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归国后的第一个打击
张秋紫2018-03-29 18:072,886

  在得知郝波波决定回国之后,陈美媛十分高兴。她主动提出接机,来到了虹桥机场。然而,当她看到郝波波的身影,并发现,郝波波还带着一个小孩儿时,陈美媛愣住了。

  “她是谁?”陈美媛犹豫地问着郝波波。

  “她是秋秋,是我的女儿。”郝波波郑重地向郝波波介绍着秋秋。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同时也对亲人的反应十分敏感。为了不刺激秋秋,郝波波并未向陈美媛说明秋秋的身份。

  陈美媛却笑了:“你的女儿?你出国念书,还念出一个女儿来?那你的恋人呢?难道抛弃妻女了?”

  郝波波一愣,发现自己答不上来了。好在陈美媛也没有过多追问,她蹲下身子,逗弄起秋秋来:“秋秋,你几岁啊?”

  秋秋神色漠然,根本就不理会陈美媛的提问。

  陈美媛一愣,她如今已在职场打拼多年,见到秋秋的反应下意识地觉得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她回头看向郝波波,十分爽快地直接开问:“你的女儿,一直就是这样吗?”

  “她有自闭症,你逗她是没用的。她现在也只和我交流而已。”郝波波长叹一口气。

  “你这是怎么回事?”陈美媛微微皱眉,轻声责备道,“出国念书倒没什么,可是怎么还生了一个女儿。伯母的思想老旧,回头见到秋秋肯定不高兴。你有没有想过要怎样应付伯母?”

  郝波波怔住了。虽然在领养秋秋时她就知道,自己需要面对的困难与阻力肯定很多。可她从未想过,第一个阻力就来自于自己的家人。

  看陈美媛的态度,虽然没有过度责备,但显然也是十分不赞同。她更不敢想想自己的母亲会有什么样的激烈反应了。

  波波拉住陈美媛,小心地问道:“那怎么办?美媛姐,你给我出个主意呗。”

  陈美媛严肃地看着郝波波问:“你给我说实话,她真是你亲生的?”

  郝波波心虚地点头。

  “不像,”陈美媛摇头道,“你出国也不过三年而已,出国之前还好好的。就算一出国就怀孕,孩子也只有两岁。可是秋秋看起来可不像是个两岁的孩子呀!”

  郝波波愣了一下,她抓着陈美媛小声询问:“那我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实话实说啊!”陈美媛瞪了郝波波一眼,“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过,你既然把这孩子领回家来,想必跟她感情也很深厚吧?”

  “当然,当然。”郝波波连连点头。

  “如今也只能和伯母说实话了,毕竟伯母不是傻子。你要是跟她说秋秋是你亲生的,伯母在气头上的时候确实会揍你不会揍她。但是,等她回过头算一算秋秋的年龄,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陈美媛摇头道,“她那么老思想的人,肯定会让你把秋秋送走。”

  “美媛姐,你得帮我啊!”郝波波紧紧抓住陈美媛的胳膊哀求道。

  “你放心,我不帮你帮谁。”陈美媛用力拍了拍郝波波的肩膀,“你肯收养这孩子,肯定也下了很大的决心。这孩子又有抑郁症,要是真被送走,还知道什么下场呢!”

  “是自闭症不是抑郁症。”郝波波小声地纠正。

  “国外的病就是多,”陈美媛摇头道,“走吧,我帮你拎行李,你好好带秋秋。回去以后好好跟伯母说说,陪个罪,我再往死里劝一轮,应该能好。”

  然而,当郝波波带着秋秋站在沈家琳的面前时,沈家琳的脸色却变得铁青。

  沈家琳怎么也没想到,女儿出国念书,居然还给自己念了一个女儿回来。当郝波波带着秋秋出现在家门前时,她所感受到的,不是游学多年的女儿归来的欣喜,而是一种强烈的愤怒。

  “为什么你回来,还带了个小孩子?她是谁?”沈家琳用冷漠的眼神看着秋秋,仿佛立刻就要把她扔出这个屋子一样。

  “她是秋秋,我的女儿。”在机场经历了陈美媛这一轮之后,郝波波坚定了许多。她紧紧握住秋秋的手,努力想将自己的决心传达给秋秋。

  可是波波的态度,却让沈家琳更加地愤怒了起来。

  “你的女儿?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女儿?”沈家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围着郝波波和秋秋连转两圈。

  “伯母,伯母,消消气!”陈美媛见事态不好,急忙上前扶住了沈家琳。陈美媛小心地抚着沈家琳的后背,为她顺气,顺势解释,“伯母,这是波波在国外收养的孩子。您也知道,大老远的,碰到个中国人不容易。何况又是个中国的小孩子,波波不忍心看她在孤儿院受苦,再加上这孩子又乖巧,就领了回来自己养。这也是波波好心,该夸赞才是。”

  “该夸赞才是?”沈家琳冷冷地看了陈美媛一眼,“你的意思,她出国留学带个孩子回来,我还该夸她?她也不想想,婚都没结就拖了个孩子,她让我以后怎么做人?”

  “伯母,咱们对街坊邻居的解释清楚就好了嘛。”陈美媛赶紧软言安慰。

  “哼,那些长舌妇,没毛病都得给你找出问题来挑刺儿。现在波波出了一趟国,又带回一个孩子,指不定背地里会怎么说呢!”沈家琳冷哼一声。

  “妈!你干嘛在乎那些碎嘴婆子的话啊!她们口中还有好人么?是个人就会被她们挑刺,一点例外都没有。”郝波波愤怒地叫道。

  “好,就算我不在乎那些人的话。”沈家琳冷冷地对郝波波说道,“你呢?拖着一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嫁人?什么样的男人乐意还没开始就给人当后爹?”

  “妈,车到山前必有路,您想那么多干嘛?”郝波波不乐意了,“您怎么就知道我嫁不出去了?就算真没这样的男人,打不了我带着秋秋两个人过。”

  “你还杠上了?”沈家琳暴怒,她愤怒地围着屋子转了两圈,找出一把缝纫用的尺子,拿在手里高高举起,想要打郝波波。

  “伯母,伯母,波波她不是这个意思。”陈美媛急忙拉住了沈家琳,沈家琳用力挣扎着想要挣脱陈美媛的禁锢。

  郝波波紧张地看了一眼秋秋,秋秋仿佛完全没有感应到外界的争吵。她独自玩着手指,自娱自乐。波波在这一刻突然有些庆幸,还好秋秋有自闭症。

  否则,这个孩子跟着自己,万里迢迢的回到中国。却发现,本该是自己家人的那些人,却想要把自己赶出去,她又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呢?

  一定要保护好秋秋。

  这个念头在郝波波的心头萦绕不去。

  而另外一边,沈家琳还在愤怒地挣扎着,想要用尺子来打郝波波。

  “美媛哪,你放开我!”好几次挣扎没能挣脱,沈家琳忍不住哭了出来,“你放开我啊!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打死这个不孝的丫头。她还没有结婚,连男朋友都没有,就带了一个孩子。背着这个不好的名声,她以后可怎么办。”

  “伯母,您别急!”陈美媛一边努力抱住沈家琳,不让她动手,一边气喘吁吁地劝慰着,“波波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没人要?而且,如果因为波波收养了一个孤儿就不要她,我看这男人自己也有问题,不要也罢。”

  “那怎么可以,女人怎么能不结婚呢!”沈家琳哭道,“不结婚的女人,人生不完整啊!这样,美媛你放开我,我不打她,但她必须把这个小女孩给我送走。”

  陈美媛一边说着,一边向郝波波使眼色,示意她赶紧表个态,安慰一下自己的母亲。

  郝波波想了想,对沈家琳说道:“妈,您也别急。我带着秋秋,也想看看,是哪些人一天到晚不做正事,净想着嚼舌根。秋秋就是我的女儿,这是不会变的。从她叫我妈妈的时候起,我就把她当成了我的亲生女儿。”

  “您觉得不嫁人的女人不完整,可我不这么觉得。秋秋以后的学费、生活费和治疗费用,我会用自己的双手给她挣来。不需要依靠任何男人。如果说因为带着秋秋就嫁不出去,那我不嫁也罢。反正,那些看不起秋秋的男人,我也看不上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