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尘因·浮生故梦(三)
肖沙冰2020-01-16 14:161,794

  我平生从未见过,也再也不想见到那样惨烈的画面。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近,慌张恐惧之感更甚,逼得我喘不上气来,可现在想要用法力也不使不出,只能手足无措地呆立在原地,拼命想逃离却毫无办法。

  “救命,救命……”明知没有用,我还是忍不住绝望地带着哭腔低声说着。

  此时那声音已经掠过了我的耳旁,眼见着他们就要混战在我面前,我连忙闭上眼睛。

  却感到手腕一紧,有只手将我拉着后退。说来奇怪,我方才怎么也挪不动步,可只他这么一拉,身子又像是从什么中解脱般一轻,步伐也快起来。

  我一惊之下张眼,便看见面前熟悉的身影。是敖清。我心里一下子安稳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敖清这个人兼能给人危险与安全两种感觉。原先我以为这是因为他太强大,不过现在我们已经灵力互换,这种感觉竟有增无减。

  他拉着我的手腕穿越梦境中一片混乱的迷雾,我就在后面跟着。过了一会儿又怕他放手,就挣了挣,将手与他交握起来。

  在这个冰冷的梦境中,那只手暖得令人难过。

  敖清回眸瞥了眼我狼狈的模样,依旧唇角带笑,轻声说道:“呆子。”

  你才呆子,你全东海都是呆子。我不平地撇了撇嘴角,没有回话。

  这时视角渐渐清晰起来。他并未领我走出梦境,而是带我去了东海的海滩。日光和丽,他走到一个风景好的所在,挑块岩石坐下,叹道:“小白龙,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这是怎么回事?”我自知闯了祸,声音低了下来。

  “非要探人家心中的禁地,不入梦魇才怪,”敖清于是回答,“若我不来救你,你就出不去了。”

  原来这也是梦魇的一种。我点头,朝岩石上挤挤,坐在他身旁闷声说了句“谢了”。

  想着方才看到的事,我打不起精神,更没力气追问他问什么停在这里,只是垂头丧气地坐着。敖清也不开解,在旁落井下石:“是被那血腥场面吓着了,还是见不得华遥对那妖精那么好?”

  其实我也说不清。我叹了口气,问他:“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当然。”

  我自己理不清楚思绪,只得抱着问禽兽也是问的心态问敖清:“我知道杀生是修行的大忌,只是……你觉得华遥他,做得对不对?”

  “对。”敖清毫不犹豫地回答,而后同我分析,“一则孟晚已为成仙苦苦修行四百年,甚至九死一生历了雷劫,万万不能在这时功亏一篑;二则她与华遥两个劫后都元气大伤,即便他们合力出手,也不一定能敌得过那两只道行不低的黑鼠,救下晋羽的可能只有五成。到时候轻则两败俱伤重则玉石俱焚,这后果谁担当得起?”

  我被他说得没了言语。其实我应该欣慰的,但心中却仍旧有个疙瘩。我知道华遥有苦衷,是我自己感情用事又蠢,但这个井外的世界……就是这样残忍吗?我默然半晌,还是不甘,忍不住问敖清:“那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出山洞,殊死一搏。”敖清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诶?”我不解地看他,“你不是说不出去才对吗?”

  敖清轻笑,不以为意道:“本太子做的事里,有几件是对的?”

  我愣了愣,看着那双颇为惑人的瞳,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么过了不知多久,被盯着的人神色由自然变为玩味再变为无奈。

  “呆子,走了。”他朝我打了个响指。

  我这才回神,缩了缩身子戒备地看着他。

  敖清站起身:“有人不是好奇孟晚的往事么?连做梦都念叨着九弟的名字。若不满足她,恐怕我得看一路的苦瓜脸了。”他朝前一指,道,“进东海。”

  我跟着站起来,用鼻子哼了一声:“我有名字。”

  “……什么?”敖清一时没反应过来。

  “洛,湘。”我于是重重说道。助长他叫我“呆子”的气焰还得了?

  “……”

  “走啊。”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原来这些日子我的心思他都看在眼里,这样也好,免得我自己闷着了。

  敖清似乎有片刻怔愣,随即眼中噙上笑意。

  “洛湘,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反应有点慢?”走在路上,敖清问我。

  会没有吗?十八个师兄平均每人每天嘲笑我三次,我每月要因此被嘲笑一千六百多次。我嘴角抽动了一下,瞪他一眼没有说话。

  敖清面上笑意却更深:“这样也不错,”他饶有兴味地看了我一眼,“多讨喜。”

  我其实料到他的前一句。我以为他会接着说“多好笑”,委婉一点也是“多有趣”,毕竟他一直拿我当笑柄来看,可他“讨喜”两字一出,向来脸皮薄的我竟逐渐有了种略微羞涩的感觉。

  唉,母后就经常这么说,连敖清这种人都这样觉得,看来我真的是太可爱了。

  同敖清一道朝龙宫走着,我不禁摇了摇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