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子夜歌·尘缘千丈(四)
肖沙冰2020-01-16 14:162,692

  一般来说,在这种情况下,敖清的那句话说完,剧情发展的可能有三种:一,玄虚子疏于防范,却仍在敖清的淫威之下不屈不挠,将我保住;二,玄虚子早都料到了这一出,会不紧不慢地将他打得落荒而逃;三,玄虚子与敖清相争不下,权衡利弊,只得忍痛将我交出去。

  你没有猜错,第四种可能发生在了我身上——当我愤慨地一撸袖子,准备与他并肩同敖清作战的时候,玄虚子一如往常,缓慢地看了我一眼,道:“小公主,出去罢。”

  我怔住了,他便一扬袖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人家既然要明哲保身,我一个堂堂公主还能赖着不走么?

  一炷香之后,玄虚子用力地将我往出推,而我一条腿勾着桌子,手死命地扒着树皮嚎叫:“玄虚子你听我说啊玄虚子,那王八蛋绝对是吓你的!做琴一般都用紫檀,再不济也是红楠你一棵榆树不要太有……”

  这句话还没能说完,我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了个踉跄,随即撞入了一个人怀中。

  我猝不及防抬头,便瞧见熟悉的脸。

  敖清。

  方才光顾着巴着玄虚子不放,我连要反抗或逃命都忘了,就这么又轻易地落入了他手中。我愣愣地反应了一下,随即羞愤交加之感涌上心头,也顾不上怕他,只恶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敖清本来还是一副看笑话的表情,此刻竟也有了一瞬怔愣。这一瞬怔愣过后,眼里却又慢慢积聚起笑意来。

  想想这个混蛋看我也永远都是这样,好像我这个人就是他的笑柄一样。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一下子变得十分生气,像被人踩了尾巴一般狠狠地一推他,反倒把自己推得退了两步。我站定,也没犹豫,手叉腰扯着嗓子开骂:“你个卑鄙无耻下流奸诈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不要脸的王八蛋!仗势欺人的恶棍!阴险恶毒的虚伪小人!混蛋!龙族羞耻!神中败类!……”

  我一股脑地将能想到的所有骂人的话都倒了出来,以宣泄我对他积攒许久的怨气。喊话的时候只觉头脑发热,胸口起伏,嗓子险些沙哑。

  在此期间,敖清也不打断,就站在我对面挑眉观赏我发怒的样子。待到我实在没词,停下来的时候,他才忍不住笑出来:“原来,你也不是只会逆来顺受和哭啊。”

  我这时候已经豁出去了,无所畏惧地捏拳头瞪他:“笑话!本公主什么时候哭过?!”

  “华遥见了孟晚那夜,有人伏在我肩上哭得……啧啧。”敖清也不恼,抱臂叹气道。

  这句话一下子噎得我没法反驳,连控诉他的气势都瞬间消减,只能虚张声势地圆睁着眼瞪他,脖子跟脸烧得滚烫。

  “走。”他没再跟我耗时间,这么命令道,随即一揽我的肩膀,带我升上了天去。

  敖清带我升空云行,一路上我既无反抗也不吭声。一来我还不想太早牺牲;二来我没说过他,觉得丢了面子,只有以沉默表达我对他的不屑,一边在脑子里构思下次该如何反唇相讥。

  敖清也不言语,只带着我一直向前,走了不知多久才放慢速度,将目光投向下面,然后缓缓地降落下去。我被他拉着,随着他目光看,只见他的目的地并非赤灵宫,而是一处十分陡峭的悬崖,悬崖上有一小屋,那屋子不知用什么盖成,通体乌黑,在皎洁月光之下,显得十分阴森。

  我方感到害怕,刚才骂人时那种视死如归的情绪就涌上心头。冷眼看了看身边的人,我暗暗调整气息,心想到时候殊死一搏,我就算伤不了他,也要让他毁容。

  我暗自盘算着该如何下手,不觉便离那屋子十分近,耳边响起一种诡异的嗡鸣声。垂首定睛一瞧,我顿时喉头发紧——那屋子哪里是黑色的,只是那表面爬着不知多少虫子,来回蠕动着,密密麻麻。

  手指逐渐变得冰凉,我僵僵地盯着那地方,声音有些颤抖:“敖、敖清,我死后,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

  “我倒是十分乐意等你,”敖清凑近我耳边道,“只是不知这些虫子噬完一条小龙的元神要多久,还容不容得它有魂魄转世啊。”

  我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有害怕的神色,伸手用力挠向他的脸。

  敖清眼疾手快地捉住我的手一拉,与我一同落在离那屋子几丈远的一棵大树后。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知道发狠朝他伸爪子,却被他抓住双手按在树干上,想要咬他,又被他另一只手抵住额头,腿也被他法术治得动弹不得。

  “咬人可不是龙该做的事。”敖清微侧头看我,说道。见我只怒瞪他不答,他又扬唇:“不想被虫子吃掉,待会就好好配合,嗯?”他抵住我额头的手指故意松开又点上,“否则不止你死,你父王母后,都逃不了。”

  “你!”听见这威胁,我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你敢碰我父王母后!”

  “你试试?”

  我与他对视着,胸口起伏,拳头捏得格格响。最终,我还是败下阵来,狠狠瞪他:“好,只要你不伤害他们,我任你处置!”

  “识相。”敖清满意地笑了笑。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与我对视,顿了顿,低沉而缓慢地念道:“洛湘,你喜欢我。”

  “洛湘,你喜欢我。”

  “洛湘,你喜欢我。”

  这话带着穿耳的魔力。他这么轻声念叨了三句,听第一句的时候我还有种想吐的感觉,到了第二句心中就泛起了异样感受,到了第三句,我脑子都有些迷糊起来,只觉得心跳加速,面前那双美过星河的瞳有了摄人心魄的力量一般,令我喘不过气来。

  这混蛋对我施迷魂术……这是我最后一缕清晰的念头。

  正当我晕眩之际,敖清满意地勾了勾唇角,突然将我拦腰一抱。

  我猛地被抱起,一惊之下心险些从嗓子眼蹦出来。此时我已完全被方才他强加给我的感觉占领,脑子迷迷糊糊,莫名的羞涩之情在心尖涌动,使我的脸开始发烫。

  我带着眩晕转开眼去。

  月光流转,静谧的悬崖之上花香暗涌,稀疏的树影印在我们身上,左右摇摆。微凉的野风一再拂起我的发丝与衣袂,而敖清抱着我,一步步地向前走。

  花草香,穿过发间的风,他身上清淡的气息,他发尾掠过我指尖的触感。

  我愣愣地瞧向那张离我十分近的脸。而他微微地笑着,眸子里像有揉碎的星光,潋滟,潋滟……

  好像回到儿时的梦里,踏着春花向东方走去的少年,他对我笑,将我从井中拾出,抱起我。

  我什么都来不及想了。

  直到走到那个挤满了虫子的房屋前,我的意识才逐渐恢复了清醒,只是胸腔内的感觉毫无变化。柔情泛滥。

  敖清停在门前,伸脚踢了踢算是敲门,然后才看向怀里的我。撞上我的目光,他微微吓了一跳,随即脸上有了极力隐忍的笑意:“洛湘,我理解你的感受,但你能不能……稍微克制一下?”

  这话像是兜头一盆冷水,将我彻底浇醒,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看着他的眼神一定温柔得可怕。深吸一口气,我瞪着他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对我用迷魂术,你不得好死。”

  这话再回到我耳里,分明就是娇嗔的口气,让我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敖清亦被酸得手一抖,扭过头不看我才得以忍住笑意。

  本公主的一世英名啊……我闷哼一声,捂住脸。

  就在这时,门缓缓打了开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