芳香,随即我的身子也被长长的藤蔓缠住,一拖三丈远。

  我惊愕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上缠满了绿色的老藤,竟已离那些追兵很远。赤灵宫的追兵们反应不及,很快乱了阵脚。我远远望见那片红色散乱起来,此刻赤焰天网已漏了一个洞,反向那边扑去,而那群妖怪措手不及,正慌张地四散奔逃。

  再看面前,那藤蔓还在拖我前进。我一时有些发懵,不知这算是脱险还是才出狼穴,又入虎口。可如今想要挣脱缠绕的树藤也没有力气,只得戒备地大张着眼朝那边看去。

  月色微茫,那伸出藤蔓的地方只隐隐现出一个棵树的形状,愈来愈近,我便看清那是一棵极大的榆木,它枝繁叶茂,几乎有半个小山大小,十分巨大。从那扑面而来的灵气来看,这树妖修为少说也有三千年。正是它从他们手底下救了我。

  感到那种半修成仙的气息,我终于安了些心。

  再看身后,那将军模样的妖精首领向这边张望,看见是这棵树将我带走,并无追踪之意,只恨恨在原地唾骂了句什么,再一挥手,便率领那群妖精扭头向赤灵宫方向回去了。

  看着那团鲜艳的红终于消失在了夜空当中,我这才有了劫后余生之感,长长出了口气,一时整具身子都松垮下来,回还为人身,任那腰间的藤蔓将我一拉,融入了树干中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