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尹建平故里报恩情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05,238

  从废道观出来,尹建平率先进了靖江城,来到柳纪饭店门口一看,酒楼依然,而门口冷冷清清,都到旁晚了。不见一个客人,而柳纪酒楼似呼和八年前比较。到有些旧得难以变认,只有门前旗扞上斑驳的招牌,在风中飘摇,让人看了到有些凄凉伤怀。

  门开了,一个年青的伙记走了出来,他看见尹建平一行六人,风尘仆仆。似是从外地过往的商客,站在酒楼前一动不动,他愣住了。

  尹建平见小二出来,也沒有主动打招呼。

  于是,他走上前去问道:“请问,这是柳记饭庄吗”?

  那小二道:“是的,不知众位客倌是住店,还是打尖”。

  天王星道:“废话,赶了那么远的路程,天色将晚,不住店,我们站在这里喝西北风呀”?

  那小二苦笑道:“这位大爷,是小的错了,不过小店有多日沒有接待客人了,所以,小的见众位爷站在小店门口,才有此一问”。

  尹建平道:“开个酒楼不接客,那又是为什么”?

  那小二又苦苦的笑了笑道:“有劳公子动问,小店的老掌柜身体染病在床,以至多月,小店到如今也沒有能力接待各位爷了,请各位另找别家吧”!

  尹建平内心一震, 他轻声道:“请问小二哥,原来店里的柳祥伙记他还在吗”?

  那小二道:“哦…原来公子爷认识我们柳掌柜,他刚抓药回来,就在后院,要不小的为公子请掌柜出来”?

  尹建平道:“呵呵,不用了,我跟你们柳掌柜是旧友,这次专程过来拜访他,我自己进去吧”!

  尹建平对天王星道:“四位大哥,先把马匹扦进后院马厩,到酒楼休息一下,我和香儿去看看”。

  小二道:“既然是柳掌柜的朋友来啦,那请随小的来吧。”

  尹建平随小二进了厅楼一看,小二沒说错,的确柳记酒楼多日未接待客人了。穿过大堂,便进到了后院,就闻到了淡淡的药香。柳样刚好从屋内开门出来,当他见到尹建平。

  又是一愣道:“柳平,不是告诉你说,我们酒楼也接客了吗?怎么还把客人往里带”?

  那柳平道:“我都和众位客倌说了,可这位公子说,你们认识,还是朋友,他说要见你,所以,我只好带他们进来啦”。

  尹建平看到柳祥,内心一阵激动,就是他,八年前冒着大风雪,多次往破道观里给他兄妹俩送吃的,也是他赶着大车,将他们师徏三人送离靖江,如今,八年过去了,眼前的柳祥在也不是当年的年青伙记了,他长出了胡须,看上去显老了许多。

  他走到柳祥的面前,轻声道:“祥子大哥!你真的不认得平儿了吗”?

  柳祥看着眼前的尹建平,似乎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是在那里见过。

  他摇了揺头道:“这位公子爷,我们认识吗,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尹建平拉起柳祥的手道:“祥子大哥,你真的忘啦,八年前是祥子大哥往破道观,天天给我们兄妹送吃的,我是尹建平呀”!

  柳祥终于想起来了,眼前站着的贵公子,是尹建平。

  他激动的抱住尹建平悲声道:“天啊,真的是你呀,平儿”!

  尹建平含泪道:“喔,祥子哥,是平儿回来看你来啦,柳叔他好吗?娟子姐姐好吗”?

  柳祥拍着尹建平笑道:“平儿呀!多亏你还记得我们,我和娟子都好,到是父亲他,他,他只怕敖不过这个月了”。

  “什么?柳叔他怎么了,他在那里,快带我去看看”。

  尹建平着急的问,柳祥含泪道:在屋内躺着,尹建平放开了柳祥,朝屋内急速走去,差点和刚要出门的娟子撞了个满怀。

  娟子见忽然闯进了一个公子,也愣住了。

  柳祥笑道:娟子,是平儿回来了!

  娟子还是莫名的扭头看着柳祥,样子有些迷惘。尹建平进了内屋,他看见了柳子和,此时的一字剑柳子和,以经与当年的柳掌柜判若俩人。此刻的柳子和脸色灰青,气弱犹丝。脸上兴长满了胡须,以许是几个月卧床未修饰的的原顾了,尹建平感到一阵内心酸楚。

  他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轻声呼喊道:“柳叔,恩公?你能听见吗?我是尹建平,回来看你来啦”?

  柳子和渐渐的睁开双眼,灰蒙蒙的眼神,他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很快又昏睡过去了。尹建平翻开了他的眼皮看了看,又握住柳子和的手,摸了一阵脉后,他站起身来。

  香儿问道:平儿哥哥,柳叔还有救吗?

  尹建平点了点头,他走到火炉面前,掀开了药罐子,从中拿出了几种不同的药草看了看道:祥子哥,这些药是柳叔自己开的方子吗?

  柳祥道:“是的公子,自从父亲从老家回来时,就开始用这个方子抓药。可都半年多了,药量越开越大,而病情不见好转,却比前个月更加重了”。

  尹建平点头道:柳叔他这是以毒攻毒啊?

  柳样吃惊道:什么?你是说父亲不是病了,而是中了毒?

  尹建平沉重的点头道:是的,难道柳叔他沒告诉你们吗?

  娟子,柳祥点了点头。

  尹建平叹声道:柳叔中了一种很霸道的毒,这半年若不是他一直服用这种叫,断肠草,的毒草,来相互克制,恐怕柳叔他也熬不到现在。

  尹建平说着笑了笑道:祥子哥,娟子姐姐,还好我今日赶到了,若是在晚几天,就是华佗在世也无济于事,我能救柳叔,祥子哥,你们赶快烧两桶热水,在准备一个浴桶,搬到屋里来,香儿,你跟高大高去城里药店,买上俩棵人叁,尽量要贵一点的。你先从我的行李包里,取出两锭金条。若想买到上好的人生,没有金子不行,别外,联系一下丐帮分坛的坛主,让他到这里来见我。快去快回,娟子姐,如果香儿买回了人叁,你应尽快用文火炖上”。

  香儿道:那我们这就去啦?

  尹建平道:三哥,四哥,你们守在门口,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不得打扰。

  “是,令主”!

  尹建平说完,对娟子,和柳祥呵呵笑道:娟子姐,祥哥,放心吧,两个时辰之后,我还给你们一活生生的父亲就是了,快去准备吧?

  娟子和柳样凝眸了尹建平一眼,退出了屋内。他们有些不敢相信。但也沒有其它法子,酒楼自父亲病倒之后,可以说也沒有多少收入,几呼是停业状态。为了给父亲治病,几呼花去了所有银两,甚至,也到了借债抓药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当他们把浴桶搬进屋内时,才惊奇的发现,尹建平和父亲俩人盘腿坐在床上,从尹建平和父亲身上散发出氤氲气体,渐渐把俩人包在其间,聚而不散。

  柳子和也感觉到了有两股热流,温热悠悠地从膻中穴透入丹田,有如春风过岗,吹进五脏六府,蕴藉温存。失去知觉的四支也渐渐恢复,肚府内一阵响动,下体开始冲出一股臭味难闻的气体。连放了几个响屁之后,。

  柳子和开始收睑心神,接引从膻中穴湧入的气流,引领着冲破全身各大穴道,最后归纳于丹田之中向腿部的期门穴逼去,接着又冲破了风市穴,伏兔穴,最终又从少阳,三焦,过了仼脉,督脉穴。

  终于将藏压在下睆穴集毒,通过肛门排出体外。柳子和下体发出阵阵恶臭。

  氤氲之气渐渐散去,此时的柳子和,虚弱脸上露出了殷红,灰蒙的眼神又恢复了神色。

  尹建平将他抱起来,放入了浴桶之中,从怀中拿出一个瓶罐,拔掉盖子,向温水中倒入了乳黄色的粉末,顿时温水桶里的热水变成了乳白色。

  他站立桶旁,在次运足功力手按在了柳子和的天堂穴,不一会桶中乳白色的水变成了黑色。

  柳子和终于哼出声来,尹建平向外喊道: “祥子哥!让娟子快进来,把柳叔的垫褥,床单换了。

  娟子和祥子俩人急匆匆的走进屋内,看着桶里昏睡的柳子和喊道: “父亲”。

  尹建平笑道: “娟子姐,别担心,沒事了,我以也为柳叔将所有的佘毒清除了,过一会柳叔他就可醒来”。

  娟子看着尹建平含泪道: “谢谢!尹公子,救父的大恩大德,我柳娟…”。”!

  尹建平道: “哎!娟子姐,难道姐姐忘了吗?当年,若不是柳叔和姐姐,施恩于小弟兄妹,恐怕不被饿死,也会冻死在城外的破道观里了”。

  尹建平唉声道: “你们全家才是我尹建平兄妹的恩人,今日小弟能及时赶到,救了柳叔,这是天意难违,今后,还望娟子姐姐不要在提起”。

  正在此时,香儿高兴的跑进屋内道: “平儿哥哥!你看谁来啦”?

  尹建平回头看去,只见哑仆冬国雄,和快剑冷大山,后面还有几个人走入后院。尹建平急忙迎了出去。

  “哑叔,冷大哥”,

  冬国雄笑呵呵的道: “少谷主,你终于到啦”?

  快剑冷大山急忙下跪,却被尹建平及时阻止了。

  冷大山道: “少令主,我们听说,你们由洛阳转道,向靖江而来,天天等啊盼啊!终于把你给盼回来啦”!

  尹建平笑道: 路上遇到些遇外,所以把行程担误了些时日。嗷!对了,哑叔,冷大哥,我给你们介绍下,四位侠士,是天王四星,高怀文兄弟”。

  高怀文四人向哑仆抱拳道: “ 天王四星高怀文兄弟,见过冬老英雄。和众位侠士”。

  冬国雄哈哈笑道: “天王四星乃是江湖鼎鼎大名的英雄侠士,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冷大山道: “少令主,这位就是在下九弟,毒蝎子郑五,三哥,君子剑,陈五。还有这俩位,他们是丐帮靖江分坛张进初坛主, 副坛主唐中英。

  “见过少令主”

  尹建平道: “众位侠士不用多礼,走我们都到酒楼坐着说话,众位请”!”

  进到大厅还沒坐下,快剑冷大山就急着问道: “少令主,不知宜洲一行,可有二哥,和五哥他们的消息”?

  尹建平笑道: “看来八哥可是个急性汉子,呵呵!放心吧!他们都好,只是你四哥,和大哥受了点伤,但也平安无事,相信他们很快就到靖江与我们汇合啦”?

  郑五笑道: “太好啦,没想到我们昔日的天地九杀又可以在一齐,重出江湖啦”?

  君子剑陈五笑道: “九弟,看把你给乐的,可是眼下,还有大哥,顾东平,和七弟李大年他们还沒消息”。

  尹建平道: “他俩你们也不用担心,洪五哥有可能,以经找到他们了”。

  郑五道: “是啊,少令主说的没错,大哥和七哥他俩的住所,只有洪五哥知道,五哥会找到他们的”。

  郑五对尹建平道: “少令主,柳掌柜他沒事了吧”?

  尹建平惊奇的问道: “怎么?九哥和柳叔认识”?

  郑五点头道: “ 说起柳掌柜,我们相识,还是少谷主和郑老前等回五台,柳祥用大车送你们走后,我才与柳掌柜真正认识的。你们走后,我和柳掌柜俩人,做掉了东厂剩下的俩个暗探。唉…柳掌柜近年来,过的也是真难啊”!

  尹建平惊讶说: “什么?那天晚上九哥以在呀”。

  毒蝎子郑五道: “少令主有所不知,昔日我们天地九杀脱离飞虎门的时,就知道东厂还要铲草除根,所以大批东厂侍卫杀手就藏匿在城中子孔家巷里。段其坤因为害怕令师郑老前辈,不敢轻易动手,就在破庙后山,一直潜伏着俩个杀手”。

  “我们脱离飞虎门之后,大哥他们因为心恢意冷,离开靖江。而我,本是土生土长之人,而往那里去。所以,我留下了,我一直担心少令主兄妹在遇不测,因为郑老前辈毕竟只有一个人,那晩我也去了,想能在暗中做点什么”。”

  呵呵,沒想到,天狼四人,被令师除掉,吓得刘颜昌段其坤俩人,落荒而逃,最后只剩下俩名潜伏者”。

  郑五长叹道: “如果不把俩人除了,后患无穷”。

  尹建平道: “九哥对小弟兄妹的大恩,平儿永生不忘”。

  郑五道: “少令主言重了,我等都是正道人士,除暴安良是我们本份,怎乃,东厂势力太大了,也至于心有余而力不足,少令主尊父是我们靖江人心中的父母官,我想,凡是有正义感的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义无反顾的出手”。

  叹了一声,郑五又道: “那晩,我与柳掌柜相遇,也属偶然,后来我们经常交往,今年初,柳掌柜为柳祥和娟子办完婚事,带着女儿,女婿回了趟武阳老家,未曾想在回靖江的路上,却被神枪派的弟子盯梢上了”。

  “为了逃脱神枪派众弟子的追杀,子和兄随把神枪派的人吸引开来,让娟子夫妇逃脱,在与神枪派弟子搏斗中,决果中了毒镖,虽然,逃脱了追杀,但是,错过了疗毒的时机,回靖江后,合我俩人之力,才把毒暫逼到下睆穴中”。

  “唉…,只怪我郑五半生用毒,枉称什么毒蝎子,到头来,連子和兄的毒,都束手无策。”。

  看着神沮丧的郑五, 尹建平笑了笑道: “九哥,洪五哥身上的”断续丸”是九哥给他的吗”?

  郑五吃惊的道: “啊!少令主怎么知道的”?

  尹建平笑道: “九哥为什么不用断续丸给柳叔吃下”?

  郑五又是惊声道: “你是说,那断续丸可以解去子和兄身上的毒”?

  尹建平道: “ 九哥给柳叔的药方,不也是以毒攻毒吗”?

  “啊”少令主是怎么知道的”?

  郑五莫名的说。

  尹建平笑了笑说: “其实,用毒之道在于,阴上,阳下,反复变通的过程,比如说, 柳叔中的毒属阴毒,那么九哥的断续丸正好是至刚至猛的毒,单方面用,瞬间过至人于死地,而断续丸正好是阴毒的克星”。

  “啊,天呐!我怎么沒想到呢?不过”。

  “不过如果柳叔若是服用了断续丸之后,他就会变成毒人,不当此生不惧怕毒,而且会激发本身的功力,使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层。将来恐怕連神枪派的掌门人都俱怕他三分”。

  尹建平道出了两毒相加之后的决果,使在坐的众侠士听得无比动容。

  郑五拍着脑袋,惊觉的笑道: “哈哈, 我郑五半生所学,还不及少令主之万一,少令主真是学究天人,堪称为惊世骇俗,有时间,还请少令主多多赐教”。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听到门院口传来问话,众人一愣。

继续阅读:第39章:柳子和病愈说往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