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尘因·浮生故梦(八)
肖沙冰2020-01-16 14:162,050

  如她所想,很快,孟晚由仙入魔,血洗夜宫之事很快传了出去,众妖哗然。

  她下一步去的是赤灵宫。

  那时的赤灵宫还是一个祥和之地。鸾鸟本身便是太平安宁之兽,赤灵宫又是鸾中贵族居所,一向只有清雅不问争纷。

  所以我大概能想见孟晚提着沾满了血的剑出现在那宫殿内时元烈的表情。

  赤灵宫这代只有一个嫡传宫主,这宫主已然当了千年。东海之畔,除了玄虚子,修为法力能及得上孟晚的恐怕就只他一个。

  彼时那高高坐在宝座上的人戴着赤灵宫传世的面具,一手支着下巴瞧着殿下鲁莽的来客,看了几瞬却轻笑了起来。

  “你是那个……朱颜无凋的……”他回忆着,说道,“孟晚。”

  孟晚原本准备的好的话被这话堵了回去。她想了想,点下头。

  “几百年了,”于是元烈站起来走向她,“你修行未必太勤勉,竟连面也不露。怪不得本事变得这样大。”他停在她面前垂首看她,语气中带着些微不明的情绪。

  孟晚皱眉盯着他,思考自己是否认识这个人,怎奈面具堪堪将她探究的目光阻挡住。

  “想看?”元烈似乎能看穿她的心思。他修长手指在面具边缘摩挲,未被遮住的唇扬起一个恰当的弧度。

  孟晚老实地回答:“想。”

  “那你可不要后悔。”他这样说着,却还不动手将它揭下。

  见此场景,我不由翻白眼,抱着手臂嘟囔:“一个破面具嘛,矫情个什么劲儿……”

  敖清笑。他刚准备朝我解释,我便看见孟晚也大概同我一般想法,一伸手直接给他把面具给扯了下来。男子清俊的面庞就这么完全显露出来。

  元烈未料到有此出,猝不及防被人卸了面具,脸上表情一时十分精彩。

  我本着看热闹的心态乐呵呵地在心中给孟晚喝彩,就听见敖清在一边说:“向来赤灵宫宫主的面具,都只为夫人一人摘。”

  “啊?”我微愕,吐了吐舌头。

  那边元烈惊讶过后,却又很快换上了笑容:“好,”他将她手中的面具拿过来,总算想起一直被忽视的正题,“你此行所为何事?”

  闻言,孟晚眼里依旧没有半点波澜:“放眼东海畔,强者不过你我,而你我皆是鸾族。我愿壮大赤灵宫。”

  元烈活得久,自然也不笨的。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且孟晚这头虎显然野心不小,他不会不明白她想要独霸的意图。

  元烈饶有兴趣地端详着面前这张煞是好看的脸,直接点破她心思:“想要赤灵宫宫主之位?”

  见孟晚并不回答,他又俯身,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在她耳边说道:“简单,只要你嫁我。”

  说起来孟晚这个人也是,简单粗暴。她只怔忡了片刻,便抬眼瞧向他,连真假都未曾问上一句,就坚定地回答:“好。”

  好。

  此话一出,元烈都有些反应不及。他语塞片刻,咳了咳道:“好?”

  “好。”孟晚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元烈一愣,随即皱着眉笑起来。他负手踱了几步,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最终还是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的这个木头脸,说道:“你还真是……爽快。”

  “过奖。”

  “……”

  这大概是我所见过的最快的一次订下终身的过程,简直是对我反应速度的挑战。我是说,在我根本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两人的话题已经从壮大赤灵宫一下子跳到了婚礼事宜,随后他们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确定了成亲的日子以及要邀请的客人。

  我方将下巴合上,就听见身旁的敖清在忿忿地叹气。

  我才反应过来:“那、那敖真……”

  敖清皱了皱眉,负手向前走去,向我讲道:“在她成亲七日前,九弟得到了这个消息……”

  元烈与孟晚的婚事定在一个月后。喜帖其实很快就送到了玄虚子那里,但我估计那老榆树和我一样,难以在短时间内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且他本身就是个慢到天理不容的慢性子,所以当他将这消息带到龙宫的时候,离孟晚成亲的日子只有七日了。

  敖真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开口向身旁的人道:“七哥,我想求你一件事。”

  他从未向敖清求过什么,这一次他开了口,敖清已知这事的分量。他没有立即回答,只问他一句:“你想好了?”

  “想好了。”敖真点下头。

  敖清只得深深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七日,敖真按着龙宫太子娶亲的礼制,八抬大轿备好,仪仗风光。而敖清帮着将自己与他的寝宫都装点好,又施计将龟丞相胁迫了来,作为迎亲队伍打头的人。

  我从未见过那样的敖真。他有条不紊地精心准备着一切,再不安静顺从,亦不默默守护,他已经等得太久了。

  他穿着一身红装去父王寝殿面前跪了一天,却不是去征求同意,亦非请求原谅。

  “父王,儿臣要去迎娶一个人,一个我非她不娶之人。若父王明白最好,若父王不懂,便恕儿臣不孝。因为这是儿臣此生,唯一非做不可的事。”

  龙王没有出来看他一眼。父子俩就这般冷冷对峙,谁也没有妥协。

  一日时辰已到,敖真勉强站了起来,神色依旧坚定,只眼眸在踉跄转身时黯然地一垂。

  我怔怔地看着这个孱弱的人拖着酸痛的双腿一步一步朝寝宫走,不断在心中猜想,那时的他知不知道他在走向什么?难道他竟预料不到这一件非做不可的事的收场?可为什么他还是要做下去?不惜一切也要走下去。

  又或许他原本就什么后果也不曾设想,这件事,真的只是非做不可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