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尘因·浮生故梦(五)
肖沙冰2020-01-16 14:162,614

  我眼巴巴地看着华遥驾云登天,不由皱眉哼了一声——同样是英雄救美,人家孟晚就能让他深陷爱河不可自拔,可我呢?反倒自己殷殷地念了人家一百年。上天果然不公平。

  “若非孟晚心心恋着我九弟,这倒也是一对儿神仙眷侣。”敖清在旁朝我伤口上撒盐。

  我又用鼻子哼了一声,从牙缝挤话出来:“你又知道孟晚恋你九弟了?人家最后还不是嫁了元烈?”

  “她会嫁元烈的缘由,你难道不清楚么?”

  “我怎么会清楚?”

  “不如你试着想一想?”敖清想了想,合上了我的眼,手指在我的太阳穴处转动。

  渐渐地,隐约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

  凭什么妖类便要比神仙低一层?就因为我生而为妖,就该活活给人夺去毕生修炼的内丹么?凭什么他生来便是高贵胚子,凭什么他能玩弄我于股掌之间?

  我不服。总有一日,我也会位列仙班,我也会与他平起平坐。

  ……

  晋羽,晋羽。

  呵,成仙。成仙又如何?我一人飞升,福泽众生,却连我想保护的人也保护不了,什么善,什么禅,都是道貌岸然,我要当最强的人。犯我者,死。

  ……

  “想要赤灵宫宫主之位?简单,只要你嫁我。”

  “好。”

  我的心猛然揪痛,随即脑海里闪过的竟是敖真的脸,这使我一下子睁开眼,皱起眉头。

  这些经敖清诱引闪现在我脑中的东西十分杂乱,但于我内心却十分清晰,像是我自个儿经历过一遍似的,甚至每一点细微的情绪都能捕捉得到。我始终知道孟晚性子偏激,执念深重,但如今竟能理解其中苦楚。她自从被华遥救起之后始终在恨,恨自己卑贱,便以可怕的毅力去修仙,恨强人欺凌,便不惜一切手段成为霸主。后来她屠戮生灵,专制东海畔,诚然自己都成了个可恨之人,但谁能说她没有可怜之处?

  我叹了口气,方觉得不对劲,扬眉问敖清:“为什么我能感受到这些?”我想了想,又追问,“孟晚那日到底将什么打入我体内?玄虚子跟我提过你在我眉间上的‘血印’,也与这个有关么?”其实这些问题藏在我心中许久了。

  敖清神色一顿,语塞片刻又朝我笑:“你猜猜?”

  我略作思忖,道:“孟晚对我用错了招式,将记忆打入了我脑中,然后你用血印封住不让她功法散去,好令我回想?”

  “真聪明。”敖清赞许道。

  “那是自然。”我得意地歪了歪头,却见敖清眼中噙了笑却又轻咳掩饰,不待我追问,他就急着转开我的注意力似的拉我向前:“我们去看看别的。”

  “等等等等……你笑什么?”

  “没什么,开心罢了。”

  “有什么好开心的?”

  “我开心……”

  “开心什么?”

  “……你看那边,华遥!”

  “……”

  *

  华遥为了孟晚下凡来辅她修行,在凡间一待就是整整四百年。

  在这四百年中,他们都在一座山中修行,算得上是双宿双飞。我不知道华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孟晚,不过我想,要是我和哪个人面面相对四百年,也难保不会动心。我暗暗下决心,如果我还能回到天庭,我也整天去华遥跟前晃荡,说不定哪天他也能看上我呢。

  敖清大约看破了我的心思,在一旁泼冷水:“如今的华遥就如同彼时的孟晚一样,心中已经有了他人,所以后来四百年朝暮相处,竟一点情意也未生。”

  这个混蛋。我白他一眼,道:“那是因为你九弟纠缠不休,否则孟晚早就忘了他了。”

  这话虽然牵强,却总归有些道理。

  自有了那半颗内丹之后,敖真虽然元气仍然不足,身子却勉强恢复了康健,加之龙母宝贝他,不知从四海八荒搜刮了多少补品法宝来,总算让他不必再像从前那般非住在重重守卫中不可。

  他被强留在龙宫三个月,方解了禁锢,就上岸去寻孟晚。

  说这九太子,也是个死心眼。敖清不知道孟晚被华遥救下的时候,已经向他坦白了她大约早已精魄尽散,死得一根羽毛都没剩下了,可他不信,偏要出去寻她。他不用法力,也不知道问人,徒步将东海畔诸山翻了个底朝天。

  就这么整整找了一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年,就在孟晚打坐练功的时候,隐约感到后面有双眼睛灼灼盯着,回身去看,一眼看见呆立原地不知多久的白衣男子。

  “阿晚,我就知道你还在。”敖真这才被惊醒似地说了这么一句。

  有时候,人在万念俱灰之中,非得要抱着什么虚幻的东西才能不被残酷的现实溺死。就像在漫漫茫茫的雪地里,你非要想着明知不会出现的那一簇火焰才能有力量前行。

  可想那么一天,当你麻木地停下时,发现太阳原来正好端端地悬在顶上,一时间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心脏明明惊喜得都要爆裂,却一再喃喃告诉自己,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好似这般否认自己曾心灰意冷,就能让彼时绝望的处境离自己更远。

  “阿晚,我就知道你还在。”

  看着敖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只觉得心狠狠揪了一下。

  可那边孟晚片刻怔愣过后,神色却是拒人千里的冷淡。

  “九太子好兴致,又缺人戏弄了么?只是孟晚没那样闲,就不奉陪了。”她这样说完,不多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敖真听了这话也不解释,只默默地跟在人家后面,半晌才低声道:“你答应过,若我们有再见之时……”

  “九太子说话的时候竟想过我们有再见之时?”

  他想了想,老老实实地答了句:“想过。”

  “那我倒要问问,我的内丹殿下用着可还舒服?”孟晚说着,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又开了口,“罢了,我也不该怪你,本来该死的人,有多在世上留几年的机会,无论手段多下流也都要试一试,这不是人之常情?”

  这话难听得令我身旁的敖清都阴了脸色。可是敖真只怔了怔,手指下意识收紧又放开,低眉道:“对不起。”

  孟晚眸中的冰有一刻化解,却又飞快结上。

  “呵,”她冷笑了一声,“漂亮话也编不出来,你还真是个废物。”

  说罢,她不再看他,自顾自地朝前走去,只抛下一句:“若真觉得对不住我,就别再让我看见。”

  这话该有多刺耳呢?我皱了皱眉,提着心瞧向敖真。

  他静默地站着,修长的身影在这空荡的山谷中那样孤单。我猜想他也习惯了这孤单,他这一生,有多少时日不是在这种巨大的寂寞中熬过来的?

  总之当时我以为,沉寂久了,他要因此爆发一下,而敖清认定他要骄傲地离这妖精而去,保全龙太子体面。

  可世事从来不如人意——九太子既没有将孟晚拽回来发火,也没有扭头就走。只见他一言不发地隐去了身形,又默默地朝着那人跟了上去,过了半晌,冷不丁地说道:“阿晚,你现在看不见我了。”

  孟晚当场无语。

  看到这,敖清差点吐血,我则忍不住一乐,摇头感叹:“这龙太子体面,真的是,啧啧。”

  敖清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