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大宁河妙手回春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36,170

  众镖师走后,大堂内只剩下了,哑仆,尹建平,刘其风等人。丫环又重新换上茶水点心。

  晋南王看着出门离去的周知同,暗自点头道:“这位龙虎镖局的总镖头周知同,到是-个难得的侠士。”

  金刀王老令公道:“是啊,早些年就听说过此人,他与五台惮院的大悟道惮师是同门师兄弟,-身横练功夫,江湖中鲜有敌手”。

  刘其风道:“哎; 王爷!那东厂副都统段其坤,不也是大悟的俗家弟子吗”?

  晋王爷道:“是有这个说法,但是真是假本王也无从查起,他是太师张权推荐到宫里的侍卫,后来太子组建东厂时,一次庭试,凭借着-身横练功夫,连连措败了,宫中大內二品以上带刀侍卫。父皇见他稍勇尚战,功夫一流。便破格提拔为东厂副都统”。

  他说这里,叹声道:“父皇在养虎为患呐”。

  他扭过头来拍着尹建平的肩膀道:“怎么样,小书僮,遭此劫难之后,深山苦练八年,出山就-鸣惊人,一招就废了朝廷东厂捍将段其坤。吓得大内总管刘公公望风而逃,哎哟,我这个小书僮不简单”!

  尹建平道:“王爷过讲了!那时我不知道他是参予了古坪口,杀害我尹氏一门的凶手。如若知道,我决不会心慈手软,让他活着!

  刘其风叹声道:“唉﹏,朝中奸妄当道,残害忠良,王爷呀!老夫知道,你纵有治国安邦之才,但难免顾其左右,清除奸臣,振兴朝刚。如果,当今若你父皇不下狠手,恐怕你晋王爷也是有心无力呀!

  晋王道:“老爷子,这话说的在理。眼下虽然父皇年事渐高,但朝中之亊心如明镜。本王出宫前他老人家就给本王玉旨,让本王彻底肃清误国误民的奸党。所以,本王下决心,不把奸党清肃,本王就此归隐。做个安乐王”。

  金刀王老令公呵呵笑道:“呵呵!就你这皮气,个性,你能做个安乐王”?只怕哄得了别人,也哄不了你自己吧?不过说道这里,老夫还有-事未明,其风啊!八年前尹少侠-家古坪口遇害,老夫曾听说,除了有东厂侍卫叁予,还有飞虎门的人也在其中,这是什么道理?按说咱们江湖正派人士,从不与朝廷中人联手,与官府是井水不犯河水”。

  刘其风沉吟道:“据查,八年前靖江古坪口那次谋杀,确是有飞虎门叁予,不过,事后听说,飞虎门的九大煞神几日后反出了飞虎门。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然而,就在事后不久,飞虎门确在江湖中消声凝迹,不知所踪了!这几年尹少侠的师傳郑老前辈,-直在追查飞虎门参予古坪口谋杀真像。

  尹建平听提及到恩师,便向刘其风问道:“刘老爷子可否知道:平儿的恩师现在何处”?

  刘其风笑着道:“平儿想念师傳了吧?呵呵,目前郑老前仙踪何处,老夫不知道,你师傳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呀!不过,平儿,老哥哥可以告诉你的是,他也知你平安出山了,这也是今日早间,老哥哥才收到的消息”。

  尹建平又不解的问道:“哎,怪了,平儿出山,知道内情的人没几个呀”?

  看着天真雅致的尹建平,众人都笑了。

  刘其风呵呵笑道:“你师傳是谁?他可是统领江湖各大门派的残剑令主,当今江湖中不论身在何处,只要发生事情,第二个知道的,-定是你的恩师郑老前辈!

  尹建平又追问道:“那第一个是谁呢?

  刘其风哈哈大笑道:“当然是丐帮啦!

  尹建平点了点头道:“喔,我知道了!

  晋王爷叹声道:“原来只考虑尹大人-家血案,是劫匪所为,看来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啊!

  晋南王陷入于沉思﹏

  第二日早上,尹建平刚做完早课。哑仆便进来道:“平儿,晋王爷,和老令公有请”。

  尹建平跟着哑仆来到了另一处楼阁内,进得屋来,只見金刀王老令公,刘其风,俩人在坐。

  尹建平急忙上前见礼,刚坐下,只见晋王爷从内房走出来,看样子,晋王刚起床,疏洗完,但在晋王的脸上,却是-脸倦意,似是一夜未睡好!熬夜所至。

  尹建平起身正要拜见,晋王爷笑着道:“不要多礼啦!小书僮,你只要叫声“三哥” 本王就知足啦!来坐下。

  等尹建平做下之后,晋王道:“怎么样?小书僮,咋晚睡得好吗”?

  尹建平道:“回王爷﹏。

  “你等等,告诉你说叫三哥!你﹏”。好。 好。 三哥在告诉你,以后咱们在人前,你可以称王爷,若是家里只准叫三哥,听明白啦?

  晋王爷嗔笑着说。

  尹建平笑道:“是, 三哥‘,弟弟明白啦?

  “哎,这才像话嘛,”

  “呵呵,看看!你看看大姐夫,连老夫见了都叫王爷,平儿为何独享此舒荣。

  金刀王令公见刘其风一脸的不满的样子。哈哈大笑道:“我说老舅子呀!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象个孩子似的,真是﹏

  “哎,我说姐夫,你这话又不对了,这舅子就是舅子!干吗还称老舅子,难听,真难听!

  众人见刘其风与姐夫俩人伴嘴,引得哄堂大笑,就连门边上的俩个侍女,也忍不住笑着跑出门外。

  晋王爷笑着道:“那行,以后我见到老爷子,就叫你-声舅老爷子,行不行啊!

  刘其凤把双手摇得像扇子似的道:“哎,那更不行啦”!

  金刀王老令公笑道:“行啦!让晋王先说亊吧”!

  晋王沉声道:“本王昨晚看了锦合里的东西,彻夜未眠。锦合里,有晋江盐司陈侍敏,查处原盐道司官,顾东亭的案子,也有晋江知府的请罪折子,还有你父亲尹大人的请命折子,最后是周知健生前,就晋江陈诗敏,罪臣顾东亭,和晋江知府等。盐道司的贪污受贿案子,决果是一至的。桩桩件件触目惊心。三千多万两白银,就凭空消失了。

  “而查案的人确遭到了屠杀,晋江知府, 盐道司陈诗敏,尹大人一家,周知健-家,灭门惨案,凡是知情人,都免不了被杀的被杀,灭口的灭口。他们想干什么”?

  晋王爷激动了,他站起身来,望着窗外道:“被杀,或被灭口的人,都是朝廷栋梁,皇上的肱股之忠臣。就这样,一个个,-个个遭到屠杀,其中还迁连了多少无辜的人。骇人听闻,这桩案子若不查个水落石出,本王永世不得为人。”

  哑仆见晋王激动待浑身发抖,站起身来扶着晋王道:“王爷!要注意身体,才是啊!事情以经发生了,无法挽回,眼下只有把案子查清,还死去的那些冤魂们,一个公道:给皇上-个重振朝刚机会,为大明江山永固基业,还给百姓-个清平世界。

  晋王坐回椅子上,渐渐的平静下来,他看着尹建平道:“平儿兄弟,你愿帮助三哥,把案子查清吗?

  尹建平道:“王﹏三哥放心,平儿此次下山,主要就是查找当年屠杀我尹氏-门的凶手,为父母报仇雪恨。然而,继然现在的事情渐渐明郎了,帮三哥,就是在帮我尹建平啊!三哥,你吩咐吧!你想让平儿怎么做?平儿听三哥的”。

  晋王笑了,他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好啊!有你残剑门的少令主出马,可堪雄兵十万。

  说吧!他从柜橱里抬出-个木合,从里面拿出-面乳白透明的玉牌。

  对尹建平道:“平儿,这是本王的白虎令牌,普天之下,只有两块,一块是青龙令。由父皇持掌,青龙令是兵符,持令可调用全国兵马。另一块就是本王的白虎令牌,它可挟制各省地方官员,及地方驻军,城防,持此令可掌吏部官员的生杀大权。见此令如见本王。

  你明日随本王进京,本王奏请父皇之后,在作决策。不过,本王想,现在所有案件,都以明了,还有屠杀你父母的全家的案子,缺少铁证,所以,-但本王回京,就会很快引起那些人的恐慌,他们必然还会杀人灭口,特别是飞虎门的所有知情人。你明白吗?

  尹建平道:“知道啦!三哥!

  晋王爷道:“平儿,接令吧”!

  尹建平忧郁的道:“三哥,这﹏﹏。

  金刀王老令公道:“接令吧!晋王不相信你,又怎么会把这可操纵全国生杀大权的白虎令交给你呢?

  刘其凤叹声道:“哎哟!这回到好!少谷主一夜间,变成了全国大小官员的活祖宗喽!这回了不得,江湖中多了一个小杀星,官场添了一个活钟馗。好玩!

  尹建平笑道:“如果刘老爷子觉好玩,那平儿就借给老爷子玩几天如何”!

  〝唔﹏此物老夫消受不起,还是平儿你留着自已享用吧”!

  刘其风就是这么一个恢偕可敬的人,因此,整个中原武林的黑白两道高手,都十分尊重他。

  尹建平双手接过晋王爷手中的白虎令,小心意意的拿入怀中。

  并说道:“平儿谢王爷的信仼”。

  晋南王笑着道:“谢什么?你是三哥的书僮,为三哥保管白虎令是天经地义的事!出了京城,你还为三哥跑腿呢”!

  尹建平把目光回到了金刀王老令公的腿上,他轻声道:“老爷子,你的腿有半年没下地走路了吧?

  老令公登着一双眼睛奇怪的看着尹建平追道:“哎,平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尹建平道:“就是昨日午间啊!你老记不得啦?

  王老令公似是回忆昨日的事情,过了一会他摇头道:“没有啊!咋日老夫没有告诉过你呀?

  尹建平笑着道:“平儿昨日拜见老爷子时,你曾经发出两股真气试探平儿”想起来啦?

  王老令公呵呵笑道:“喔,是有那回事,不过你就凭老夫的真气判断出来的”?

  尹建平笑道:“平儿放肆的说说老令公双腿的病疾从何而来,从何而生!行吗?

  老令公呵呵笑道:“愿闻其详”!

  尹建平沉呤的道:“老爷子的脚疾忧来也久,如果晚辈耒说错的话,应该有四十年了吧?四十年前,老爷子可曾与青海星树派的门人结怨?而且并与他们相拚,当时老爷子中了他们的独门暗器〝落魂针”,那落魂针上的毒是用深山里一种罕见的草,叫‘寒殷菊’ 练制的,寒殷菊,是至阴至寒之物,按当时的情形推断,老爷子中了暗器之后,三天的时间才得到解药,然而,那解药的数量又少了许多。老爷子回来后的日子里,过了十年,腿上时儿麻木,而还不断有刺痈感,特别近几年里,遇到冬季,就疼痛难忍,老爷子用药不见好!便用真气压抑,所以,由于真气压抑过久,更失得其反,半年来老爷子双腿失去知觉对不对”?

  老令公登大了眼珠,尹建平说对了。就象他四十年前亲眼见到-般,他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一个双十年华的青年人之口说出。

  刘其风有些不可思义的摇了摇头道:“少谷主,据老夫所知,郑老前辈他对医道这行并不精通。莫非﹏﹏

  尹建平笑了笑道:“噢!是这样的,晚辈懂得医道,另有所传”,

  刘其风又道:“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少谷主用的是江湖中早已失传的‘真气搜脉术’吧”

  〝哎,老爷子是怎么知道﹕〝真气搜脉术”的?

  尹建平用奇怪神情看着刘其风道。

  刘其风叹声道:“老夫,昔年也只是听-个老友谈到医术方面的话题时,说起过,!他说〝真气搜脉”法,非常神奇,是医学中至高的境界,早以失传了数百年!

  王老令公真的是喜出望外,他的腿正如尹建平所说,半年前就失去了知觉,这半年来的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今日听道尹建平说出了疾症所在,他渴望重新站起来,更渴望离开那该死的轮椅。

  他带着忧郁的心情问道:“少谷主,老夫这病,有没有治好的可能”?

  其实王老令公这样客观的问,不是沒有道理,因为,从自已的腿出现状况,他一直在寻医问药,由其这半年来,除了江湖郎中,就连大内太医晚院太医,都为他针治过。

  尹建平笑着道:“王老爷子,你放心吧。平儿今日就保证让你老重新站起来”。

  众人不由得邹赶眉头,心想,少谷主这话似呼有点过了,怎么可能?

  尹建平哑仆道:“哑叔,请让下面送一盆热水来,我先净净手”。

  热水很快就送进房中,尹建平站起身来,走到盆边洗完手,一旁的侍女,把毛巾递给了他,擦去了手上的水。

  他道:哑叔帮忙把老爷子扶起来,刘其风也是半凝半信,但他还是站起身来帮忙扶起了王老令公。其实,整间屋子里的人,只有晋南王相信他昔日的小兄弟,他的直觉告诉他,小兄弟说行,他就一定能做到。

  说是扶起来,其实,现在的王老令公双腿早以麻木得失去知觉,眼下整个身子的重心,完全靠自己的两支手撑哑仆和刘其风的手站在地上,而落在地上的双脚只是个摆设而已。

  尹建平开始运功,瞬间,他伸出的手指变得通红发光,他从慢到快,最后整个人围着王老令公三人快速的转动,只看见-个影子。凡是尹建平手指点到之处,王老令便感到一股热流从身体的各个穴道进入,汇集到泥完宫向仼脉冲去。在场的人惊呆了,心想,这是什么医道,闻所未闻。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便从王老令公的全身头项冒出-股茵茵之气,渐渐结而不散。气体中还带着淡淡的沉香的香味。

  刘其坤暗自感到更为吃惊,心想,这是什么医朮,他到底是人还是“仙”最后尹建平停在了王老令公的身后,用-双通红的双指,点在老令公的太阳穴上停住了。又見得从尹建平手指尖上两股温茵的气流从太阳欠穴主注入,煞是好看。

  王老令公只觉得两股热流从腰间直透而下,他怱然感到自已双脚开始有了知觉,脚指也能动了,双眼中流下了感激的泪水。他知道自已能站起来了。

  不一会尹建平收功而起,他一脸汗水,显得有些殷红。他回到晋王身边坐下之后。

  便轻笑着道:“哑叔,刘老爷子,请放开老令公吧!让他自已实应-下!应该沒问题了”。

  俩人的手渐渐松开,只见王老令公,身子颤巍巍的左右摇晃,手忍不住扶在轮椅上。刘其风见姐夫站立不稳,想过去扶他,被尹建平止住了。

  〝刘老爷子,让老令公自己来吧”!

  尹建平接过晋王爷端给他的茶水,想喝,却楞住了。

  他看着晋王道:“三哥!你这不是折煞小弟吗?平儿何德何能,承受得起王爷这般如此厚爱?”

  晋王呵呵笑道:“平儿些言差曰,人之立行,首先是为人子,在行官道尊贵。三哥也是身为人子,你施妙手回春于岳父,身为人子的我且不为之感激千万。三哥为端咱的小兄弟端茶送水,也是尽父道,行人礼,只是三哥想不到,小兄弟除了一身武学高深之外,还有-套精湛绝伦的医术,真是学就天人,超凡入圣”。

  “大老爷站起来啦”

  刘香萍-直在隔别王妃那里,听见喊声,跑出来得知,金刀姑老爷双腿残疾也被尹建平治愈。小精灵欢呼雀跃,急忙向府內的姑奶,太太们报喜去了﹏

  金刀王老爷子重疾康复,向一声惊雷,瞬间,整个巨大的金家,过年似的热闹非凡。

  王妃第一个赶到,当她看见父亲站起来,激动之余,泪流而下。

  她对王老令公道:“女儿恭喜父亲康复,甚安”!

  王老令公哈哈笑道:“王妃,若是没有少谷主妙手回看,老夫那今日之喜呀”!

  她转身向尹建平缓缓跪拜下去,见此情慌得尹建平手忙脚乱的提真气阻止。

  〝王妃娘娘不可如此”

  王妃跪下的身躯遇到可尹建平的真气,像撞到气垫之上,被弹起身子,她莫名其妙的凤眼着着晋王和尹建平。

  晋王呵呵笑道:“王妃,怎么样?遇到高人了吧!不知你可记得,他是昔日本王的小跟班,王府人称小书僮,尹道元的遗孤,尹建平小兄弟呀!

  王妃吃惊的看着尹建平道:“什么?他﹏就是尹老大人的大儿子,平儿?

  晋王道:“如假包换”小弟!是你三嫂呀,怎么不叫一声”?

  尹建平道:“三嫂好”

  “天呐”真是平儿小弟呀!苍天有眼吶,啊弥陀佛,啊弥陀佛”小兄弟还活着。那你的小妹芸儿她﹏?

  妹妺芸儿也长大了,她很好!

  尹建平笑道:

  “平儿大哥哥”

  刘香萍乳燕般的跑了进来。她喜悦的道:“大哥哥真棒”施妙手治好了姑老爷子的腿疾,香儿谢谢平儿大哥哥”!

  王爷笑道:“小精灵,哥哥就是哥哥,怎么又叫大哥哥啦!你这叫他,本王不是低了辈份”,

  香萍道:“那是你们大人的事情,我才不管呢!香儿只认平儿哥哥,是香儿的大哥哥!其它的我不管”!

  “哎‘好你个小精灵,连老夫你爷爷都叫少谷主,小兄弟,你可到好,自乱辈份,莫非你也叫老夫,老哥哥不成”?

  “爷爷!我才不管呢”!

  “乱啦,乱套啦”这,这简直是取友必端嘛!

继续阅读:第20章:桐洲城义解冷大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