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探舅母诉说离别苦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4,318

  旁晚,尹建平一行从驿馆出来,走在江陵的大街上,闻听得鞭炮声不断,盘踞在江陵多年的老虎终于被打倒了,蔡氐父子被关进大牢的消息,向一缕春风,吹拂着江陵的大街小巷,许多店铺还贴出了对联。

  香儿像一支春归的喜鹊,在大街上活蹦乱跳。

  她走到一家店铺前看着新贴的对联,娇声道:“平儿哥哥,你快来看,这副对联才有意思呢?

  天王四星好奇的走过去一看,只见上联写的是:

  “好钦差天降江陵城, 打老虎恩泽万民家!”

  天王星笑呵呵的道:“少令主 真可谓是奇人一个,令我等万分佩服,走南闯北数十年,都未曾觉得人活得这么有价值,有意义过。”

  “自从跟着少令主才让我们觉得,人是社会里的一份子,只要活在其间,就应当为它做点什么,今日真正感到,原来这世间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样的活法才无愧于心”。

  天煞星笑道:“奶奶的,今日我也觉得活出个人样啦,咱们高兴啊,哎,你们快看,这家店的对联才有意思呢”!

  众有走过去,只见上联写道:好武松景阳岗上三拳两脚打死虎,

  小钦差江陵城中三言二语气死官。

  一路说笑很快就到了,陈纪酒楼,只見酒楼挂起于两串大红灯笼,酒楼一遍喜气,今晚客人更胜从前。

  一个小二眼尖,看见尹建平朝酒楼而来,他急忙跑了进去,就在尹建平刚到门口,陈掌柜却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

  “哎呀,原以为公子住进了驿馆,就在也不会观顾小店了,来来来,公子爷,众位恩公里面请”。

  尹建平轻声道:“陈掌柜先别忙了,我今日来,是想拜访一下陈掌柜一家,陈掌柜可行个方便”?

  陈掌柜笑道:“公子是我陈家的大恩人,请都请不来呢,那有什么不方便的。公子请随我来”。

  踉着陈掌柜,穿过后院门,来到了一个不大的四合院门口。陈掌柜敲了敲门,门开了。

  一个年景五十岁的人走出来道:“呵呵,是东家回来了”。

  陈掌柜道:“陈管家,你赶紧知会夫人,告诉她,钦差大人到访”。

  陈管家一听是钦差大人到了,高兴得急忙向后院跑去。

  陈掌柜道:“公子请”。

  随着陈掌柜进得院子,来到了堂屋,尹建平四下看了看。屋内除了正常的稼具摆设,墙上所挂的都是父亲生前的山水画,和几幅字贴。他此刻强烈压抑着激动的心情。

  陈掌柜笑道:“公子,想别是对字画感兴趣,?

  尹建平转过身来看着陈掌柜问道:“大舅,难道你真的认不出平儿了吗”?

  陈掌柜惊喜的道:“你,你,真是我的外娚,平儿,天纳,平儿呀,你昨晚住店的时候,我就看着你那么熟习,可是,舅舅不敢认吶,平儿呀,你果真还活着呀”?

  他一面抱着尹建平,哭着锤打着尹建平的前胸。

  “舅舅,平儿和妺妹都活着,活着,舅舅!”

  “八年啦!舅舅和你舅母无时无刻的想念你们呐”!

  门口刚从后院过来的陈夫人,听到这意外的消息,扶在门框上也禁不住失声痛哭!这那里是什么钦差呀!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侄儿到了。

  “舅母”,

  尹建平推开了舅舅跪在门前喊道。

  陈夫人急忙扶起尹建平道:“好孩子,我的平儿,舅母终于见到你啦,平儿…。”

  门口又出现了一男一女俩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看见父母痛哭。

  惊奇的问道:“父亲!母亲!你们这是怎么了”?

  陈掌柜抺了抹眼泪道:“英儿,栓儿,快进来见见你们的表哥。”

  英儿,惊异的问:“是建平大表哥吗”?

  陈夫人止住了哭声,回头道:“是你建平大表哥”!

  陈掌柜笑道:他不当是你们的大表哥,还是我们陈家的钦差大人,他的到来,不当挽救了陈家的百年老店,还把蔡知府父子关进了大牢。

  “英子,娇声道:表哥好了不起呀,原来今日全城百姓口中的钦差是我大表哥呀,表哥,你真厉害!”

  尹建平小时候见过表妺,表弟,那时都还小,也是记忆渐渐!

  香儿独自坐在一旁抺眼泪,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尹建平走了过去,拉起香儿道:舅父,舅母,她叫刘香萍,是晋南王妃的亲姪儿。在陈庄,奶奶也收她为孙女了。

  “啊,”

  陈掌柜一家惊奇的叫道。

  接着他把怎么误入陈庄,祖孙相见的事细细说了一遍,最后又将外公的病情告诉了舅父舅母,接着又将香儿的身世说了一遍。听得陈掌柜一家又惊又喜。

  最后,陈夫人问到了尹建平八年前全家遇难的情况。尹建平含泪讲述了全部经过,并又讲了自己和妹妹怎么被师傳所救带到山里学艺的亊。

  一家人沉静在悲喜交集的气氛中,最后尹建平又把艺成出山,为父母报仇血恨的事说了一遍。

  说不完的悲欢离合,道不尽的思念情,直到子时,尹建平才与香儿,天王四里回到驿馆。

  次日早上,代知府赵稼祥,赵都统俩人到了驿馆,用完茶点后一齐来到了知府大狱。典狱长早以在大狱门口等候,看到尹建平到来,急忙率狱吏迎接。

  “江陵狱吏马文亮,副狱史恭迎特使及知府众位大人”。

  尹建平等下马后,过来几个狱卒,扦走了马匹。

  尹建平问道:“马狱吏,蔡氐父子这两日的情况怎么样”?

  马狱史道:“回稟特使大人,蔡老狗自进到大狱,初时还闹着要见特使大人,昨晚间才静了下来,他儿子蔡三宝到是沒什么,吃了睡,睡了吃,从他的情况来看,有可能还不知道他父亲,也被罢官下了大狱”。

  尹建平道:“先带本座去看看蔡兴敏去”。

  马狱吏道:“特使和众位大人请値随下官来”。

  说罢,马狱吏带着尹建平等,来到了关押蔡兴敌敏的牢门前。此时的蔡兴敏,早就沒有了昔日的风光,只见他一身囚服,满愁容孤独的坐在铺满稲稻草的床上,身上头发也沾上了许多稻草。

  尹建平邹起了眉头道:

  “马狱吏,这样不好,天气寒冷,可不能把他给冻死了,还是让他的家人送些饱暖的被褥进来”。

  蔡兴敏听到说话声,慢慢抬头向牢门栅栏外看,当他见到尹建平来到时,像是沉溺在江中的溺水者,抓到了救命绳似的,三少并一步的跪石栅栏前。

  哭声道:“特使大人呐,下官深知罪孽深重,我不敢求别的,只求特使大人放过我们妻儿家小,让她们回到阳城老家去。我愿将这些年贪没的财产,藏匿之处告诉你们。除了我和那逆子,请特使大人看在下为官多年的份上,不要诛连我的家人,行吗”?

  尹建平叹声道:“及知今日,何必当初,其实,你也是为官多年,深知朝廷律法之人。只要把自己为官多年以来的不法行为,交代清楚,本座自会向晋王请求对你的妻儿老小法外开恩”。

  蔡兴敏道:“如此谢特使大人承全。我蔡兴敏一定尊崇我的承诺。配合赵大人把我的事情交代清楚”。

  尹建平道:“如此甚好”。

  从知府大出来后,因为江陵许多官员还在驿馆等候召见,所以,尹建平就和赵知府直去驿馆。

  赵知府将两天以来的情况作了汇报,并且,又将昨日各司衙接到状告蔡知府父子的预审情况你了讲述。从整体上看,赵稼祥升仼江陵知府,是比较合理而有此能力。

  接着尹建平听起了名司衙的汇报后道:“各位大人辛苦了,关于蔡氏父子案子的罪状审定,要事无巨细慢慢来,不要急功近利,不要遗漏苦主,也不要虚假拟造事实,依依查证,本着实事求是的太度,办好各自的差亊”。

  “赵大人尽快把蔡氏父子的罪行,上折子给皇上,和晋王那里。等把所有的罪行审察清楚之后。应及时把蔡氏父子送往京城,越交三法司,作最后的审理”。

  众官员道:“我等遵命”。

  赵都统道:“禀特使大人,昨日下官带卫队查抄蔡氏父子所有家产时,在蔡家后花圆院子里,发现地下金库一座,又相继在书房和其子蔡三里住所,发现小型金庫两处,共查出大量的金银珠宝,按登记在册的数目惊人。黄金共三百七十万两,白银六千四十六万两,珠宝古玩不具其数,这些年蔡知府在职间,共私吞白银一千二百七十四万两。

  强占民间商铺二十四处,庄院四处,土地七十二公顷。其它的待查,所迁连江陵地方大小官员,共二十六人,当地豪坤六人,下官也全部控制,请示特使大人明示?”

  尹建平道:“全部抓捕审理,不能有漏网之鱼,抓捕之后,审查要细至,案子查清后交刑部,按大明律处置”。

  最后尹建平沉声说:“众位大人,你们听听,这就是大明开国二十多年来,可算得上首列巨贪”。

  “如今皇上正在西南边疆用,晋南王为了给沐王爷筹备粮饷,是费尽心力,众位大人有所不知,据本座了解,如今朝中囯库空虚。既便每年朝中收进来的赋税,国库存量真金白银也沒有他的多,就他凭的私人金库,还不算珠宝古玩,六千多万两吶,真是骇人听闻。他为什么有此胆量?敢这么明目张胆”?

  “这个案子将会震惊朝野。在查,若是谁敢从中作梗,一律抓捕,及不手软,一是要把蔡氏父子的根挖出来,大白于天下”。

  “遵命”

  尹建平又道:“赵军门,你尽快清点黄金白银数计之后,把他押送京城,这事慢不得。还有那些饱受蔡家父子欺压的江陵百姓,你也要近一步的调查清楚,需要补尝的一定要补尝,所有的补尝用度,由代知洲赵都统成立一个专案,补尝小组,拟准算清,呈报到知府,逐一上报给晋南王批复”。

  说到这里,尹建平笑道:“众位大人,办好了蔡氏案子,你们是奇功一件,在坐的大人们功不可没”。

  “我会将这里的事,尽快上呈晋王,为众位大人请功,这里的所有事务,就先交给俩位赵大人全权处置,本座今日要起程靖江,那里还有重要的事要办,若有什么事,你们可以给晋王上折子,行,这么吧,各位回去之后,要尽力办差”。

  “是,谢特使大人”。

  天大概是阴了,半个时辰前,还是阳光明媚。未曾想半个时辰之后,满天的乌云在北风急送之下,瞬间,遮住天空中的太阳。

  勒住马头。尹建平指着山下一遍城池道:“那就是靖江城”,

  赶马前行,尹建平转道向一座废道观驰骋而上,香儿和四星都有些莫名,见少令主上去了,他们也只好跟了上去,进了废道观的大门,只见尹建平站立在破旧的大殿上沉思。

  一会儿,尹建平仰天长叹,高声呤道:

  洒雪擬霜正渺漫 晓来朔风满村峦!

  何当吹遍邹阳律 尽却人间沗谷霜

  泽马复回伤心地 素招魂魄汝何安

  沉冤血债何日报? 断魂剑下愈心伤

  天若有情天越老, 人世正道是苍桑。

  香儿看着尹建平双眼泪水涟涟,轻声问道:平儿哥哥!你怎么啦?

  尹建平抹去脸上的泪水叹息道:“香儿,你可知道,八年前,那个风雪交叉的夜晩,我和芸儿妹妹,就躺在这里的火塘边,妹妹哭累了,就倒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就从这里开始,我和妹妹从此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天空中下着鹅毛大雪,一堆柴火,俩床破被包緾着两棵破碎的心”。

  “多亏了柳纪饭店的柳掌柜,在我和妹妹无助的时候,每天让店里的伙记,送来了食物,我们兄妹俩才没有饿死在这里,十多日之后,才知道,东厂的侍卫杀手并沒放过我们兄妺。那晚若不是恩师出手,在次救了我们,那有我尹建平兄妹的今天”。

继续阅读:第38章: 尹建平故里报恩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