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尘因·浮生故梦(一)
肖沙冰2020-01-16 14:163,931

  敖清带我落下的悬崖名叫情崖,上面的小屋名为影,里头住着世上最会制蛊的人。那是个老蛇妖,据说有五千岁有余,不知为何未完全修成人形,说起话来信子一吐一吐,却也不很骇人。

  她打开门,见是我们,“咝咝”两声,声音和善道:“七太子这是……”

  敖清这个戏子,没等她话说完,“扑通”一声就抱着我单膝跪了下来,吓我一大跳。

  “情婆婆,小龙有要事相求。”说这话时,他神色严肃,语气诚恳又焦急。

  我对他这种行为实在已经习以为常,这时候被他灌输了喜欢他的念头,竟然无端觉得这家伙这认真的表情也十分好看。幸好我知道这种不令人完全失去自我意识的迷魂术顶多持续一天半日,否则我估计会忍不住去自挂东南枝。

  情婆婆略有惊讶,却还是恭恭敬敬地将我们请了进去,听敖清道明来意——因为他的心上人,也就是我洛湘,贪玩下凡,不慎赤焰天网灼伤,所以他要同我用一种名为“血盟”的蛊,将我们灵力暂时对调,这样我所受的伤也会转移到他的身上,而他身为东海龙太子,这种小伤不消十日便可自愈。

  这“血盟”,效力是整整二十日。但若期间有一方死亡,那么便不会再对调回来。

  因有“死即失效”这一条,这蛊易引起猜忌,平常感情再好的人也不会轻易来求,故这蛊都是一些走到穷途末路的情人们要——一个将死,另一个想救,甘愿牺牲性命。可后来往往是将死那方虚情假意,由此发生许多悲剧,情婆婆便定下规矩,凡求蛊之人,必先“验情”。这也十分好办,情婆婆有只小蛊虫,要它一叮便能分晓。

  小蛊虫叮我的时候,我正被敖清的侧影迷得神魂颠倒。

  结果是小虫子勉强抬了几下触角。情婆婆看了看我们,便拿蛊去了。

  我一直默然无言,顺从地同敖清用完蛊,听她将敖清拉到一边唠叨:“小姑娘对你用情不深,还摇摆不定,瞧你为了这等小伤大费周章,就为了献个殷勤罢?老身今日帮你一把,我说七太子,你可得加把劲咯。”

  “呵,我来此真只是为了她的伤罢了,”敖清轻声笑,又叹道,“谁让我看上了她……舍不得她痛啊。”

  这话落在耳中,又是一阵莫名感受。

  我活动活动身子,再撩开袖子瞧伤处,果真都已不见了,再运气,方觉自己灵力不知强了多少倍。

  他到底想做什么?我还是理智地琢磨起来。他不知道这迷魂术的效果散去,我一样能狠下心来揍死他吗?我愈来愈觉得这事情不简单。

  可不论如何,我现在还是下不去手的。

  我跟敖清在屋子里歇了一夜,清晨,我们便告别了情婆婆,向悬崖之东启程。

  迷魂术的效力虽然淡了些,但总归还在,为了不让自己做出什么日后悔青肠子的事,我选择默默跟在敖清身后,也不看他,也不问我们究竟走向哪里。

  敖清大约觉得我这模样无趣,时不时回头看我几眼,过了一会儿才叹:“若不是这老蛇妖最恨自己的蛊被无情人拿来利用他人,我也懒得兜这样的圈子。”

  我就知道。

  “那么七殿下想怎么利用我?”我抽了抽嘴角。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敖清气定神闲地回答。

  我无语,哼了一声继续埋头向前走,却被他闪身堵住,险些撞上他胸膛。

  “你做什么?!”我瞪他。

  “没什么,”敖清微俯身,循循善诱道,“小洛湘,如今你有了本太子的灵力,但若你让我不满意,我照样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不会想尝试吧?”

  “……不会。”我吞了口口水,明智地回答道。

  “那就好。”于是敖清满意地转身向前。

  “可是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走回赤灵宫。”

  “走?!”

  “不远,半月便到,”敖清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模样,“这条路上,可是风景绝佳。”

  *

  敖清这个人,基本只说两种话——像真话一样的玩笑,以及像玩笑一样的真话。

  我跟着他走了两天才相信,他说的“走回去”,就真的是像凡人一样,一步一步地走回去。

  赤灵宫离这地方并不近,他也不急,走走停停,还要绕路去附近的村庄城镇调戏良家妇女,调戏的方式十分直接——瞧见相貌出众的,他就凑上去说几句漂亮话,邀人家听他抚琴,然后观花赏月饮酒作乐。

  我算是明白了他如何练就的这一手好琴。

  不过无论如何,他弹琴的确是一绝,天上人间不少人说闻之此生无憾。他们这样传言的原因还有一个,敖清向来性子不羁,请得动他抚琴的人极少,就连蟠桃大会邀约他也有法子拒绝。啧啧,原来敖七公子的琴是这么用的。

  刚开始与他同行的一日,迷魂术的效力未消失干净,我还带着醋意就此发了几句牢骚。敖清听了就笑:“我的琴是为有心人所奏,而非为酒肉客助兴而用,”他闲闲抚着琴弦叹,“这人呐,要活的不违本心才好。”

  这话我琢磨了挺久。

  我就这么跟着这个不违本心的混蛋四处游荡,白日行路,夜里在客栈或者山洞休息。

  血盟还在。体内的灵力强大,让我十分好受,每每试着运气都有种可以睥睨苍生的感觉。真想回五玄宫揍揍大师兄。

  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敖清就会危险地盯着我瞧,好像我想揍的人是他一样。

  我承认我在夜里无数次想过要将敖清碎尸万段,但是我并不敢动手。不是我胆子小,按照现在这种情况,我完全可以试着逃脱,反正敖清也不敢伤我,否则二十日后血盟失效,他轻则负伤,重则不得不永世用着我的那一点修为。但,一则我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居心,二则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真的在水晶宫布下什么阴谋,我的安危不要紧,若父王母后有闪失,那我定会死不瞑目的。

  权衡之下,我还是决定先服从敖清,走一步看一步。

  这些日子,我闲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华遥。若不是为了他,我也不可能被敖清骗到下界来,陷入此般境地。而如今一晃多少日过去,不知他有没有如约去找我,也不知他找不到我又会说些什么。

  夜里,我们在山洞里休息的时候,我借着月光用尖利的石子儿在地上写华遥的名字,一遍一遍地写,越写就越清楚地想起梦中那张苍白的脸。他看着面前的人,温暖的笑意攀在眼角眉梢,轻声一句:“我说过会保你安然无恙。”

  他对她用情之深我也可以想见。只可惜这红尘万丈,情路曲折,付出的并不一定就有收获,他对孟晚如是,我对他亦如是。可近日我又隐约觉得这之中有些区别。自从敖清对我使了迷魂术之后,我就一直存着疑惑——

  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被施了迷魂术的那两日,我几乎能够清晰地感到那种从心底漫开来又渗透生活的温柔情愫,可对华遥,自那次的砰然心动后,我存有的一直是令人着迷的痴心与幻想。后者带来的心跳的感觉明显要远远甚于前者。

  受到看过的话本儿的影响,我一直认为情便是这种迷幻热烈的东西,甚至不太能够与平日的生活相容。我想不到若有一日华遥真与我在一起,我们该如何共同度日——两个相爱的人眼中还能容下生活的其他吗?可是当我“喜欢”敖清的时候,却觉得正是这种温然的情愫让我得以发现生活琐事的美好,我是说,有他的时候,一切平实简单的东西都奇异地精致起来。如果说我对华遥的感受像是汹涌的海浪,那么当时对敖清的感觉就如同静静流淌的江流。我一边在地上写划,一边托着脑袋想到底哪种才是情该有的面貌,可惜半晌也无果,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要是华遥也对我使一次迷魂术就好了……我摇头,现在思考这种问题竟然要靠回忆敖清来比较,简直太让人伤心了。

  过了一会儿,我隐约觉得有人在看我,回眼就看见离我不远处的敖清正一手支着头,饶有兴趣地瞧着这边不知多久。

  我对他的欺凌以及嘲笑已经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以至于发现他一副要奚落我的神色也能淡然处之。

  我一言不发,继续想我的事。

  未料那边敖清没有嘲笑我思念华遥,一开口竟是夸赞:“字写得不错。”

  他还会说这种话?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回答:“师父琴棋书画都在天界出了名的好,我可是他的得意门生。”再说我本来就很有书画的天分。

  “你倒是不谦虚,”敖清挑挑眉,坐了起来,“可惜你师父能胜我的也只有棋与画,你这晚辈还差些。”

  我就知道。我又哼了一声,嘟囔:“哟,真了不起哦。”

  见状,敖清笑起来,突然说道:“小洛湘,你这样子……像一个人。”

  我发现一个规律,似乎每当敖清蔑视我的时候,他都会叫我“小洛湘”。听着这话,我心说莫非这厮看着我现在落魄的模样,想起三百年前的事来了?我眯眼,带着几百年前的忿恨又在心里捅死他一次,然后淡然地装糊涂:“你才像人,我本来就是一个人。”

  敖清失笑。他没有再问,过了一会儿,才自顾自地说:“有一年,一场大宴上,我见过一个女子在作画。我看她有些面熟便上前瞧,未料她十分羞赧,才见我就落笔而逃。我拾起她的画,觉得很是特别,便一直将那副残画留在身边,想着哪天逢着她,或许能将这画补完。”

  我一愣,脑子里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那是在龙王万岁诞辰之后没过多少年,四太子与南海公主办喜宴,父王说什么也要硬拉着我去。为免悲剧重演,这次到了龙宫,我十分谨慎地找了个僻静角落待着,画画消遣,见敖清过来,我扔了笔撒腿就跑。因为这次逃跑成功,我便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未料他竟一直留着我的画。

  现在还说我羞赧……我腹诽,你是没看见当时我极度惊恐的表情吗?不过我还未仔细思索他将我的画一直带在身上这种事,下意识的回答已出了口:“我画画向来很正常,从来不特别。”

  敖清不置可否地挑挑眉毛,不再说话了。我却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就算你找到了她,将画补完,又能怎样呢?”

  敖清想了想,道:“要看情况。”

  “什么情况?”

  “若这善画之人形容欠佳,那龙宫里最近还缺些画婢,”敖清顿了顿,眯眼道,“若她是个美人儿,能做的事可就多了。”

  果然。这个臭流氓。我嘴角抽动了一下,把地上的名字一股脑抹掉,哼了一声道:“去龙宫赴宴的多了,想寻人有如大海捞针,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罢,也懒得理他,只揉了揉跳动的眉心,靠着一块石头睡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