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顽心起小侠误入莲花山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45,077

  尹建平一口气练完了师门绝技,残剑二十一式剑法,在最后一招“剑扫群魔” 中收住了剑式,满脸汗水,但仍然神彩飞扬。哑叔冬国雄,笑着跑了过来,用手里的毛巾为尹建平擦拭汗水。他一面擦一面吱吱,呀呀,说着。

  郑天明哈哈笑道:“平儿,你哑叔在夸你哪?”

  上来吧,洗洗脸,该吃饭啦!

  “哎” 师傅!

  尹建平高兴的回应着,与哑叔俩人洗脸去了……

  早饭之后,尹建平来到了郑天明的房间,拜见了师傅以后。

  郑天明道:“平儿,为师果然沒有看错你,短短的百日闭关,你练就了基本入门功夫,内功也有了一定的火候,但是,光靠你目前的功力,和身上挙脚剑法是,远远不够的,需知中原武学博大精深。一个人若想在江湖中立足,如果,没超人的毅力,定力,一技之长。那更是不行。目前,你的轻功火候欠佳,往后要勤加练习,练内功靠的是气的不段争加。比如一干枯的池子,若想水到池满,那是不可能的。而靠的是天长日久点点滴滴集攒,池水才会满塘,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是这个道理。”

  说到这里,郑天明笑着道:“你闭关的时候,其实为师并没有离开过你,特别是你把内功心法练到了第七,八两重的时候,为师一直在你身边,因为,本门内功心法中最难的就是七,八,两重,一般人如果沒有祖师爷的丹药,龙涎香,是练不成的。”

  然而,在初练本门内功到了七,八两重时,更为重要的是:这个人首先要具备二个条件;一是本人除了有天份,还得有坚强的毅志,和忍耐力。二是:必顺能忍受住疼苦的煎熬,而且在“平儿,以上种种,你都做到了,所以为师非常心慰。”

  听郑天明,说到这里,尹建平插话道:“师傅,你说平儿在练功的时候,师傅就在平儿身边,那平儿怎么看不见你呢?”

  郑天明,呵呵笑道:“真是傻孩子,难到神龛上的灯油,和你每天子午烧的龙涎香,自已会长出来呀,还有,你每天服用的丹药它也会自动的加满,一百天吶,你吃了多少颗丹药?

  尹建平不好意思的笑了……师傅,我还也为你不管我呢!”

  郑天明嗔笑道:“傻徙弟呀!你练到七,八重的时候,只要一分心,就会走火入魔的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走火入魔了,轻则全身筋脉寸断,重则死无完肤。所幸的是,你熬过来了,所以师傅没有出手帮你。”

  “嗷”

  师徙俩在房内,郑天明把话提转到了江湖各大门派,从武学说到了各派武功的特点,什么是黑道,白道,及江湖中的各种禁忌。

  最后又说到残剑门为什么会成为中原武林掌剑令主,等等!尹建平的聪明,举一反三的过人智慧,偶尔间还会跟郑天明撒娇,使这位八十高龄的江湖异人,返老还童。

  日月星辰,星移斗转。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尹建平三年来除了练功打坐,剩下的时间,就是哑叔带着四处打猎。哑叔待他如亲生儿女,除了在生活上照顾得体贴细腻之外,还带着他在山里厉练轻功,然而。只有一处山谷从不准他进去,师傅告诉他说,那是一处及危险,又恐怖的地方,从祖师爷柳程风那一代起,在忘忧谷中创立残剑门那天起,立下了门中弟子不准进谷的规矩,师傅告诉他,残剑门二代门人都没有人进去过。

  每次从谷口经过,哑叔都会拉着他绕道而行……

  时间又过了一年,这年的五月端阳节刚过,师傅出山云游去了,谷里只剩下了尹建平和哑叔俩人,渐渐长大的尹建平,几年前带进谷的衣服,穿不了,郑天明临行时告诉哑叔,让他抽时间回五台县二师叔刘正雄家一趟,把刘家为尹建平做好的衣服带回山里。

  这天,尹建平在洞里修练,师傅走时传他的“碎骨神功”。 哑仆见尹建平闭关练功,无事正好下五台买点家用。于是哑仆便下山而去、……

  也许是冥冥中命运的作弄。郑天明和哑仆冬国雄这一出山,差一点与尹建平阴阳相隔。

  就在哑仆后的第二天中午,洞中闭关的尹建平,提前出关了。出关后他四处找寻哑叔不见,最后在他房中发现了哑叔留下的字条,看見完后得知,哑叔下山到五台去了。谷里没了哑叔,他一个人百无聊赖。

  于是,他忽然想起前几天哑叔带他去百草谷打猎,那里虽是荒山野岭,山上没有一棵树林。但那齐腰的矛草,杂树中,是野鸡栖息产蛋的好地方。那天哑叔带他去了那里,回来时收获让他兴奋异常。除了十多支野鸡,还捡了好多蛋。

  他想了想,不如趁哑叔不在,在去一趟百草谷,弄上几支野鸡和蛋回来,也算是帮哑叔贴补家用。于是他打定主意,便到哑叔的房内拿上了弓弩,准备好用具向百草谷而去。

  走到半路的一棵老树野梨树下,他发现树上有梨,便停了下来,抬头看时,树上的梨正好掉了下来,一个,二个,三个,他有些奇怪,梨生在树上,怎么就会忽然掉了下来呢!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掉下一个,他抬头观看时,他发现,树上的梨不是自已掉下来的,而是梨树上坐着一支猢狲。这支猢狲要比他平常看到的还要大,而且它身上的毛是金黄色的,那猢狲所脸上长着一嘴雪白的胡须。看上去,就像一个七十老翁,它似乎有些通人性。

  毛绒绒的手里正抱着一个野梨吃着,还不时的看着尹建平。用手里的梨在它嘴上比了比,尹建平知道,它是在问尹建平为什么不吃?

  尹建平突发奇想,若是把它带回忘忧谷里,他不就多了一个伴了吗?尹建平正考虑如何把这支猢狲擒到。然而,树上的猢狲可不干了,它也许有些对尹建平不瞒似的,把它自已未吃完的半个梨朝尹建平打来,沒想到,一个不注意,猢狲丢下的梨正好打在尹建平的身上。

  尹建平此时有些火了,“嗨” 你这个小猢狲,你还成精了,看我怎么抓到你,他纵身而起,伸手向那支猢狲抓去,眼看就要擒到手了,忽然那猢狲往另根树干上一闪,躲开了尹建平的龙爪手。

  此时的尹建平更是火了,他心思就凭我尹建平的一身轻功绝技,还抓不到你……

  于是,尹建平将内力注腳上注入,腾身而上向那支猢狲扑去。然而他真的低估了那支成了精的小动物。

  那猢狲见尹建平向它扑来,它似乎早有准备,又是往另一叉树枝上一挪,在次避开了尹建平。人就这样,越想得到而得不到东西,很容易让一个正常人失去思考,甚至散失理智。

  一人一猢,在山上你追我逃较上了劲,好几次尹建平差点抓到它,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从山上追赶到山下,又追赶到树林。

  树林里又是猢狲们的天下,尹建平追,它就跑,尹建平站住,它又停了下来,还不段的朝尹建平亮屁股。明眼人都会看出,这只猢狲不简单,它是在设套,想把尹建平引到一个地方。

  追赶了大半天。猢狲没擒到,到把尹建平累得是浑身酸疼,有气无力,最后他便在棵古树根下躺身而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吵闹声惊醒过来。当他睁开双眼看时,他惊呆了……

  只见眼前站着许多形态各异的猢狲,树上,地上,到处都是,大概有一百多只,是一个积大的群体。其中还站着俩支大猩猩,似是这个群体中的首领。在它们群体中,有长臂猿,猴子等。有些他从未见过,似人类,但又一身金黄色毛,有的猢狲一身雪白的绒毛,其中有一支猢狲正是将他引到这里来。

  这群猢狲看上去不象一般普通的猴头,到象是被人类训化伺养过的。它们将尹建平团团围住,似乎还十分友好。叽叽喳喳在说话。更让尹建平奇怪的是,在他睡觉的旁边,堆着各种各样水果,还有几支刚考熟的野鸡。

  它们虽然围在尹建平周围十多米远的距离,但没有一个敢靠近尹建平,更不前向前越动半步。就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

  大概僵持了一柱香的功夫,猴群中叽里呱啦的又热闹起来,正在尹建平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猴群让开了一条路,只见一个,直立着的老猴走了进来,这时尹建平呆住了,老猴一真走到距尹建平几米远的地方站住了。只見那老猴毛绒絨的手上拄着一根腾仗,他看上去似人类,但是一身金黄色的毛发,腰间还围着一条破布。

  “人为什么会长出这么长的毛呢。” 这就是尹建平感到奇怪的地方,以前从未听师得说起过。

  就在尹建平惊异间,那毛人生硬的说话了“年……轻……人,你在想我是人,还是猴类吧。”

  尹建平点了点头,沒说话。

  那毛人又道:“在这里,老夫不知过了多少年,你是笫一个見过老夫的人类,你也不用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把你引到这里来,是老天顾意按排的。因为,我和我的族群有事相求,不得以,才把你引到这里来。”

  尹建平低声道:“你们想让我帮你们做什么?”

  那毛人道:“你是前山忘忧谷里的人吧?”

  尹建平又点了点头。

  那毛人道:“如果老夫没有说错的话,年轻人应该是残剑门门主凢年前新收的弟子?”

  尹建平,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毛人平淡的说:“残剑门在前山,而这里是后山?”

  尹建平一听那毛人说,他也到后山,吓得跳了起来。

  他有些惊慌的问那毛人道:“你,你是说,我到了后山禁地……”

  那毛人又平谈的说:“是后山,但不是什么禁地,不过只是多少年来,进到后山的人,都没有出去过。”

  尹建平急促的问:“你是说凡是进来后山的人,就没人出去了。”

  那毛人道:“不是他们不想出去,而是他们出不去了!”

  尹建平又问:”为什么?”

  那毛人道:“因为他们都死了。”

  尹建平又是被吓了一跳,沉静了一下,尹建平有些心里发慌的问道:“是,你杀了他们?”

  那毛人摇了揺头道:“我们是人类的朋友,不会杀害人类的,应该说这里近百年来,就没人在敢进来了,因为后山被示为禁地。”

  尹建平内心稍安了一些,又问道:“你是说,这后山一百多年以来,就没有人进来过?那以前进来的人。都是一百多年前进来的?”

  那毛人点头道:“是这样的,一百多年以来,进到后山的人只有你一个。”

  尹建平心想,师傅说,创门祖师爷柳程风在一百二十多年前被仇人追杀,无意间逃进了忘忧谷的那山洞里,因为又饿又累,身上还带刀伤,他晕倒在洞中,就在那个晚上,他梦见了一个仙人踏云而至。把他叫醒,并送了一粿丹药,治好了他伤,还教了他一套剑法,和內功心诀。就飘然而去了,祖师爷从睡梦中醒来时发现,自已身上的伤早痊愈。而且,他还记得那仙人教他的内功心法,但是那套剑法却忘记了几招。

  后来他便在山洞中开始潜修,几年后,他练成了那套剑法,并出山寻找自已的妻儿,决果在找寻中得知,妻子儿子也被仇家迫害,他找到了仇家报了仇之后,便凭着那套莫测的剑法,江湖中行侠仗义。

  在江湖游历中,他发现那套剑法还有不足,游历了十多年后,祖师爷柳程风又回到了忘忧谷,因为那套剑法残缺不全,所以柳程风就把那套剑法叫‘断残剑’并创建了残剑门。

  想到这里,尹建平又问:“那这进后山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那毛人道:“沒有,想进到后山,只有忘忧谷这一条路可走。”

  尹建平暗自点头道:“这就是了,祖师爷柳程风,一百多年前在前谷创立了残剑门,之后,忘忧谷更成了武林禁地。”

  尹建平又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

  那毛人道:“你先跟我来,到里面走走,我在告诉你,帮什么忙,那时你在做决定,如果你帮不了,你可以回忘忧谷去,但是,你必须保证,从此不在踏进后谷半步。”

  尹建平站起身来,只見那些猢狲们又让开了一条路来。毛人拄着手中的腾仗带着尹建平往一坐悬崖谷走去,身后跟着群猴,叽叽嘎嘎的叫换着。

  没多会便来到一条二丈多宽的渊菁边,只见这条崖渊深不见底,深渊的两边是悬崖绝壁,壁上长满虬枝腾条。看那毛人的意思,是要带尹建平过去。

  二丈多宽的菁沟,如果轻功好的武林高手,要从崖边跳过对岸,都有些困难。尹建平此时是这么想的。

  那毛人带着他顺着崖边往前走了一段路,在一个崖边的岩石旁停了下来。只见那毛人伸出毛绒绒的手在岩石小洞里拉了一下。只听得扎扎的金属声响,紧接着从深渊中升起了两根铁链。

  毛人率先纵身而起,只见他单脚在铁链上一点,瘦小的身躯向前飞升,紧急着又一支脚又在另一根铁链一点,瞬间更到了对岸。

  尹建平看到毛人飞身过崖的轻功,心里却是有些吃惊,向他这样的身手恐怕连哑叔都差一筹。

  当然他要通过这绝渊上的铁链,到也难不倒他。

  正在心里思考时,对岸的毛人说话了:“怎么?年轻人不敢过来?”

  尹建平轻声笑道:“笑话!莫说是这崖渊上有铁链子,既便沒有也难不倒我尹建平,说吧,只见尹建平将身纵起一丈多高刚好身子到了崖渊中,落下时脚尖在铁链上轻点一下,尹建平的身在次向前飞升了一丈多,落下时稍无身息,而铁链连动都未动一下。

  毛人尖笑道:“呵呵,真是名师出高徙啊!我老人家果然没看走眼!”

  眼下就凭尹建平施展的轻功,那毛人似呼对尹建平多了些敬畏之意。

  接着那毛人又道:“少侠跟我来。”

  尹建平二话没说,便跟着毛人走进了树林、沒走多远尹建平看到了树林间横七竖八的森森白骨,顿时惊呆了。

  “呀。”

继续阅读:第9章:遇奇人九真洞中说往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