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重新开始的生活
张秋紫2017-05-30 22:013,189

  沈家琳正在家里等待着,见陈美媛独自回来,她有些失望,却仍期盼地问:“美媛,怎样?波波同意了吗?”

  “对不起,沈姨!”陈美媛愧疚地说道,“我没能劝服波波。”

  “怎么会这样?”沈家琳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悲呛,“波波这孩子,怎么这么固执呢?又不是让她把那个小女孩扔掉,让她给那小女孩另外找一对父母她都不干吗?”

  “波波说,法国的孤儿院,无论是规范化又或者教育条件,都比中国要好得多。法国愿意领养小孩的父母也一样,比中国的父母要开明有爱心得多。”陈美媛黯然道,“但是,秋秋却选择了跟着波波回中国。所以,波波也不会放弃秋秋,只要她自己有一口饭吃,秋秋就有吃的。”

  “哪里是像她这么说的!”沈家琳怒道,“照她这么说,只要有孩子愿意跟着她,她就要把那孩子养起来?这怎么行?”

  “伯母,波波这些天铁了心。现在劝,是劝不动的。”陈美媛安慰沈家琳道,“我们也只能等波波带着这孩子自己过几天,等她真切的遇到麻烦以后再去劝。她现在刚领养秋秋,还在兴头上,倒不如就先让她养几天。”

  “这怎么行!”沈家琳连着绕了好几个圈子,这才说道,“美媛,你不懂。波波现在刚回来,大家都还不知道她带了个小孩儿的事。只要趁早把那小孩送走,悄没生息的就好了。要是等这事传了出去,还不知道街坊邻居会说多难听的话呢!”

  说着,沈家琳学着胡同口老太太的声音,尖声尖气地说道:“郝家那个郝波波啊!出国留学,东西没学到,反倒带了个小孩回来。说是领养的,我看哪,指不定是跟哪个野男人生的呢!”

  “这!”陈美媛哭笑不得,“伯母,您是不是过虑了?”

  “我可没想多。”沈家琳摇头道,“那些老太太,不上班,一天到晚就东家长西家短的说话。我早就看透了。”

  说着,她抹了一把眼泪,叹道:“想当年,波波的父亲因为车祸去世,连个肇事人都找不到。那些长舌妇是怎么说的?她们可是连波波的父亲根本没发生车祸,就是自杀都说出来了。”

  陈美媛一愣,上前轻轻拍了拍沈家琳的后背,叹气道:“伯母,您节哀。虽然到上海之前我就听说了伯父的噩耗,可我从没想过,您还经受过这样的事。那些老太太实在是太可恶了。”

  “哎!”沈家琳长叹一口气,“我是被说得怕了!所以现在尽量不去招惹那些人。可波波还年轻,她没经历过,她不懂啊!她这样带着一个小孩儿,又是劳累又是压力的,还会被那些长舌妇说闲话。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吃这样的苦啊!”

  “伯母!”陈美媛劝道,“您现在这么说,也无济于事。波波今天住在外面,而且我看她的意思,您要是不同意,她打算自己在外面和秋秋一起住。我觉得这样也好。”

  “好什么好!”沈家琳翻了个白眼,“她在法国读书,我没供过一分钱。虽然她有奖学金,但总归是入不敷出的。这孩子,在国外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呢!现在回国,估计也没多少积蓄,又带着一个小孩儿,又要租房子。哦哟,现在上海的房租可贵了。”

  “伯母,您这操的心也太多了。”陈美媛失笑,“波波是一个成年人了,而且独自在国外过了三年。我相信她有自己的考量,也相信她能解决这些问题。”

  “唉!美媛,波波这样,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啊!”沈家琳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口气,“罢了,她要住在外面,就先依着她吧!美媛,明天还得麻烦你帮忙,帮波波找一个好点儿的住处。”

  “伯母您放心,”陈美媛拍着胸脯笑道,“包在我身上。”

  “哎!美媛你答应了,我就放心点了。”沈家琳忙不迭地说。

  接下来的几天,陈美媛都在帮着郝波波寻找合适的住房。对于一个打算在上海长住的人来说,总是住在酒店并不合适。波波有意购置一处房产。因此,她们联系了房屋中介。

  而且,陈美媛也有自己的想法。在与沈家琳谈话之后,沈家琳又有了一个请求。她希望,陈美媛能和郝波波住在一起。毕竟,对于一个做过母亲的女人来说,沈家琳深知独自带小孩的不易。虽然极为反对郝波波收养秋秋,可她却依旧不希望波波吃太多的苦。

  陈美媛并不反对这个建议,而且她私下觉得,陈自己和郝波波在一起,对波波能施以的影响会更大一些。

  想到秋秋脖子上挂着的四叶草吊坠,陈美媛就觉得,让秋秋离开郝波波,让波波彻底从之前的那场恋情中走出来,会更好。

  作为一个在上海已经工作了三年的人,陈美媛对于上海还算熟悉。她熟门熟路地带着郝波波和秋秋跟着房屋中介看房子。运气很好,没多久,她们就找好了住处。

  这个新的住宅位于黄浦路附近,是一间小巧的三居室,房子正处于空置状态,可以随时搬进去住。小区环境优雅,房子装修精致,还有专门的儿童房。无论是郝波波还是陈美媛,都对这个住处非常满意。

  郝波波在签下合同的当天,就和陈美媛一起,带着秋秋搬进了这个新居。

  在忙活了一整天,终于将凌乱的物品都归置妥当、又哄睡了秋秋之后,郝波波终于歇了下来。她看着上海夜间高楼上闪烁的霓虹灯,竟然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想当初离开上海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青葱少女呢!

  就在她感慨万千之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陈美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波波,你在吗?我可以进来吗?”

  “我在!进来吧!”郝波波说着,转过身,面向房门。

  陈美媛推门而入。

  “我想找你谈谈。”看着一脸倦意的郝波波,陈美媛却显得异常严肃。

  “什么事?”郝波波觉得十分奇怪,但是想到之前陈美媛曾受到的,来自沈家琳的委托,她恍然,“又是因为秋秋的事情吗?”

  “原来你早有预料。”陈美媛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有些事情,说得多了,就没什么意思了。

  但是,想到秋秋脖子上的四叶草项链,陈美媛觉得,有些话她必须要说。

  “你不用再劝我了,”郝波波坚定地说,“我不会送走秋秋的。难道,你就是为了劝我,才和我住在一起的?”

  “我不是为这个而来。”陈美媛解释道,“我只是,看到了秋秋脖子上挂的项链。”

  “秋秋的项链怎么了?是磕碰到了吗?”郝波波一愣,说到这里,她顿时紧张起来,自责不已,“都怪我,这几天忙着各种事情,竟然忽视了她。项链要是碰坏了,秋秋可怎么办?”

  想到秋秋之前的遭遇,郝波波焦急地向外走去,想要安慰秋秋,顺便检查一下项链。

  “你别急,项链没坏。”陈美媛急忙拦住郝波波,阻止了她去查看。

  “没有坏?”郝波波愣住了,“那你为什么要问项链?”

  “我记得,这项链是你的恋情纪念。”陈美媛问道,“三年前我来到上海,见到这个项链时,你曾经说过。可是现在,你却把她送给了秋秋。她跟你的前男友有关系吗?”

  郝波波沉默了许久,终于说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

  “没错,那个项链,是我和王子尧曾经在一起的证明,也是我留下的唯一纪念品。”波波叹息着说,“可造化弄人,我们最终却没能在一起。”

  “但是,当我到了法国以后,却遇见了秋秋。她和子尧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她跟这个四叶草项链,却又一种特殊的缘分。”郝波波说着,将当年遇见秋秋的情况,和在古塔夫妇原住宅里的发现简单地向陈美媛讲了一遍。

  陈美媛沉默了,她在很久之后慢慢地说:“波波,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弃秋秋了。”

  “是啊!”郝波波叹道,“在法国,大家都说是我拯救了秋秋,是我把她拉出了那个封闭的世界。可实际上,于我而言,秋秋又何尝不是一种救赎?她也同样的把我拉出了那种极度低沉的状态啊!”

  “所以,美媛姐。”郝波波坚定地看着陈美媛说道,“从我决定带着秋秋回国开始,我就下定了决心。要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无论是对我,还是对秋秋。我会让秋秋幸福,也让我自己得到幸福。”

  陈美媛看着坚定的郝波波,波波的眼中,仿佛有星光在闪耀。她的身后是大上海五彩流动的霓虹灯,在这样的背景下,陈美媛似乎看到了一种名叫希望的东西,正在升起。

  美媛不由得握住了波波的手:“加油吧,波波,我会帮你的。我会和你一起,开创新的生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谢谢你!美媛姐。”郝波波激动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