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进古洞闭关修练神功初成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5,219

  忘忧谷,位于五台山西则的-个深山密林中,往西走大概有二十多里地。是一个人迹罕见,毒蛇,猛兽出没,嶂气密漫的绝地。幽谷深峪中,老树盘根虬技藤缠,长满了苔藓的石道,仄径荫绿浓密。前有流云急水,后有万丈高崖,偶过洞水飞瀑,更觉薄雾冥冥,似虎嘯猿啼,轰呜之声荡人魂魄。

  十冬腊月,山上凹地里白雪皑皑,行路艰难,也许五台县大多猎户和江湖中人,都知道忘忧谷中,有个神秘的门派,“残剑门” 民间传说,从残剑门出来的人,个个都是半仙之体,能飞升,还能遁地,武功通玄。是中原武林禁地,在加上忘忧谷中,机关密布,若要是有人敢闯进忘忧谷,别定尸骨无存,既便能生还,那也是九死-生。

  所以,无论你是江湖豪客,或是,猎户打猎,都避儿远之,不敢越雷池一步。

  忘忧谷口。-个巨丈的岩石上,写着,“忘忧谷”。 下面又写着,武林禁地,来人止歩,八个血红的字。

  残剑门主郑天明与师弟一家告别后,带着尹建平从五台县城赶往忘忧谷。

  旁晚时才到了谷口,尹建平虽然在这段日子里,师傳传授了内功心法,后来郑天明为了帮他打通了筋脉,并教了-套轻功绝技,但别竟时间不长,仍然走起路来要比普通人快得多了,途中郑门主故意把距离拉得远远的。而尹建平则咬紧牙关,拚命的追赶师傳。

  -个十二岁的孩子有着超常的毅力。当他追上师傳时,小脸冻的通红,嘴里喘着粗气。从他幼稚的眼晴里看出的是坚强。

  站在忘忧谷口,郑天明不动了。尹建平慢慢平息下来之后,便问道:“师傳,怎么不走啦?

  郑天明微笑的说:“平儿,累吗?”

  尹建平点了点头,但摇了揺头道:“师傳,等平儿练好了武功,就能赶上师傅了!”

  郑天明轻笑的问道:“平儿,你觉得练几年武功,才能赶上师傳呢?”

  尹建平想了-下道:“师傳,平儿想大概要十年吧?”

  郑天明又道:“你觉得用十年的时间就能赶上师傳?”

  尹建平坚定的道:“师傳,平儿觉得用十年肯是就能赶上师傳!”

  郑天明含笑的摸着尹建平的头道:“好孩子,有志气,好啊……走,平儿,咱们进谷吧,你记住,忘忧谷的路不好走,到处机关重重,不小心走错了,便会有性命之忧,你跟着师傳的脚印走,记住啦?”

  尹建平点头道:“唔,平儿记住了师傳。”

  郑天明带着尹建平往谷內走去,走过一段。郑天明道:“平儿,从现在起,记住口诀;前三,右四,左七,右五,一跳。”

  过走了-段路程,郑天明停住了脚步。

  尹建平面色一喜道:“师傳,平儿知道啦,刚才师傳交给平儿的口诀,不就是师傳前几日交平儿的轻功身法吗?”

  郑天明高兴的拍了拍尹建平的头笑道:“好小子,原来悟性很高的嘛!你在回头看看。”

  尹建平这才回头向来时的方向看去,他楞住了。

  此时在他们来路的方向,整个谷内的境域变了,-眼看去,皁也看不见谷口,那里还有来时的路,到处都是树丛,竹林,巨石。他回过头呆呆的看着郑天明。

  郑天明呵呵笑道:“平儿,从谷口到这里,是-座阴阳后天八卦七星阵,是当年你祖师爷,布下的阵法,多少年还没人将它破了。所以,忘忧谷便成了武林中的禁地,要想进阵,除了五台县的你师叔和谷中的哑叔,剩下的就是你和你妹妹啦,不过,你妹妹虽然她可以安然进来,但若不点破,她同样也进不了忘忧谷。

  尹建平似呼悟出了点什么,于是,他高兴的问道:“师傅,平儿知道啦,若想进阵,必须要学会本门的那套轻功身法,对吗?”

  郑天明,摸着尹建平的头道:“唔,真聪明,现在你知道,为师交你兄妹俩这套轻功身法之前说过的话啦?”

  尹建平点头道:“记得,师傳说,这套轻功身法口诀,除了掌门人同意之外,门下弟子一律不得外传。”

  郑天明道:“记住啦!”

  尹建平道:“唔,平儿记住啦,师傳!”

  郑天明笑着道:“好,走,平儿我们进谷……”

  师徙俩走到谷底。所有的景色大变样了,谷外是冰天雪地,冻地寒天。而谷内是鸟语花香,气候愉人,空气中散发着醉人的花香,各种花草树木-改冬景。

  碧绿红花-遍春,引来泥燕跳枝头。

  就连小小年记的尹建平都被这秀丽的谷中风景迷住了。

  这时渐渐走进了谷中深处,尹建平看见了。靠山菁边,一座老宅依山而建,-色的青砖灰瓦。占地数亩,院门前-个十几亩地大的池塘,塘边上垂柳阴阴,-群鸭子在池中戏闹,荷花把池占了一大半。

  看到此憬,到应验了,四面荷花三面柳,半城山水半城色。

  进到院子,只见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看到他们师徙俩人,脸上一阵喜悦,他快步迎来,嘴里高兴的发出,哦……喔……谷……主……回哦!他走到师徙俩面前,对着郑天明,又指了指尹建平,口中不断的说:“哦……主……他……”

  郑天明哈哈大笑地尹建平道:“他叫冬国雄,是师傳昔日收留他的,他并非天生的哑吧,他是因为中毒太深才造成,他跟随为师二+多年,负责谷中的一切事务。你别小看他有哑疾,他的修为在中原武林中,可以算得上顶尖高手了。以后就由他陪伴在谷中修练武功。

  郑天明又向‘哑吧’ 冬国雄笑着说:“国雄啊!他叫尹建平,是我新收的关门地子,也后他的生活起居,就由你照顾了。”

  冬国雄,高兴地叫着道:“喔小……主……他……我……好……并从尹建身上接过包袱,拉起尹建平的手,向尹建平比划了一会。”

  尹建平看不懂哑叔在向他说什么。于是转过头来,看着师傳郑天明。

  郑天明呵呵笑道:“他的意思是说,让你先跟他去,他给你安排生活起居,平儿,去吧,先跟你哑叔去,按排好生活起居后,在来见师傅……”

  晚上冬国雄把尹建平带到了师傳的房中,此时正好郑天明练功刚结束。

  郑天明,站起身来对尹建平道:“平儿,随我来。”

  跟随着师傳出了后院,便来到一个悬崖下面。郑天明伸手在凸出的岩石上按了一下,听候扎扎声,石崖下打开了一道门,尹建平跟着郑天明走了进去,山洞是自然形成的,在洞岩的两边插着许多火把,当门打开时,首先是距洞口的火把忽然-下燃烧起来,把整个洞穴的甬道照得通明。

  师徙俩人来到了洞內,大厅里有石桌,石凳,石床,书架似是人工开砟出来的,-个神龛里,有座石象,神龛下面是一个巨大的供桌,上面摆放着灯油香炉。郑天明,点燃了三柱香,拜了拜,插进香炉。

  郑天明道:“来,平儿,拜祭-下你祖师爷的神位。”

  尹建平随师傳跪了下去。

  郑天明合掌道:“师尊在上,弟子率残剑门新入门弟子尹建平顶香拜见师傳,三拜九叩之后。师徙俩人便坐在石桌旁。并讲解门训,门规,之后,并把创派祖师爷的生平事迹从头说了一遍。”

  最后告诉尹建平,从今天起晚子时到洞穴修练內功心法。

  又指着石床道:“平儿,每晚子开始,点上三柱香,然后坐在石床上,修练內功,本门的内功心法,修练时按为师指导的方法修练,从-重,到八重,这个过程,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来完成。那石床是寒玉做成,修练内功心法时,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桌子上的木合里是祖师爷当年练制的丹葯,为师为你准备的,每天子,午,各服三颗,记住;若要想成就大业,你必须忍受一般人不能忍受的痈苦,和煎熬。圣人曰‘若想成大事者,必先饿其肌肤,劳其筋骨,空乏其身……”

  说道这里,郑天明站了起来,走到神龛下面,拿出一本书,书上写着,残剑秘录,递给尹建平。

  接着说道:“平儿,这本秘录的前半部份,为师也传授给你们兄妹俩了,它是本门的内功心法,中间部份,是剑,掌,轻功,要诀。后半部份是残剑秘录,也是本门的镇门武功精要,没有掌门人的许可,不可私授别人。否则必将重罚。”

  行了,为师该说的都说了,接又从袖口中拿出-个纸析,道:“这是为师给你的练功解注,为师恭候你出关之日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转身离去了。

  桌子上有个记时的沙漏,在郑天明进洞时,就弄好记时了。尹建平看了看沙漏,时刻未到,他在洞里转了转,又坐了回来。随手翻开了武功秘录,看了起来。

  转眼间,只见沙漏已到子时,尹建平按师嘱咐,先从神龛上取下三支粗大的竹香,点燃之后,又在祖师爷的神象前,拜了三拜,空气中散发出-股沉香的味道,他未在意。回到桌子边,伸手打开了木合,合子中有一整合木珠大小紫色的药丹。他捡起三颗,放进嘴里,合着口液吃了下去。不-会,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丹田升起,紧接慢慢全身开始燥热起来,

  他感到越来越难受,于是他忽然间想起,师傳临走前说,练功必须要到石床上,尹建平急忙上了石床,盘腿坐了下来。谁知他刚坐下去时,忽然跳了起来,急忙下了石床,用手一摸,-股寒气从手心传到手臂,瞬间-支手麻木起来,然间从体內冲出一股热流,把手臂上的寒气排出体处,有说不出的舒畅。

  尹建平又试了-次,情况,还是象原来的样子。他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于是他挺身坐在石床上,开始按照内功心法练了起来……

  一天……

  二天……

  三天……

  到第七天的时候,他完成了内功心法的第一重,“引气归府”。

  到了笫八天子时他开始练习第二重,“三洋开秦”。

  他渐浙进入佳境。他开始感觉到,若是在平日里不服用丹药,他绝对不敢坐上石床上。然而虽然他不知用了多少天,当他把第二重内功心法练成的时候,他不服丹药,甚至不用穿衣服也可平仰在石床上呼呼大睡了。

  洞中方一日,世上也千年。

  他不知道这七七四十九天有多长,也不记得有多少天没有吃过饮食,在他的心目中,他好象是昨晚跟着师傳进的洞。

  练到第七重的时候,他的思唯中开始出现幻觉,这此幻觉让他惊恐万分,他突然看见一条粗大的蛇将它紧紧缠住,让他窒息。忽然他又看见一支斑驳大虎,张开血盆大口,将他吞噬。汗水将他身上衣裤浸得湿漉漉。没法穿了。到后来,随之而来的是难忍的疼痛,先是全身的骨头似乎全部析断似的,最后是骨头,肌肉,皮肤,他真的忍不住了,他在洞里高喊,甚至惨叫,都于事无补。

  尹建平顿时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每当他产生一种强烈放弃的原望时。

  耳內一响起了师傳嘱咐,定力消惊存安,人有了定力,何事不能为,慎分以寻常,祸福机转扰心,只要‘安之若素’ 你可即受用无尽矣。

  眼前又展现出,靖江全家被杀,那血淋淋的场面,父亲临死前那种期盼的眼神。潜意识中的坚定信念又回到了他的灵魂里。

  不知多少次,他从绝望与痛苦中醒来。一次……在-次。渐渐的他也感觉不到疼痛了,他从石床上走了下来,忽然,他惊奇的发现,自已身上有皮脱落,手上,腿上,肚子上脱下一层溥溥的皮。

  特别让他感到惊奇的是,每次将內功提到-是的程度时,他的身体开始往上升,慢慢的离开石床,他可以停在半空中,甚至可以左右来回的越动。他知道:“他的内功心法中的笫八重练成,而功德圆满。

  洞门开了,尹建平从洞内走了出来,他-眼看见了师傳,旁边站着哑叔。他呆呆的站在洞口门前。忽突,他大喊一声,“师傅”纵起身,扑向师傳。然而,他也沒想道,这-冲差点把师傳撞倒,

  郑天明抱看爱徙往后退了几步,若不是郑门主武功高深莫测,早有准备,就会被尹建平撞飞出去。

  此时的尹建平泪流瞒面,就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他有些哽塞的叫道:“‘师傳’

  郑天明轻轻的拍打着爱徙的肩膀笑着道:“哦……痴儿喔。他一面笑着,一面为尹抹去脸上的泪水道:“好啦,平儿。”

  自古道:“男儿有泪不轻弹。没想到,你比为师意料出关,早了二十天。”

  尹建平抺了抹眼泪说:“师傳,你不是告诉平儿说,练成残剑秘录和内功心法,只要七七四十九天吗?”

  他此时又有些不解……

  郑天明呵呵笑着道:“平儿,你知道,你在洞里修练了多少天?”

  尹建平茫然的摇了揺头……。

  郑天明道:“你在洞里整整过了一百天,记得师傳笫一次,初练本门内功心法时,花了一百二十天才出关,而你师叔他用了-百三五天。可你平儿,你只用了-百日的功夫,就把本门的武功秘录练成,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代新人换旧人吶。

  此刻的郑天明从內心里恣意出许多感慨。

  他拉起尹建平的手道:“走,平儿,先回家去,洗刷一下,换身衣服。你看你现在这小模样,跟一个小叫花似的。”

  回到家后,哑叔为尹建平烧了热水,伺候着尹建平洗澡换衣服。

  在历经百日疼苦,煎熬之后。这-晚是他几个月来,睡得最香的-个晚上。冉冉升起的太阳从窗外照到他的床头,窗外小鸟叫醒了他。该是晨练的时候了,于是他穿上衣裳,走下楼来,到了练武场,从兵器架上抽出-把生铁剑,起了个剑式,练了起来,练习中他按师傳教他的要领,渐渐注入了內功,随着剑式的变化,在他的四周荡起了一阵风,地上的枯树叶子,随着剑气流动,满天飞舞,煞是好看。他飞,腾,挪移,随着剑的劈,刺间,他的身体被一团剑光缠绕。

  郑天明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楼拦边,一直注视尹建平,他时而有些惊讶,时而又显得激动。他必尽知道,眼前的爱徙只有十二岁,还是个孩子,就在短短的百日闭关的时间里,竟然有如此的成就。

  他心慰的是,自已的苦心没有白费,眼前的爱徙将会为残剑门大放异彩,不久的将来,必然将本门发扬光大……

继续阅读:第8章:顽心起小侠误入莲花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