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尘因·浮生故梦(四)
肖沙冰2020-01-16 14:161,818

  这次我与敖清去到的是玄虚子口中的东海。

  那一日,九太子病危的消息如同一小团三昧真火,才片刻的时间,就从第一个侍者那里蔓延到了整个龙宫。敖真唇角噙着的那丝血,霎时成了笼在东海上方的阴云。

  这般铺天盖地的乌云之下,哪有孟晚逃脱的余地?

  所以说不见世事的人容易过于天真,这份天真不仅会伤着自个儿,还妨害别人。

  擒拿孟晚没用得了龙王吹灰之力。我站在龙宫正中央,眼睁睁地看着龙王一闭眼一挥手,孟晚就已经被一根金色的线缚了回来,连脸上的神情都没来得及变换。

  那是多少年前的孟晚了。她眉目间既没有我五玄宫见她时那份咄咄逼人的凛冽妖气,也没先前有四百年修行的清平寡淡,尚是一番单纯倔强模样。

  我发现我总是要看她溃败的样子。但这回与他与华遥在一起时又不一样。

  那时敖真已然奄奄一息地昏了过去,时间紧迫,提炼内丹之术就设在他的床前。这不是命运捉弄又是怎样?我是说,当孟晚被押至那人床前之时,在路上已然听说了他们对她的企图,却不晓得那放她出去的人正是要夺她性命的人。她大概恨着这该死的九太子,满心悲着自己与那白衣书生的约定,这时有人逼她跪在了他床前,抬头那么一望——

  那一望。

  我还以为是晋羽殒命的那一瞬令她由仙入魔,原来早在看见这人面容的一瞬,她的所有天真与善念也就此磨灭。

  “好一个慈悲的龙宫,好一群道貌岸然的神仙。”良久,孟晚才这样开了口,那语气冷得叫人害怕。

  我知道她以为同龙宫这些日子的款待一样,敖真对她也只是做戏。想起玄虚子讲过的事,我心里替敖真委屈,恨不得亲自上前告诉她真相。

  可是我只能同敖清一起站在原地,眼见着他们生生夺取了她的内丹。我能想见那过程有多么痛,可是这柔弱的姑娘竟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只咬着牙不发声,死死地盯着榻上的那个苍白的人。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不论想什么都是可怕的。

  敖清在一边长叹了一声,突然对我说道:“我们不看这一幕了罢。”

  “嗯?”我抬头。

  “当时我在龙宫,”敖清转过了身,梦境就此一下黯淡下去,“这种事,经历一遍也足够了。”

  我跟着他走,这才从方才压抑的氛围中脱身,走了几步心底却又涌上疑虑:“既然孟晚失了内丹,她是怎样活下来的?”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总算发现这一点了,”转眼间那张脸上略有沉痛的神情已然收起,“还不算太笨。”

  我瞪了他一眼。

  “真儿醒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孟晚的尸首,一时间万念俱灰。”

  向来对父王言听计从的敖真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忤逆,他跌撞着下床抱起那具冰冷的身子,声音颤抖:“我的命可以不要,你将内丹还给她。”

  作法的仙卦师见了这阵势,吞吞吐吐道:“九太子心地纯善可以感念,只是内丹一离体便换不回来……这妖精能为龙宫立功是她的福分,九殿下切莫愧疚。”

  而龙王顿时阴了脸色,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儿子:“老九,站起来谢过道长。”

  “我凭什么谢他?”敖真看着怀中的人,眼泪一滴滴砸下来,神情却坚决,“得他人性命而苟活,这与强盗之辈何异?”更何况那是他心爱的姑娘。

  “敖真。”龙王的脸上阴翳更深,这句名字唤得威胁意味十足。

  他却没有理会,抱着孟晚站了起来,径直往宫门口走去。底下侍从有的想要追随,被龙王一抬手止住。

  “由着他去。” 龙王按着盛怒说道。

  “现在想起,父王就是从那时开始同九弟有了嫌隙, 以至于后来竟……”说到这里,敖清顿住了,微微一叹。

  我皱眉,问:“那敖真抱着孟晚去了哪里?”

  “在这龙宫内,除了我的寝宫,他还能去哪里?”敖清负手引我向出走,边说着,“他要我帮他救孟晚,可我并没有那样大的力量,即便有,我也不会看着他断送性命。他跪在我面前,说要随她去。我不得已之下只得由着他将内丹又逼了出来,硬生生分了她一半。我折损了自己的灵力助她将元神聚了一些,好歹令伤口愈合。

  我心知这一切没有用,即便他真将内丹还给她也没有用,但为了不让他自戕,我只好出此下策。一切做完之后,他的身子又虚弱一半,我将他安置好,假意告诉他孟晚会醒来,便心烦意乱地将她扔上了岸去。”

  敖清说着,这梦中的场景也快速地变换起来。

  东海之岸,一袭荼色长衫的人停了下来。岁月仿佛静止一般,那人长身玉立,侧影美好得如同丹青描摹。他垂首看脚下红衣的女子,而她的衣裳铺在地上,如一朵全情盛开的扶桑。他俯下身去,怜惜地皱眉,而后小心翼翼地探了探她的脉,终于叹了口气,将她抱起来,升上天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