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尘因·浮生故梦(二)
肖沙冰2020-01-16 14:162,248

  这几日,我的梦境十分模糊杂乱。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我还不太习惯敖清的强大法力的原因,在孟晚的记忆中,我始终无法让自己的视角明晰起来,只能断断续续地看清几个片段,且这些片段一待我醒来就会忘记。

  只是有几个名字不停地盘桓在脑海——敖真,华遥,元烈,晋羽……每一个都带来莫大的悲哀。

  我觉得这些过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敢向敖清打听,只好自己愁眉苦脸地苦思冥想,怎奈现实中越想就越不明白,梦境中更是越想看清就越模糊。

  此种状况持续到第七八日的时候,终于,那天夜里,我的梦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彼时我正执着于探索那个晋羽的遭遇——此前每次我只要一想到晋羽这个名字,就会被那层层叠叠的惨叫与血腥困住,继而惊醒,这么来来回回多了,我难免烦躁,就颇有胡冲乱撞的意思。若搁上从前的我,我再在那片迷蒙中冲撞也不见得会怎样,可如今我用着敖清的灵力,不知道使了什么蛮劲儿,竟然将那梦境层层穿破了去。

  我再定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站在了东海畔的一个山脚。

  四周稀疏地分布着一些茂密的树木,蝉鸣鸟叫。这时候隐约有种压抑而紧张的感觉侵袭着我,像是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一样。

  也是,我知道会有事要发生的。

  周围环境十分眼熟。我仔细地辨认过后,才发现那就是上次梦中华遥与孟晚修行的地方不远处。这时候……我掐指一算,应该是华遥还在养伤,而孟晚准备飞升的时候。

  岔子就出在这里了。

  我在原地踱着步,过了一会儿,突然听见身后由远及近地传来呼救声。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她似乎在躲避什么人的追杀,一声声叫得十分凄惨。

  山林震动,尘土飞扬。

  晋羽。虽然没有回头,可我的脑海里已出现这两个字,莫大的慌张心痛之感随之而来。

  脚像是被牢牢地钉在了地上,迈不开步子。而那声响愈来愈近,愈来愈近,在我手足无措间忽然极近地掠过我的耳边。我一惊,就见眼前飞快地闪过三个身影。是两男一女三个妖精。

  为首的那个女子已经遍体鳞伤,而追着他的两个男子都是一袭黑衣,个个凶神恶煞,出招凶戾。由于他们追赶得太快,我看不清她的模样,唯闻她在声声唤着:“阿晚救我!阿晚,救我!”一时间风啸如狂,惨烈声音响彻山谷,血腥味更是充斥鼻腔,让我又是紧张又是害怕。

  我挪不动脚步,而他们亦看不见我。

  那两个穿黑衣的男子法力明显要强过被追赶的女子。他们下手也毫不留情,虽说是为抢夺她手中东西,却一点也没有想要留活口的意思。我眼见着他们手中的大刀一下下刺中她的身子,害怕得手指都要颤抖。

  血,到处都是血,触目惊心。我试着去帮那哀嚎着的人,那个一直萦绕在我梦中的晋羽,可我在梦境中用不出半点法力,只好被什么牵引着一般朝着华遥与孟晚栖身的山洞跑去。

  两个黑衣男子渐渐包围了她,此时晋羽已是命悬一线。

  这时候,孟晚怎么会不出来呢?我心里似乎知道答案,却又不愿相信,直到看到山洞里的场景,我才倏地呆住了。

  最强的结界封在洞口。我认得的,那是华遥才有的长空锁。

  一瞬间万千心绪涌上心头,竟令我下意识地想要逃开,身子却像冻僵了一样,连面上神情都动不了,只能那么怔愣地看着里面的场景。

  “你冷静一点,太晚了,噬魂刀已经刺中她身子,如今即便你出去也是回天乏术。”是脸色尚苍白的华遥抓着孟晚的手腕,而后者正狠狠地撞着洞口的结界。

  “只要在这时杀了噬魂刀主人,晋羽就有救了,只要赶在她灰飞烟灭之前……”孟晚因为紧张而颤抖着,“你让我出去救她!放我出去!”

  “你修行整整四百年,不能就这样功亏一篑,逆天命而行绝无好处……你冷静些!”华遥语气恳切,却更加令人害怕。

  我从来不知道华遥会有这样坚决可怕的样子。晋羽的哭喊之声就响在不远处,那份绝望简直穿透骨髓,可他竟……

  还不待我想完,那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孟晚的眸子也就在这时暗了下来。她直愣愣地看着那个地方,而我提心吊胆地看着她。 我几乎以为她要嚎啕大哭,要瘫软在地,可她没有。透过泛着蓝光的长空锁看,这个绝美的女子脸上像是逐渐结起一层冰霜,将所有情绪都冻煞在眸中,只余一片骇人的冷然。

  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爆炸过后的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华遥轻声开了口:“你恨我也好。可我明白你等飞升这日等了多久,我绝不容许任何人毁了你,”他将手松开,长袖一挥去了结界,本就虚弱的模样更显颓唐,又重复一遍,“你恨我也好。”

  孟晚没有回话。她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晋羽与我一同长大。她性子愚笨,二百年前才修成人形,此前一直是我照顾的她。她修为不好的缘由还有一个,五百年前,她替我挡过一个伏魔师。金钵扣下来的时候,她一点犹豫也没有。那时候她还那么弱小,若非侥幸,她必要灰飞烟灭。那时我就暗暗在心中发誓,往后一定修成正果保她安康。可我,却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眼睁睁看着她痛,看着她死,”孟晚顿了一顿,看向华遥,“从前我以为只要成仙,就不再任人宰割,身不由己。可现在你还不如,让我死了。”

  华遥无言以对。

  我几乎能将这场景同我上次的梦接起来。我原本以为孟晚是在七日之间由仙入魔,可我现在突然发现,这过程只消一瞬就足够。

  有什么东西逼在我心上,令我一刻也不想再待在这里,一刻也……不想再见到那张朝思暮想的脸了。我转过身,想要强令自己醒来,却猛然发现不对劲——往常的梦境中我都只是旁观者,只是看着事情发生,自己并不会参与其中,可这次……我有些惊恐地回过头,便突然发现自己又退回了方才看见晋羽被追杀的地方,而惨叫声再次从身后传来。

  一切又要重演。我被困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