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机缘巧合莲花洞练成神功
柳生居士2017-10-27 12:213,930

  正在尹建平与白蛟生死拚拼搏的时候。哑仆冬国雄购物回山,当他回到忘忧谷的时候,也是旁晚十分。原本他想,出谷两天,谷中也不会有事发生,就凭忘忧谷三个大字,足够威镇武林,谁敢到忘忧谷中理胡须。

  然而,当他高高兴兴的回到谷中,面对他的是一个静寂的山谷,鸭子仍在池中戏水,鸟儿在欢欣中飞回巢中。只有各间所有屋里,稍无声息。他心中的少谷主不见了。他还以为尹建平还没出关,便急忙来到洞口,打开机关悄悄的走进洞内,生怕惊动了少谷主练功。然而,洞里还是静悄悄的,没有尹建平的人影,他开始心里发慌起来……

  哑仔在次回到自已的内屋时,他偶然间发现,挂在墙上的弓弩,及竹篮不见了。此时哑仆的心稍稍的放了下来。

  该做饭了,哑仆回到厨房,想做点好吃的给少谷主补补,别竟他练功太辛苦了,况且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从鸡窝里挑出了一支肥大的野鸡,饨在火炉上,又炒了几个鸡蛋,弄好了几个尹建平平日最喜欢的菜,坐在桌边抽着汉烟等待着少谷主回来。

  此时,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了,殷红的晚霞像渐渐冷却的一块红铁,变得又灰又暗,几处云薄的地方,泛着死鱼肚一样苍暗的白色。一阵风又一阵风西吹,吹得满园竹树都在不安的揺曳发抖,影影绰绰像无数舞蹈着的黑影子。

  哑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嘴里含着汉烟锅,他抬头看了看天,回头向后山望去,仍然不见尹建平回家的影子。东风还在不段的吹着,几根細长的头发被风吹乱,在哑仆那饱经风霜的脸上,荡来荡去。此刻,大自然的景象,与一个盼儿回家的老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天黑了下来,一支夜莺发出的叫声,使这座本身已经寂静的山谷,争添了几许的凄婉。

  老人坐不住了,他知道都这般时候还不回来,像是出了什么事,何是遇到了什么?他回到屋里,从梁柱上摘下了剑,返回厨房,拿了二根火把,向后山白草坪走去,虽然夜黑风高,山道难行。但对于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来说,不在话下。

  半个时晨,他来到了经常带尹建平打猎的山坡上,他四下张望,仍然没有少谷主的影子。

  老人叹息道:“这孩子就竟去了那里呀!”

  风还是一个劲的吹,把山上齐腰深的毛草吹得,一遍遍的倒下,又趴起,几支山鸡似是被什么动物惊起,飞起来,嘴里发出S哽哽的叫声,又落在了厚实草中,影而不见。老人顺着山脊走了几个时晨,还是没有尹建平的仼何踪迹。

  此时他身心疲惫不堪,他又想急着回谷,也许少谷主,早就回到谷中了。这是他产生狡性的想法。他往回走,来到老梨树下。

  他仿佛看見尹建平向他说道:“哑叔,待平儿上梨树,给你摘个梨解解渴,好吗?尹建平纵身而起,摘下一个梨来。”

  幻觉很快过去了,只有满天的星晨,和西垂的半钩弯月。

  老人实在太累了,他怱突感到有些饿了,做好饭一直等待少谷主归来一齐吃,于是他匆匆出来,半夜水米未进。

  老人在梨树下坐了下来,刚好他摸到一个未食完的梨,细看之下,他断定少谷主一定来过这里,而且还从树上摘梨吃。

  他到底去了那里,是不是在这发生了什么!是被武林人士挟持……他又摇了摇头,因为,尹建平的武功早已登堂入室,江湖中也没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这点他是很自信的。

  莫非是什么动物……

  老人又暗自摇头。

  他站起身来在梨树下四周查看,忽然,他眼前一亮,那是他打猎用的弓弩,还有竹篮,不错,少谷主果然来过这里,可是,他就竟去了那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站在梨树下,向另一方深谷看去,那是一处被祖师爷划成的禁地的地方。他进忘忧谷二十多年都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不用说他,既便老主人都未曾进去过。

  他想了想暗自下了决心,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进去找少谷主,就是死,他已要去。

  第二天早上,当冉冉升起的太阳向谷中洒满一遍金黄的时候。老人已经站在了禁地谷口,他几个起落之下,到了密树中,小心意意的向前越动,在一颗合抱粗的树下,又发现了一堆水果,几支烤熟的山鸡,他断是定,有人来过这里,在往前行,来到了菁边,往下看去,深不可测,两边都是悬崖,数丈宽的菁沟,既便是老主人,也过不去,忽然,他听到几丈远有树枝断裂的声音,他回过头来,只见一支长臂猿猴从一棵树上,飞越到另一棵树上,瞬间消失了。

  后山禁地生活着许多猢狲,他早就知道,偶尔还有几支串进忘忧谷中来,偷蜂蜜,所以,在这里出现这些猢狲,老人一点也不奇怪。

  他那里知道,正是这些精灵,把尹建平几乎引到了绝境。顺着深菁上下走了一个下午。仍然未找到尹建平的踪影,他失望了……

  一天过去了……

  三天,六天……

  他绝望了,老人肝肠寸断,欲哭无泪。整天抱着尹建平的衣服发呆,有时候还自言自语,他老了许多。

  残剑门主郑天明是在接到丐帮五台分坛的飞鸽传书,十天后赶回谷里,随同他而来的,还有郑天明的同门师弟刘正雄及刘氏兄妹,尹建平的妹妺哭得天昏地暗,他们兄妹好不容易逃出虎口,却又有几年中的时间里,失去了自已唯一的哥哥。

  刘正雄听完了哑仆冬国雄将尹建平失踪的前后经过之后,轻声道:“师兄,依老夫判断;平儿未必遇难。况且,平儿福缘深厚,老天算来他不象有腰析之象,需知天地之大,世间之亊无奇不有。越是在这人迹罕见的深山大渊中,奇人异事平平有之。平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从几处发现他的踪迹来看,凝点甚多。”

  刘正雄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又道:“江湖中的奇人奇事不胜之举,等着吧!说不定咱的小师侄突然从天而降。”

  残剑门主沉声道:“师弟分析有道理,若说是遭遇江湖高手而遇难,这件事可以否定,平儿的功夫早以登堂入室,一般的江湖中人,奈何不得,老夫想,正如师弟所料,平儿有可能遇到了什么奇人之类,被带走了。国雄,芸儿,你们也不要难过了,需知人命由天定,如果平儿他命里该有此劫,那也是他的劫数。”

  刘正雄道:“是啊!国雄,收拾一下平儿用品,咱们就为平儿在这院里做个衣冠冢吧!若是平儿生还!他看见了,必然回到五台家里,之后国雄也不要在忘忧谷里呆了,回五台吧,芸儿练功也到了关件时候,还有劳师兄,施援手助她一程。”

  郑天明点头道:“师弟所言甚是,这样吧,先把武儿,芸儿和蝉儿留在谷中,让她们先到洞里清修一段时日,随后,回五台。

  刘正雄轻笑道:“武儿,蝉儿,芸儿,还不赶快拜谢你们掌门大师伯。你们仨能得到掌门师伯的厚爱,是你们的造化,福缘不浅呐 !”

  莲花山红莲圣教秘室中的尹建平,因祸得福,机緣巧合吞食了千年白蛟的内丹,又在神泉中洗髄易筋之后,进了圣教秘室,得到了圣教第七十二代掌教无崖子的武功秘录,还真被他师叔刘正雄言中了,真是福緣广阔。他不知道,自已用了多长时日,练成了伏魔太阴心法,和伏魔剑法,现在的尹建平,可称得上宇内第一人了,他完成了红莲教至高无上的神功后,在每个先人掌教的真身面前了三拜九叩的大礼,又得到了一些江湖各派武功秘本,在每个秘本中,了解到了各派武学的特点,和套路。

  最后他在第八代圣教主,天蝎子那里获得一件遇外惊喜,“圣医真诀” 在医学真本里了解,二千多年前“扁鹊” 是天蝎子的传弟子。他最后决定,修习医道,济世救人。

  于是他又费尽心思的究竟医道:“他一边研习,一面为被白蛟残害过的那些猢狲们治疟。他成了那些猢狲们旳主人。”

  闲遐时他打开了秘室里的几间暗室。惊奇的发现,红莲圣教,在世间延续几千年的内幕。巨大的秘室中,又分出许多暗室,宝库里,全都是奇珍异宝,金银器皿,堆满了大半个秘室,武库中的兵器,刀剑让他爱不捨手,他从中挑出了几件,他想等他修完圣医真诀之后,把它们带下山去,送给小妹。

  黄毛真人带着走进了圣教铸器室,在山洞的最底层深处,也是白蛟睡眠的地方,进得门洞,一阵热浪夹着腥臭扑鼻而来。往里走,热量越大,近处发现,这才是地下熔岩河,只见得熔岩缓慢的向地下流过,而铸剑所用的热能,就是火山熔岩。

  又是三年转眼急逝,尹建平也长成了玉树临风的大小伙子。身上的身服早已破烂,黄毛真人,从布库里许多丝绸布科,缝成了的衣裳,裤子,看似是唐朝时期。尹建平他却不再乎穿什么!他只有一个目的,完成医道的修练!然而,他知道,自已出来几年了,想念师傳,妹妺,哑叔的心,日夜巨争,他最终想复仇。

  黄毛真人,似乎早已看穿了他的心里,他已知主人迟早要出山,所以近日来,他在暗中为小主人准备上路的行李,他把许多金块,化成金叶子,各种疗伤圣药,他怕那天小主人心血来潮,拔腿就走。

  其实,在尹建平心里,也舍不下这些通灵异类,与黄毛真人,别竟朝夕相处了几年。黄毛真人看少言寡语的尹建平说道:“人生自有离别苦,客色新新柳色青”。

  小主人,老奴知道,你想别是想念亲人了,去吧,分别是迟早的事,又何必只争朝夕呢?小主人只要记住,莲花山内还有老奴们在这里。抽空回来看看就行啦!

  况且,小主人在圣殿牛中修真三年,从武学到医道:“小主人堪称宇内第一人,据老奴推测,既便你的恩师,也不一定是主人的对手,更何况是那些江湖稍小之辈。小主人天下可去得。”

  尹建平与黄毛真人,猢狲依依不舍的分手之后,越过菁崖向忘忧谷而来,当他兴高采烈的走进院子时,他楞住了,院子里荒草凄凄,尘灰满楼。

  他一眼看见了一座坟墓,心里一惊,快歩走去一看,又暗自发笑,原来是自己的坟墓!此时,他的内心一惊,心里暗自道:“自已突然失踪了三年,哑叔,师傳他们该有多心急,大概是以为自已死了,才为他造了这个衣冠冢。那么,师傳,哑叔,难怪都离开了忘忧谷,莫非他们去了五台县师叔那里了。”

  他放下手中的包,开始动手整理,房间,院子,并把坟墓清理掉,两天的时间里,他终完成了手中的活,两天里,若不是后山那些猢狲,每天送来足量的饮食,此时的他,恐怕饿肚子了。

  笫三天早上,他进到洞里拜别了祖师爷,跨上包向五台县而来……

继续阅读:第12章: 五台寺道义施援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