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桐洲城义解冷大山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27,239

  深秋时节万本肃森,一遍金黄,进入秋天的雨淅淅绵绵,一连下了好几日,始终沒有消停的意思,还真应验了民间传说的,初三下雨九不停。

  尹建平,哑仆,刘其风祖孙,晋南王,王妃,一行,前有侍卫鸣锣开道,后有鲜甲骑兵,晋王龙牙大旗,裂裂作响,浩浩荡荡,从大宁河-路东行。驻的是官府驿栈,晋王爷是主管吏部和户部两司大臣,又是皇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逄洲过府,一路尊贵无比。但晋南王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各省官员都知道,所以,按晋王吩咐,-切从简,虽是如此,但难免会多一些按王爷礼仪接待。

  应筹也是官场中必不可少的贯列,尹建平在-路之上,变成了晋王身边贴身侍卫,大小之事经由尹建平处理,其实,这样做,晋王是含有深义的。

  阴雨连绵,这一路走来,十多日才走出了数百里地。进入桐城境内,山路越来越难行,天空中细雨汾汾,泥滑路窄。十分难行。

  突然,听到山林中传来了兵器撞击声,似是多人在追杀一个人。前行中的队伍停了下来。

  哑仆道:“众侍卫戒备,老夫去去便来”!

  话声刚落人就不见人影了,正在哑仆刚走不久,从树林边上,出来几个中年剑客。只见几个人横在路上-字排开,拦住车马。

  -个中年剑客,手握腰间的剑柄道:“请暂停片刻,官府抓捕要犯”!

  走在前面的侍卫长大声吪道:“放肆,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行军队伍”,

  那中年剑客一看,吓得急忙道:“冲撞王爷虎威,卑职该死!卑职该死”!

  几个剑客急忙退在路边,弓身而立。

  尹建平下马走了过去!轻声问道:“尔等何人”?

  那中年剑客道:“卑职何志武,是东厂副都统段大人的属下,今日奉刘公公之命,到桐城抓捕要犯,卑职不知王爷驾临,无意冲撞,请大人多多担代”。

  尹建平听后,便也心知肚明,他又问道:“不知众位抓捕的是什么人”?

  卑职奉命抓捕的要犯便是昔日飞虎门天地九杀中的老八,江湖人称〝快剑”冷大山。”

  尹建平暗道:“是他”。

  他接着又问道:“抓到了吗”?

  何志武道:“没有,这冷大山,昔日在飞虎门天地九煞中排行老八,此人十分彪悍,武功一流,从桐城到这里,除了卑职带来的十几个侍卫,还有桐城捕快,城防营的数位兄弟,这-路追捕,折了十多个兄弟,现也将他围在沟菁里。

  尹建平啍声道:“啍,你们东厂为了抓捕-个人,出动了十多名侍卫,又调集了地方上的捕快,城防营的官兵,上百人都未抓到区区一个剑客,还折了十多个兄弟,你真有能耐啊!

  何志武道:“是卑职无能,不过那快剑冷大山他确实是个棘手人物,卑职﹏

  “住口,为抓一个罪犯,死了十多个,你还想说什么,-群饭桶”?

  尹建平道:“带本座过去看看”,

  何志武道:“是,是,大人请随卑职来。

  说吧,前行带路。

  来到山菁边往下看去,只见十多个侍卫围斗着-个血迹斑的剑客,菁沟四周围着上百名官兵。哑仆见尹建平随几个侍卫走过来,便从树上纵身而下,几个侍卫突见一个老者从树上纵身下来,急忙拔剑将他围住。

  尹建平沉声道:“不用紧张,是自已人”!

  哑仆道:“少﹏主人,他们围捕的人,是飞虎门天地九煞中的快剑冷大山,看似情景,追捕好几天了”。

  尹建平改用传音道:“哑叔,平儿下个目标,便是飞虎门天地九煞,找到他们,才能从他们口中得到昔日古坪口的真像!你看,下面这些侍卫,意不在抓捕他,而是在想方设法灭口!”

  哑仆道:“老奴明白”,

  尹建平站在谷岩上沉声道:“统统住手”。

  虽然声音很低,但围在四周的官兵,侍卫都听见了,全部停住,后退几歩,尹建平和哑仆,几个侍卫来到近前。冷大山也收剑站立,一付铮铮傲骨的样子。尹建平静静看着冷大山,他想从冷大山脸上搜行出过去杀害父母凶手的影子,然而,他失望了。

  于是尹建平上前几步,来到冷大山身前,轻声道:“阁下便是昔日飞虎门天地九煞中的老八,江湖人称‘快剑’ 冷大山吧”?

  冷大山冷啍道:“你是谁”?

  尹建平道:“我是谁!这并不重要!你只要告诉本座,是,或不是,便可以啦”!

  冷大山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尹建平笑笑道:“凭什么?你现在还想作困兽犹斗吗”?

  冷大山冷啍的又道:“你们这些刘颜昌,段其坤的走狗,来呀,想知道我是谁,上来见个真章,打败了我,自然知道我是谁”!

  尹建平呵呵笑道:“本座想纠正-下,第一,我不是什么刘颜昌,什么段其坤的人,第二,你只需答本座刚才问过的问题就行了,第三,按你现在的状况,你不配和本座交手。听懂了吗?

  冷大山哈哈大笑道:“你一个乳袖未干的毛头小子,敢与大爷这样说话”口气真大,我看你是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尹建平笑道:“哦﹏我还真不知道:这天多高,地多厚,难到你知道”?

  冷大山也楞住了,他狂笑道:“耍嘴子是吧!我告诉你小子,别来这-套,你说你不是刘颜昌,段其坤爪牙,依我看都是一丘之黑,沒什么区别。

  哑仆道,“小主人别跟他费话了,让老奴拿下他在说”!

  尹建平道:“哑叔,算了,他不是骂我乳袖未干吗!行我来会会这位,当年叱咤风云天地九煞中的快剑,他的剑有多快”!尹建平把袍角-捌,那好!咱们玩玩如何?

  冷大山啍声道:“小子,真要打就找把剑来吧!免得别人说老子以大欺小!

  尹建平伸手掌向地上一根树枝吸去,只见那根树枝轻轻的往上浮起,落入尹建平的手里。

  身后的众侍卫吃了一惊,心道,这是什么功夫,冷大山也邹起眉头。心道,这小子不简单。

  尹建平道:“本座就用这根树枝陪你走两招,如果两招内,你将本座打败,本座就放你走,你若是输了,跟我走,行吗?

  冷大山还是不信邪,就凭他三十多年的修为,只用两招,他也太能哄人了,冷大山不在多说,他发招出剑,风雷般的一招‘横扫千军’ 攻向尹建平,当他剑气逼近尹建平的瞬间,剑上传来软绵绵的阻力,剑进不了分豪,冷大山用了十二分内力,他的剑就被一根细长的树权架住。刺不进抽不回来,俩人站得很近,近得伸手便可把对方捏死,冷大山到是这样想过。可他此刻却有心无力。

  他有些坥丧,在他二十多年的江湖生涯中从来都未遇到过,他今日真正尝试过了,至敌于先机,-个武士在对敌中,-当失去先机。他只有两条路可走,弃剑,和者死!

  冷大山弃掉手中剑,长叹一声道:“你赢了,我跟你走?

  尹建平什么也没说,转身朝山梁上走去。

  几个侍卫冲出来拦住尹建平三人,用剑指着尹建平道:“这是我们东厂抓捕的要犯,谁敢把他带走!

  哑仆一声冷啍,一闪身几个侍卫的刀剑落到了他的手上,侍卫们又傻眼了。

  后面的何志武高声喊道:“住手,没长眼的东西,他们是晋南王的人,想死吗?

  听到是晋王的人,侍卫们呆住了。哑仆将刀剑丟在地上,沉声道:“滾”

  侍卫们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走得有些不干心。然而,晋王的虎威不是一般朝廷官员能惹得了的,更何况东厂的侍卫了。

  尹建平和哑仆将快剑冷大山带到路边。

  晋南王从车轿里控出头来问道:“平儿,怎么回事”?

  尹建平来到车轿旁向王爷说道:“沒什么,王爷!刚才遇到东厂侍卫,和一群地方官兵追捕-名逃犯”!

  晋南王听道是东厂侍卫,邹起眉头道:“又是东厂侍卫?大概不是什么好事?嗷!可以走了吗?

  尹建平笑道:“可以走了,三哥,王爷”?

  晋王-听卟哧的道:“平儿,你这是什么称呼,算啦!眼看离京城不远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这样吧,这-路走来,骑马也累,到三哥车上来吧,咱们哥俩说说话,喝喝茶吃点点心,我独自-人也闷得慌”!

  “哎,三哥!”

  尹建平回头对哑仆道:“哑叔,把我的马让冷侠士骑上”!

  哑仆道:“知道啦,少谷主”!

  上了王爷的车挢,他掀开门帘往里看去,楞住了,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未见过车轿,从外面看和-般的八抬大轿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轿內却是两重天地,只见轿内很是宽大,-张单人软床,床头两边是书架,书架內满柜典籍,说是小形书房也不为过。

  轿内除了软床,书架,还有两把二人座的软椅,一个小形火炉,-张茶几。热臺里正冐着嗞嗞的热气。

  晋王呵呵笑道:“怎么?平儿傻傻的站着,快坐下”!

  尹建平坐下之后,晋王为他倒了一杯茶水道:“没见过吧!本王这座车轿,还只是三等设施,也叫龙辇。一等是皇上出行时用的,叫龙辇,二等便是太子用的,似本王坐的就是这种,虽然也称龙辇,但宫廷侍卫,太监们只把它称为车轿”。

  尹建平喝了口茶水叹声道:“乘乘,怪不得人人都想当皇帝呢!”,

  晋王嗔笑道:“你以为当皇帝好玩啊!就说你三哥我吧!-个小小的晋王,人们常说,-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也不是那么好玩的,宫廷里的明争暗斗,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一进深宫如似海呀!你三哥我的头上顶着父皇的江山社稷,肩上担着大明基业。到似你现在,跃马高歌,自由自在,行于秀丽山川景色,卧榻于林间泉水木屋。

  这样的逍遥自在,是本王最为期待和渴望的生活。不说啦!说说眼前吧!刚才你把那个东厂侍卫追杀之人抓来啦?

  “呵呵,三哥真是神目王爷呀!

  尹建平笑嘻嘻的说。

  “别给三哥戴高帽子!我是从窗里看到的”!

  “哎,三哥,你猜猜,刚才东厂追捕的逃犯,是什么人”?

  晋王沉呤了-会道:“东厂侍卫出来追捕的逃犯。喔,本王猜到了,大概是与飞虎门有关的人吧?

  “喔,三哥说对了!此人叫快剑冷大山,桐城人氏,昔日飞虎门天地九杀中的老八,八年前靖江血案之后,随同另外八个天地九杀兄弟反出飞虎门的一个”。

  尹建平轻笑着又道:“本来平儿想,把三哥平安送到京城之后,便想出来,通过丐帮的人暗中查寻天地九杀的踪迹。呵呵,这回到好了,中途遇上了-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初得来全不费功夫”。

  晋王笑道:“呵呵,平儿,他们都说平儿你福緣深厚,看来不假,照此说法,刘颜昌,太师他们要提前动手灭口了,他们以然知道本王拿到锦合。啍,他们这是在亡羊补牢。”?

  想了-下,晋王又道:“你想怎么处置冷大山”?

  尹建平怒目一闪而过,最后他笑笑道:“说真心话,三哥,平儿出山时就想过,若是找到叁予过昔日古坪口凶案的人,我-个也不放过,与血还血。可是现在平儿不想这么做了”。

  晋王道:“为什么?在怎么说,他们可是你杀父仇人啊”!

  尹建平苦苦的笑道:“因为,从种种迹象表明,昔目飞虎门参予古坪口凶案,难说有不为人知的原因,在说,事后为什么天地九杀要反出飞虎门,这其间种种,要查清楚,及不是杀-二个人那么简单的亊情。所以,平儿想,顺藤摸瓜,找出那支幕后的黑手。可助三哥查处朝中奸佞,清出那些祸国殃民的奸臣,才是平儿达到真正报仇的目”。

  晋王听道这里,不由得暗中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看着眼前这个年不过双十,而在他认为,他还只是个孩子气的人,然而,这翻道理丝丝入扣,合情合理,而且,是他意想不道的成熟。

  晋王欣慰的笑着道:“喔,看来本王的小书僮真的长大了,三哥真为尹老大人高兴,你父有你,死而无撼了。那行,咱们今日就在桐城逗留-晚,三哥也听听平儿审问冷大山吧”!

  尹建平道:“还是王爷亲审吧,平儿听着就是了”!

  〝喔,不不不,那是平儿你的事情,本王不插手,只是听听就行了啊”。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道:“禀晋南王,桐城知府,知洲,率恫城各级官员出城恭迎王爷,和王妃娘娘”!

  晋王道:“告诉他们驿馆相见,不要惊扰百姓,本王今晚留宿恫城”。

  “是,王爷”!

  車马前行,只听啼嗒啼嗒的马蹄声,象是进到城里的街上,尹建平从门帘缝隙里看到,街道两旁站立着许多官兵,他们身后站立着许多桐城百姓,有的在相互悄悄的议论着,但是,大街上一遍寂静。

  晚饭后,晋王和尹建平来到了关押冷大山的屋子,说是关押,门口没有仼何看守,只有哑仆-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喝茶。哑仆见尹連建平和晋王俩人到来,急忙起身,

  尹建平问道:“哑叔,他吃东西了吗”?

  哑仆道:“吃了,还喝了一角酒。

  点了点头,尹建平直接推开了房门,只见得厔内,只有冷大山独自-人坐在桌边喝茶。见有人进来。

  冷大山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当他看清来人时,慌忙跪下道:“草民,冷大山拜见晋王爷!

  晋王冷着脸道:“你见过本王”?

  冷大山道:“回王爷话!草民是跟随王爷的车队来的,只有晋王爷的龙辇,才会这样进城。

  晋王不在说什么,哑仆搬把椅子,他坐下后轻声道:“本王今日是陪着平儿兄弟来的,真正的主人是他”!

  说完指了指尹建平,冷大山看了看尹建平,没吱声。

  尹建平逆道:“起来吧,咱们坐着聊聊”。

  冷大山看了晋王-眼,晋王抬了抬手,示意他坐下,他站起身来时,一个踉跄,

  尹建平看到了,冷大山腿部有血迹,轻声问道:“伤口不要紧吧”?

  冷大山有些遇外,他莫不清眼前这位年青人是什么人,而连晋王爷都称他为兄弟!

  尹建平又问道:“用不用包扎-下伤口”。

  冷大山揺了摇头道:“阁下把冷某,带到这里来,该不会只是为冷某包扎伤口的吧”?

  尹建平笑了笑道:“之前的哟定,你还记得吗”?

  “当然”

  尹建平点头道:“你的名字,身份我也得到证实,但我想还是从你嘴里,亲口说出来比较好”!

  冷大山道:“之前约定,我输了回答阁下所问的问题”,

  尹建平道:“那在好不过了,你之前的身份,姓名,请你说一遍吧”?

  冷大山道:“本人叫快剑,冷大山,桐城人氏,昔日飞虎门天地九杀,排行第八位,师门是青城派原掌门辛同贵的大弟子,出师后,与天地九杀结拜,投入飞虎门。在门中十六年,沒有结婚。八年前,返回桐才结的婚,有六岁女儿,老父去年去逝,剩下老母与在下一齐生活。

  尹建平轻问道:“你的妻儿老小,现在那里”?

  冷大山似呼不想说,但他想了一会道:“恐怕他们现在知府大牢里”。

  尹建平内心一震,他扭头看了-眼晋王。

  晋王沉呤了-会,向外喊道:“来人”!

  “在”

  从门进来了俩名侍卫,晋王低声与侍卫耳语一翻。

  那侍卫道:“镖下明白”

  转身出去了。

  尹建平沉声问道:“你可记得,八年前靖江古坪口的血案”?

  冷大山面上-惊,他抬头看着尹建平,他看了-会道:“记得,那是一个伤心的往事,天地九杀也是为了古坪口血案,脱立飞虎门的!八年了,那场惨无人道的杀戮,一直深深的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在下这些年一直活在那场恶梦中,竟管,我冷大山没有杀过一个老弱妇乳,而且﹏﹏。

  〝而且什么”?

  尹建平有些愤怒了,这时耳边传来纹纹的声音;〝小主人,千万要冷静!冷静!

  冷大山没有注意到尹建平的情绪变化,他缓缓的道:“血案发生的第二天,一场罕见的大雪,下着,下着﹏”

  冷大山似呼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个晩上,过了一会,冷大山双目泪水直流。

  他叹声道:第二天,我们天地九杀,集在一齐,大哥顾东平和毒蠋子老九,各人从怀里拿出了二千两银票,请了当地一个帮会,把尹大人一家悄悄的葬在了落凤坡,不到几天的功天,副门主查到了,那晚被一个异人救走尹大人的,一双遗孤,就在城南的破道观里,由于救走-双遗孤的异人,是残剑门的门主,他们害怕残剑令,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他们又等了几天,直到朝廷东厂的俩大巨头,刘颜昌和段其坤率沙漠四鹰和大批的东厂侍卫来到靖江时,我们天地九杀与段其坤发生了争吵,二哥翻云掌刘应坤及水上飞洪金保提出脱离飞虎门,九兄弟-齐响应,老门主同意了我们九杀的请求,当我门就离开了靖江,只有老九,毒蝎子郑五,是靖江人,所以他就回家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在下就不知道了。

  尹建平又间道:“你说你们天地九杀,那晚在古坪口没有杀人,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去”。

  冷大山道:“事发早在几天前,我们天地九杀远在西域,接到门中传书赶回来的。阁下有所不知,飞虎门一向尊崇正义立门,及不与旁门左道来往。-般接到必杀令前,飞虎门有一个部门,叫侦缉坛,由副门主,鬼影子宋城主管,按行规,凡是接到顾主的投状时,都由侦缉坛事先查明,投状人所有的背景资料,在交门主是夺。

  说到这里,冷大山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那天接到宋副门主的必杀令,我们只知道,我们要对负的是-伙山贼巨匪,要求我们带领门中弟兄在古坪口设伏,当晚戌时,发现车队到来,我们一看不对头,同时又出现了许多黑衣蒙面人加入了设伏的队伍,车辆马匹-过,毒蝎子叫了一声,他说,‘错了,这是朝庭尹大人的家贱,不是什么山贼巨匪’ 。可是以经晩了。首先冲出去的是那些黑衣蒙面人,飞虎门大多沒有出去,只有宋城的几个首下,参予杀人,老九想阻止这场杀戮,可无力回天。

  最后他们找到了藏在车子下面尹大人-双遗孤,大哥顾东平,和郑五正要将-双幼儿救下时,来了残剑门门主,危急关头,发出了他的独门暗噐,击杀了那俩名东厂杀手,救走了尹大人的幼儿。

  尹建平又问道:“宋城给你们的必杀令,在谁的手上”?

  冷大山道:“应该还在大哥顾东平的手上”,

  尹建平站起身来道:“王爷,我问完了”!

  晋王冷啍道:“啍,滿天过海,

  哑仆手拿几张写满字的纸过来道:“少谷主,老奴也将冷大山讲述的事情记录下来了,少谷主请过目”。

  晋王笑道:“呵呵,冬老,看不出你还识文断字啊!好!好”!

  哑仆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奴小时候,被老奴的义父冬正武,送去读了四年私塾”。

  冷大山惊易的看着哑仆道:“老先生是平洋镖局冬正武老英雄的义子,冬国雄?那阁下可昔日残剑门门主郑老前辈,救走的尹大人的遗孤,忘忧谷少谷主,尹建平”?

  尹建平笑道:“正是”,

  门开了,一个侍卫走进来在王爷耳边耳语了-会,晋王一拍椅子道:“他们敢”!

  尹建平楞了楞,看着晋王。

  晋王笑了笑道:“没什么!冷侠士,可想见见,令堂,和你的妻儿呀!

  冷大山楞住了。

  晋王道:“让她们进来吧!

  “是”王爷!

  “父亲,

  “夫君”

  “娘”

  首先进来的是,冷大山的妻儿,后面,-个侍卫扶着一位七旬的老太太。

  全家相拥而哭……

继续阅读:第21章:宜洲城初现断剑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